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80年前一张日军照片的拍摄地

发表于 05-15 12:11    阅读2万  情系钟祥


  近日从网上获得一张照片,照片正面是8名日本军人在一扇大门前合影,照片反面有段文字标注。这段文字透露出照片详细信息,拍摄地点“钟祥县”“旧口镇附近”“田家湖高桥队事务室前”,拍摄时间“昭和十四(1939)年七月二十五日”,拍摄事由“警备纪念”,以及8人姓名军衔。


  由于这张照片拍摄地在我们旧口,有了一种探究照片背后故事的冲动,而探究首先就要找到拍摄地点“田家湖高桥队事务室”。


  从小就知道旧口罗集一带有条人所共知的歇后语“田个湖送早饭——一桶粥”,但打听罗集几个田姓朋友,都无法准确说明“田个湖”是哪儿。于是电话打听汉江、熊桥、高集、迎丰一带,结果均查无“田个湖”地名。一番周折后又将关注点回到罗集,专门打听歇后语的“田个湖”是指什么。原来“田个湖”并不是指某个地点而是指北起王淌村部,南止古庙9组,东从陈台5组,西到青庙1、2、3组,近10平方公里的一个区域。


  界线划定后,再在这一区域内寻找“高桥”。按当地习俗,桥名有两种叫法,一种叫“高个桥子”,一种叫“高桥子”。时过境迁,对于某个人名,可能很快被历史遗忘,但对于1939年曾经使用的地名,这个年代的人应该有记忆。于是在微信朋友圈发出“田个湖找到,高桥子还远吗?”的求助帖。帖子一经发出终于清楚了田家湖几座桥梁。田家湖近4公里长的河道上只有“下马桥”和“上马桥”,而这两座桥与马姓无关。“下马桥”是指这这座摇摇晃晃的木桥骑马人过桥时必须下马才能过河。“上马桥”也并非可以骑马过河,而是指在“下马桥”的上游。这段河属郑刘桥河上游最大支流,当地人称“马桥河”。结论是马桥河上无“高桥”。


  后来又有人提供信息,田家湖东边两公里地方另一条河道上化家台有座桥,但不知道桥名。这个会不会是高桥呢?后来打听这座有名,叫“施桥子”。穷尽所有办法无法找到“高桥”,只好将这条线索搁置一旁,从照片背景入手。


  田子江,我的高中同学,66岁,青庙村人,现住罗集社区,做过教师,经过商,曾参与当地地名普查。很不前卫,时至今日使用的还是老人手机,当我委托老同学田光荣将照片让他辨认时,看了第一眼就惊奇的叫道“这不是我们田家祠堂吗?”。不到一分钟他就打电话告诉我:“田家祠堂文革初期拆除建了罗集公社房子,当时我十来岁,经常到祠堂去玩,对祠堂印象太深刻了,照片背景一看就知道我们田家祠堂。”对十来岁孩子的记忆,我表示怀疑,况且对于历史事件孤证不能成为证据。我决定到当地做一个实地调查。


  5月13日下午,我邀约田光荣、田子江来到青庙5组原村主任武文华家,让他带我们去找一位当地老人求证。我们一行刚出门在一个巷子处看到一位老人杵着拐棍走来。武主任说,那就是我们组年纪最大的老人,叫田道银,快九十岁了。我们迎上前去,武主任打开手机中的照片让老人辨认,说:“您看看,这照片后面的门,像我们附近哪儿?”老人看了看说:“眼花了,看不清了。”随行的田光荣将自己的老花镜取下给老人戴上。老人看了看说:“这像是我们田个祠堂。”我说:“您确认吗?”老人又看了看说:“是的,就是我们田个祠堂。”我说:“你凭什么说是?”老人说:“我们田个祠堂在我的印象中太深刻了,是忘不掉的。”田老人1931年生,文革拆除祠堂时快40岁了,对祠堂的记忆应该是深刻的。


  告别田道银老人我们来到陈台5组求证肖道金老人。肖老人,1936年生,今年已84岁,身体健朗,我们碰到时正在田里干活。我们说找老人有点事打听件事,他将我们一行引到他家,搬来椅子让我们坐下。肖老人眼不花耳不聋,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10岁,当我们拿出照片让他辨认时,老人很快就说出“这是田个祠堂”。他的理由是门上面门檐的样式是田家祠堂独有的。肖老人说,他家离祠堂只有几十米远,小时候是在祠堂里长大的,祠堂的样子清清楚楚。


  下一站我们要到陈台2组去找一位老人,除了核实照片位置外,还要打听这个组当年修建碉堡的情况。刚进村口就见一位老人在收割油菜籽,我们下车与老人攀谈。老人名叫王荣松,也是1936年的。除了确认这照片背景是田个祠堂外,还向我们提供了一个细节。说:有一年田个祠堂找了几个师傅检修屋面的漏瓦,其中一位师傅将屋脊上的“白猴子”(应该是屋脊上的一种吉祥物)扭到了自己家的方向,祠堂族长与这位师傅大吵了一架,师傅不服气,拿着瓦刀将祠堂门上的一个角砍缺了一块。我们比对照片,门上方两个角确实不对称,其中一角缺了一块。王老人还告诉我们,这里的碉堡驻扎的是伪军,日本人驻罗汉寺,经常到田家湖来扫荡。


  经过三位80岁以上老人和田子江同学确认,日军照片背景田家祠堂是无疑了。回到前面问题,那“高桥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照片背面文字:“中支那钟祥县 旧口镇附近警备纪念摄影 于田家湖高桥队事务室前 桥本伍长 寺岛少尉 高夫伍长 佐川一等兵 沟井上等兵 ??军曹 五十岚军曹 武藤一等兵 昭和十四年七月二十五日”。


  祠堂附近分明是“马桥”而不是“高桥”。如果照片背面是笔误,正面的牌子“高桥”就不是笔误能解释的。为何不用名气很大的“马桥”做队名,而用从未听说的“高桥”呢?今天早上突然有了新的发现。

  合影的8人中,从左至右前排依次为:桥本伍长、寺岛少尉、高夫伍长,后排依次佐川一等兵、沟井上等兵、??军曹、五十岚军曹、武藤一等兵。按二战日本军衔排序,这8人中军衔最高的为少尉,坐在前排中间。其次为两个军曹,站在后排左三、左四位置。再次两位伍长坐在少尉的两边,左边为桥本,右边为高夫。后面左一为一等兵,左二为上等兵,右一为一等兵。最高长官坐在前排中间符合惯例,为什么军衔高的军曹没有坐着而让军衔低的伍长坐着呢?


  我们可以假设。这是上级一行到基层检查工作,检查完毕合影留念。以示上级领导对基层的关怀,让基层领导与最高长官坐在一起。于是就出现了官大的站着,而官小坐着的情形。而这两个伍长一个叫“高夫”,一个叫“桥本”。会不会“高桥”就是用这两个伍长各取一字命名呢?二战时期中日两国都有用人名命名部队的惯例,如某某中队、某某小队。只不过这个队有两个官职相同的长官,为平衡关系各取一字做了队名。这样,“高桥队”就有了合理解释。


  照片正面牌子“高桥队”上面是“吉矶”两字,明显有修改后的痕迹,那“吉矶”又是什么意思呢?另外田家祠堂从未驻过日军,那日军为何跑到祠堂来照张照片呢?其实历史就是这样,有些是无法考证的。这两上迷留在这里,让感兴的朋友去研究吧。


  但有一个事实是不无可争辨的,那就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过我们中国。到过我们旧口,给我们先辈带来过无穷的苦难,这张照片就是明证。至于照片背后的故事我的另一篇文章《旧口屈辱史》作了讲述。


  老同学田家新、张可兵及众多网友为本次寻找作出了贡献,一并感谢!

  • 回复46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粉丝 10

05-18 09:14
:希望战争永远消失,人民世代安宁。
05-18 11:56

粉丝 26

05-17 12:15

粉丝 54

05-17 11:13
:谢谢罗总鼓励!
05-17 11:55

粉丝 54

05-17 11:11

粉丝 179

05-17 11:02
:红兄乃钟祥一大神奇人物。
05-17 11:19

粉丝 466

05-16 11:29
:谢谢鼓励!
05-16 12:47

粉丝 21

05-16 10:59
:支持!
05-16 11:02

粉丝 46

05-16 09:56
:日军是占领了旧口多少年?军官的老婆都从日本来中国旅游了?没听说过日军侵华还带家属的。会不会是伪军认成了日军。
05-17 09:42
:可以负责的说,高集、贡士没有驻日军。
05-16 10:23
:不纳入绩效考核的事,官员是不会去做的。做的事越多,出问题的概率越高。
05-16 10:21

粉丝 9

05-16 09:35
:开篇已有说明。
05-16 09:40

粉丝 9

05-16 09:32

粉丝 25

05-16 09:14

粉丝 20

05-16 07:28

粉丝 954

05-16 06:15
:百年前没有文字记录的历史都是传说。
05-16 06:49
能够口述的历史不会超过百年,我们记录是为了传承。
05-16 06:39

粉丝 3

05-16 00:34
:做自已感兴趣的事,不苦。
05-16 05:27

粉丝 3

05-16 00:23

粉丝 9

05-15 23:29
:谢谢点赞!
05-16 08:20

粉丝 1013

05-15 16:21
:谢谢杨老临帖关注!
05-16 05:29

粉丝 14

05-15 15:48
:确实如此,还过四、五年就无法考证了。
05-16 05:31

粉丝 1014

05-15 15:39
:谢谢王姐临帖鼓励!
05-16 05:32

粉丝 1014

05-15 15:37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