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后再发布主题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拉煤

文学 前天 21:54 阅读 2164 回复 20
拉煤       1970年初,文.革进行“清理阶级队伍”运动。我因为家庭出身成分不好,被清理回河南原籍老家。        我们老家地区,生活做饭烧水全靠烧煤。平顶山市是全国著名的煤城。平顶山煤矿直线距离我们馬塚村只有三十多里,我们的脚下就是煤海。这个国家大型煤矿因为‘闹革命’产量很少。我们住在煤海里却没有煤烧。我们的生活用煤需要用人力架子车到距离很远的小煤矿去拉煤。襄城县西边,距离一百五十里是临汝,临汝以北六七十里的山区有一个名叫海岩的小煤矿。我们襄城县农村的很多人,都到‘海岩’去拉煤。        有一天,村南街一队的马立来找我说:“子功叔,咱们俩到‘海岩’去拉煤吧,海岩的煤好烧。”马立五十来岁,在我们村是个很有名的‘人物’。他十分彪悍,而且非常能干。他弟兄三人,在解放前,为争夺家产马车,他把他的二弟砍死了,他为此而坐牢许多年。解放以后他继续坐牢,直到六十年代才刑满释放。他身高力大,体强彪悍,一般没有人敢和他单独出门。我过去没有见过他,只是闻其名。我比他的辈分高,所以他喊我叔。我们家这时正没有煤烧,我就同意和他一道去拉煤。        经过一天时间的准备,第二天我们俩四更天就起来。各自拉一辆架子车(湖北叫板车)就上路了。这一天,我们走了一百五十里路,天黑到临汝城。我们俩就在路边的空地上,各自睡在自己的架子车上过夜。天阴得很重,到后半夜,开始下起了小蒙蒙雨。我们俩睡不成了。这时天还早得很,黑沉沉的,我们拉上架子车,冒着小蒙蒙雨就又上路了。出了临汝城向西走了十多里,天慢慢亮了。我们离开去洛阳的公路,走在向北的石子公路上。公路一直在上坡。因为公路很直,往前看,好像公路通到天上去了。雨越下越大了,我们冒着大雨不顾一切地一直往前走。我们走到山口转弯处,发现路边有个小山洞,我们就钻进去避雨。避了一会雨,看看雨没有变小的迹象,没有办法,我们就继续冒着雨走。这样冒雨走了几十里,终于到了海岩煤矿。        大雨哗哗地下着,来这里拉煤的人都躲在房子底下躲雨。马立说:“子功叔,咱们装吧。”我是第一次拉煤,什么也不懂,只有听他的。我说;“好。”我们就去装煤。他装一千斤,我也装了一千斤。煤矿在半山腰上,一出煤矿就是一个很陡的下大坡的土路,泥水在坎坷的下坡路上流淌着。装了煤的重车下这种陡坡是很危险的。即使是好晴天,下大坡,一般都是一辆架子车由几个人帮着下坡。可是,马立却自己一个人驾着架子车就在这泥水路上开始下坡了。我看他一个人驾着车在前边下坡了,我不知问题的严重性,凭着年轻力壮,也一个人驾着车跟在后边下坡了。这是很危险的,在这泥泞的陡坡上,万一扛不住这千把斤重载的架子车,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我用两只胳膊用尽全力往上抬架子车的双车把,使车架后面的木架拉地,起到刹车作用,一步一步地往下挪……。经过一番奋力拼搏,我们终于下到石子公路上。        出山全是上山的陡坡,我们人力拉重载架子车,没有牲口帮着拉是出不去的。当地的人为了赚一点钱,就牵着驴、牛来帮助架子车拉坡。平常在好天气的时候,帮助拉一辆架子车出山,要收三元钱,今天下雨,他们要五元钱。雨哗哗地下着,路上的架子车不多。我们在雨路上拉着车走。拉坡的人们躲在房檐下对着我们喊:“挂不挂?”我们问:“多少钱?”他们说:“五元!”我们嫌要的钱多,说;“不挂!”问了几个都是少五元不干。我俩在雨地里吃力地拉着架子车走。走着走着,对面过来一个老头和一个小孩,披着蓑衣,各人牵着一头小牛。我们和老头经过商量,挂一辆车三元钱另外再加两个馍,当时生活都很困难,老头同意了。我们分别把牛套挂上架子车,我们拉着车,这一老一小赶着牛在前边拖着我们的架子车开始上坡了。经过个把钟头的拼搏,我们终于把煤车拉到出山的坡顶上。到位置了,我们要付钱和馍。我付了三元钱又给他拿出两个红薯面的硬黑蛋馍,老头嫌我的馍不好。我说:“大伯,你看我下这么大的力还吃这馍。我的生活困难,您就凑合着收下吧。”老头无奈收下了我的黑蛋馍。       我们冒着雨又走了二十多里,天黑拉到宋庙,住进“干店”里。所谓“干店”,就是店家在空房子的地上撒一些干草供过往的客人住宿。住店的客人自己带行李睡在撒了干草的地上。住干店的客人都是拉架子车的苦力。七十年代,河南是架子车的‘天下’。路上全是架子车,公路两边,架子车连成行在蠕动着。公路两旁不时出现挂着“加工”“干店”牌子的草棚子。“加工”就是店家提供锅灶,把拉车人带的干粮煮一煮,加工一次一角钱。今天因为下雨,这个“干店”住人很多。昏暗的煤油灯下,横七竖八睡的都是人。我们两个随便找个空地方睡下来。第二天,天晴了。我们把架子车拉到石子路上。离家还有两百里路啊!我们两个拉着一千斤煤的重车,奋力拉了两天,把煤拉回了家。        这次和马立一道出去拉煤,马立很佩服我的能干。事后,马立见人就说,子功叔铁(身体棒,能干)得很!

历史上真实的沈万三

文学 11-27 15:17 阅读 1685 回复 2
历史上真实的沈万三 沈万三确有其人。沈万三是元末明初时期的人,生于元大德十年(丙午)正月。就是公元1306年2月。沈万三名富,字仲荣。万三者,万户之中的三秀,巨富的称号。他的祖籍是湖州南浔,其父沈祐由祖籍迁徙到苏州长洲东蔡村,即现在的昆山周庄东垞。周庄在沈万三的影响下,成了江南的名镇。‘镇为泽国,四面环水。’河流从镇中穿过。‘咫尺往来,皆须舟楫。’充满了诗情画意。 沈万三曾是大海商。元朝时,海运相当发达。沈万三靠海运、海商发了大财。‘资巨万万,田产遍于天下。’‘广辟田宅,富累金玉。’沈万三生有五子四女。五个儿子是沈金、沈茂、沈旺、沈春鸿和沈香保。沈万三尝能‘推恩以周急难,乡人以长者居之’。沈万三能够为桑梓乡里做好事、善事,乐于帮助乡亲排忧解难,当地的百姓对沈万三是很崇敬拥护的。 元朝末年,朱元璋起义推翻元朝。在打天下统一建国的过程中,攻打苏州时,遇到顽强的抵抗。苏州守将张士诚,在当地以沈万三为首的富户资助下,固守苏州八个月之久。朱元璋为攻苏州事,十分恼怒。苏州城破之后,朱元璋对苏州富户十分憎恨,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报复苏州的富户。 沈万三为求自保,破财消灾,想尽办法给新建立的明王朝捐款。洪武六年,朱元璋修筑南京城。沈万三向朝廷提出,愿承担修城工程的三分之一。这是很不简单的。朝廷修南京城,单是造砖,就涉及一部(工部)、三卫(驻军卫所)、五省、二十八府、一百一十八个县,另有三个镇。而沈万三一人便负责从南京洪武门到水西门二、三十里的城墙,而且先于朝廷之前完工。 沈万三为国家捐助修筑城墙之后,想一鼓作气再为朝廷捐助钱财。他向朝廷提出他愿出巨资犒劳三军将士,每一军士发给一两白银。他这个‘马屁’一下拍到‘马蹄子’上。军队是统治者最敏感的神经。朱元璋大怒:“匹夫犒劳天下之军,乱民也,宜诛之!”沈万三立刻被捉拿下狱。苏州百姓,四乡民众,聚结万民为沈万三请愿求情。马皇后劝朱元璋道:“不祥之民,天将灭之,陛下何诛焉。”这样,朱元璋才免沈万三一死,把沈万三罚没家产发配云南。后沈万三客死他乡,死时六十多岁。 沈万三死了。通过这一事件,他的家族和庞大的家业受到巨大的冲击。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的家族仍然是苏州当地的名门望族。沈万三家族的彻底覆灭,是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的‘蓝玉事件’造成的。 蓝玉是开平王常遇春的妻弟。常遇春是朱元璋打天下的左膀右臂。蓝玉曾跟随常遇春为朱元璋打天下战场拼杀,立有大功。朱元璋登基以后,封蓝玉为‘凉国公’。 沈家想在朝廷有个靠山,就想结交蓝玉。有一个名叫王行的教书先生,曾经在蓝玉家两次坐馆教书,也在沈家两次坐馆教书。沈家通过王行的关系,和蓝玉家有了联系。 苏州同里镇有一陈姓家族,陈某在朝廷做官。陈某有一个弱智的儿子,娶妻梁氏。梁氏是大家闺秀,当地有名的美女,美貌超群,文才出众。沈万三的招赘女婿顾学文仰慕梁氏,以看戏为名多次到同里镇,他的船就停在梁氏的楼下。时间长了,顾学文和梁氏有了接触。顾学文喜梁氏的美貌,梁氏喜顾学文的一表人才,两人日久生情。一日,顾学文让酒友请梁氏的弱智丈夫赴宴喝酒,顾学文趁机和梁氏成就‘好事’。往后,顾学文通过一个老妪与梁氏书信来往,‘好事’不断。 陈姓弱智儿的大伯,就是在京城做官的陈某的大哥,绰号‘陈缩头’。他们的这些‘情事’,被‘陈缩头’得知,非常气愤。陈某的大哥‘陈缩头’买通梁氏的丫鬟,寻找梁氏和顾学文私通的证据。顾学文给梁氏的书信,梁氏把它卷成纸卷燃火点灯用。丫鬟把点燃剩下的纸卷偷出交于陈某的大哥‘陈缩头’。‘陈缩头’到京城找到陈某商议。陈某说:“单凭这残缺的书信,还不足以至他们于死地,且等机会再说。” 蓝玉被封‘凉国公’后,恃功自傲。他广蓄庄奴,欺凌百姓,无恶不作,天怒人怨。蓝玉终于被人参上朝堂。朱元璋本来就担心这些功臣‘尾大不掉’,现在蓝玉激起民愤,正好借此除掉蓝玉。于是就定蓝玉‘谋叛’大罪,抄家灭门。蓝玉事发以后,陈某向朝廷举报,沈家顾学文与蓝玉是同谋。这样沈家被牵连进‘蓝玉案’。顾学文被抓,经过三审六问,经受各种酷刑折磨,顾学文最终经受不起残酷大刑,招供与蓝玉有共谋。顾学文在被逼迫下,乱咬牵连很多人。沈家也被判抄家灭门。梁氏被其父逼迫,自缢身亡。据史记载,此蓝玉案从洪武二十六年一直延续到洪武三十一年,受牵连的人有一万五千人之多。 沈家经过蓝玉案,自此彻底覆亡。

寻找春天

文学 11-27 14:29 阅读 671 回复 1

正在努力加载...
提示
请使用手机APP发布,去快速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