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船

感谢你关注我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本文摘自中国残联官方文件《2020》(33)中国残联部署强调聚焦建档立卡重度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助力残疾人脱贫攻坚,希望各级父母官认真落实到位!日前,中国残联办公厅下发《关于切实做好建档立卡重度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工作助力残疾人脱贫攻坚的通知》(残联厅函〔2020〕33号)(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各地确保如期完成2020年现行标准下建档立卡重度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全覆盖任务,全力助推残疾人脱贫攻坚。《通知》指出,建档立卡重度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工作,是落实《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助推残疾人脱贫攻坚的重要举措,是改善残疾人家居环境、提高残疾人生活质量的民生工程。各地要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脱贫攻坚工作的重要论述及对贫困残疾人脱贫攻坚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着力解决好关键时期残疾人的特殊困难和需求。为做到应改尽改,不漏一人,《通知》要求,各地残联要根据中国残联与国务院扶贫办核查比对的有家庭无障碍改造需求的建档立卡重度残疾人基础信息,以区县为单位,通过入户调查、电话访问等形式,进行逐一核对,确保将符合条件的贫困残疾人和返贫残疾人、新发生贫困残疾人,尤其是近年来虽已脱贫但未享受无障碍改造的建档立卡重度残疾人家庭及时纳入改造范围。《通知》强调,各地残联要积极向党委、政府汇报反映改造需求,进一步推动纳入党委、政府工作大局;要加强部门协作,把扶贫政策和惠残政策有机结合起来,倒排工期,层层压实责任,通过纳入脱贫攻坚、危房改造、易地搬迁、争取地方财政加大支持力度、引导社会力量参与、统筹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向建档立卡重度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工作倾斜等多种措施,切实加快工作进度,保质保量完成任务。《通知》指出,各省级残联要加大本地改造工作评估检查力度,既关注评估数量,又关注质量效果,确保改造发挥效益;要认真总结“十三五”贫困重度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工作成效和经验做法;要大力宣传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给残疾人生活带来的便利,营造全社会共同参与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的良好氛围;要结合当地实际情况,探索建立残联、民政、老龄、财政等多部门共同参与、互相配合的困难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长效工作机制文件年年发,落而不实的文件!《无障碍法》公布了若干年了,形同虚设!让残疾人有尊严的活着,任重而道远!

难道是巧合?

灌水 03-22 06:04 阅读 5540 回复 6

我记录下这些细碎,是要告诉那些有罪的人们:不是只有死者和病人承受了灾难,我们所有的普通人,都在为这场人祸付出代价。”——方方《封城日记·正月十二》”原本,方方打算在春节期间完成中篇小说,记录封城日记纯属意外。1月23日,武汉正式封城,和留汉的900万人一样,她每天困于家里。百无聊赖下,曾合作过的编辑程永新给她打电话,建议可以写写“封城记”。对于作家而言,写作是沉默的宣泄。于是,自农历新年的第一天开始,方方每天都会更新一篇封城日记,早上刚睁眼,她会第一时间拿起手机,查看各界人士发来的消息,夹杂主观感受,完成当天日记。不同于官方发布的疫情消息,方方的日记中,时而语调灰暗,谈民生问题与死去的人们;时而态度明朗,调侃被困在家的武汉人,锄禾日当午,睡觉好辛苦;时而情绪激烈,火药味十足。谁也没想到,这些琐碎的日记会被近千万人关注,方方自己也很意外,向来读者小众的她非但没有沾沾自喜,反倒有种恐惧感。最终支撑她写下去的是当地人的支持,有人留言:封城后,每天看了你的日记才能安心。另一部分人则充满质疑,日记的信息来源不明,且调性负面,岂不是在传播焦虑?方方的脾性不好惹,只要稍加了解便会知道。这次亦然,针对那些负面评论,年过花甲的方方姿态强硬。愤怒时,她会以笔为剑地怼回去:武汉,今夜我不关心脑*,我只关心你。冷静时,她又会苦口婆心地解释:一个人的记录,哪能成为标准化的产品?方方的日记,仅仅是众多疫情声音中的一种,也正是这些不同的声音汇聚,才共同构成此次疫情里的种种侧面!不论日记风波是非如何,最需要理清的是,私人日记本就夹杂大量主观感受,无法代替公共声音,更不可能有宏大叙事。这段日子里,全国人民都认识到了方方的敢怒敢言。然而在疫情前,湖北人就早已知晓。任职湖北作协主席期间,方方曾怒批鲁迅文学奖词条“重人情而轻文学”,引发激烈争论。事件发酵后,她反思自己行为不妥的同时,还加上一句“虽然这是事实。”她又指名道姓点出诗人柳忠秧词条诗写得不好,为了得奖,还四处拉关系跑活动。柳忠秧一气之下将她告上法庭,成了文学官司史上著名的“方柳之争”。期间,柳忠秧因突发心肌梗塞去世,方方也未曾停手。对柳忠秧的早逝表示惋惜后,她强调:“这不是我跟柳忠秧的问题,是我跟法院的问题。我是争取我的批评权利。我要做给后面的人看,遇到这样的事情就是不能放弃。”职称评选期间,她又举报诗人田禾正的职称评选不公,揭露文坛黑幕,导致此人刚到手的职称就被撤下。为此她还收过恐吓信,对方恶狠狠地称,想要割去她的鼻子,为自己出一口恶气。方方非但不惧,反倒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在《我的质疑书》里写得明明白白。说话坦率直白,路遇不平必定发声,这些举动会让方方被部分人推崇,也容易得罪另一部分人。方方曾在文章中自我剖析:我也认真思考过,是改变自己性格的难度大呢,还是扛住别人、尤其是上级的厌烦难度大?后来想,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烦我,又怎么样?谁想烦就让他烦好了。她坚持按照喜欢的方式去生活和说话!实话实说,有些人不喜欢,但贱民却喜欢!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