溺水记

发表于 01-08 15:11    阅读4117  流金


溺水记



         游泳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体育强项,参加工作之后,汉江涨大水,我不但参加过“汉江旧口遥堤抗洪救灾青年突击队”,而且曾多次成功地横渡汉江和长江。 
        游泳可不是我自己想学的,逼迫我学游泳的同村一位族兄,后来招工到平顶山当了井下挖煤工,再也没回家乡。
        这位族兄命苦,幼年生母病逝,父亲娶了个继室。
        后娘心狠手辣,对养子十分虐待。
        我小时候曾目睹族兄被后娘逼迫,脱光衣服赤条条地,然后拿着竹棍狠狠抽打,打得他遍体鳞伤,还将盐水泼在伤口上。
        尽管族兄痛得象杀猪似地拼命嚎叫,但他却毫不求饶,也不逃跑,站在那里任凭折磨,直到后娘自己累得受不了了他才解脱。
        村里有人说他:“伢崽耶,你十七八岁了,后娘打你,你不求饶,可以逃跑咧!她一个女人还能追得上你一个年轻后生?你真苕得像憨猪猪八戒哟!”
        由此,他就荣获了一个绰号,叫“猪八戒”。
        猪八戒这个绰号安在他头上确实不冤枉,他的确像一头“憨猪”,平时总喜欢做一些只有憨猪才做得出来的憨事。
        譬如我学会游泳,就是被他做的一件只有憨猪才做得出来的憨事所逼迫的。
        我五岁那年,随我爷一起在四门楼村生活。
        炎夏的一天中午,我爷去门前濯港对面的菜园摘菜,本来他嘱咐我在家等他不要出门,可是我一个人呆在家里觉得寂寞不好玩,偏偏又听到门外传来一串串孩子们的热烈闹腾声,自己把握不住自己了,便将我爷的嘱咐忘到了九霄云外。
        我怀着好奇心,走出家门,听到嬉闹声是从下新屋旁边濯港埠头传过来的。
        我急不可耐,一路小跑着来到下新屋的濯港埠头。
        埠头上已站着好几个小孩了,年龄和我差不多大,他们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对面的河滩上,河滩的水较浅,有好几个年龄八九岁的孩子,站在齐腰深的流水中追逐打水仗,嘻嘻哈哈,如同喜鹊开演唱会,闹得不亦乐乎。
        河滩下方不远处,是濯港河中一个最大的回水湾,年深月久,形成了一处积水潭,静静的水面约有十余米宽,水最深处大约有五六米。听说曾经淹死过        好几个孩子,并且村里有一些寻短见的人都把命丢进了那里。
        因此,人们传说那里是“水鬼窝”,有“鬼扯腿”,一般很少有人去那里游泳。
        我正在聚精会神地看河滩上的大孩子打水仗。
        忽听得不知是谁大声惊叫:“啊,有水鬼!”
        正在河滩上打水仗的大孩子们突然停下来,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向积水潭望去。
        果然,只见水潭中央冒出了一个妖怪的脑袋:眼珠子直翻白,鼻眼朝天喷水,嘴里伸出一条大尾巴,那尾巴正在不停地摇摆呢!
        这不是水鬼又是什么?
        “啊!快跑……”河滩上浅水区的大孩子们吓得如惊弓之鸟,四散逃窜。
        我们这些站在埠头上的小孩子们,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惊慌之时,我看到“水鬼”飞快地游到了水潭边,随即挺立起来,从水中露出上半身,伸手一把抓住嘴里的尾巴向外一拽,张口高叫:“莫怕,莫怕!我不是水鬼,我是猪八戒!”
        孩子们立刻站住了,目光全部集中到一个目标。
        果不其然,正是猪八戒,他的手上抓着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鲶鱼。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潜水钻进积水潭的岩缝里去抓鱼的。
        一场虚惊!
        孩子们看见他手中的大鲶鱼,一哄而上,高兴欢呼:“啊,大鲶鱼!大鲶鱼!”
        难得见到如此活蹦乱跳的大鲶鱼,我很惊奇,也想跑过去看,却忘记我是站在埠头上,一脚踏空,噗嗵!失足掉进水里。
        幸好掉在水边,水不深,站在水里了,却也吓得我大声喊叫:“救命!救命啦……”
        所有孩子中,唯有猪八戒年龄最大,他听到呼救声,一把扔掉手中的鲶鱼,飞快地跑到我身边,将我从水中抱起来了,嘴里说:“没事,没事,水没淹着你!”
        事情如果到这里结束,岂不是一桩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美事?万没想到,这憨头猪八戒竟做出憨事来了。
        他见我不停地抽泣,便说:“莫哭,莫哭,来,我带你到积水潭底下的石头缝里去摸鱼,水底下捉活鱼啊,太好玩了。”
        我从未下过水,更不知道潭底石头缝里的活鱼是什么样子,听他一说,兴趣突至,不再抽泣,连忙点头应允:“好。”
        于是,猪八戒解下裤腰带,要我趴在他的背上,再用裤带将我俩的腰拴在一起。然后,背着我来到积水潭旁边,纵身一跃,跳进水潭,潜水而行。
        顿时,潭水钻进我的鼻眼中,呛得我张嘴欲喊,嘴巴刚张开,一股水呛进我的喉咙,咕噜咕噜!我接二连三地喝起水来……
        痛苦迫使我原本搂着猪八戒颈脖的双手勒着他乱抓一气。
        也许是我的手指甲太锐利,抓痛了他,让他意识到了危险,这才反身浮出水面。
        嗖!他以侧泳之势,箭一般泅到潭边,一边手忙脚乱地解腰上的裤带,一边憨声憨气地问:“怎么,你不会玩水啊,怎么不早说呢……”
        恰巧,此时我爷摘菜回来走到河边,见此情景,赶快跑过来。
        幸亏,我爷是郎中,当即对我进行溺水抢救,没让我去当“水鬼”的接班人。
        面对猪八戒如此危险的行径,我爷自然恼火,当即对他严厉斥责:“猪八戒啊,你也是十七八岁的人了,若在过去已经是娶妻生子当爷的人了,怎么能做出这种憨事呢?”
        谁知猪八戒这个憨头竟然以憨话作答,而且说出来的憨话是那么的恶毒和可怕。
        他对我爷翻个白眼,面含不屑地说:“嘿,你一个糟老头儿,有什么资格这样教训老子?对于你生的狗崽子,老子想怎么整就怎么整,你敢怎么样?”
        “你?!”我爷气得浑身直打颤,双手不由自主地握起了拳头。
        猪八戒见状,胸脯往我爷面前一挺:“怎么,死老头儿,你想打我?来呀,老子是在拳脚下长大的,还就没品尝过你这个死老头儿拳头的滋味,来呀,照老子这里打,我倒要看看你这老拳头到底有几斤几两?”
        我爷松开拳头,满脸悲愤地与他理论:“伢崽啊,论起来你还晚我一辈,是一个祖宗下来的侄子,你怎么就要充我的老子呢?再说,你开口一个‘糟老头儿’,闭口一个‘死老头儿’,你凭什么这样说呀?”
        “老子——哦,我没时间陪你耍嘴皮子玩,你要不敢打我,那就怪不得我少陪了!” 猪八戒憨声憨气地说罢,做个鬼脸走了。
        这事我一辈子都没琢磨透:一个在被人伤害的苦水中泡大的青年,既然能在我溺水时跑来救我安慰我献爱心,怎么又要出言不逊去伤害一个无冤无仇的长辈呢?
        当时,我爷既未追他,也未再言语,更未找其父母投诉,默默地抱起我回家。
        到家后,我爷含着泪水对我说:“崽耶,记住,人生要多掌握一些生存的本领,关键时刻才能化险为夷。从现在开始,我就要教你学游泳学潜水。”
        我爷当即舀来一铜脸盆清水,让我先大吸一口气,然后把头埋进水里,尽最大努力憋气,直到实在憋不住了才抬头换气,如此反复……
        此后,天天不间断地进行训练,先在脸盆,后到河滩浅水处、河床深水处……
        同时,先在家中大洗澡盆内学狗刨式,后到河里浅水练青蛙式、深水练潜泳……
        如此循序渐进,坚持不懈,到了十岁,我便成为周边闻名的“浪里白条”了!
  • 回复14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6

01-16 14:58
:谢谢朋友支持!我没当过〈莫愁湖〉主编,我是《兰台》主编。
01-18 09:03

粉丝 13

01-15 16:44
:是啊!谢谢梦版关注!
01-18 09:03

粉丝 61

01-09 19:09
:久不见王姐!问好! 你不是鸭子,你是天鹅!
01-09 20:49

粉丝 11

01-09 17:19
:谢谢先生雅赏!谨以以强烈的关注回谢先生的关注!
01-09 17:58

粉丝 33

01-09 08:45
@天慧: 这是我的回忆录《黑山野人》中的一个小节。谢谢先生夫人鉴赏!
01-09 20:51
@天慧: 老婆也欣赏了,老夫但愿不是小说。不过,小说能写得骗过老夫眼睛,也足见高明。
01-09 18:53
:谢谢东坪先生雅评!谨以以强烈的关注回谢先生的一贯支持!
01-09 17:59

粉丝 8

01-08 22:13
:谢谢先生鉴赏!谨以以强烈的关注回谢先生的关注!
01-09 18:00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