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后再发布主题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随笔

流金 09-13 23:04 阅读 1817 回复 5
  今年清明时,由于太忙,没能回老家上坟。等到我抽出时间回家时,已经是六月初了。当我回到老家时,虽然山下稻田里的禾苗还很矮小,但山上已是一片生机勃勃,那满山坡的玉米更是郁郁葱葱。当我上完坟准备在山上转转,抄近道下山时,却已经是难已成行。不仅玉米苗长得肥壮,那田界上不管是灌木还是荆棘,长得更是密密匝匝,形成的林障也是互相勾连,这昔日我们放牛满跑的山,已经是让人寸步难行了。       小时候,我们放学回家只有两件事,要么就是挑猪菜,要么就是放牛。挑猪菜是为了吃肉,而放牛就是挣工分了。那时候,队里的牛都是分到私人户里帮助喂养的。只要有老人和小孩的家庭,都有可能分到牛喂养。我们家里也分的有牛,虽然平时都是老爷子放,但偶尔老爷子有事时,就归我去放了。比起挑猪菜,我肯定是更喜欢放牛了。不是因为我偶尔放回觉得新鲜,而放牛确实是很好玩,且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风景。      当山上的草开始发芽后,就要开始赶牛上山了。放牛一般都是一早一晚。不管是农忙还是农闲,早上放到早饭时就结束了,只有星期天和暑假时,在牛不用的情况下,才放整个下午。平时都是下午放学后才去放牛。不过,我们那时候放学要比现在早多了。      早上放牛那就早啦,尤其是牛要耕田的季节,基本都是早上两三点就被大人们喊起来去放牛了。还别说,还蛮整齐的。虽然我们是自然村,但时候一到,几个湾子的基本都会到齐。那么早,个把两个人是不敢上山的。      当早上被大人们喊起来时,大家基本都是迷迷糊糊的。大家是迷迷糊糊骑上牛背,再迷迷糊糊一摇一晃的往山上走去。因为那饥饿的牛根本就不用人管,自然就会向山上走去。到了河边,虽然都是迷迷糊糊的,下河坡是拉牛尾巴大家还是记得的,这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过了河,牛们就会顺着山坡去吃草。夜里的山上实在是太安静的,除了牛轻微的啃草声和偶尔的昆虫鸣叫声,可以说是万籁俱寂。不管是怕还是不怕,清醒还是迷糊,都只能趴在牛背上垫的麻袋上睡或是装睡。好在是牛都是顺山往上吃,还真没听说谁被摔下来过。      当牛来到山顶时,基本都是天刚亮的时节,看日出就成了我们的保留节目。暮春和初夏的早晨,也是山上最清新和热闹的季节。即使被牛啃的光秃秃的山上,在那荆棘丛中和山凹沟里,也会开出红的白的花来。在春晖下看山下的村庄,也会显得特别清新明亮,即使那远远传来的鸡鸣犬吠,也会觉得格外清亮。在这大好春光下,那些山鸡公子们也一改平时的胆小,都会跳出来掺和掺和。不管是山顶或山坡,它们总是独占鳌头似的站在高处,举着那小小的头颅,亮着那响亮的嗓门,大声的鸣叫着,不时还兴奋的拍着翅膀,以吸引和迎接女朋友的到来。不得不让人觉得,爱情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       盛夏和秋天,我们最喜欢的是下午放牛了。盛夏的时候,正是暑假期间,我们吃罢中饭就会赶牛上山了。因为我们这里都是水牛,到了河边时,牛都不愿走了,便都往水里奔去,都不用人管,我们便也脱掉衣服,纷纷跳进水了,名正言顺的去抹澡,再也不怕大人们来抠膀子看是不是偷偷下各水了。差不多要玩两个多小时,牛们才勉强愿意上山去吃草。搞得不好,它们还会在山边泥坑里滚一身泥,让人近身不得,那也是最烦人的事了。      秋天的下午就是最实惠的了。因为山顶旱田里都是种的红薯,我们一山上,将牛绳往牛脖子上一盘,就不用管了。大家便挖苕的挖苕,捡柴的捡柴,到太阳临近西山的时候,苕也烧好了,大家分拨分拨,吃完苕,也顾不得黑漆麻拱的嘴和手,便忙忙地去寻牛回家了。      如今,已经实现了机械化,再也不用放牛了,而昔日那片连山荆都长的低矮瘦弱的山坡,却被开垦成了良田。不得不让人感慨,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

往事

流金 09-04 14:18 阅读 806 回复 10
昨天是抗战胜利纪念日,因故登录不成,只能在今日。         往事抗战胜利日的到来,想起了我家父辈的一些往事。在经历了血与火的艰难漫长的岁月,国家和民族在日军的铁蹄下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付出了无数人的鲜血与宝贵的生命的抗战历程,日本鬼子终于放下了屠刀,迎来了全民族的抗战的胜利。但是,在这欢庆的日子里; 对于他来说心中还是带有悲愤、失落、遗憾。他的母亲在他考入军事委员会战时干部工作训练团在向四川转移的途中的那段日子里病亡。他的父亲不愿为日军做事,在汉奸的监视下,利用没有月光的夜晚出走钟祥,日军恼羞成怒,祖先留下的房屋(大门上挂有清廷送的书有“进士”的匾,门口还有一对石狮)被日军拆毁。后又有他的父亲、继母与大妹亡于日军飞机的轰炸,那一天是张自忠将军殉国日。他憎恨侵华日军,使他不但失去了双亲和大妹,同时家也没了,弟妹都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他经历了在战干团的受训,军事素质过硬。毕业时,作为学员代表受到过陈诚的接见。战干团的毕业生享有军校毕业生的同等待遇。他遗憾的是因为被分配到宪兵部队,没能上战场杀鬼子报仇雪恨!抗战胜利了,他所在的部队宪兵23团进驻了大上海。他参与接收了7、8家日军、日资的单位,其中也包括日军的宪兵。要处理汉奸了,有汉奸的家人托人来外婆家想要他帮忙设法减轻处罚,他一概拒绝,可恶的汉奸是日寇的恶毒的帮凶、民族的败类,罪不可赦!接收大员的“五子登科”,蒋经国到上海打老虎,宪兵部队也参与。时任宪兵参谋长的原宪兵8团少将团长方涤瑕来到宪兵23团视察,方问宪兵23团的少将团长沈万千:在接收的行动中上有没有问题。沈回答:我有没有问题去问黄干事。他(黄干事)是方的原部下。结果是宪兵23团的政工室上校朱主任被查,网开一面被打道回府,没有受到军法处置。电视剧《叛逆者》里出现了宪兵23团的上校夏团长,事实上宪兵23团的团长是少将沈万千。因为宪兵23团的士兵开枪打死警察事件,那事件轰动了当时的上海,宪兵23团被撤销。他被调到宪兵教导团任政工室主任,团长是常德少将。他在1949年12月初随部队到达昆明,途中听说昆明将起义,他到达昆明后离开部队,到他在战干团的同学也是原宪兵8团的老同事-宪兵13团的政工室尹主任家,打听起义的消息。经与宪兵13团少将团长王栩将军商讨参加起义之事,他到散驻在外的宪兵教导团的两个连的驻地,令那两个连清点武器编造名册,参加宪兵13团的起义。从有关介绍昆明起义的文章得知,王栩将军是中共外围组织“军盟”人员。文革后期,有一次在从贵州回上海探亲的列车上在同一位云南人的乘客那儿打听到王栩将军任昆明军区顾问。起义后他到军官集训总队报到。有一年的过年到舅舅家拜年,舅舅突然跟我说:你爸爸是穷当兵的。我对舅舅说:抗战胜利后,他接管日军的资产,缴获的金条就堆放在办公桌上,他没有非分之想。如今,日军欠下的血债还没还,日本的狼之野心还在,日寇的屠刀还想蠢蠢欲动!国人当奋发自强,为抗战而诞生的,中国共产党人创作的《义勇军进行曲》,这振奋人心的歌词和旋律激励着我们: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坐看云起时

流金 08-19 18:25 阅读 955 回复 11
      近来无事时,偶尔会翻翻唐诗。少年时特别不喜欢读诗的我,现在读来却是很有滋味。看那短短几十字里,有情有景,也有人生百味,且特羡慕王维那性来每独往坐看云起时的生活。虽然目前我也处于这种情况下,只是心中总是有些惴惴,因为我是瞒着家人偷偷回来休息的,这种生活,随时都会结束。虽然说我目前已经有了这个实力,却不具备这个条件,因为还没退休。其实我想即使退了休,要想获得这样充分的自由,只怕也难得了。说起来,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我还真的过过,不过不是如今好静的年纪,而是青春年少之时       22岁那年,我正在县城工作。那年夏天,因为要换单位和工种,中间正好有两个月的空当。虽然当时正是我那婚前唯一的一段感情牵绊之时,可能我俩有缘无分吧,开始还比较热情的她,突然对我冷淡起来。因为她家是县城里的,且就在我们厂边,我们两个也在一个厂工作。也许是自尊心作祟,也许有些自卑心理,她不尔我,我也不尔她。我连办辞职都没告诉她,便义无反顾地回了家。这也算是为了自由故吧。        那时,已经分田到户了。因为我们几姊妹都在外工作,家里只有父母。承蒙队里照顾,我家只分了几亩口粮田,且都在家附近比较方便的地方,而夏天也没有多少农活可做,所以我回家后父亲再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天一亮就喊我起床了,也再没有放牛挑猪菜那些做不完的事了。我也是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顾,只是尽情地享受这难得的悠闲时光。        当时,我家因为是做新农村搬的新家,处在两队的中间,且后来因为新农村计划作罢,所以我们只搬去了两户人家,也因为孤悬野外,所以非常清净。我家处在东边,其旁就是一口一亩见方的堰塘。塘边植的是柳树,房前屋后也栽满了槐榆,屋后那片竹,还是我亲手所植,院子里的梨树也是我亲手从老家所移。屋旁的堰塘里,搬来的第二年春天,我父亲植上了莲藕。也通过几年的生长,房前屋后已是郁郁葱葱,满塘的青莲丛中遍撒着朵朵白花,让人流连。每天,我都是被喜鹊那喳喳声所唤醒,在麻雀年那吵杂声中迎来夜晚。中午,我常常坐在柳阴下的埠凳上,欣赏着满塘的荷花,那垂在水面上柳枝间觅食的游鱼也常常不甘寂寞,不时翻出浪花来。我有时也会拿来鱼竿,作太公之钓,不过,我的钩可是弯的。我也常常会和小时候一样下到塘中,挖出那又白又脆的银簪,以饱口腹之欲。那初夏的嫩藕,白玉似的,是又脆又甜,就连那有些烦人的白丝,也是令人回味。我坐在那埠凳上,远处有山,近处有水,天上有白云,也算的上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了吧。        只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当九月来临时,我的快乐时光也就结束了。几年后,我们家就搬离了那里。我们走后,邻居家也搬走了。那里又复归了农田。多年后,我又专程去了一趟那里,除了一塘残荷,啥都没有了。

挟山冲植物不认得

流金 09-10 20:51 阅读 1455 回复 2
在钟祥这个大游园里,处处都有不认识的植物,没见过的景色。大周末的,带了中午食物就转悠去了。说是要去石门水库爬山,觉着爬了多次,就向南转弯,歪歪斜斜到达以往去过的位置。山里朋友在路边摆满了篮子,有些似红似黄的菌类装满箩筐,城里的贩子们挑拣着。夫人说七八块一斤呢,我也不认识,不知道怎么做,也不敢买。孩子认识,说是好东西,就买了一斤多。看着挎着篮子的,看看大山,觉着山里好东西多,自己也去碰碰运气。遇到一个进山的口子就开了进去。果然,人们就在这个位置采摘。孩子说不和他们争,往里开,只要有松林,就会有这东西。一直开开了很久。一直到觉着是新开的路了,孩子说,是拖木料新拓展的路,就转弯,反转回来。到达这个叫钟祥市挟山冲这个游园,停了下来,填饱肚子。也就有了留下记忆的机会。这株野草我觉着像是野韭菜葶子开的花,问孩子们,都说不认识。不认识也就不认识吧。就回转,到达一个似乎可以采摘这种蘑菇的位置。不过,大人们去采摘,一两岁的小孙子自然是我的陪伴。我们在山路上荡来荡去,看着路东沟沟那边的人家,鼓捣着顺口溜,也是其乐融融。弯弯月亮小小船爷爷奶奶船里边爷爷打鱼源源看一看看到日落山问他,他说是我看。哎呀,别看小,怪牛劲呢!和他晃悠,就是在山遮的阴凉的这段路。要越界,告诉他,爷爷怕热,爷爷保护源源,源源保护爷爷。我保护爷爷。说是有爷爷不认识的东西,照下来,就玩自己的。也就有了这个不认识的东西。长在一棵松树离根部不远的位置。菌类绝对没问题,也许正是孩子爬山上去踩的东西。挟山冲植物不认得,可是那里的人却好得不得了。说是走错路了,本来是想怀怀旧的。就到了这个位置。好多年了还能叫出孩子的名字。说着我不知道但是孩子们亲热的话,孙辈们当然更高兴,有大公鸡啊。还有一大群鹅。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可惜没有留下印记。不过,留有特殊记号,记着到过这里。树的根部倒了这些东西,干什么呢?

学会许愿

流金 09-04 11:47 阅读 2794 回复 7
学会许愿 许愿,其实就是一种来自心底的向往和某种需求!我们不仅要学会许愿,更要学会行愿! 佛曰: 你种什么因,就会得什么果,也即是善恶之因,善恶之果! 你心里装着什么,你就会看到什么!前方有美丽的风景,你欲意欣赏,就必须接受路途的颠簸,就必须接受风、雨、雷、电!就必须放下你心中满满的"尘土" 有人说,人生只有四天,那就是春天,夏天,秋天,冬天;有人说,人生只有三天,那就是昨天,今天,明天;有人说,人生只有两天,那就是白天,夜天;我看人生只有一天,那就是你生命中的每一天!那就是三万天,三万年也只是在那朝夕之间! 春天的花开,夏天的精彩,秋天的缅怀,冬天的无奈,其实,春夏秋冬都有青春的繁华,你无须迟迟等待,也不要徘徊,更不要把美好掩埋,因为四季分明充满了情和爱! 昨天己经过去了,今天还要继续,明天也不知会发生一些什么!我们何必犹豫、疑虑,何必觅求不自在,该去的总会离去,该来的一定会到来,结局的好坏,就是看你如何来对待! 来世也好,极乐世界也好,不如生命的美好,不如当下美好! 面对日月天地,万物众生,如果你许了善,放下了恶,"以小我而成就大我"!生命中的每一天就会开放香气馥郁的花朵! 说到此,你学会许愿了吗? 写于2021年初秋
正在努力加载...
提示
请使用手机APP发布,去快速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