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雪原被困记

发表于 01-08 18:30    阅读4386  文学
林海雪原被困记

        我的身体从悬崖上坠落到树半腰,突然停住了。
        我象吊颈鬼一样,悬挂在空中。
        我上不能上,下不能下,形如老式座钟的钟摆,吊在空中摇晃。
        虽然距地面不足三米,即使掉下去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我不能老是这样制作风干鸡一般久久地吊着任凭风吹雪打呀?
        只要解下扎在腰上的腰带绳这一头,我就可以跳到地面了。
        可我不能这样做,因为今天若非这根救命的腰带绳,我可能撞死在山崖上了。
        幸好周边有很多松树枝,我选中接近树干到的一枝粗枝一把拽住,我的身体便靠拢树干了。
        树干太粗,双手抱不住,不能运力,我便抱住一根粗壮的树杈根部向上爬。
        但是,无论是树枝还是树干,都结着坚硬的凌冰,非常滑溜,实在爬不上去。我只好一个骑马裆坐在树枝上,然后双手拽着腰带绳上下活动,左右拉扯,经过一番努力总算解开了绳结,最后用力一拽,上面绳头终于落下,被我缠回腰间。
        我抱着树干,借助上面凝结的凌冰一滑到地,毫毛无损,安全着地。
        满目鹅毛雪片,遍地弹丸冰粒。虽然天色已黑,但闪闪发光的冰雪依然让人能辨别眼前的事物,不过,也不是十分清楚,朦朦胧胧而已。
        这里松林茂密,虽可避大风袭击,但寒潮滚滚,凉意袭人。
        况且,眼前也没什么别的东西,除了冰雪就是树木和荆棘,周围完全是原始森林的状态,我甚至怀疑自己被老北风卷到了北国,进入了曲波有名的小说《林海雪原》的境地。
        我突然神经质地想:这冰雪覆盖的森林中是不是隐藏着残匪的队伍?会不会突然从树上或地面的积雪中窜出几个坐山雕手下的匪徒,手中端着盒子炮,面对我的胸口,大声吆喝:“蘑菇溜哪路,什么价?”
        那么,我要不要象解放军侦察英雄杨子荣那样,用很流利的黑话答复:“嘿!想啥来啥,想吃奶,就来了妈妈,想娘家的人,小孩他舅舅就来啦!”
        我呆立片刻,当然没见土匪出现,自然当不了英雄杨子荣。唉,身处冰天雪地,瞎八乱想什么啊,看来今晚铁定难回家了,可怜家人今晚会不会陷入不眠之夜呢?我不得而知。
        真是不娶老婆不懂得情爱,不养儿女不知道亲爱,不交朋友不明白关爱,我这位小男人啊,如今也懂得牵挂了。这足以说明,我在磨难中渐渐走向成熟。
        不过,人经历的生死考验多了,对于生死也就形成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了。
        既然还活着,就得想办法生存。
        这地方我没来过,满眼陌生,雪花蔽目,东西南北都分不清,地面铺满了冰雪,根本分不清哪里是路,或许这里根本就没有路,我该往哪儿走呢?
        找不着方向看不见路啊,不是有“路在脚下”这句话吗?我必须用脚走出一条路来。找不着方向啊,随便走个方向吧,不是说“条条道路通罗马”吗?
        为了安全起见,我捡起一根被积雪压断了的粗树枝,去掉分杈和松毛,拿在手上,一当拐杖防滑,二当武器自卫,我随便选了一个方向,随即迈步行走了。
        行走好艰难哟,因为树林上空枝叶茂密,前一场大雪都堆在树冠上,雪后的大晴天,太阳融化了一些雪球坠落到地面,被冻成了坚冰还没来得及融化,        今天又下了那么多的雪籽,而且依旧不停地下,脚踏在地面,那个滑溜可想而知了。
        左一跤右一跤前一跤后一跤,我记不清摔了多少跤,假如要评选摔跤冠军,恐怕这世界上非我莫属了。我被摔得眼冒金花,鼻青面紫,晕头转向,骨头散架,却始终不敢放弃行走。我知道,假如我停止行走,噩运就会降临:不冻成僵尸,就会成为饿兽的美食……
        没有目标的盲目行走,自然难以到达理想的境地。
        好不容易,我终于走到了这个方向的尽头。但让人极端失望的是:迎接我的是一处悬崖绝壁,由于满目的雪花弥漫,根本看不清下面是什么样的深渊。
实在太累了,我不得不坐下休息,同时思考面对如此境地,下一步我该怎么办?
        雪花扬扬洒洒,寒风萧萧瑟瑟。雪中观雪,让我感受到了雪的冷漠情景;风中听风,让我感受到了风的悲凉心境。这冷漠的情景,陡增许多忧伤;这悲凉的心境,平添无限恐惧。我真想放声嚎啕痛哭一场!
        然而,哭又有何用?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啊!
        思来想去,没有思想出丝毫办法,反而滋生出一腔悲情。
        并且,坐不多久,身体缺少了运动,热量迅速减退,特别是刚才一连串的摔跤和艰难行走,让我出了一身大汗,现在静下之后,感觉到了难以忍受的寒冷。
        哪怕没有目标,我还得起来行走,有道是“生命在于运动”啊!
        是时间漫长了,还是树林范围太大了,又艰难地行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依然穿行于松林之中,唉,这毫无目标的寻找实在是太坑爹了。
        走了这么久,又出现了难题:出门时带的干粮已经吃完,肚子又开始唱起了《空城计》,锣鼓家什敲得热闹极了,为了淡化饥饿的袭击,我想起了著名京剧老生马连良唱的那段西皮二六,每句随口更改几个字,哼唱起来:
        我正在太乙观山景
        耳听得北风闹纷纷
        冰雪交加空翻影
        却原来是老天发来的兵
        我也想将路来打听
        打听得林海雪原无路可行
        并非是天慧无谋少才能
        皆因是身蒙奇冤入老林
        我逃跑藏深山多不幸
        残酷无情你又将我陷雪冰
        天慧在寒夜把驾等
        等候了老天到此好談、談、談談心……
        唱着唱着,唱不下去了。是啊,如果唱戏也能充饥,这世界早变成梨园了。
        人是铁,饭是钢,肚子不吃食物,再坚强的意志也是挺不下去的。
        这遍地皑皑白雪若是面粉糯米粉或红苕粉,该多好!可惜不是。
        这里除了冰雪多,就只有松树多了。——咦,对呀,松树上结的松籽不论生熟都是可以吃的呀!而且生吃最佳,不会失去营养价值。
        松籽性味甘温,富含脂肪,不但可以吃,而且具有滋润止咳、补液养血、通便滑肠的功效,对牙齿、骨路发育不良有良好疗效,有利于生长发育期间少儿的面部容貌。当然,我现在主要是用来治饿病的。
        对,马上寻找松籽。
        可地面全是冰雪,掉落在地面的松球很难寻找,而且即使找到了,松籽不是发了芽,便是发了霉,有毒不能吃。
        太高的树枝树干冰冻滑溜不易爬上去,而且我也没有力气爬树了。
        只有在手能拽得着的松枝上寻找。
        我以当作拐杖的树枝为帮手,先敲掉树枝上的冰雪,然后在枝上寻找松球,再摘下来扒出内面的松籽剥皮吃掉。虽然生松子青涩味道浓重,但于一个饿极了的人来说,却未感到点滴不适,只是嫌葵花籽一般的松仁颗粒太小,松籽若长成板栗或核桃大的颗粒该多好啊!
        不过,有吃的总比饿肚子强。想想志愿军在坑道里一把炒面一把雪,我在这里一把松籽一把雪,真有异曲同工之妙哩!
        好在这儿是一片松树林,虽然费力,但毕竟松籽数量不少。我慢慢寻找慢慢采摘慢慢吃,饥饿感渐渐消失了,加上不停地运动,身体也不感觉很冷了。
        但是,老在松林里打转也不行啊,你看看这漫天大雪下得意趣正浓,一拨接着一拨,象竞选皇妃似的,扭扭捏捏,如潮涌来,竞相显摆,个个都想争夺正宫娘娘似的。可我不是帝王,你们千万莫缠着我哟!
   

  • 回复8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天慧 最后回复于 01-09 21:01

粉丝 11

01-08 22:15
:感谢先生赏帖! 谨以以强烈的关注回谢先生的关注! 
01-09 21:01

粉丝 9

01-09 11:05
:谢谢先生雅评!谨以以强烈的关注回谢先生的关注!
01-09 17:56

粉丝 26

01-09 17:17
:谢谢先生高评!以强烈的关注感谢先生!
01-09 17:55

粉丝 18

01-09 18:08
:感谢先生鉴赏!谨以以强烈的关注回谢先生的关注!
01-09 18:11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