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心

越努力越幸运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一次法律知识竞赛

流金 06-06 22:17 阅读 1944 回复 21
忘记到底是1989年还是1990年了,只知道是七五普法后到处在举行法律知识竞赛。我在我们厂上了几年班,因为不说话,好多人都以为我是哑巴,这些活动当然轮不上我。 可时间凑巧,我休息时回家玩2天,刚好碰到镇上6个单位之间要举行竞赛。我下车后走回去,进家门就看见我爸跟单位头头在伤脑筋“平时一个个的瞎嚼怪来得,真到用时,一个都推不上前了,……。” 我爸看到我的一瞬间眼睛就亮了“你回来了,正好代替我参加。”我说“我不行。”我爸恼火了“书都白读了啊?你说你能干啥?”…… 就为争一口气,我答应了。他们单位头头在餐馆炒了几个菜端到我们家跟我说“随便吃点,等你帮我们弄个一等奖,我们再另外表示。” 记得跟我搭档的是治安室的一个帅哥警察和一个跟我爸年纪相仿的叔叔,下午2点上班后,题目跟答案一起发下来了,总共25题,说是让我们背,竞赛知识就在这25题里。 2位搭档跑来跟我说“我们事太多了,没时间背,也记不住,就靠你了。”我点点头算是答应。然后就边织毛衣边背题,…… 晚上7点知识竞赛开始,分必答题、抢答题和风险题。 必答题简单,6组人基本都答对了。到抢答环节时,帅警察问我“你是不是都背到了啊?我就只负责抢,你负责站起来答啊。”(另外那个叔叔就负责坐那凑人数,一组3人,当时做他工作就是让他来凑数的) 那场景,现在想起来仍觉好笑,别人可能还在用心听题,我搭档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待主持人话音一落他就举手,真佩服他的手举得利索,很少有人能抢过他。 …… 第一名,我们拿得毫无悬念。个人奖品现在应该还在北湖山上的家里,我爸单位头头许诺的额外表示没兑现。我曾引以为傲的记忆力现在已经可以忽略不计。 唉!一声叹息,轻轻的,那时谁知道还有老年痴呆这个问题。

可怕的老年痴呆

流金 06-03 21:07 阅读 3170 回复 43
总听人说 : 喜欢打麻将、喜欢玩游戏的人不容易得老年痴呆。虽然不知道有啥科学依据,但因为这两样我都不沾,总感觉我真的快老年痴呆了。 老是找手机、找钥匙都是小事,忘带手机、忘带钥匙也是常事,都无伤大雅。 前段时间,因为环保部门要求公司网上申请排污许可证,我把公司的环评报告书拎回家了一趟。过了几天厂长问起环评报告书时,我才想起来还没把它还回档案柜里(借出时我是签了字的)。 可不论我怎么想,就是不知道环评报告书放哪里去了,只是清清楚楚地记得第二天早上我是把它提下楼放到自行车篓子里了的。不管我怎么找,环评报告书就是无影无踪。 最后,只得看公司监控,监控里那天进门时我的自行车篓子是空的,我也是空手进的办公室。 一直等到我有天突然心血来潮,去收拾南湖的家,看它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的沙发上,才想起来那天早上上班感觉还早,就弯过去看租我房子的人搬走了没,而把环评报告书提到那里去了忘记带走。 想不明白那段记忆怎么就被擦得干干净净的了。 …… 我曾跟小木说:“等我老年痴呆了,你就做个牌牌把你电话写上面,挂我脖子上,免得我走丢了找不到了。” 小木笑:“不行,万一你把牌牌也弄丢了呢?人家还不是联系不到我呀,我得把我电话号码纹你手上。” NND,想了就怕!

小木与画画

流金 04-25 21:42 阅读 2.6万 回复 34
看见罗托祥子先生发了篇美文《还记得莫愁湖边画画的女孩吗?》,想起我收藏的两个帖子了,一个是牧版的,一个是银荷先生的,感谢两位美拍,帮忙记录下了小木略带心酸的曾经。 毋庸讳言,因为家里经济原因,小木对美术最初的爱好,没得到任何支持,她上小学时,兴趣班一学期收费80元,我没舍得给她交过一期。但她在学校一次美术比赛中竟然得了个一等奖。 初中时,还是因为钱的原因,我没让她上英特班,眼看着她的学习成绩越来越差,而她却仍然热衷于画画,我曾在一次恼火中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抓起她的画撕了个乱稀烂。现在想起她那无助的哭声,犹感心疼,特后悔自己当时的歇斯底里。 中考后的一天,她不知道从哪听说一中美术班招生考试,跟我说了声,就自己跑街上买了几张A4纸,带上铅笔,骑着自行车,独自一人去了一中。 她没经过任何培训,也没接触过任何美术书籍,根本不知道什么素描啊速写啥的,只是单纯地喜欢画,结果可想而知。 高中,我也没想过让她学美术,就报的实验高中的普通班,已经快开学了,她还不死心地天天趴我背上搂着我脖子撒娇“妈妈,我想学美术,妈妈我想学美术,……。”后来实在拗不过她,我答应了。 …… 到武汉考资格证时,记得省内省外她一共报考了13所学校,钱花了不少,可查结果的时候,省外的她根本不看,只查了湖美和武纺的。 高考后填志愿,湖美与武纺两所学校她纠结了好久,最后听老师建议:想学服装设计就填武纺。等报名上了段时间学后,她才跟我说“妈妈,服装设计,您们供不起。” …… 我发现我们老实选择错误,早知道最终学不成服装设计,该选择湖美的。 大学毕业后,她说去北京玩几天,我没想到她去学了刺青,面对我的反对,她说刺青同样是画画,只不过一种画画工具是笔,一种画画工具是针,同样都需要美术功底,……。 我承认她有她自己想法,我生了她,养了她,但我不能左右她,她以后的人生路让她自己走吧!我选择无理由支持。 我相信:苦心人,天不负。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