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

发表于 06-21 10:31    阅读6491  流金
老屋已近百年历史了,老屋就是一般的平房,父母去世后,房屋也一直空在那里。房屋谈不上什么历史价值,但是房屋却建设在这个地球存在以来的角落,若干年来没有人改变它的原貌,而使得人们常常对它刮目相看,因为比较另类,或许房子还像个文物具有了历史的存在感。
有历史并不一定有文化的沉淀,没有文化的历史,其价值也就不言而已,所以,2017年遇上所谓的棚户区大改造,我的老屋也划归拆迁户,我没有计较能够赔偿多少钱,毕竟城市建设的总体规划大体上还是要与地方民生民意相向的,只是打小在这个房子里生活,心底里免不了顿生酸楚楚的莫名情愫。
老屋是我一辈子灵魂的归宿,不管何时何地,不管年少年长,我都记得在这个老屋里面“家”的温馨。
老屋院子里有一颗枣树,那是父亲60年代在外面挖回来栽上的。那个时候老百姓生活的还比较艰难,我们家也一样,姊妹五个,不像现在的小孩子满街零食水果,我想,那时父亲肯定的是费了很大的心思为了他的孩子们能够获得一点幸福感,才栽下了这颗果树,父亲压根也就没有想到因为这颗枣树而留给子孙们对他的感恩追忆,三年后,这颗枣树挂果了,姐姐、弟弟、及至后来几个外甥、每每九、十月间枣子成熟了,都在搕枣子、吃枣子中度过了纯真的同年、少年、青年。枣树滋养了三代人,八十年代,那颗枣树还枝叶繁茂,可惜的是,父亲去世的次年春天,正值杨柳发芽的时候,那颗枣树却再也没有长出一点嫩芽,我惊奇,枣树也通人性呢,它,干涸停止了生长。
这些年,我时常回老屋看看或收拾一下,深怕院落里杂草杂草众生,在离开家时,往往不由自主的凝心伫立在枣树遗址,仿佛我又回到无忧无虑的同年.....
老屋是摇篮,我们姊妹五个还有外甥们都常常回忆起在那里各自生活的场景,深刻怀念父母、外公外婆哺育成长的恩情。从这个老屋里面走出了三个大学生,一个战机驾驶员。按照当空军的外甥说法:老屋是我飞向蓝天的起点。
老屋在老街门面上,90年代初期,我拟把房子租给他人做生意,在保留原貌的基础上,请泥瓦匠简单地翻修了一下。冥冥中算是我赶在了私房违建的政策前期,及至90年代中后期,房地产开发遍布城市乡镇,老百姓原始居住地,即便房屋面临垮塌,也不得拆除另起,掌权者的用意自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不,2014年外甥女一家,因为三角尖的平房年底一场大雪压断檩子,商量决定索性拆除重建,可是,当他们完全拆除,买砖买瓦,备齐了材料,施工队进场时,城建的来了,社区的来了,“不允许盖房子”。为此,一家人流离失所,一直拖到2018年棚户区改造,因为房子拆了,拆迁办又不酌情给予按原房产赔偿,仅土地补偿而已,气的我姐夫哥大发雷霆,且又无处伸冤,我等,只能感慨而已。
老屋,这是承载我家历史的重资产,老屋,是“远亲不如近邻”的要约,却不如现代都市高层楼房对门是户不相识的病态之美。
  • 回复17
请先后再发布回复
我的回复
九条wu 最后回复于 06-29 12:34

粉丝 1129

06-21 11:20
:正因为是我们出生的摇篮和温馨生存的护身之地,才成为了人们恋恋不舍的情愫。谢谢顶贴!
06-22 08:15
06-21 13:19
:根,永远储存在记忆里!谢谢顶贴!
06-22 08:16

粉丝 723

06-21 18:33

粉丝 27

06-21 22:30
:老屋是原生态的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老屋,也都有自己别一样的情节。谢谢顶贴!
06-22 08:20

粉丝 11

06-21 23:00
:随想而至,谢谢!
06-22 08:21

粉丝 6

06-22 09:52
:说的很对
06-22 11:54

粉丝 18

06-22 15:02
:谢谢!说的有道理!
06-23 12:02

粉丝 30

06-26 16:01
:老屋,承载的是后人对先人的纪念。
06-27 08:28

粉丝 1560

06-29 09:38
:非常感谢王姐的赞誉!
06-29 11:01
正在努力加载...

赞过的人

举报

请点击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