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古风唱和友情深(古风唱和集锦)

 

古风和唱友情深,室内挥毫不老人。
得体文章诗入画,推敲着意月进门。

 

古风对唱诗生韵,一碗新茶伴我君。
词赋三千更月叙,情到深处醉伊心。

 

几多离愁几多病,多病都因相思真。
郎君为何久不见,红颜憔悴泪无痕。

 

梅花飞雪不争春,明月赋闲诗长吟。
都说江南山水好,情钟独爱北国冰。

 

提笔赋诗情谊深,研墨挥毫万马腾。
婉辞悲怨几多恨,说是断肠碎了心。

 

人间有爱要惜珍,心底无私不染尘。
风物长宜放远看,读书万卷破迷津。

 

何事西风入柳亭,白云黄鹤渡江城。
当时明月梅花上,河汉寒星北国冰。

 

莫让夜风袭梅亭,相思亭里梦中耕。
当年红绢忘题字,今日隔屏难续情。

 

白云悬影绕长亭,青鸟飞天思远萍。
雁向南国几时归?枫燃岭上自飘零。

 

乱云飞渡过长亭,孤雁断鸿离旧城。
南疆枫红渔火点,塞外寒梅斗雪冰。

 

古风和唱友情深,一壶新茗任君品。
诗词对吟有余韵,泼墨疏狂月醉人。

 

古风和唱友情深,室内挥毫不老人。
文章得体诗如画,着意推敲智慧门。

 

寂寞无声月下静,音信全无不见君。
湖边寒风吹柳帘,独木桥横人丁零。

 

画意斑斓耀网屏,赏心悦目百花沁 。
雕出美句心飞放,唱断琴弦醉了群。

 

唱断琴弦醉了群,美酒飘香酬嘉宾。
金凤和鸣辇龙来,碧柳扬絮淑女新。

 

淑女赋诗香满屏,才子泼墨寄深情。
饱览山水无俗韵,春拂杨柳凤和鸣。

 

春拂杨柳凤和鸣,月照碧格燕留影。
为寻佳句勤翻书,文苑好友座上宾。

 

清风饮恨弄江舟,杨柳为谁欲渡人?
学海无涯苦为径,答疑解惑出迷津。

 

杨柳为谁欲渡人?几多风雨几多情。
文苑琴瑟觅知音,博客诗词有和鸣。

 

诗情画意好迷人,赏心悦目顿生情。
你唱我和真热闹,赋词泼墨有精神。

 

赋词泼墨有精神,咬问嚼字头不昏。
日暖柳营春试射,风和兰阁夜月明。

 

风和兰阁夜月明,柳暗花明又一村。
碧沼荷开看莲子,绣端凤侣结同心。

 

谁在侵夺我的情,花魂探户风来迎。
画梅于臂暗生香,成竹在胸君自品。

 

成竹在胸君自品,诗中情绵写伊人。
梅花开过香久留,天涯海角痴心等。

 

天涯海角痴心等,众里寻他无踪影。
苦把更月作知己,流水一枝独送春。

 

众里寻他无踪影,回眸一笑隔屏隐。
清风为伊消寂寞,何叹青山不生情。

 

何叹山青不生情,襄江流水静无声。
两行对句说风月,一池墨翰笔传神。

 

一池墨翰笔传神,千古风流诗书润。
今日有酒今日醉,何必望月守孤灯。

 

山登绝顶自成峰,高耸入云天然景。
人物山林画一体,笔峰难述此心情。

 

书山墨海藏深意,柳笔晋书诉衷情。
说古论今求共道,低吟浅唱诗和鸣。

 

低吟浅唱诗和鸣,早得魏碑古塔临。
若能杯水如名淡,笔出新奇到兰亭。

 

空间解禁一笑鸣,旧朋好友叙真情。
它日囚禁我方泪,今日欢颜笑相迎。

 

今日欢颜笑相迎,且凭泉石清诗吟。
一室春风生兰气,半窗明月映双影。

 

诗草长留一窗碧,红袖添香隔网屏。
紫烟袅袅随君去,空余素戋搁笔倾。

 

空余素戋搁笔倾,几许墨翰传神情。
宁当同君一杯酒,不愿苦守半盏灯。

 

不愿苦守半盏灯,怎能红袖添窦情。
篇篇素戋相思寄,页页诗行心语倾。

 

不愿苦守半盏灯,怎舍诗缘这分情。
更深漏尽和书卷,日暮春秋笔勤耕。

 

日暮春秋笔勤耕,一树独先天下春。
不与桃花争媚艳,学那梅白暗香生。

 

哥妹双醉九寨沟,鸳鸯单恋瀑布声。
红叶似火染天池,郎君如痴思佳人。

 

诗媒情缘成伴侣,高山流水是知音。
九寨喜结千年爱,旅途迢迢心相映。

 

旅途迢迢心相映,桃红一园花似锦。
春润南国金作屋,情满九寨玉为人。

对联欣赏 酒联

文学 昨天 09:28 阅读 628 回复 1

    所谓酒联,顾名思义,就是与酿酒、饮酒、用酒、酒名、酒具、酒楼等相关的对联。酒联作为中国酒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几乎与对联同时产生、发展和兴盛。

琼浆玉液名天下;闻香不禁口流涎。


三杯入腹浑身爽;一滴沾唇满口香。


风来隔壁三家醉;雨过开瓶十里香。


猛虎一杯山中醉;蛟龙两盏海底眠。


入座三杯醉者也;出门一拱歪之乎。


酒香十里春无价;醉买三杯梦也甜。

 

柳林千家醉;西凤万里香。


芳流十里外;香溢泸州城。


太白若饮五粮液;唐诗定添三百章。


竹叶杯中万里溪山闲送缘;杏花村里一帘风月独飘香。


古香古色古名实遂古意;醉地醉天醉酒莫如醉心。


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饮两杯茶去;

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再拿一壶酒来。


东不管西不管酒管(馆),兴也罢衰也罢喝罢(吧)。


开坛千里醉;上桌十里香。


美味招来天下客;酒香引出洞中仙。


登门亲尝饭菜美;过街留步闻酒香。


捧杯销倦意;把酒振精神。


勺盛九州菜;杯溶万般情。


店有佳肴,但可随心挑几样;客爱名酒,不妨就此喝一杯。


短墙披藤隔闹市;小桥流水连酒家。


华屋杂茅庐,于西子湖边别开胜景;

停桡来把盏,在刘伶庄畔应急酒仙。


人走茶不凉;客来酒尤香。


美食烹美肴美味可口;热情温热酒热气暖心。


山好好,水好好,开门一笑无烦恼;

来匆匆,去匆匆,饮酒几杯各西东。


嘻嘻哈哈喝酒;叽叽咕咕谈心。


做些鱼翅燕窝美酒,欢迎各位老爷太太;

留点残羹冷饭剩汤,养活我们大人娃娃。


酒后高歌,听一曲铁板铜琶,唱大江东去;

茶边话旧,看几许星轺露冕,从海上南来。


韩愈送穷,江淹作赋;刘伶醉酒,王桀登楼。


兴家立业,可以取则取;顺理成章,不期然而然。


翘首仰仙踪,白也仙,林也仙,苏也仙,今我买醉湖山里,非仙亦仙;
及时行乐地,春亦乐,夏亦乐,秋亦乐,冬来寻诗风雪中,不乐也乐。


春歌春酒春花烂漫;新人新事蔚然成风。


雪月梅岭开春景;灯鼓酒花闹元宵。


艾酒溢幽芳香传四海;龙舟掀巨狼气吞八荒。


东山月,西厢月,月下花前,曲曲笙歌情切切;

南岭天,北港天,天涯海角,樽樽桂酒意绵绵。


喜酒喜糖办喜事盈门喜;新郎新娘树新风满屋新。


花开连理描新样;酒饮交杯醉太平。


合家畅饮新婚酒;夫妇同饮比翼诗。


片帆从天外飞来,劈开两岸青山,好乘长风冲巨浪;
乱石自云中错落,酿得一瓯白乳,合邀明月饮高楼。


不拘乎山水之形,云阵兼山,月光兼水;
有得于酒诗之意,花酣也酒,鸟叫也诗。


借酒消愁愁更筹,抽刀断水水长流。


交不可滥,谨防良莠难辨;酒勿过量,慎止乐极生悲。


书未成名,叹尔今生空伏案;酒能丧命,劝君来世莫贪杯。


盘中餐粒粒兼辛苦,弃之可惜;杯中酒滴滴均醇美,酌量而饮。


酒欲醉人人不醉;花香袭我我自清。


上世纪七十年代,从三龙山这个穷乡僻壤的小乡村,走出来三个年青人。
    张彩蓉,一身知青打扮,有一双扑闪扑闪会说话的大眼睛,特别招人喜爱。她被安排在乡农技站工作。
    郭红中,是一个非常敦实的小伙子。他父母早亡,只有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哥哥,是个哑巴。他被安排在乡磷肥厂上班。
    赵成,是一个非常机灵的年青人。懂得农业机械,无师自通,可以把拖拉机开得满地里跑,他被安排在乡农机站工作。
    张彩蓉和赵成性格活泼,彼此交往甚多,互生爱恋,早已暗定终身。但是,由于郭红中是个孤儿,民政部门对他特别关爱,当时的民政主任有意撮合他俩。政府关心孤儿无可厚非,张彩蓉听党的话,在那个年代也理所当然。不久,张彩蓉和 郭红中结秦晋之好,花好月圆了。
    结婚不久, 郭红中的磷肥厂发生了重大安全事故。由于硫化氢中毒,一下子死了四个工人。 郭红中也在其中。
奇怪的是,在县医院的停尸房, 郭红中的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了。公安部门立案侦查,最终也毫无结果。
    三年后,赵成调到县城,当上了农机局副局长。
    郭红中去世后, 张彩蓉带着一个未满周岁的孩子。赵成也隔三叉五的去看望她们娘俩。
    这天,赵成来告诉张彩蓉,最近,他要到他们家乡周边的几个乡村,去推广小型机械农田耕作的技术。
    “这次,我要找到 郭红中的哑巴哥哥,是不是他把红中的尸体藏起来了。”
    因为在 郭红中的尸体不见以后, 郭红中的哥哥也没有了踪影。
    山村交通不便,路况很差。赵成开着车行进在委婉绵延的山路上。突然,在一个拐弯处,迎面驶来一辆马车。赵成急忙把方向盘一打,赵成连人带车掉下了悬崖。
    当他醒来,赵成已经躺在老乡的床上了。老乡告诉他,幸亏悬崖下是一座水库,人和车掉在水里,才安然无恙。老乡把赵成背回家里,为他熬了姜汤,换下了湿衣服。
    赵成从床上爬起来,看着自己身上穿一条特别显眼的红色运动裤。
    赵成告辞老乡,急忙往县城里赶路。告诉领导这里发生的事故。
    赵成在前面赶路,他始终觉得他身后有一个影子跟着自己。
    这个影子正是郭红中。
    当年,他的尸体被他的哑巴哥哥背到了他家附近的山洞里。那山洞寒气逼人,哑巴哥哥用冰冷的水给他擦身子,还不停的拍打他,慢慢的他醒过来了。
    但是他从此忘记了之前的所有,并且也成了哑巴。
    那天他突然看见一条红色的运动裤在眼前一晃,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就尾随着红色运动裤追去。
    天已经很晚了,赵成跌跌撞撞的敲响了张彩蓉的门。 张彩蓉把满身疲惫的赵成让进屋里,打量着赵成。当眼睛停留在赵成身上穿的那件红色运动裤时,他瞪大了眼睛问:你这红色运动裤哪来的?
    赵成于是告诉 张彩蓉,他这次进山的境遇。
    张彩蓉告诉赵成:你身上的这条红色运动裤就是 红中的, 郭红中去世后我把他的衣物全部捐给了山区贫困户。
看到这条红色运动裤, 张彩蓉触景生情,眼泪又哗哗的流下来。
    两人正在那伤心落泪,突然门咣当一声被推开,闯进来一个披头散发一脸污垢的乞丐模样的人。随后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大包纸递到 张彩蓉手里,转身而去。
    张彩蓉打看那包纸,首先她映入眼帘的是她非常熟悉的字体:用农作物秸秆代替硫酸,发酵磷矿粉生产磷肥的方案。
    张彩蓉突然醒悟过来惊呼道:是 红中,那是 红中, 红中还活着---
    赵成的手机铃声和 张彩蓉追赶红中的身影消失在夜幕里。
    只要那首再度重相逢,在夜空里飘飘洒洒

你说人生如梦 
我说人生如秀
那有什么不同 
不都一样朦胧
朦胧中有你 
有你跟我就已经足够
你就在我的世界 
升起了彩虹
简单爱你心所爱 
世界也变的大了起来
所有花都为你开 
所有景物也为了你安排
我们是如此的不同 
肯定前世就已经深爱过
讲好了这一辈子 
再度重相逢

时针已经指向: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中国一切都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郭红中死而复活,他没有再去磷肥厂上班,等他恢复了正常人的言语能力后,他便承包了乡建筑队。
张彩蓉的农技站和其他七站八所也自谋生路,张彩蓉开了个农资店,卖起了化肥农药除草剂。
张彩蓉的农资店一派繁忙的景象。小小的门店堆满了化肥、农药等物品。买化肥的农民开着手扶拖拉机在上货,张彩蓉一边数着钱,一边给农民介绍农药的使用方法。
一天下来,张彩蓉累的精疲力尽,小屋的化肥和农药散发出来的味道熏得她透不过气来,她躺在办公桌上咳嗽着。

郭红中的建筑队逐渐壮大起来,工地上格外繁忙,郭红中俨然一副大老板的派头,在工地指指点点。
赵成开着大卡车在工地上运送物料,他如今干部下海,跟着郭红中跑运输,搞得热火朝天、劲头十足。
一幢幢高楼矗立起来,一条条高速公路连起来,一座座发电站建起来,郭红中在北京也有了豪华的办公楼,有自己的小别墅。成了中国能源总公司的座上宾。

秋天过去了,便是冬天,突然有一天,张彩蓉昏倒在农资店。
张彩蓉身上出现大量的红色斑块,医院无法确诊她得了什么病?

流水莲花

文学 前天 08:21 阅读 675 回复 2
正在努力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