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宾

零点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近日从网上获得一张照片,照片正面是8名日本军人在一扇大门前合影,照片反面有段文字标注。这段文字透露出照片详细信息,拍摄地点“钟祥县”“旧口镇附近”“田家湖高桥队事务室前”,拍摄时间“昭和十四(1939)年七月二十五日”,拍摄事由“警备纪念”,以及8人姓名军衔。


  由于这张照片拍摄地在我们旧口,有了一种探究照片背后故事的冲动,而探究首先就要找到拍摄地点“田家湖高桥队事务室”。


  从小就知道旧口罗集一带有条人所共知的歇后语“田个湖送早饭——一桶粥”,但打听罗集几个田姓朋友,都无法准确说明“田个湖”是哪儿。于是电话打听汉江、熊桥、高集、迎丰一带,结果均查无“田个湖”地名。一番周折后又将关注点回到罗集,专门打听歇后语的“田个湖”是指什么。原来“田个湖”并不是指某个地点而是指北起王淌村部,南止古庙9组,东从陈台5组,西到青庙1、2、3组,近10平方公里的一个区域。


  界线划定后,再在这一区域内寻找“高桥”。按当地习俗,桥名有两种叫法,一种叫“高个桥子”,一种叫“高桥子”。时过境迁,对于某个人名,可能很快被历史遗忘,但对于1939年曾经使用的地名,这个年代的人应该有记忆。于是在微信朋友圈发出“田个湖找到,高桥子还远吗?”的求助帖。帖子一经发出终于清楚了田家湖几座桥梁。田家湖近4公里长的河道上只有“下马桥”和“上马桥”,而这两座桥与马姓无关。“下马桥”是指这这座摇摇晃晃的木桥骑马人过桥时必须下马才能过河。“上马桥”也并非可以骑马过河,而是指在“下马桥”的上游。这段河属郑刘桥河上游最大支流,当地人称“马桥河”。结论是马桥河上无“高桥”。


  后来又有人提供信息,田家湖东边两公里地方另一条河道上化家台有座桥,但不知道桥名。这个会不会是高桥呢?后来打听这座有名,叫“施桥子”。穷尽所有办法无法找到“高桥”,只好将这条线索搁置一旁,从照片背景入手。


  田子江,我的高中同学,66岁,青庙村人,现住罗集社区,做过教师,经过商,曾参与当地地名普查。很不前卫,时至今日使用的还是老人手机,当我委托老同学田光荣将照片让他辨认时,看了第一眼就惊奇的叫道“这不是我们田家祠堂吗?”。不到一分钟他就打电话告诉我:“田家祠堂文革初期拆除建了罗集公社房子,当时我十来岁,经常到祠堂去玩,对祠堂印象太深刻了,照片背景一看就知道我们田家祠堂。”对十来岁孩子的记忆,我表示怀疑,况且对于历史事件孤证不能成为证据。我决定到当地做一个实地调查。


  5月13日下午,我邀约田光荣、田子江来到青庙5组原村主任武文华家,让他带我们去找一位当地老人求证。我们一行刚出门在一个巷子处看到一位老人杵着拐棍走来。武主任说,那就是我们组年纪最大的老人,叫田道银,快九十岁了。我们迎上前去,武主任打开手机中的照片让老人辨认,说:“您看看,这照片后面的门,像我们附近哪儿?”老人看了看说:“眼花了,看不清了。”随行的田光荣将自己的老花镜取下给老人戴上。老人看了看说:“这像是我们田个祠堂。”我说:“您确认吗?”老人又看了看说:“是的,就是我们田个祠堂。”我说:“你凭什么说是?”老人说:“我们田个祠堂在我的印象中太深刻了,是忘不掉的。”田老人1931年生,文革拆除祠堂时快40岁了,对祠堂的记忆应该是深刻的。


  告别田道银老人我们来到陈台5组求证肖道金老人。肖老人,1936年生,今年已84岁,身体健朗,我们碰到时正在田里干活。我们说找老人有点事打听件事,他将我们一行引到他家,搬来椅子让我们坐下。肖老人眼不花耳不聋,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10岁,当我们拿出照片让他辨认时,老人很快就说出“这是田个祠堂”。他的理由是门上面门檐的样式是田家祠堂独有的。肖老人说,他家离祠堂只有几十米远,小时候是在祠堂里长大的,祠堂的样子清清楚楚。


  下一站我们要到陈台2组去找一位老人,除了核实照片位置外,还要打听这个组当年修建碉堡的情况。刚进村口就见一位老人在收割油菜籽,我们下车与老人攀谈。老人名叫王荣松,也是1936年的。除了确认这照片背景是田个祠堂外,还向我们提供了一个细节。说:有一年田个祠堂找了几个师傅检修屋面的漏瓦,其中一位师傅将屋脊上的“白猴子”(应该是屋脊上的一种吉祥物)扭到了自己家的方向,祠堂族长与这位师傅大吵了一架,师傅不服气,拿着瓦刀将祠堂门上的一个角砍缺了一块。我们比对照片,门上方两个角确实不对称,其中一角缺了一块。王老人还告诉我们,这里的碉堡驻扎的是伪军,日本人驻罗汉寺,经常到田家湖来扫荡。


  经过三位80岁以上老人和田子江同学确认,日军照片背景田家祠堂是无疑了。回到前面问题,那“高桥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照片背面文字:“中支那钟祥县 旧口镇附近警备纪念摄影 于田家湖高桥队事务室前 桥本伍长 寺岛少尉 高夫伍长 佐川一等兵 沟井上等兵 ??军曹 五十岚军曹 武藤一等兵 昭和十四年七月二十五日”。


  祠堂附近分明是“马桥”而不是“高桥”。如果照片背面是笔误,正面的牌子“高桥”就不是笔误能解释的。为何不用名气很大的“马桥”做队名,而用从未听说的“高桥”呢?今天早上突然有了新的发现。

  合影的8人中,从左至右前排依次为:桥本伍长、寺岛少尉、高夫伍长,后排依次佐川一等兵、沟井上等兵、??军曹、五十岚军曹、武藤一等兵。按二战日本军衔排序,这8人中军衔最高的为少尉,坐在前排中间。其次为两个军曹,站在后排左三、左四位置。再次两位伍长坐在少尉的两边,左边为桥本,右边为高夫。后面左一为一等兵,左二为上等兵,右一为一等兵。最高长官坐在前排中间符合惯例,为什么军衔高的军曹没有坐着而让军衔低的伍长坐着呢?


  我们可以假设。这是上级一行到基层检查工作,检查完毕合影留念。以示上级领导对基层的关怀,让基层领导与最高长官坐在一起。于是就出现了官大的站着,而官小坐着的情形。而这两个伍长一个叫“高夫”,一个叫“桥本”。会不会“高桥”就是用这两个伍长各取一字命名呢?二战时期中日两国都有用人名命名部队的惯例,如某某中队、某某小队。只不过这个队有两个官职相同的长官,为平衡关系各取一字做了队名。这样,“高桥队”就有了合理解释。


  照片正面牌子“高桥队”上面是“吉矶”两字,明显有修改后的痕迹,那“吉矶”又是什么意思呢?另外田家祠堂从未驻过日军,那日军为何跑到祠堂来照张照片呢?其实历史就是这样,有些是无法考证的。这两上迷留在这里,让感兴的朋友去研究吧。


  但有一个事实是不无可争辨的,那就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过我们中国。到过我们旧口,给我们先辈带来过无穷的苦难,这张照片就是明证。至于照片背后的故事我的另一篇文章《旧口屈辱史》作了讲述。


  老同学田家新、张可兵及众多网友为本次寻找作出了贡献,一并感谢!

46

旧口屈辱史

05-14 10:29阅读 1.1万情系钟祥

  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开始了全面侵华战争,接着上海、南京相继失陷。1938年6月至10月,中国军队在武汉外围沿长江南北两岸展开了抗战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武汉会战”,终因两国实力悬殊,25日夜中国军队撤出全部撤离市区。10月26日武汉沦陷。“武汉会战”虽以失败告终,由于中国军队的顽强反抗,日本军国主义速战速决的战略方针被彻底粉碎。中国抗战从战略防御向战略相持阶断过渡。


  武汉被占领后,日本军队并没有停止侵略的脚步,兵分两路向武汉周边进犯。右路军沿鄂东北向随枣宜进犯,由13师团组成的左路军向襄河东部地区进犯。13师团到达天门后兵分两路,一路向北取京山攻钟祥,一路沿老汉宜路向西直逼沙洋。由于江水阻隔,旧口成为本次进犯的终点,1939年3月3日大年正月十三旧口落入日军之手,从此旧口人民经历了长达6年零5个月奴役统治。


  图1:1939年3月4日《庸报》报道旧口沦陷的消息“鄂中日军占旧口镇 右冀亦猛进压迫随县”。


  日军占领旧口后,为巩固其统治,在成立日伪旧口县政府同时,成立了“鄂西保安司令部”,势力范围达天门、潜江、京山、钟祥、沙洋广大地区。在旧口镇周边建有众多军事设施,加紧对旧口人民的奴役。旧口飞机场是日军统制时期建建造的最大军事设施。飞机场东起黄桥(现东方红1、2、3、4组),西抵老公路(现四化路南北走向公路),南起贺台(现襄江5组),北达胡棚(现东风9组),占地2500多亩。动工时损毁大批农田和民房。机场分别建有三个长10米、宽15米、高6米的机洞,机洞用石头垒砌,相当坚固。飞机来自武汉机场,作为轰炸鄂西宜昌地区的中转站,解决了航程不足的问题。日兵宪兵队强迫当地农民当苦力,每天人数2000左右。1941年4月动工,当年6月全部完工。


  图2:日军占领旧口后在旧口附近田家湖所留照片,前排中间为寺岛少尉,寺岛为名,少尉为军衔。


  日军占领旧口后,大肆屠杀中国军民。1939年4月一个夜晚,驻守襄西的国民党37师吉星文部组织508人敢死队分三路围歼旧口。由于日军工事坚固,装备精良,激战5小时未能成功,不得已在拂晓前退回襄西。第二天在汉奸的带领下日本人在周家湾(现灯塔1组)农田里俘虏30多名中国军队伤员。日本宪兵将这些伤员捆绑在李人和药店和成记粮行门前。中国军人无所畏惧,高呼口号大骂日本人及汉奸走狗。日军将一位排长拖到周人和商店里,脱掉全部衣服,破腹挖出内脏,排长壮烈牺牲,场面何等惨烈。被俘军人,杀死在杨家堰6人,汉津书院25人,后被当地人集中掩埋。日军统治期间,旧口建有关押所谓“犯人”的集中营,这些犯人大多是抗日积极分子。有250多人遭到关押,这些人遭受残酷刑法,如坐老虎凳、捆绑吊打、竹签插指、敲腿子、压双杠、电刑。整得人皮开肉绽、血肉横飞、死去活来。甚至还将人头挂在会馆北门上,强迫当地老百姓观看,直到臭烂为止。日本军人惨无人道的滔天罪行,旧口人民世世代代不会忘记。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几位日本人来到旧口会馆寻访,这时的会馆已是旧口二中所在地。在学校大门口被一位老长的老师碰到,当明白来意,这位老师说:“你们如果来旅游我们欢迎,如果来谢罪我们接受,如果来寻访你们的足迹,请不要走进这扇大门。”这群人被拒在会馆门外。这就是一个旧口人的良知。


  图3:日军在旧口野战仓库照片。


  旧口沦陷于日本人之手整整过去80周年。美国哲学家乔治·桑塔亚纳有句名言:忘记历史的人将重蹈历史覆辙。日本的侵华史告诉我们,积贫积弱就要挨打。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维护国家的政治稳定,经济繁荣,因为这是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

22
10
76
  旧口是钟祥四大古镇之一,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长达2500多年。战国楚王投奔随国“涉于成臼”,三国刘备“败走汉津口”,唐朝李白“臼口阻风十日”,清末捻军“三下旧口”。

  旧口历史不仅有文字记载更有实物佐证。元代旧口种棉织布,纺织业发达,集市如江南街道依水而建。明朝中叶修建汉江大堤,一条“箭杆堤”(现老街南头东西方向一段是箭杆堤的一部分)将老街拦腰截断,“河街”(现花园村4组)隔于堤内,老街缩短。汉津口(现缸盖厂附近)后建有“汉津书院”,乙亥(1935)年被洪水冲走。清朝为纪念镇压捻军而阵亡的四将领建有祠堂(现旧口二中教师居住区),名“四忠祠”,辛亥革命被毁。同时捻军将在旧口战死的1000多人姓名刻于石碑,存于莲花寺内,后被移于旧口高中做了茶水房的垫脚石。“山陕会馆”见证了旧口商贸的繁荣,由于地处“箭杆堤”与老街的夹角位置,乙亥(1935)年洪水在这里形成回水,得已保存下来。1945年设于此的国民党鄂西保安司令部“军火库爆炸”,使会馆毁于一旦。仅存的几幢亭阁也在文革后期倒塌。

  老街伴随着古镇故事从历史长河中缓缓走来,终于进入了我们这代人的视野。可我们看到的老街如同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布街尽毁,西街萧条,会馆坍塌,青石板路消失。随着集市东移,昔日车水马龙的景象渐渐远去。接着老街民居逐渐被现代钢筋水泥所代替,然而这一切都发生在悄无声息之中。

  当我们老了,蓦然回首端祥老街,在一年又一年从南方吹来的春风春雨中,老街焕发出生机改变了模样。我们努力寻找历史洒落的痕迹。终于,找到了。布街西边,几根木柱斜撑着半壁“刘家大院”,不见当年堂皇与富丽。西街南边跨塌半边的四合院,静静躺在那里,讲述当年“福音堂”传教的肃穆与热闹。老街上终年紧锁的四连户街房(这是唯一有价值的连片保护区),见证老街的古老与喧啸。

  2018已然逝去,2019悄然来临。“乡村振兴”战略的集结号已经吹响,“美丽乡村”创建已在华夏大地如火如荼展开。新的家园是人们共同期盼,但对于老祖宗留下的遗产我们更应保护。文物不能“厌旧”,他可以将乡村妆点的更加厚重。老街已毁不可复生,民居还有可以保护。新的一年,我们不忍心古老民居在美丽乡村建设中苦苦挣扎。若能看到一片修旧如旧的清代民居以新的面貌呈现老街,那是何等的惬意。若能实现,我愿叫父母官一声爹、一声娘,那是名至实归。





79

到郭亮村打鬼子去

2018-09-27阅读 1万流金


  10多年前的2004年,每次出差客车上都在播放一部抗日喜剧片《举起手来》,拍摄地为南太行山脉的郭亮村。影片讲述了一支日本精锐部队为得到一个无价之宝而进军一个小山村,但是最后只剩下一个日本兵的故事。电影采用倒叙的手法。刘薇饰演的孙女回忆自己姥姥的故事。她的姥姥还在上学时,正是鬼子大闹中原的时候,而且学校时常发生日本兵抓爱国学生的事件。有一次她的姥姥被日本兵盯上了,慌乱之中她躲进一个木箱子,并且不知不觉的被日本军方运走,又被游击队队员截获,而后又转到了郭达饰演的农夫手中。影片手法独特悬念环环相扣,笑点连连不断。我不太喜欢这部电视剧,但客车上不得不被迫反复观看。以至成了我一生中看得次数最多一部电影,也从中知晓了中国两大笑星郭达、潘长江。在我看来《举起手来》成了恶搞抗战剧的鼻祖。严肃也好恶搞也罢,记忆深刻就是硬道理。经过10多年的网络发酵,“到郭亮村打鬼子去”成了到郭亮村旅游的代名词。
  2018年9月21日由钟祥资深网络人百花盛开召集58名网友,联系马途旅行社开始了为期三天的南太行之旅。第一站便是郭亮村。早上从钟祥出发,经武荆高速在荆门转G55二广高速,到达郑州后经河南S87连霍高速直达云台山风景区。下面是旅行路线,全长720公里。

16
40
21


  从紫霄宫出来,继续乘坐景区的流动大巴,12:20到达南岩停车场。在这里旅游线路一分为二,一路右拐进入南岩景区。另一路向左徒步攀登金顶。
  南岩的海拔高度比紫霄宫更高了,居高临下,满目苍翠。奇峰峻岭中远远可以看到悬挂在峭壁上的建筑。要想到达南岩景区首先要沿着石台阶,爬到南 天门,再向下绕过山崖,才能进入真正的景区。南岩是武当36岩中风景最美的一处,因朝南而得名。
  南岩最早的道观为唐代所建。明永乐年间,明成祖在京建完故宫后,由工部侍郎率原班人马,浩浩荡荡开进武当山,历经十多年,共建造7宫、2观、36 庵和72崖庙等建筑群。
  南岩主体宫殿——玄帝殿就镶嵌在千仞峭壁之间,上接云天下临绝涧,与南岩浑然一体,令人疑为鬼斧神工。从后门穿过殿堂,眼前豁然开朗,苦苦寻 觅的南岩宫呈现在面前。南岩宫整体布局是人工与自然巧妙融合的杰作。古代画家笔下的“仙山琼阁”、“丹台晓晴”等意境,在这里得到了真实体现。
  最为一绝的当数南岩宫外一座伸向山谷石梁上的龙头香了。石梁悬空伸出2.9米,宽不过0.33米,横空挑出。龙头上置一小香炉,状极峻险。相传有些 香客冒着生命危险去烧龙头香,以示虔诚。由于下临万丈深渊,烧龙头香的人要跪着从窄窄的龙身上爬到龙头点燃香火,然后跪着退回来,稍有不慎,就会 粉身碎骨。毫无疑问,龙头香自从明朝建立以来,从上面摔下去的人不计其数,其情惨不忍睹。清康熙十二年,川湖部院总督下令禁烧龙头香,并立碑告示 。
  文到此时,不得不提南岩宫尽头的一道石碑,上面四个字不知难倒多少文人墨客,不知是不是“天子万年”。
  原道返回,到达南岩停车场已是中午1:30了,我们还要赶往终点“金顶”。

9

蜻蜓都去哪儿了

2018-06-27阅读 8464流金
11

2018,高考加油!

2018-06-06阅读 5364流金
3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