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后再发布主题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我弟是1997年出生的,毕业以后就直接在武汉工作,也算是比较争气,没有让家里操心。房子都是必需品,没有房子找对象都比较难,他怕家里压力大,非要和我一样在钟祥买房子,跟我一样买套合适的二手房。当时我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钟祥的房价越来越高,而且他回到钟祥也没有合适的工作,在武汉工资高多了,我妈跟我一样死活不同意。这件事就一直耽搁下来了,他在公司的住房公积金还未交满两年,限购的房子不具备购房资格,不限购的位置太偏了,买了上下班也非常不方便。 今年五月份他住房公积金一满二年,我就赶紧催他看房子,你工作挣的钱远远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早买房子早省钱。给他下的死命令就是年底前把房子搞定,最好是十一前买了,不要怕压力大,这一步迟早要面对。我结合他的实际情况,觉得二手房更符合他,他理想的房子是新楼盘,看了几个以后直接放弃了,还不如买二手房更划算,也采纳了我的建议。 他要上班也没有多的时间看房子,我一直卧床休息在,比他时间要充裕得多。我就把自己手机58同城城市切换到武汉,登陆到武汉的二手房,他的工作地点是汉阳沌口,我给他找的房子就是在工作单位附近,房源信息下面有的会有中介和看房的感受,相中了一套房子,最后一看下面评论小区里面住户比较杂,基本上都是租户,和他俩商量以后直接放弃了,买房子要考虑各方面的因素,也不能图一时的价钱便宜,毕竟是住一辈子。 他相中的是中建壹品澜庭的这套房子,并且去实地看了房子,他看了以后都会给我拍照录视频,也喜欢这套房子。当天晚上5月9号我就发帖,我对武汉的小区一无所知,我想通过帖子让懂人来帮助我们,结果很多我的粉丝告诉我不要买这个小区,周边配套设施太差了,虽然这里离我弟上下班近,以后生活非常的不方便,并且给了我建议往哪里去买房,比这里要合适。我弟看中这套房子,估计也是考虑到上下班近,我把留言一一截图给他看,所以他放弃了,听从了别人的建议。 我5月12号按照朋友的建议,给他筛选了三套房子,第一套是可以直接拎包入住,里面装修非常新,不需要他额外花钱;第二套是精装修房子,家电家具需要他以后自行购买;第三套是毛坯房,三套都在同一小区里面,也就是武汉的海伦小镇,也打听了一下精装修以前别人买的都是六千多一平方,疫情期间现在房价稍微降了一些,地铁明年会开通,到时候地铁通了房价肯定会上涨。然后我把这三套房子分享给他,让他休息去看房子,一定要多对比。并且我还特意交待他,即便你再喜欢这套房子,也不要表现的太心急,不然价钱很难划下来,最好是当天只看房子不谈价钱,等到你回来房东或者中介自然会找到你,他们比你还心急,这也是心理战术,我是千叮咛万嘱咐,毕竟比他稍微经验丰富点。 我们买二手房完全靠的是自己,但是他不一样,要上班也没有多的时间跑手续,我让他一定要找一个正规的中介公司,随便一套房子都过百万,也是为了避免上当受骗。中介的佣金一般都是百分之二,有的中介会压低房价,从其他方面把钱补回来,所以让我弟注意签合同,一定要白纸黑字写清楚,钱交了鼻子都是被别人牵着走,交代他不要先给钱,否则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买房子比买衣服还随便,第一天看房子,第二天就把定金交了。我意向的是第一套,他意向的是第二套,毕竟房子是他以后居住,所以我尊重了他的选择,没有过多的干涉,这个小区他也非常满意,唯独就是物业管理费和停车费贵,这些在他看房子之前我都已经提前告知他了,我经常睡觉的时候,他的视频一个接一个发来,会告诉我房子的进展情况。期间也有一点小插曲,就是办理分期中介公司收了四千的担保费,舅舅也想为他省钱,觉得他太心急了,非常的生气。我提前让他把佣金砍了一个点下来,羊毛会出在羊身上,即便不砍他们也会收取这笔费用,买都买了让他不要想太多。 接下来他一个人慢慢跑手续,办理的是公积金贷款,其余的用商贷分期27年,银行贷款已经批复下来了,马上就是交首付和办理过户了,他的人生大事也解决了,也达成了我最初的愿望,希望他十一之前把房子买了,没想到还提前完成了,为他勇敢的走出这一步而高兴,有压力才有动力,还是那句话,买房子一定要买早!
【叙事散文】我的祖母——一个被封建礼教扭曲的灵魂    我的祖母生于1884年(清朝光绪晚年),历经清末、民国、解放三朝,1957年冬初去世,享年73岁。祖母姓陈,前辈以开旅馆为业,住鼓楼坡上端,较富裕,但人丁不旺。她是独生女,上过私塾,能读长篇小说。家富加上娇生惯养,使她唯我独尊、脾气暴躁。生活于封建社会,又受过封建教育,使她封建礼教思想严重。    成年后,坐堂招亲。出身书香人家而家贫的聂家老三被招赘成婿,改姓为陈。生下两女一子,皆姓陈。祖父以身示范,父亲聪明勤学,文章书法小有名气。祖父母又请先生上门教父亲吹拉弹唱,尚未婚配的父亲成了一个多才多艺的年轻人。    祖母的父母去世后,祖母深感娘家亲朋稀少的孤单,便主动提出让祖父回户:还原姓聂,儿女也都姓聂。这样,我们这一家便重新成了“老聂家的三房。”    父亲婚后,与母亲倒也恩爱。但是,封建社会特别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母亲头胎生女,祖母不喜欢;母亲第二胎又生女,祖母恼火,母亲开始遭受家暴;第三胎还是生女,母亲从此遭作践,祖母萌生了休弃母亲的念头,母亲遭家暴更为频繁。幸亏母亲又怀第四胎,算命先生说是“男胎”,告诫不要使她动胎气。家暴因此暂停。母亲第四胎分娩,我出生,家中大庆。母亲在家中的地位由奴仆変成了小半个主人。但是,祖母和两个姑妈不愿看到母亲家庭地位的提高,于是怂容父亲施暴母亲。话柄有二:(1)连生三个“赔钱货”,是一个“败家星”;(2)迟迟不生男而生女,让祖父忧盼而死,“儿媳命硬,家道不兴”。于是母亲遭家暴如前。但毕竟有我这个“抬娘子”,母亲挨打的程度有所减轻。    我们三个小兄妹都不喜欢祖母。新中国成立前参军的三姐对祖母更是恨之入骨——因为三姐亲自见证了大姐被封建礼教逼气而死的惨状。    1957年盛夏,守寡在娘家伴祖母长居二十多年的姑妈与祖母吵架,导致祖母中风卧床数月而亡。三个多月中,两个姑妈未沾祖母的病床边,吃喝拉撒全是我母亲一人照料。这段时间,母亲还要关顾正在读书的妹妹弟弟。那种辛劳,那种耐心,使祖母抱愧万分。她老泪纵横地对我母亲说:“我原先把给我养老送终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后来我把送终的希望寄托在两个姑娘的身上;最后却只有你一个人伺候我上山。你受尽折磨,却这样照顾我,我很感激你!我很抱愧这辈子没有善待你。”    在我八十二岁时,在清明节前夕回忆逝去的长辈亲人,我特别感恩我的伟大的母亲,没有她的独力支撑,没有她的爱子情深,便没有我们众儿女幸福的今天!我深情怀念我的父亲,他多才多艺的基因和远恶近善的人格,使我们几姊妹能抬头走路、潇洒人生。    我也怀念我的祖母,她对我们三个最小的孙儿孙女还是十分关照的,她对母亲的折磨,是受封建礼教毒害的结果。我的祖母,是一个被封建礼教扭曲的灵魂。
  【致编辑先生】这篇纪念文章是应版友之约而写的。共2600字。文章的叙事、抒情是一个完全的整体,请编辑先生千万别让我把它分成上下两篇。护母-忧母-敬母-爱母——清明泪 为母倾    我是祖母求神拜佛八年才盼来的宝贝孙子。尽管祖母、父亲、两个姑妈都十分疼我宠我,但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只深爱母亲,只护卫母亲。——只要母亲挨打,我便大哭大闹。    我永远不会忘记大姑妈冲到我家里打我母亲的情景。她撕烂了我母亲的白竹布衫,使我母亲成了一个赤膊人。我母亲不敢还手。那时我只有两三岁,我紧抱着母亲的大腿,挡住大姑妈的拳打脚踢。母亲不敢大哭,只有我哭嚎不止。晚上父亲回来,我哭着告状。半夜里,我做噩梦惊醒,拼命哭嚎。第二天上午,父亲向祖母反映了我受惊吓的情状。祖母对两个姑妈下令:“不准你们打福娃子的妈!吓坏了福娃子,我不饶你们!”从此以后,背着我打母亲成了父亲的专利;无中生有、挑拨唆使成了两个姑妈的专利;发号施令打母亲成了祖母的专利。这种专利一直持续到1948年钟祥解放。祖母还给母亲定了一条规矩:“挨了打不准哭,哭了就接着打!”  我不知道母亲是怕再挨打,还是性格外柔内刚,——童年时代,我多次看到母亲头上有被打伤的痕迹,但我没有看到母亲哭过。母亲总是带着新伤,手不停脚不住地做着家务事。    1951年我读初中一年级时,家中生活十分困难,老是吃了上餐愁下餐。母亲白天辛苦了一天,晚上还要在菜油灯下缝缝补补。我真担忧母亲经受不住生活的压力而撒手尘寰。我多次无话找话,陪母亲聊天。母亲看透了我的心思,明明白白地说:“你去睡吧,明天还要上课。你放心,妈不会走那条路!过去那样受折磨我就挺过来了,眼前这点困难不会把我压倒。”  母亲在和我谈起过去所受的折磨时,称四个亲人的行为是“四把刀子割肉扎心”。1957年高考,作文题是“我的母亲”。我把母亲在旧社会受封建礼教摧残、受“四把刀子”宰割的情况写进考卷中,突出了“新旧社会两重天”的主题。考卷上滴了许多眼泪。    1954年父亲病逝后,母亲有两大心结:一是担心我读高中的费用;二是担心我的弱智二姐的归宿。这两大心结都被我参军的三姐及时、圆满的解决了。我在天门高中的学习费用、生活费用、来往的车船费,都是三姐供给的。弱智的二姐1958年被三姐接到辽宁帮忙照顾小孩。最小的孩子会走路以后,三姐夫帮忙在黑山县农村找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二姐给这家生了两男一女。这家有了撑门立户的后代,族长不知有多高兴。    母亲有一大心愿:把两个孙子带到会走路以后,到我三姐家玩个一年半载,享享清福。可是刚在三姐家里住了一个月,便又急着要回家照顾两个内孙。十几年中,母亲两头牵挂,两头跑,来往共六次。母亲两次在北京长住,一次在黑龙江海林长住,每次都住两个多月。这是母亲的老来福,但这都是享的三姐的福。    我受母亲的养育之恩最深,我最渴望母亲能挨着我在宽敞的楼房中过几年舒心的日子。我真诚希望在母亲高寿时,我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抬娘子”。可是,天不如人愿,1972年母亲68岁时,突然中风住院。第二天,我和妻子搭车一路哭着从应城赶回。见到病榻上的母亲,我忍声大哭。母亲摆手,示意不哭。我立即分工:妻子回家照顾两个儿子,每天弄饭送饭,我在医院日夜照顾母亲。第二天早餐,母亲发生呕吐。下午,母亲大便失禁。我立即帮母亲洗净身子,换上干净裤子,然后到水龙头前将 “把把裤子” 洗净。    照料病母不嫌脏,这本是人之常情,这本是很自然的事情。我未料到十一年之后,还有人夸奖这件事。1983年春,我为一中招生摸底之事出差到张集。在财税所意外碰见了一个中年干部。他见我一踏进办公室,便起身上前与我紧紧握手,热情地说:“你好,大孝子!”    他这样称呼我,我很奇怪。他说:“十一年前,你在大医院照顾你中风的母亲,我正好也在照顾我的母亲。你的一举一动,满病房的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第三天你送母亲上山后,满病房的人都称赞你是大孝子。”  他的几句话使我热泪横流。他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  我抓起他的手紧握着,说:“非常感谢你!你的话,对我是莫大的安慰和鼓励!”    母亲去世已经48年了,我经常梦见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七律 .清明祭 (之一)《饮水思源泪涟涟》 【导言】 我的母亲(1904年出生,享年68岁)是一个备受封建礼教摧残的城镇家庭妇女。被摧残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因连生三胎女儿导致家庭地位十分低下,经常遭受家庭暴力;(二)冷酷的封建礼教使我十五岁的大姐遭受家庭暴力活活呕病气死,这对母亲是极大的精神摧残。所以,1949年夏天,我母亲极力支持我三姐参加南下大军宣传队。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正长身体的妹妹弟弟饿的面黄肌瘦。母亲把三人的供应粮全部煮清汤稀饭给弟妹吃,自己到菜场捡枯黄菜叶煮了吃,使弟妹不致饿死。1972年,我们家的生活刚好转没几年,母亲便中风病故。我的母亲,是一个伟大、坚强的母亲,不论是家暴身心摧残,还是饥寒交迫的生活重担,都没有使他撒手尘寰。如今,我们四姊妹早已过上了小康生活,可母亲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享受过。所以,每当逢年过节,每当看到电视连续剧里的母爱情节,我都会热泪横流。前几天我做梦,看到母亲正在老屋中操劳。醒后,我辗转反侧,边哭边完成了这首诗的腹稿。起床誊正后,又修改润色,升华成这首七律。     我公开发表这首诗的目的,是为了让70岁以下的老、中、青、童了解整个上世纪老祖父母辈们的一个生活侧面,让他们了解过去、珍惜今天、热爱今天,实干今天,创造明天,做一个无愧于时代的追梦人。   《七律。饮水思源泪涟涟》连生三女遭作践,家暴频频实可怜。送女参军保小命,励子成器居人前。忍饥挨饿活儿女,茹苦含辛觅好泉。苦尽甜来转瞬去,饮水思源泪涟涟。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流金 06-26 17:42 阅读 4355 回复 56
说实话今年是最难的一年,受到疫情的影响,几乎半年没有一分钱收入,加上怀孕在家里待产,更是雪上加霜,当车贷和保险凑一块以后,简直是欲哭无泪。哈哈!肯定很多人跟我们一样,都有着相同的感受,到了年底我俩把工资凑一起还房子外债,全身上下四个口袋一样重。没有经济来源,指望着疫情早日结束,好能早一点出去上班赚钱,万万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失业的坏消息,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当时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钱可以慢慢挣,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大不了小孩生了我早一点工作,不要想太多我不嫌弃你。事实上也做到了,不仅没有给他任何压力,反过来还安慰他,我知道他比任何人都想挣钱,生二胎肯定也是有压力的,我们也没有因为没有收入而后悔生二胎,路是自己选择的,就这样二个人一直在老家待着。 直到有一天,一个意外的电话打扰到了往日的平静,小崔曾经的师傅得知他还没有出门工作,就让他来钟祥先上班,挣一天工资是一天,总比没有要强。当天晚上他就把行李装上车,我也跟着把自己衣服收拾好,没想到他不愿意带着我一起走。他说他是去上班的,每天早出晚归也没时间陪我,在老家有人照顾我,不愿意我跟过去受罪,孕二十二周四维彩超检查以后,我基本上都卧床休息了,我的实际情况他最清楚。我记得当时我对他说道“虽然现在我已经很没有用,但是我过去可以帮你洗衣服,等你下班回来会有热腾腾的饭菜等着你,而不是你一个人在家冷冷清清,连个说话的伴都没有。”就这样他也不再多说,带着大肚子的我回到钟祥,我几乎都快半年没有回市里了。 顺利面试完了以后,第二天就正式可以上班。为了给他庆祝,特意晚上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提前帮他准备好工衣和工鞋,二年多以后他又重操旧业,做起了他的老本行,我知道他的工作会很辛苦,每天晚上生活都会调理好一点,饮料都会提前半个小时从冰箱拿出来,每次一下班他就再也不愿意出门,身上隔三岔五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没有跟我诉说过一句苦,工作上的事止字不提,他不愿意告诉我的我也不会过问一句,尽可能的生活上多照顾他一下,水果从未间断过,上班之前洗好帮忙装好,让他饿了的时候可以垫垫肚子。买菜买水果的事都是我自己解决,刚开始可以用手提,后来提不动就用双肩包背,等到背不动以后就拉着购物车拖,一步一步越来越体力不支,走哪里随时就坐哪里,最尴尬的事就是还要不停的找厕所。 我出门一趟比正常人花费时间要多三倍以上,一回家就要立马床上躺着。我特别羡慕那些怀孕还能正常上班的人,在我这里就是奢望,每天除了躺还是躺,这是医生叮嘱的马虎不得。虽然每天遭一点小罪,习惯了上班前他跟我打招呼告别,习惯了他下班以后我俩笑脸相迎,一起热闹的吃饭,平淡也是一种幸福,能够陪伴在他身边特别的开心,印象中我俩从未吵过架,不管他有多累,吃完饭休息一会都会主动收拾厨房,叮嘱我沙发上躺着休息,会帮我分担家务活。 现在我已经孕晚期,随时随地都要准备着去医院待产。我也没有一点能力照顾他了,我身上这担子就彻底卸下来交给了婆婆。他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帮他攒钱。在这艰难的日子里,这段记忆将永远不会忘记,用简单的文字记录下来,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一位鲜为人知的地下工作者 ——缅怀我的父亲蒋振民 蒋 芳 澧 我的父亲蒋振民(原名蒋传昱,蒋晓东),中共早期党员,钟祥南向革命先行者之一。蒋振民于1926年参加革命,历任钟祥农民协会秘书,共青团钟祥宣传部长。大革命失败后,受党派遣,打入国民党,先后担任国民党政府钟祥县旧口区区长,南山抗日游击大队副大队长,钟祥县政府科长、秘书,随县专署视察等职,在特殊的战线上默默为党做了大量工作。 父亲蒋晓东1909年冬生于湖北天门剅(lou楼)嘴村(现为汉川剅嘴村)的一个中医世家。祖父蒋可封(字勋阶),1911年参加过辛亥革命,是起义军中的一名下级带兵官。张勋复辟时,到处搜捕革命党人,为躲避追捕,祖父携祖母和时年三岁的蒋晓东逃到钟祥城南公益集隐居,一生行医济世。 蒋晓东在公益集长大,毕业于钟祥兰台中学。1926年北伐战争期间,经张光灿、黄鸿早介绍,蒋晓东在钟祥城南郑家集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时年十七岁。1927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在党的领导下,积极投身于当时在全国蓬勃兴起的农民运动,担任钟祥县农民协会秘书,参与对钟祥县农民运动的领导。 1927年蒋介石发动“4.12”反革命政变不久,钟祥发生了“5.28”反革命政变,腥风血雨,黑云压城,制造了一桩桩惨案。党和农协的负责同志张光灿、黄鸿早先后被杀,白色恐怖笼罩钟祥。蒋晓东连夜翻越城墙出逃,辗转公益集等地,最后逃至安徽省舒城县避难。面对敌人的屠杀,蒋晓东斗志不减。形势稍缓,蒋晓东又潜回钟祥,迁居魏家集(现柴湖新联村),继续从事革命活动。1928年夏,经组织安排,蒋晓东参与筹建中国共青团钟祥县委,并担任县委宣传部长,(谢威任团县委书记)。面对白色恐怖,在地下县委领导下,蒋晓东等二十多名党员,展开了一系列“锄奸”行动,秘密处决了反动团董祝尧臣、恶霸肖品三、舒明茂等。 1931年夏,根据新的斗争形势的需要,中共南乡特别支部在魏家集开会。当时在场的有县委委员孙玉楼,区委负责人黄丁山等。讨论决定:由蒋晓东去报考国民党区政府人员训练班(当时公开招考),以便打入敌人内部,取得合法身份,在特殊战线上掩护同志,为党工作。蒋晓东化名蒋振民报考被录取。去武汉受训没路费,党员熊习之、刘少举等,筹助十一块银元。赴武汉受训半年。1932年蒋振民回钟祥后,旋即安排党员刘鹏洲任魏集镇镇长兼联保办公处联队副(掌握联队武装),让党员茹传品任上五保的保董、乡长,让从克家负责农协的保卫工作,从而掌握了该区相当部分的政权、财权和兵权。同时蒋振民还参与协同党组织、惩办、处决了许多反动恶霸,在所辖区范围内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使长期躲在外地的地下党领导人孙玉楼、黄丁山等同志能回家安身。这一切,相当于开辟了一块特殊的区域。 在后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各地党组织在国民党的大规模捕杀下,损失十分严重。蒋振民利用其合法身份,使当地党组织安然无恙,使周围三十多名地下党员平安无事,而且秘密发展了一批党员——仅高子云所在的高家河和卢祥瑞所在的九里冲,就发展了十多个党员。 1934年红军第四方面军长征北上后,钟祥地下党组织与上级失去了联系,多数党员停止了活动。蒋振民在这种情况下,仍坚定不移,自觉为党办事,尽心尽力。1935年,蒋振民以丰乐区区长的身份,将被捕的地下党员马伯恭(钟祥县委委员)卢祥瑞、笪明三营救出狱。抗战初期,国共第二场合作。这给蒋振民从事革命活动提供了更加有利的条件和机会。1939年正月,日寇占领钟祥不久,蒋振民被委任为钟祥南山国共合作抗日游击队副大队长(田万钧任大队长),下辖三个中队。一中队队长汤天山,约有八十人枪;二中队队长周汝桂(周老八),有上百人枪;三中队长卢祥瑞(指导员李金锡,副中队长刘鹏洲)有上百人枪,六挺机关枪,三中队系共产党武装。为防止三中队被汤天山、周汝桂吃掉,蒋振民巧妙防范——给三个中队划分活动范围:一中队驻长摊铺,二中队驻游家集,三中队驻九里冲附近,(中间还隔着大队部的几十条人枪),要求互不干扰。这年三月,日寇第一次出动四五百人,带枪炮扫荡我南山游击队大队和第三中队。蒋振民带领三中队行动,充分利用熟悉地形地物的优势,巧妙与日寇周旋,粉碎了日寇的扫荡。不久,蒋振民和田万钧率领全大队四百余人枪,配合国民党一个师攻打被日寇占领的旧口,激战数日,虽未打下旧口,但拔掉了旧口附近农村的许多日寇据点,使日寇再也不敢轻易下乡祸害百姓。1939年秋,第三中队正式编入新四军“应抗四支队”(支队长张文津,副支队长谢威)。以上史实说明:蒋振民在这段时期,对保存党的武装起了重要作用。 1940年春,蒋振民担任钟祥二区(南乡)区长。驻南乡的国民党要员舒楚伯要蒋振民宣布“反共”。蒋振民以“不当二区区长”为条件回应。舒楚伯只好作罢。蒋振民利用合法身份,委派共产党员茹传品任三英乡联乡主任,建立了实质上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南山抗日民主政权。皖南事变后蒋振民利用国民党区长的合法身份,抵制国民党右派的反共浪潮。1941年元月,南乡中心乡乡长从克家根据上级指示召开群众大会,时任新四军连长的彭刚代表共产党在大会上讲话;区长蒋振民代表国民党讲话,表示要坚持国共合作,团结一致抗日。在此期间,日寇封锁襄河军的干部渡河,蒋振民都是先安排吃饭,再派人安全护送渡河。日寇侵占宜昌后,新四军毛凯部要过襄河开辟襄西根据地。蒋振民瞒天过海,使毛凯部顺利完成了渡河任务。新四军李炳南部要从中心集过河去石牌,被土匪周老八的队伍挡住了渡口。蒋振民闻讯,亲自率领区中队一百多人枪配合新四军出面调解,迫使周老八临战谈判,使新四军安全渡河。蒋振民与新四军“应抗四支队”队长张文津关系密切(张文津原名张中杰,是我母亲张中芝的堂兄),张中津每次率部来南山,均与蒋振民互通情报,配合对敌作战。又一次,张中津从大洪山带信来,要蒋振民率部去破坏京钟公路某处桥梁。以阻击日寇进犯。蒋振民立即率精悍小队出发,多日未归,传说已被日本的坦克打死。母亲痛哭不已。所幸蒋振民完成任务后平安归来,母亲破涕为笑。 抗战胜利后,蒋振民出任国民政府钟祥县政府秘书。1946年元月,全国各党派政协会决议通过,中共京钟县委组织部长饶毓卿派共产党员蒋泽森(九里乡乡长)来到蒋家,带来了十三封信,信的内容是经县委书记史维汉审定的“贯彻政协决议,促进和谈”。要蒋振民转至当时钟祥各头面人物。饶毓卿对蒋泽森说:“你进城只要找到蒋振民的家,就安全了。”,蒋振民只收了一部分信;其余的信,蒋振民提供地址,叫蒋泽森照写后,丢进邮筒。这是为了不暴露身份。从此,饶毓卿通过蒋泽森与蒋振民单线联系。1946年5月中原突围前夕,蒋振民去汉口,在德民饭店(中共代表团住地),秘密会见了参加武汉国共谈判的中共代表张文津(上校参谋长),张分析了形势,指出这次一别,不要三五年,我们就会打回来。今后你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要坚守岗位,尽可能保护人民利益,准备迎接解放。” 蒋振民深受鼓舞,回钟祥后,继续“坚守岗位”。这期间,利用合法身份,为党做了大量别人无法做到的工作。这年七月,蒋振民回到钟祥不久,就接到蒋泽森、王明银先后转来警京钟县委书记饶毓卿的口信:“营救中原突围时被俘的一些同志。” 时任中共京钟县委委员、民政科长的茹传品突围时,在京山罗桥附近被俘,押在钟祥。蒋振民以钟祥县党部执委和秘书身份对县长秦觉说:“茹传品不是共产党员。” 随即将其保释出狱。随后有几十位被关押的新四军干部,都在未办自首手续的情况下,先后以不同的方式释放了。其中有营长、大队级的干部,有北山的党的情报员养明三。一次,国民党军队在九里、张集抢劫耕牛四十多头,。京钟县委书记饶毓卿代写状词,叫被劫农民上县告状。他说:“你们找到蒋振民就有办法了。” 蒋振民接到饶毓卿写的状词,立即认真查办,并代表县政府携款,亲自到九里、张集向每户被害人赔款30元。此事长时间被传为佳话。在此期间,谢威在中原突围后,辗转把儿子谢培威托付给蒋振民。蒋振民保护谢培威安全完成了初中学业。1947年秋,蒋振民帮助张文津的侄女张凤华(党的地下工作者)控告保安司令曾宪成滥杀无辜。后因事情外泄,蒋振民担心报复,不得不在当年逃到武汉。通过汉口市长晏勛甫的关系,在市政府当个小职员栖身。1949年5月,蒋振民参加了由市长晏勛甫带领的汉口市政府全体员工和几千名警察的起义,迎接解放。 我的大哥蒋瑛于1948年投奔解放区,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49年5月17日,随南下大军进驻武汉。父子相见,蒋振民首先打听张文津的消息。得知张文津已经牺牲时,蒋振民既悲痛,又绝望——他不仅失去了一位亲密战友,更失去了一位深知自己革命历史的见证人。 解放后,蒋振民在“公务人员讲习所”学习。经审查后,分配到武汉市人民政府工商局第四工商事务所任所长,正当蒋振民喜见自己多年来为之奋战的新中国已经诞生,准备为新中国的建设事业献身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1951年初,轰轰烈烈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了。这年5月,蒋振民突然被捕,押回钟祥。1952年5月,这位在三十年代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后,仍自觉坚持革命斗争,默默为党作出特殊贡献的早期共产党员,没有牺牲在敌人的刑场上,却在没有充分调查取证的情况下,被控以“历史反革命罪”,冤死在革命后来人的枪口下。 拨乱反正的八十年代初,享有老红军待遇的茹传品、曾担任六十年代钟祥县长的从克家等人主动出面为蒋振民的革命历史作证,谢威、李金锡、彭刚三位革命前辈写信向党组织反映:“蒋振民是统战对象,不是反革命,不该杀。” 众多老革命同志的情况反映,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经有关部门深入全面的调查核实,终于在1984年8月做出了彻底平反的结论,恢复了蒋振民本来的革命面目。 我们兄妹四人真诚感谢党组织在政治上给父亲彻底平反。 我们不要求组织上给我们做任何经济、政治上的补偿。 逝者已逝矣,父亲轰轰烈烈的革命一生,却以意想不到的悲剧结束。天下悲哀之大,莫过于斯! 所幸儿女中年时时期,得见父亲昭雪之喜。
悲喜交集,发而为诗:
少年壮志冲霄汉, 骤雨狂风闯龙潭。 南山抗日燃烽火, 汉江饮马驱敌顽。 曹营孤胆二十载, 汉家英雄何时还? 莫道忠魂随风去, 一颗丹心照人寰。

2005年5月12日于深圳怡庭园

父爱

流金 06-21 09:16 阅读 1986 回复 20
在我小记事时,我做过一件事,从来没有承认过,问我,我也没有承认。 那天下午床上醒来枕头边空空如也。我爹有个习惯,每天都会在我枕头下面放好吃的零食给我,比如糖果、花生、蜜枣、等等,或许幺女的待遇就是不一样的。今天我爹忘记给我放零食了。我叫妈也没人应。 我好饿呀,屋里没人,我鼻子闻到馒头甜香味了,跑到厨房门口一看,要落山的太阳折过门缝翻上灶台,只见热气腾腾的馒头以及散出来的香味,直冲我鼻子。我的涎水没忍住,流到小手上了。 厨房没人,我小手揭开盖子,蒸汽猛扑我面,睐了一会会眼睛,脸上没什么热气了,睁眼一看一个个馒头还就着热气跳腾着,是在等我吃你们么?白面流出来的糖水好像要甜着我的腮帮子了,是糖包子,我最喜欢吃甜的,我猛吞了一大口馋水,我小手拿了一个馒头直往嘴里塞,烫着我的小嘴歪歪生的,两只手抓子左右馒头倒腾着,揪一小块一小块馒头蘸一点点糖,甜没尝好馒头就吃完了,写到这打起饱隔了,这糖味吃这多年没有散去哟!手拉起衣角抹干净小嘴出去找哥哥们玩去了。 到晚上我们一家人桌边一围吃晚饭了,我妈把香甜大馒头端上桌,我的姐和哥们欢呼雀跃的一人一个馒头吃上了。差一个馒头,我妈说了一句,我爹说你们吃,我多喝稀饭和多吃咸菜。我妈问我姐和哥哥,是不是偷偷先吃了?他们摇头,问我我绝对不承认呀,我要吃甜馒头。我们一家人咸菜、稀饭、馒头伴灯光,愉快的吃完了晚餐。 晚上我有点点困了,坐在小板凳上头直点,爹顺手抱着我哄我睡。也说了好多话,我只记得一句话,做人做事要敢于承担。在梦里我又在吃甜又香的大馒头。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就从那以后,不吃馒头和面食了,每次家里吃,总是端着面条或者递过馒头给我爹吃,我爹总是笑眯眯的先让我咬一囗,他才会吃。我心里想,我欠我爹一个馒头。 今父亲节,我要告诉父亲。那个馒头是我吃的,当然从那天起我学会了做人做事去承担。

正在努力加载...
提示
请使用手机APP发布,去快速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