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面

我遇上的感情骗子

发表于2009-03-16   阅读5513  流金



寒假,我到乡下去做客,在朋友家遇见了十年前的同事——琴,她一双忧郁眼睛告诉我,她的第二次婚姻并不幸福。吃过晚饭,我特意的找到她说:“十年没见,能和你一起出去聊聊吗?”她沉没片刻后回答说:“可以。”我们披着皎洁的月光,漫步在乡间的小路,吴琴讲述了她遇上情感骗子的始末。
我的第一次婚姻破裂后,一九九八年我经人介绍,又认识了荆门的雷鸣,他比我大十几岁,为了有一个健全的家,我还是同意了这门婚事。婚前我们约定:夫妻恩爱,同甘共苦,白头偕老,把双方的家庭都照顾好。他答应的非常好,并向我发誓:“我雷明今生今世不再爱别人,只爱琴琴一个,同甘苦共患乱,若有失言,火烧雷劈。”
半年后,我们登记结婚了,他每隔半月一月的来看我, 还甜言蜜语的对我说:“我很爱你,结婚这么长时间也没给你买什么东西,你不见怪吧。等我们单位的效益好转,把几个月的工资补发后,我一定补上我的一片心意。”我说:“只要我们相亲相爱,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你对我的感情。”
没过多久的一个晚上,他对我说:“我在经济上出了一点问题和麻烦,急需一点资金补上,你能借我一点吗?”我说:“夫妻之间什么借不借的,我的不就是你的,你要多少?”他说:“2000元。”我毫不犹豫的就给了他2000元和几十元的零钱。后来,他又以单位没发工资为由找我分别“借”去现金500元、800元、1000元等,并表示只要工资一发就还给我。我认为夫妻之间一方有难,另一方应该义不容辞的帮助对方这都非常正常,从来也没放在心上。
又过了半年后,他的母亲过八十大寿,他要我拿500元去表示做儿媳的心意;紧接着他的儿子添子得了孙子,他又要我拿出1000元去表示做婆婆的心意……
此时,我的女儿已经读高中,经济开支突然增加了许多,我感到经济有了困难。当我问他工资补发了没有时,他却不高兴的对我说:“发了,都还账还不够呢,你要我还钱?没有!”我的心一震。结婚前后近两年我从来没找他要一分钱,他要钱时我从不推辞,并且生活开支主要由我负担,如今我还没找他要钱就是这种态度,如果我要他给一点钱我,他会是什么样呢?我的心在琢磨。
以后,他回来的机会逐渐减少,来了就是睡、吃、赌满足后就走,我这儿就好象招待所。有时赌输了找我要钱,如果被我拒绝了,他就很不高兴,以前的那种甜言蜜语也没有了,有事无事当着我的面说要离婚,我的婚姻又一次到了崩溃的边缘。这时,我的一个朋友也告诉我,说他时常不务正业,喜欢玩女人。通过多方的了解我彻底的认识到他是一个感情骗子。但为了女儿不再受到伤害,我强忍着痛苦维持着这个名存实亡婚姻。
这时琴停止了脚步,坐在路旁的一块石头上泣不成声的说:“我的不幸婚姻,很多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知道,我不想别人笑话我,我自认命苦,只要雷鸣不给我添太多的麻烦,我就维持这样死亡婚姻,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算了,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不知是谁写了一篇关于我婚姻状况的文章,故事情节竟和我的经历有些相似,成了雷鸣要钱的借口,他不择手段,死绞蛮缠的把自己与文章中的主任公对号入坐,搅的我寝食难安,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只好诉诛法律。
那是今年年初的一个深夜,我睡得正香,忽然,一阵急促敲门声把我惊醒,我问了好几声都没有回答,最后我只好说:“你再不回答我就叫人了。”“是我!——雷鸣!”我把门打开,他气冲冲的把一张报纸望桌上一拍说:“你看你做的好事。”我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定睛一看是一份晚报,上面刊登着一篇名为《二段婚姻二段伤情》的讲述文章。内容竟和我的经历非常的相似,我不解的问到:“这与我有什么关系?”“这篇文章不是你向别人讲述的,还能是谁?”我极力的辩解到:“不是的,这和我没关系。”“没关系,为什么文章中的第二部分写的和我那么的相似,熟悉我的人看了,都说写的是我,你让我怎么在人们的面前做人。”就这样我们你一言我一语无休止的争吵了一夜,天一亮他就愤愤的走了。
当天下午,我下班回家,老远就看见我的房屋周围围满人群,回家一看屋里一片狼籍,雷鸣搬过来的旧空调也撤走了。经打听才知道是雷鸣前妻的儿女来干的,他们把家里的东西翻的到处都是,窗户玻璃也砸碎了。从此雷鸣再也没有回这个家。
接着,雷鸣与晚报编辑多次联系,打听作者的联系方式,要求我、晚报和作者赔偿他受到的精神伤害。晚报领导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把作者、编辑、我和我的丈夫雷鸣四方召集在一起进行调解,在调解过程中,竟管我一再说明我不认识作者,我没有向作者讲述我们的婚姻。作者也一再声明不认识我,文章中的故事是与朋友的闲聊中收集的素材,绝对不是写的他,内容相似纯属巧合。但雷鸣不依,硬是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在报上发表声明道歉,二是赔偿精神伤害费两万元。晚报领导最后说:“发表声明道歉我们可以和作者商量做到,但要我们报社和作者承担两万元的精神赔偿,我们是没有这个权力的,那必须经过法律程序。”就这样各自离开了报社。
后来,雷鸣见找报社、作者没有作用,他就多次打电话、发短信白天黑夜的找我,逼问我说:“你与作者是不是情人关系?”我说:“我确实不认识作者,更谈不上情人关系。”但他始终不信,并强硬的说:“你与作者之间一定不清白,那篇文章一定是你和作者共同写的,你要和作者共同承担两万元的精神伤害费,如果不给我就到法庭告你和作者。”我说:“我又没招惹你,你做了亏心事,成天疑神弄鬼的,凭什么要我承担你的赔偿责任,你愿到那儿告就到那儿去告好了。”
就这样,我在雷鸣的争吵中又过了三个月多月,我不想再受到他这样无休止的骚扰,在电话中对他说:“你以前不是经常说要离婚吗,我现在同意你提出了离婚要求。”他听了后,好象抓住了我的什么把柄似的,越发变得凶残。在电话中对我说:“你还说你和作者不认识,不是你和作者共同写的,那你为什么要和我离婚,离婚后是不是要做他的情人?文章后面的署名刚好是你和作者两个人的姓组合而成的(文章的署名与我和作者两人的姓谐音),你又如何解释?你想离婚,你必须先赔偿我两万元钱后再谈。”
此后,雷鸣的父母无事隔三岔五的来找我要钱,并在众人面前说:“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坏我儿子的名声,我叫你永远不的安宁。”等等。他的子女有一次带着几个人来,硬要我给钱,我说:“我实在没钱,即使我有钱也不会给你们的。”他们听了气冲冲的说:“没钱,我们就把冰箱抬走。”他们一边说一边动手,当我上去阻拦时,他们将我推倒在墙脚,就这样他们搬走了我最值钱的一件物品。由于雷鸣及家人长时间的骚扰,使我的工作和生活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我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导致我寝食不安,工作生活完全失去了规律,常常深夜在梦中惊醒。
在这万般无赖的情况下,我只好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离婚。法院在几个月的调查、取证、调解无效的情况下,作出了雷鸣赔偿我的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失八千元及离婚的判决,我的第二次情感大决战终于在法律的威慑下平息了。
听完琴的讲述,我为她的又一次遭遇不信深表同情,更为她走出了死亡婚姻而感到高兴,愿她在今后的人生旅途中能享受美满幸福的婚姻生活。也为雷鸣这样的傻男人感到悲哀,为了钱,用婚姻做代价,欺负一个弱女子,不惜将脏水淋向自己,到头来是偷鸡不成反失一把米,害人还是害自己,傻!傻!傻!


  • 回复21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2018-03-05
2018-01-19
2018-01-19
2018-01-15
2017-10-16
2009-03-24
2009-03-23
2009-03-18
2009-03-18
2009-03-17
2009-03-17
2009-03-17
2009-03-17
2009-03-17
2009-03-17
2009-03-17
2009-03-16
2009-03-16
2009-03-16
2009-03-16
正在努力加载...

选择了1篇帖子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主题吗?

选择了1篇回复

您确定要删除选择的回复吗?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置顶    

选择了1篇主题

选择了1篇帖子

高亮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移动了1篇帖子

目标板块:   

选择了1篇帖子

分类:   

选择了1篇帖子

选择了1篇帖子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