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发表于 02-01 23:37    阅读3831  文学
月华通透,悬在小城半空中,照得枯枝上的乌鸦在破墙上拉伸了影子,而嘶哑的叫声也似乎被拉长,传到小城西头的人家里,引得一只狗狂吠不已。打更人早已归宿,黎明将近的夜晚最黑。那只狗似乎是没见过亮得如此通透的月亮,直吠个不停。忽然,一阵黑风吹起,暗云逼得明月残破,小城也是半边沉入夜色。一个夜行赶路的人揣着道人赐予的保命符,这时不禁有些哆嗦。乌鸦忽的一下振翅飞走了,连影儿都没有,只是呼啦一下的扇翅声音,以及枯枝摇晃的嘎吱声,久久荡在夜行人的暗夜四周。狗也早不叫唤了,并发出被胁迫的哼唧声,接着便戛然而止了。夜行人感觉背后有异样的气息,那气息卷裹着枯叶的碰撞声极速逼近了。夜行人吓得保命符都快捏破,两条腿也不由自主地跑了起来。前面的巷子狭窄,脚步声哒哒地来回窜动,逼得夜行人犹如受了马刺之痛的马,更加快了步伐。但怎奈那异样气息似风一般,耳朵在电光火石之间便觉出气息近了身子。夜行人的害怕竟使他回了头,只见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一滩月光从云缝直射下来,明明白白地映照在一双绣花的布鞋上。夜行人已经失去了尖叫的本能,他的腿又开始拖着他飞奔。但那双绣花的鞋子似乎并不沾地,无声息的逼近了,夜行人甚至能感到那极快的速度震荡得空气击打着他的薄衫,简直有切肤之感――那一刹那,夜行人心如死灰,白日道人的嘱托像翻页动画般快速地闪过。就这样了,至死也不能逃过。夜行人停了下来,回过头――咻得一下,那双鞋子已经闪入了前方夜色中,并没有停留,但夜行人自己并没有给予自己喘息的机会,他的汗毛倒竖在肌肤上,犹如银针一般。空气都凝住了,一阵轻声从远方飘来。它缓缓靠近,接近夜行人的耳朵,传进耳道,轻击耳膜:炫迈,根本停不下来……
  • 回复1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7

02-02 19:34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