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故道

离别新加坡很久了,一件小事始终萦绕在我的心中,难以忘怀。

还是几年前在新加坡做清洁工作的时候,有一次清洁公司老板派我到一个规模较大的白钢厂里工作。做了没多久,一名办公室里的女士对我说:“垃圾袋很贵的,你要注意节约啊,你现在用得太多了。”我说:“我没有浪费啊,有半袋子的我都把它们合装到一个袋子里。工厂里面的管工,还有工人们都是看到了的。”女士见我不接受,就更加大声地指责,我不再理她,转身就走了。我想:在这个异国它乡,一个外籍清洁工有什么理由可说呢?她说白就是白,说黑就是黑。不必与她争论了。

当时,我的心情是忿忿不平。事后冷静下来一想,我只是一名外籍清洁工,她是公司的高管,与她争执,她要炒我的鱿鱼,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要给老板一通电话,就会被辞退了。俗话说:“既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决定,对她敬而远之。以后不论她说什么,不再与她争执了。每天七八个垃圾袋子里面依然都装得满满,防止她再来挑剔,抓把柄。如果看到她来了,我就尽可能地避而远之,我想: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心情受到了压抑,对周围的人和事都感到了冷漠,都是了无兴趣。所谓工作的态度只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罢了。

这件事过去了,大概有一星期的时间吧。一天早晨,我正在停车场里面打扫卫生。停车场里空旷无车,因为上班时间还早。这时一辆小车悄然无声地驶了过来。停在了我的旁边。从车里面下来那名女士,我是避之也不及了。她似乎比平时早来了半小时。“安哥,早啊!”女士打招呼了,我随口应道:“安娣早!”她接着说:“那天我说你垃圾袋用得太多了,我又调查了下,也查了以前的记录。证实你用得不多。那天是我说错了,现在向你道歉。”她的道歉,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好一会儿后,我说:“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请你不必放在心上了,在工作中我会更加注意节约的。”她和我又聊了一会儿家常,谦虚地说:“我的华语说得不太好,不知道你是否能听懂”。临走时她又再次诚挚地表示了歉意。

她真诚的道歉,给我心中很大的震撼。她身为公司的高层管理,她即或不道歉,也无损她一丝一毫。她即或不道歉,我对她也是无可奈何。

她的真诚深深地感动着我,感受到自己并没有被歧视。感受到她对我人格的尊重,使我看到了她的正直、善良,看到了她良好的思想素质修养,也使我对她心生一种深深的敬意。她以一个公司高管的身份,主动向一名初来乍到的外劳道歉。她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刹那间变得高大起来。如果换位思考的话,我大概也是难以做到这样程度的。她的道歉冰释了我对她的误解,也使我压抑的心情放松下来,心情豁然开朗起来,生活好象又充满了阳光,每天都以轻松愉快的心情投入到工作中去。

每天装垃圾都需要七八个垃圾袋,还能找到节省的空间吗?我看到有一些废弃纸板箱可以利用,就把这些纸板箱经过加固修理后,用这些纸板箱装那些工业垃圾,再用小推车运走。这样,每天只需要一,二个袋子装生活垃圾就可以了,节省了大量的垃圾袋。

我也看到在一处十分僻静的角落里,小水沟的积水里有很多的伊蚊孑孓,这是繁殖伊蚊的一个源头。 水沟里淤积了很多的泥沙,必须先挖出泥沙,才能排出积水。我找来工具清理水沟里的泥沙。不料,因水沟太狭窄,找来的工具无法使用。我用双手,花了几个小时才疏通了水沟,消灭了孑孓。由于那时我对骨痛热症没有全面的认知,在工作时没有采取防护措施,在水沟边工作了几个小时,裸露的皮肤上被伊蚊咬了很多痒痒的小红疙瘩。几天后,我病倒了,高烧近四十度。医院确诊为骨痛热症,需住院医治。这是一次惨痛的教训,虽说受到了病痛折磨,但是想到疏通了水沟、消灭了伊蚊,其他的工友们就不会再受到伊蚊的攻击,心中感到一丝的轻松欣慰。虽然是大病了一场,人也瘦了几公斤,也认为值得。

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安娣的道歉之事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这件小事,却深深地铭刻在我心中,永远难以忘怀。

我虽然不知道女士的姓名,也没有向别人打听她的姓名,因为我认为这并不重要,我知道她是新加坡人,她是新加坡人民中的一分子,这就足够了。

以这篇短文寄托我对新加坡人民心中的敬意,和对新加坡人民永远的祝福。
我是钟祥人,但特不喜欢咱们钟祥一些人动不动就老吹:当年如果不是钟祥那些老县长目光短浅,二汽、荆门炼油厂等等国家重点大型重工企业都会建在钟祥……每每听到这些,鸡皮疙瘩起全身。在那个年代,一个小小钟祥县长胆敢跟国家战略布局作对,纯粹是找死,二汽选择在山沟沟的十堰,是经过一些专家根据毛的意思辗转全国各地实地考察N年时间才决定的。跟你钟祥老县长半点毛的关系都没有。
以下是节选的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完颜文豪,3月29日在《新华每日电讯》调查·观察周刊上的发文《毛泽东指示建二汽,为何选址大山沟里的十堰?》。请咱们钟祥一些人别再到处吹了,也别再给咱钟祥那些老县长扣上目光短浅的黑锅了。

1953年,毛泽东主席提出“要建设第二汽车厂”的构想。然而,从构想变成现实,二汽的筹建却多费周折,单是厂址选择就在武汉、成都、长沙间几经变更。上世纪60年代中期,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和国防的需要,中央决定实施“三线建设”,在中西部的三线后方地区,开展大规模的工业、交通、国防基础设施建设,重新提出二汽建设。 偏远落后的鄂西北山区,显露出独特的战略优势。二汽筹备组经过多省市勘察后,最终把厂址选定在符合“靠山、分散、进洞”条件的秦巴山沟小镇十堰。

1966年10月,37岁的刘书泽,背着当兵时用过的背包,手里拎着洗脸盆和鞋子,站在拥挤的列车上,想象着她将要踏足的一片陌生土地。
一路上,她不停地转火车,从长春到了北京,从北京到武昌,再辗转到丹江口,继而坐上了一辆破旧的中巴车,坑坑洼洼的公路上,一路走一路颠,终于到了鄂西北的一条山沟里。 同一年里,成千上万的建设者涌入这片山地间。山,是秦岭与大巴山;地,乃“秦楚咽喉”之地。绵延于四省边界的这片深山密林,在古代曾是有名的战乱与流放之地。 
直到发轫于上世纪60年代中期的“三线建设”,大批工业与国防项目在中西部山区布局开来,背靠大山、面向神农架丛林的鄂西北山地,才被现代工业文明彻底“激活”。秦巴山沟里的十堰小镇,开始建设共和国的第二汽车制造厂。二三十年后,昔日的山沟小镇,迅速崛起为闻名全国的汽车之城。 进入新世纪,曾经因“靠山、隐蔽”的地理优势被时代选中的“幸运儿”,却又被偏远闭塞的山区地形所限,一度引以为傲的东风汽车(前身为二汽),把总部迁到了交通便利、发展环境优越的武汉。在一片“工业空心化”“废都”的唱衰声中,湖北十堰在痛苦涅槃后走向了重生。
“一张白纸没有负担,能写出最新最美的文字,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
如今,已经90岁高龄的刘书泽,对当年看到的那一幕仍记忆犹新,山沟里零星散落着一个个土坯房,做饭的房里没有窗户,炊烟直接从草房顶的角缝间钻出来。落脚后,她被安排住在一户老乡家里,“房子中间吊了一张木板,就是我的床铺,旁边还放了一口为老人准备的棺材。” 
这个后来成为“汽车城”的偏远山沟,因当地人在河流上拦河筑坝十处而得名“十堰”,当时属于湖北省郧阳专署郧县的一个小镇。 
在中国地形图上,长达4000千米的昆仑—秦岭纬向构造系,犹如一条巨龙横卧在华夏大地中部,它的西段是昆仑山,东段是秦巴山地。十堰镇所属的郧阳,便位于秦巴山地的东部,它北依秦岭,南靠巴山,面向神农架丛林,汉水横贯其间,区域内有武当山,形成山地、谷地、小型盆地相间的复杂多样地形。 
在农业社会,山峦纵横的地形,始终让鄂西北与农业发达无缘,反而因这里的深山密林多利于起义军活动,成了一片让封建朝廷颇伤脑筋的区域。 
人们熟知的明末农民起义军首领李自成、张献忠,就曾率众数十万人,在秦巴山区出出进进,在此地滞留20余年。清代嘉庆年间,王聪儿率领数十万白莲教起义军,于郧阳境内南北转战,东西冲杀,活动达两年之久。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人文学院教授杨立志介绍,在古代,这里地处区域交界地带,封建统治力量薄弱。群峰绵延,林深丛密,“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地形,决定了人们难以挖掘这里的农耕潜力,历史上的“繁荣”时期,多因流民在战乱中逃难至此。 
西晋末年,战乱不息,天灾人祸频繁发生,陕西关中一带老百姓成千上万流徙至此。到了明清两代,朝廷为了管理这地方的流民,不得不设立一个跨越鄂、豫、川、陕交界的行政机构——郧阳抚治,管辖着4省8府9州65个县的1000多万人。 
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山峦起伏、沟壑纵横的鄂西北,赶上国家建设的发展机遇,才终于被现代工业文明彻底“激活”。 
1953年,毛泽东主席提出“要建设第二汽车厂”的构想。然而,从构想变成现实,二汽的筹建却多费周折,单是厂址选择就在武汉、成都、长沙间几经变更。 上世纪60年代中期,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和国防的需要,中央决定实施“三线建设”,在中西部的三线后方地区,开展大规模的工业、交通、国防基础设施建设,重新提出二汽建设。 偏远落后的鄂西北山区,显露出独特的战略优势。二汽筹备组经过多省市勘察后,最终把厂址选定在符合“靠山、分散、进洞”条件的秦巴山沟小镇十堰。 
新中国成立之初,面对一穷二白的面貌,毛泽东主席曾信心百倍地说过:“一张白纸没有负担,能写出最新最美的文字,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
从构想到现实,历经十多年的艰难抉择,建设者们终于开始在鄂西北的“一片白纸”上,绘就一幅新的车城图画。此后,在毛泽东主席“要建设第二汽车厂”的豪情指引下,十堰沉寂千年的群山被发展民族汽车工业的壮丽事业唤醒,开始了这座车轮上的城市创建崛起的传奇。
1966年10月,当刘书泽从长春一汽千里迢迢来到十堰山沟里时,隶属于郧阳专署均县的老营镇,突然变得异常热闹,武当山下这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镇,迎来了当时的国家计委、一机部、湖北省委等部门及30多个单位的设计人员共500多人,他们正在激烈地讨论着二汽的建厂方针和总体布置方案。
做文秘工作的刘书泽,曾是二汽第一任厂长饶斌的秘书。她回忆,老营镇的会议提出适应中国情况,生产世界上一流的中国式汽车产品,创造中国式的汽车工业发展道路,“因为一汽按照苏联的工厂与组织设计,设备大部分来自苏联援助,二汽要自力更生建成,在生产制造上要有新产品、新工艺、新材料、新装备。”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