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李鸿章母亲的故事

文学 昨天 07:14 阅读 1490 回复 7
0
    李鸿章的爷爷是安徽合肥的农民,家有几十亩薄田,可算有产。李爷爷还会些医术,行医治病,因此日子较平常农家好过。
    一年冬天,李爷爷行医回家,听到路边有婴儿哭泣,李爷爷动了恻隐之心,回过头一看究竟。弃婴是个女婴,正在出天花,那年代是要命的病,而且会传染。李爷爷宅心仁厚,把弃婴抱回家,治好了她的天花,并决心留下养大。
    这女孩正是李鸿章的母亲。
    也不知父母是谁,女孩就随李家姓李。女孩知道自己是捡来的,小小年纪就只知道干活,由于没有母亲,也没人给她缠足,十几岁了,长着一双天足,而且出天花落下麻脸,非常丑陋。这样的女子很难嫁人,李家并没嫌弃,还是把她留在家里。左邻右舍都笑话这个长一脸麻子和一双大脚的女孩,但女孩并不放在心里,只知道干活。
    又是一年冬天,女孩太累了,倒在灶堂口睡着了,李家的男孩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了女孩身上,这一幕让李鸿章的爷爷看到了,李爷爷当下有了想法。
    等两个孩子到了适婚年龄,李爷爷作主让儿子和女孩成亲了。谁也没料到,这一决定彻底改变了李家的命运,让李家从此富贵无比。
    “好女人旺三代。”李鸿章的母亲旺家、旺夫,李家的改变从这场婚事之后一一应验。李家的儿子李文安天资平平,8岁开始读书,到了13岁,同龄人考上秀才了,他才读完四书和毛诗,连年考试,年年不中。娶了李氏之后,突然一路顺风,21岁中秀才,33岁中举人,37岁考上了进士,到刑部任职后,仕途一路顺畅。
    李鸿章的母亲一口气为李家生了六男二女,六男即李瀚章、李鸿章、李鹤章、李蕴章、李凤章、李昭庆兄弟。李家开枝从此散叶、人丁兴旺。
    李文安考中进士,外出做官,李鸿章母亲承担了全部家族重担。她操持家务、下田干活,都是一把好手,家中一切事务皆由她“尺布寸缕,拮据经营”。教育子女的重担自然落在李母身上,良好的言传身教对孩子们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这位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李母,虽然没读过书,但非常有智慧,不断告诫子女水满则溢、月满则亏的道理,告诫子女人低调谨慎、勤勉躬谦,显示了“福人”的真功夫。
    她把6个儿子全部培养成才,李家出了2个总督,4个一品大夫。两个女儿,大女儿嫁记名提督、同县张绍棠,二女儿嫁江苏候补知府、同县费日启,都嫁得十分风光。6个儿子全部培养成才,这在中国近代史上,除了梁启超(把9个子女全部培养成才)能和她的家教相媲美外,似乎不多。
    有一年总督“换防”,李鸿章从湖广总督北调京畿,任直隶总督,留下的湖广总督职位恰好由他的哥哥李瀚章接任。李母住在儿子李鸿章的湖广总督署内,走了一个总督是她儿子,新来一个总督还是她的儿子,总督换了,总督的母亲还是原来的。总督府衙役们说:“走了个李总督,来了个李总督,原来的总督叫老太太娘,新来的总督还叫老太太娘,总督换了,总督娘不换。”其福份真是人人仰之,无以复加。
    此后两个总督又有过几次这样的“换防”,老太太仍是“他们换他们的防,不关我事”。
    李家门庭荣耀,儿子女婿比赛升迁,周围人羡慕不已。
    李老太太前半生操持家务,抚养孩子,非常辛劳,养出好儿女,这让她晚年的福气深厚,享尽荣华富贵,屡受皇恩。75岁生日的时候,光绪皇帝专门颁布褒奖谕旨,谕旨大意是说:直隶总督大学士李鸿章和湖广总督李瀚章的母亲已经快80高寿了,特意施与她恩惠,赏赐她皇帝亲笔题写的“松筠益寿”的匾额一面,三个紫檀,镶有玉的如意一柄,两匹大卷的旗袍布料,还有大卷的八丝缎袍布料两匹。
    1882年,李太太以83岁高龄去世,光绪帝给了许多赏赐和荣誉,又下了一道谕旨,让沿途官员妥善照料。装灵柩的大船从汉口顺江而下,一路上所有官员都跪拜送行,以表敬重。
    “家贫思良妻,国乱思良臣。”
    “年少不懂李鸿章,如今方知真中堂。”
    李鸿章、李瀚章兄弟都去世几年后,清朝又追封李鸿章的母亲为一品夫人,晋封为一品伯夫人,晋赠一品侯夫人。
    说明清庭仍怀念着她,感情是真挚的。0
《不要期望过高》

1️⃣对老伴不要期望过高,你老了,她也老了,照顾得好,要高兴要感谢; 不到之处,不去挑剔,自己动手,拾遗补缺,不要依赖,更不要生气和抱怨。想吃什么,自己可以去买,尤其要学会一些基本的做饭技能,至少,特殊情况下能吃上饭。

2️⃣对子女不要期望过高,更不可苛求。不要把让儿女为自己养老规划在意愿之内。他们孝敬更好,但自己一定要有打算。
不要苛求他们做这做那,给他们留下难侍候的印象。经济上要量力,要体量他们也将步入中年,不要还像孩提时代对他们指手画脚。

3️⃣对组织、对单位不要期望过高。巳经退休了,拿着社保的养老金,就已经很好了,再有新的关照就是惊喜,值得感恩了。

4️⃣对朋友不要期望过高。怀着纯真质朴之情交友,不图回报,只求带来好心情,带来友谊,带来愉悦,稳定情绪提高抗衰老能量。有回报是惊喜,无回报也不会去想那回事。

5️⃣对社会也不要期望过高。一是,毕竟现在社会稳定,整体上都富裕了。再想想那些动乱国家的苦难,我们已经非常幸福了!即使是低保户的生活水平,也高于五六十年前中等以上生活水平。这样一个大国想要社会上一点事没有,可能吗?
二是,每天出门办事购物,高高兴兴出门,快快乐乐回来,就是幸福的一天。成年累月与方方面面的人交往,不可能都是笑脸,公交车上也不可能都让座,人人都不容易,谁都有个不顺心的时候,只要记住 “理解万岁” 就可以了。

6️⃣对身体不要期望过高。现有一说: “小病是福”. 小病类似黄灯,可以让你警惕起来——要注意关照自己了。
期望过高,还可能引发过度治疗、过度锻炼、过度进补。这样你的心就累了。心一累,结果会适得其反。想一点病没有,想保健得像小伙子一样,可能吗?还是把小病当作朋友,友好相处为妥。
作者:林清平 ·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有两位熟人,都曾经是当官的。一位爬到正处,一位官至副厅。退休之后,处干门前冷落,风光不再;厅官门庭若市,犹胜从前。同在一个官场,结局何以如此大异?

这位处干大人为官几十年练就四副面孔:一副笑脸是为上级准备的;一副假脸用来敷衍同道;一副冷脸摆给自己的下属。剩下的则是一副“吊眼狼”般的凶脸,那是专门给平头百姓看的。此公每天在这四副面孔之间变来变去,官味越变越浓,人味越变越少。

那位厅官在台上的这些年,无论身处什么位置,始终固守的则是四颗心:对上有尊敬心,对下有平等心;做事凭良心,做人得众心。身在官场几十年,此公不仅做好了自己的分内事,而且在官场民间均获得了好口碑。

有一天,这两位退休官员偶然相遇,处干向厅官请教:“我俩一样从官场退休,你退休后朋友依然前呼后拥,我退休后怎么就连找个说说话的人都难?”厅官一笑:“因为我很早就知道,官位不过就是件演出服,迟早要脱掉的。”

见处干有些不解,厅官进一步解释道:“老兄,官场一如戏台,你方唱罢我登场,我们都是演员,虽然演好戏是我们的本分。但永远都不要忘记,自己也仅仅就是一个演员而已,不要因为演了帝王将相,就以为自己是帝王将相,自觉不自觉地在台下的观众面前显出高人一等的傲慢。”

处干似有所悟,厅官话题继续:“演员一在观众面前表现出傲慢就无可救药了,要么他们喝你倒彩轰你下台,要么等你脱下演出服时,远离你,远远地欣赏你的寂寞与孤独。”

“老伙计,再恋戏台的演员都有脱下演出服的一天。”厅官拍拍处干的肩膀:“脱下之后,观众还认不认你,拿你不拿你当朋友,完全取决于你在台上的表现哟。”

千评曰:为官者当引此为戒,千万别一穿上演出服就彻头彻尾地忘记了自己是谁。官场只是你人生的一部分,有时间去练那些不同的面孔,不如守护好自己的一颗平常心,等你离开官场,走下戏台之后,也好有一处安妥灵魂的地方。
佳作推荐:老铁匠与紫沙壶的故事

    古镇的老街上有一铁匠铺,铺里住着一位老铁匠。由于没人再需要订制铁器,他在铺里改卖铁锅、斧头和拴小狗的链子。人坐在门内,货物摆在门外,不吆喝,不还价,晚上也不收摊。生意也没有好坏之说,每天的收入正够他吃饭和喝茶。
 当你经过老铁匠的门口,总会看到他在竹椅上乐呵呵地躺着,手里是一部收音机,身旁的小木桌上放着一把紫砂壶。
 一天,一位文物商人从老街上经过,偶然看到老铁匠身旁的那把紫砂壶,仔细鉴玩之下,认定此乃清代一位名家亲手所作。
 商人惊喜不已,欲以十万元的价格买下它。老铁匠先是一惊,后又拒绝了,因为这把壶是他爷爷留下的,他们祖孙三代打铁时都喝这把壶里的水,他们的汗也都来自这把壶。
 壶虽没卖,但商人走后,老铁匠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了。
    这把壶他用了近六十年,并且一直以为是把普普通通的壶,现在竟有人要以十万元的价钱买下它。
 过去他躺在椅子上喝水,都是闭着眼睛把壶放在小桌上,现在只要听到响声,他就要坐起来看壶是否还安在。
    这让他很不舒服。
    更难以容忍的是,当镇上的知道他有一把昂贵的古董茶壶后,纷纷上门索问还有没有其他的宝贝,有的甚至开始向他借钱,更有甚者悄悄潜入门来“寻宝”。
     儿女们也在想分点宝贝的遗產钱财....
    老铁匠的生活被彻底打乱了。
 当那位文物商人带着二十万元现金,第二次登门的时候,老铁匠再也坐不住了。
    他招来一众邻居,拿起铁锤,当着众人的面把那把紫砂壶砸了个粉碎。
 接下来,日子渐渐回复平静,老铁匠依旧在卖铁锅、斧头和拴小狗的链子。
    每天躺在竹椅上,听着收音机,用搪瓷杯喝着茶水,据说他现在已经活过了一百岁……
  
 对于这个故事,最惊心动魄处,莫过于老铁匠举起铁锤的那一砸,随后洒落一地的,不只是一堆碎片,也不只是一叠钞票,而是无尽的欲望、贪婪和痴迷。
    所谓知足者常乐,某些时候,能守住平静方能守住快乐。
    “老铁匠与紫沙壶的故事”。通过故事主人公由平淡生活到痛苦纠结,再到痛下决心之后回归平淡生活的经历描述,揭示了一种生活智慧。
    用两句诗来形容就是:
    不为浮云遮望眼,
    平平淡淡度余生。
    亦如一同类故事的顺口溜所说:
    铁甲将军夜渡关,
    朝臣待漏五更寒;
    山寺日高僧未起,
    算来名利不如闲。
    这种智慧,算是一种人生的大彻大悟吧?
    这种晚年生活的价值取向与活法,确实值得你我老友参考……
1
    喊了一百多年的“日本鬼子”和“小鬼子”,却很少有人知道其由来:暗藏着大智慧!
    很少有人会去思考“日本鬼子”和“小鬼子”这个称呼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当时在甲午中日战争后举行了记者会,在记者会上日本人想要嘲讽中国人,用什么方法嘲讽中国人比较好呢?那就是用中国人最擅长的汉字,于是日本人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中国对联报上来,让中国人当场对出下联,如果对不出的话,那么势必会遭到日本的讽刺。只见这副对联的上联是:“骑奇马,张长弓,琴瑟琵琶,八大王,并肩居头上,单戈独战!”。
    大家仔细看这幅对联的话,就会发现这幅对联其实真的不简单:“骑奇马,张长弓,”这两小段都是第一个字本身加上拆开来的两个字组成;而“琴瑟琵琶”这四个字也正对应了其后半部分“八大王,并肩居头上,单戈独战!”。
    日本人出的这个对联,大意就是:自己骑着快马,拿长弓,兵强马壮,以此来炫耀自己威胁中国,并以“八大王”暗喻八国联军曾侵占北京的历史来嘲讽中国。
    想要当场对出这幅对联,真的是不简单。
    而当日本人洋洋得意之际,以为中国没有人能够对出这幅对联的下联时,当时一位负责谈判的清朝大臣让人拿来纸墨写出了下联:“倭委人,袭龙衣,魑魅魍魉,四小鬼,屈膝跪身旁,合手擒拿!”。
    看这个下联,真的是神来之笔,每个小段都纷纷对应上了日军的上联:
    “倭委人,袭龙衣”对应“骑奇马,张长弓”;
    “魑魅魍魉”对应“琴瑟琵琶”;
    “四小鬼,屈膝跪身旁,合手擒拿”对应“八大王,并肩居头上,单戈独战”。
    而且还嘲讽了日本人一番,下联大意就是:日本小人抢去龙袍,也只不过是个小鬼而已,还不赶快下跪认错。
    可谓是段段对仗,字字诛心。引得当时在场的人无不拍手叫好,也让日本人明白了中华文化有多么博大精深,岂是半路出家就能精通?
    之后,当时的中国人不再称呼日本人为倭寇,而是称为“鬼子”,这种称呼一直延续至今。
    但是如今的人们只知道“鬼子”是一个中国对日本侵略者蔑视的词语,却不知道蕴藏了中国古人的智慧及中国人民不屈的意志。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样的情景也许只有在松林山下的莫愁村里才可以看到。选一个晴天,在早晨阳光的轻抚下,沿一条小巷慢慢地独行,一种暌违久矣的幽静诗意会扑面而来。苔痕上阶绿,木制门槛被岁月打磨出凝练的柔光,古铜色的门环则流淌着岁月的痕迹。不必惊动这里的每一寸光阴,只须静静地从它们身边走过,也不必让喧哗的心事惊碎这难得的宁静,只要任微风拂过,任阳光洒落,于无声中看时光老去,看红颜渐逝。

      二千多年来,围绕风景名胜莫愁村、莫愁湖、莫愁渡以及《阳春白雪》和阳春台、白雪楼等,在古郢荆楚,流淌着很多美丽哀怨的故事。

      莫愁女,名为莫愁,是战国末期楚国歌舞家,湖北钟祥人,生于公元前3世纪前后,貌美如仙,爱好歌舞。十六七岁时被楚顷襄王征进宫作了歌舞姬女。由此,民间歌舞走进了楚王宫廷。在楚王宫,她与屈原、宋玉、景差结识,歌舞技艺日益精湛。后将古传高曲融屈原、宋玉的骚、赋和楚辞乐声,并使得《阳春白雪》《下里巴人》《采薇歌》《阳阿》《麦秀歌》等楚辞和民间乐诗入歌。其中,《阳春白雪》成为千古绝唱,对后世的乐赋入歌传唱产生了深远影响。后因未婚夫放逐三吴扬州而投汉江,不知所终。

      最早的古乐府诗《莫愁乐》其中一首这样写道,“莫愁在何处?莫愁石城西。艇子打两桨,催送莫愁来。”寥寥数语,便使人依稀见到一位身姿翩然的多情少女。

      在古郢荆楚,还流传着这样哀婉的民谣,“汉江紧贴石城流,石城高压汉江楼,石城湖上美人居,桃花片片诵莫愁”,宋诗里也有写莫愁村的诗:“ 纷纷花雨暗江头,隔岸烟村唤莫愁。 艇子只今谁是主,方知身世是虚舟”(张适正)。今天,历史的古村风月已然不在,但莫愁村里的古居旧巷,却隐约透露着古村执拗的骄傲和文脉的延伸,汉语的美感即在于遐想空间的无限扩展,而莫愁村这三个字,早已穿透历史的拘谨,从桃花片片的古村里飞出,落在古朴巷口的青石和柔软的阳光里,落在莫愁古村的美好遐想中。

      荆楚多诗情,地名当然都会透着令人怦然心动的文化灵气和画面感。

      在莫愁村漫步,不经意间便可触摸到斑驳的岁月和丰厚的文化气息。各种名木古树郁郁葱葱,绿影婆娑,鸟鸣不断。相比江南的古镇,这里恬静幽雅,每家小店都岁月静好。店主往往是一团和气待人,仿佛千年传说的从容早已浸入血脉。他们说出来的话总是妙语连珠,随手拈来就是一串典故。

      他们对于美食有着格外执着的追求,各种造型各异的美食摆在自己的门前。焦切、寸金、金麻果、圈子粑粑、盘龙菜、葛粉饼,既家常,又精致,足可唤醒外出游子童年的记忆,点燃枯寂已久的味蕾。细数下来,这里竟囊括有超过100种特色风味小吃、50家非物质文化饮食老店、20位民间小吃传承大家、10大传统老式作坊,一路走来,带给你果腹之上的快乐体验。

      莫愁村依山而建,一边是农田,一边是山坡,是实践“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起乡愁”的典范。春夏之初,满眼都是油菜花,一片片的金黄灿如云锦;盛夏时节,湿地里就是满田的带露荷叶,娇艳的荷花临水而立,游客嬉戏于地头,美女畅游于莲间。入秋后,含黛的远山由绿变黄,层林浸染出涟漪一般的五彩,田地里随处都是丰收的景象。

      就整体建筑而言,莫愁村给人的感觉,仿佛一艘在旧时光里缓行的老船。清溪绕村,垂柳拂岸,粉墙黛瓦,恍然有一种时空的穿越感,但也隐隐有种逝去的迷惘:荷叶包着的熟菱角、挑担卖着的豆腐脑、清真店里的鞋底锅盔、大爷大妈的针头线脑和电影明星的照片箱,儿时的记忆渐行渐远,怀旧的形式里充盈着商业的繁荣。

      这里不要门票,停车免费,正面墙上和正街的墙头上都题着四个大字:“天地良心”,正是莫愁村的点睛之笔,符合钟祥人的经商特点,更切合钟祥文化的深厚内涵。钟祥人老实厚道,做生意从不耍滑讨巧,但是要把莫愁村建成湖北民俗民艺第一村,湖北的“周庄”、荆门的丽江,依目前的规模和内涵来看,主打乡愁怀旧文化的莫愁村,需要提升自我的努力空间还很大。

      在莫愁村一个幽深的巷子里,当地一个著名的女诗人开了一个工作室,不远处还有一条文艺长廊,我想这或许是莫愁村的一个亮点,为莫愁村增添了诗的底蕴,投资的企业要发展,商业运作当然不可避免,但是千万不能缺失当地文化的核心和岁月沉淀的气息,聪明的投资商或许已经看到了这一点。

      眼下,建造民俗村的确是一种时髦,但是大多千篇一律,难脱俗套,比较成功的有河南开封的清明上河园:金水门保卫战、岳飞枪挑小梁王、王员外招亲、武大郎烧饼店、王婆茶馆、快活林酒店,游客有选择地参与互动,玩一天都不会累,晚上还能看梦回大宋的实景演出,使景区成为塑造华夏文化自信的载体和基石。相比之下,钟祥莫愁村的建设离国家5A级景区还有很长的距离,前路漫漫,希望家乡的莫愁能有一种后来居上的勇气。

      时间将近中午,村里的各个商铺又开始了一天的繁忙,游人开始增多,叫卖的声音不绝于耳,寂寞的小街开始亢奋,似乎与漂浮在莫愁湖畔平稳古朴的空气不相和谐,然而它却是变革中的钟祥古城的活力延伸的一部分。徘徊在莫愁村的街巷中,忽然想起钟祥的一个女诗人说过的话,“我的乡愁不是站在远方看故乡的思念,没有对着月亮怀念人或景的诗歌一样的浪漫和忧伤。我的乡愁就是直愣愣地站在这片土地上,直愣愣地看着它的变化的无力无奈和无辜。”眼前的一切,是不是就是诗人所说的变化中的无力和无奈?

      “纷纷花雨暗江头/隔岸烟村唤莫愁”,愿莫愁村能回归初心,成为岁月静好的诗意范本,成为牧歌田园的最好写真,静静地归隐在莫愁湖畔、松林山下,让岁月遗留的痕迹揉和着浓浓的乡愁,和它近旁的莫愁湖一起,成为钟祥古城一张厚重的名片。愿人们在它的长满青苔的脚印里,再次真正品读荆楚文化的悠长与厚重,那一天,钟祥的名字必将变得更加成熟而有分量。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