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面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谁见过这硬币

2017-02-13阅读 6638收藏
回复4
回复15
回复18
回复6
转帖崇拜他们.和崇拜一条野狗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你还看不到他们是如此的愚昧和低能,那你对古玩如雾里看花,望而怯步。“向真理跪拜?还是向迂腐的尸体跪拜?”要伪善的道德?还是要人类的真理?当伪善的道德要你向一件迂腐的尸体跪拜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身边的儿童和正义。当真理要你鞭挞大师尸体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道德的虚伪。耶稣鞭挞自己的尸体来感化世人,我们是否应该鞭挞庸才的尸体来拯救艺术?
2009年9月份,我们心高彩烈地来到《华豫之门》带来一件铁佛像,让鉴定专家王立军给鉴定。当时王立军肯定的说是宋代铁佛,佛身涂的是朱砂与镏金,我们问他市场价值,他说:“四—五万元,好好收藏吧,还有增值的空间。”我们很兴奋!从此进超级忽悠空间。 经过一年的时间,我让藏友们都交流的看了一看。说法不一,让我心里很不愉快。我的朋友说;人家掏了你的腰包,忽悠你,你还把人家俸为神明,尊崇有加。王立军鉴定是否有谱?我说没问题!你最好把此佛请到《华豫之门》重新新鉴定,《华豫之门》只讲金钱利益,而不讲道德,很有可能把原来的定论推翻,我说绝对不会有这种亵渎文化定论。朋友说,那你就把它请到《华豫之门》,评定一下市场价格,是否增值?这样两次鉴定结果都一样,对你收藏之路也是一个充分的总结。我在朋友的劝说之下,和朋友一起去《华豫之门》,得出一个结论。 2010年9月25日,我们到达了《华豫之门》。下午领到号是五组五号,9月26号下午3点后海选。中午我和朋友吃饭,朋友说,今天鉴宝会上到处都有藏友乱骂,来到《华豫之门》是一场骗局,看到有的藏友带瓷器来《华豫之门》鉴定,第二次鉴定结果和第一样不相符。第一次鉴定的结果被毛晓沪鉴定为明代,估价几万元。此藏友今年开春去北京送拍。保利、嘉德、荣宝斋等著名拍卖公司。送拍的结果,都说不到代。也拿到古玩市场,都不看好。这次来《华豫之门》让毛晓沪重新鉴定,又变成高仿品。这种无人性的结果,不会在我们的头上落下个炸弹吧!我说赶紧吃饭,这种事不可能的,也许是个别藏友歪曲事实无事生非。 下午在《华豫之门》一片混乱,海选活动正进行。此时已发了13组号,藏友已达3000多人,我们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了四楼会议室,在会议室已坐了几百人藏友,就听到鉴宝台上毛晓沪带着话筒,大声的叫喊着,先把票给我,你的呢?你给了没有?现代的、仿的、民国的。快点下一个、下一个等。让人听了很不愉快。我们坐在台下等着叫号。并计算了一下,毛晓沪鉴定瓷器的速度为平均4至7秒一件(每张票给专家回扣25元),太神速了中国之最。 一个小时后。轮到我们带着藏品上台让专家鉴定,让人恶心的戏剧开始了。“你好!王立军老师。请你给鉴定一下佛像。”王立军把佛像上下看了一看说:“佛像身上刷的是大漆,清代的。”我们当时听后火冒三丈,马上直问王立军:“你去年9月份给此佛鉴定为宋代佛,佛像身上的是朱砂与镏金。 为什么现在鉴定为清代佛,佛像身上刷的是大漆?”他马上说:“那你们为什么有拿来鉴定。”我们很气愤地说:“拿来看一看增值了吗?请你在好好看一看。”王立军马上说;“佛像底封着看不出是什么材料的佛像,定年代有点问题。”听了这句话我们十分愤怒,这是什么铜铁不会的狗屁专家,佛像的底部,边缘很明显露出铁色,小孩都能看出来是铜和铁。我们就和他争辩,告诉他是铁佛。此时他像狗一样的接着忽悠说,那就让旁边的贾文忠老师,给你们鉴定吧。这时我们与王立军为此佛争辩了半个多小时,得到了就这么个狗屁结果无法理解。当时贾文忠不在台上,佛像就放在王立军面前。等了半个多小时后,贾文忠回到台上,王立军说:“贾老师,你给鉴定一下这个佛像吧。”贾文忠把此佛拿着手里上下看了看,十分坚定的说:“此佛是新仿的,是铁佛。” 当时我们十分气愤,想到华豫之门就是纯粹骗局,为钱不为德。这时候我们在台上已争辩了一个多小时,结果是从宋—-清—-新仿。无可奈何,赶紧离开纯粹忽悠的会场吧。王与贾谁对谁错,天知道,在我们离开海选会场时,在楼梯口见到了王立军这个庸才狗屁专家,心术不正在抽烟,我们很鄙视地从他身边走过,真想把他打一顿,并且告诉他,你连铜铁都分辨不清,几岁智商?可笑又可悲,还在骗人,天地难容啊!!!专家的道德是伪善的,是愚昧的,伪善的和艺术联系起来是超级大骗子。(上述实话实说,如有一句假话,我们不得好死………….并请每一位藏友看后此文,请转载此文,告之天下。)
回复2

孤品!

2016-04-20阅读 3665收藏
回复18
回复10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