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总要过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司法局的领导们,对于钟祥市公安局钟公(郢中)行罚决定(2020)107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裁决对于财政局蒋某某及其大学生的其女蒋某某行凶殴打他人分别行政拘留十日和七日的行政处罚,蒋及其女蒋某提起的行政复议,你们裁决为事实不清,处罚过重甚至直接说公安机关没有照顾和考虑被处罚人的大学生身份而发回重新裁决的决定,请问,哪里事实不清了?面对清清楚楚的监控录像,你们看不清楚?一个简单的行政处罚治安案件,还惊动了某几个人大代表参与了,请问这几个代表人民意愿的人民代表,是什么让你们这几位代表如此上心这个案件,是女大学生违法即将受到惩处让你们惜香怜玉了还是大学生这几个字眼博得了你们这几个人的眼球了?又或者是得了什么好处而利欲熏心不分是非了?是司法局邀请你们了还是当事人请你们出面了?又或者是你们责任心强听说有女大学生行凶参与殴打他人即将被拘留而主动介入的?真是万忙之中你们还尽职尽责劳心费力啊,对你们旺盛的精力表示佩服之至!难道,你们代表人民的意愿是人民让你们睁眼说瞎话,让违法行为可以法外开恩不受制裁了?你们就不能干点正事干点人事?司法局及这几位所谓人大代表,你们说事实不清,是不是需要把蒋某父女殴打他人的视频监控发出来,让网友们看看这个让你们惜香怜玉所谓的优秀大学生是如何穷凶极恶对失去反抗能力的受害人大打出手的丑恶嘴脸曝光呢?包括在律师授意下在受害人门口摆拍的丑行,让全国人民看看是你们眼瞎了?   面对违法人员即将要受到行政拘留而使出浑身解数为其女脱身、以免进入拘留所和即将伴随终身的违法档案记录而使出的种种手段,我相信,钟祥公安局法制办面对违法人员的公务员党员以及大学生这些身份标签,基于铁的事实而组织工作人员反复观看监控录像,多次研究而慎重做出的裁决是公正的严谨的,是经得起时间的检验,符合法律法规的,也相信,钟祥市公安局在杨剑副市长的领导下,在中央打黑除恶深挖保护伞高压态势下,能顶得住来自当事人请来的所有说客、包括来自上级的压力,秉公执法,不会做出朝令夕改、视法律法规为儿戏的行为,来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政府的公信力!     请大家相信,既然耽误了关心此帖的网友的时间,最后一定会给网友们一个结果,让大家看看,到底是法大还是人情大,钟祥到底是法治还是人治,对于违法行为人的处罚究竟能不能得到落实,哪条法律规定女大学生违法被拘留可以不执行,接下来还要看看违法人员还有什么手段可以逃避拘留,逃脱法律的制裁,这顶保护伞究竟有多大能量,还有什么神操作能让违法人员逍遥法外。在此请纪委监委严肃查处那些貌视法律法规徇私枉法充当说客的保护伞,还老百姓一个公平正义清明的法治社会!我们拭目以待!!!      另外,对于司法局某位领导通过行政手段让社区工作人员带领违法人员所请律师、冒充司法局公职人员来受害人家里非法拍摄,已向司法局提出要求处理当事人,并向钟祥公安机关报案且已提请荆门公安局督察督促,要求查处该律师冒充司法局公职人员的行为,删除所拍视频,等候司法局和公安机关处理结果并一定在此公布后续结果!       在此上传在司法局复议期间为,蒋某所请律师在明知受害人不在、只有家属家在家的情况下,由社区工作人员带领在受害人门前开始摆拍,为的是拿到蒋某女儿有悔过自新的意愿的证据,好以此用来减轻或者逃避处罚。      因蒋某一家人行凶视频较长,暂时无法上传。蒋某某,财政局公务员,中共党员。该处罚决定书对于行凶过程没有过多描述,这可能是文书的规范问题。第一,社区工作人员敲门前已经知道当事人不在家;第二:最后面拿手机为李某母女俩拍摄者,冒充公职人员,实为蒋某所请律师。
北京人在感慨小时候奔跑的胡同、蓝天下的鸽哨,上海人在怀念石库门,成都人在想念茶馆,广州人在保卫骑楼。拆迁、造古 、克隆 、办节 、评奖 、治堵 ,城市化的利与弊、得与失在这十五年中涌现,城市生活的浮沉、城市价值的臧否、城市与人的关系,也在这十五年中成为讨论的主流。

1998年的中国,直辖市增至4座,总的城市数量也由新中国成立时的百余座增至660余座。

2013年,中国城市数量为658座。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三大经济圈托举出三组城市群,而城市人口也在2011年首次超过农村人口。

我们重排中国城市榜。不看它们的魅力,而看它们的异化。看这十五年来,它们都在做什么,现在又变成了什么样。

合并

县升格为市,继而被地级市合并为区,而地级市之间则不断兼并重组。

1998年,中国城市版图最大的变化是,重庆直辖。最年轻的直辖市重庆,直接吞掉了之前与它同级别的另外几个地级市,万县市、涪陵市、黔江地区以及远在两百多公里之外的万州市。

另一种合并是将下属县或县级市调整为区。无锡把锡山划入市区,苏州把吴县划入市区,这是长三角的城市升级。番禺、花都进入广州,江门吃掉新会,这是珠三角的组团节奏。这些合并往往是下属为上级提供发展腹地,成为工业建设、房产开发的资源库。

最大数量的城市合并,恐怕要算佛山、南海、顺德、三水、高明五市合并,是2002年广东版图上的大事,至今仍对区域经济产生巨大影响。量级相当的城市合并,无疑是因为更大的企图心。2013年年初,揭阳、汕头、潮州又掀起了讨论三市合并的话题,三市早就有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举措,而潮州市市长李庆雄说得明白:“建议三地合并后,尽早向国家争取升为副省级城市。”

改名

随着合并,城市的名字自然成为提纲挈领的标志。

一个有趣的例子是大学之间的合并改名。多年前,四川大学和成都科技大学合并,两所都是知名高校,最终定名为四川联合大学,不伦不类。再过数年,默默地改回四川大学,谁兼并了谁的话题无人再提。接下来合并四川大学和华西医科大学,此时的川大已经体量大得惊人,华西医顺理成章成为川大华西医学院。

和大学一样,城市间的合并,名字不仅仅代表着历史,更代表着体制博弈间的妥协和龃龉。

2010年,襄樊市更名为襄阳市。襄樊之名原本来自1983年襄阳与樊城合并,两座城市都是历史名城。如今又改回襄阳市,樊城这个名字终于成为襄阳的一个区。2001年,地级市淮阴合并了县级市淮安,新城市用了淮安这个名字,而“老淮安”则被改名为楚州区。

名字既是地位的象征,也是历史的记忆,当然也是经济的源泉。2001年,中甸变为香格里拉,通什市更名为五指山市;2007年,思茅变成普洱;而仁怀市已经连续数年在争取更名为茅台市。湖南的新晃和贵州的赫章、水城在争夺夜郎,新郑欲改名轩辕,安顺想改名黄果树。以当地的山水风土物产为城市名称,透露出的是明晃晃而又粗鄙的旅游经济思维。



拆迁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几乎可以缩写为拆迁两个字。大大的拆字画上一个圆圈,伴随了整整一代人的成长,也成为最具代表性的中国城市符号和艺术表达方式。

北京人在感慨小时候奔跑的胡同、蓝天下的鸽哨,上海人在怀念石库门,成都人在想念茶馆,广州人在保卫骑楼。任何一个中国城市人一生中都会和拆迁沾上关系,而他们越住越远,最后成为远离本地的本地人。

拆迁不仅仅是城市建设的课题,也是社会改造和阶层重组的征兆。在拆迁中,纠葛着各种人群、个体、组织之间的利益博弈,是法制和道德、个人与体制之间的斗争和妥协。

拆迁显然远远不只是房子,更是生活、尊严、权利和权力。

造古

拆迁完了,我们的城市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拆掉的废墟上造一个假古董起来。

每个城市都会有一些所谓老街区,成都的宽窄巷子、福州的三坊七巷、岳阳的翰林街,等等,都热衷于拆旧建新。把原有的老街区、老建筑全部推翻,代之以簇新的粉墙黛瓦、水泥雕花。2013年年初,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就联合下发通知,对山东聊城、河北邯郸、湖北随州、湖南岳阳、广西柳州、云南大理等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对旧城保护不力予以通报批评。这些城市的问题很相似,拆除旧街区,建起假古董。

迁走原住户、建起商铺,这是最大的经济动力。在利益和政绩的驱动之下,“保护性拆除”、“迁移性保护”这样的怪异模式也成为一时流行。
至于在造假古董的风潮落后了的后发城市,它们还有更宏大的构想。

2008年,大同开始“古城恢复性保护工程”,全面完成四面城墙及瓮城的修复,不少考古学者都表示反对这种复建,迁出居民、改变市民现有生活也引发争议。

开封打算把老城区改造成20平方公里的旅游区,重现汴京,另外再造一座新城。如果实现,将在4年内迁走十几万市民,光是拆迁费用就要花掉1000亿。

克隆

每座城市都有一个“新天地”,这是全中国城市向上海学的。

在南京,它叫“南京1912”;在苏州,它叫“李公堤1912”;在杭州,它叫“西湖天地”;在宁波,它叫“老外滩”;在成都,它叫“宽窄巷子”;在重庆,它叫“洪崖洞”;在广州,它叫“太古仓”……它们有的是商业地产公司投资,有的是政府主导,但无一例外的是高档餐厅酒吧,以及迫切地宣讲“历史文化和商业经济的完美融合”。可惜它们都长得一样。

同样,每座城市也都有一条商业步行街,都铺着整齐的花岗岩地面,两边充满了生拉硬拽和簇新扮旧的建筑外立面,各色商铺食肆专坑外地人。王自健在他的脱口秀节目里发问:“为什么每座城市都有一条本地人不去的步行街?本地人都去哪儿了呢?”他自己回答说:“本地人都在另外一座城市的步行街上。”

每座城市都克隆了一个塔、一个大学城、一个晒死人的广场、一个怪异而昂贵的地标、一个国外设计师设计的大剧院或音乐厅、一个建筑好看但没什么内容的博物馆或美术馆、一个远在天边只在理论上缩减了交通时间的高铁站,当然,还有一个全新的、占地面积超大、建筑超科幻的政府办公中心。



办节

人人都喜欢过节,但有一种节却是令市民避之不及、啼笑皆非。

洛阳有牡丹节,安徽巢湖也有牡丹节。这个并不产牡丹的城市为一株牡丹而热烈庆祝,这株长在风景区山壁上的牡丹据传有千年历史,号称“天下第一奇花”,可预测旱涝。为了这个节,巢湖市开展了灯会、花车巡游和旅游论坛等等活动,邀请了从非洲到芭堤雅的各类表演者前来表演造势,迎来送往,花了近百万。这项“打造城市名片、扩大品牌效应”的节庆,最后为风景区带来了三千名游客。

这只是比较奇葩的一个例子。每个城市几乎都有属于自己的奇怪节日,绝大部分都是近年来突发奇想发明出来的。各种花、各种食物,乃至西瓜、豆腐、鸭蛋、大葱、板栗……举凡这个城市能想出来稍有名气的东西,都会成为一个城市操办自己节目的由头。

所谓“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很多城市还沉浸在这种俗气过时的观念当中,最后的结果却是“公款追星”、节庆扰民、劳民伤财。

评奖

卫生城市、文明城市、园林城市、森林城市、田园城市、宜居城市、休闲城市、创意城市、旅游城市、生态城市、智慧城市、双拥模范城市、最具经济活力城市、创新型城市、环境保护模范城市、集邮文化先进城市、无偿献血先进城市、科技进步先进城市、环境综合治理先进城市……数数看,我们的城市有多少种评奖方式?

这些奖项评比,有的是政府评选,评选方从住建部、林业局到精神文明委不一而足,有的是各种协会、组织、团体。即使不算民间口头流传和媒体评出的称号,光是上列那些硬奖项,就足够城市们“创建”得不亦乐乎。

而对于市民来说,不管是“创卫”还是“创文”,每次“创建”都意味着大拆迁、大围蔽、大粉刷、大清理、大堵车,上街不见小餐馆,在家拿好暂住证。穿衣戴帽、栽花种树、七彩墙面、泡沫窗台、彩钢屋顶,也都在“创建”中被发明出来。

除此之外,国内的评奖已经不能满足城市的虚荣心。没拿过几个国际奖项,城市之间都不好意思打招呼。巴塞罗那的世界智慧城市奖,联合国人居署的人居奖,联合国环境署的国际宜居城市、国际花园城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自然遗产名录。当然,现在最流行的是“非遗”,教科文组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申遗”成为盛行一时的专有名词,改名申遗、组团申遗、打包申遗,联合国的申报不上就申报自己的,国家级、省级、市级都有了自己的“遗产名录”。小吃申遗、吆喝叫卖申遗、麻将申遗、童子尿煮鸡蛋申遗……总之总有一个申得上。



治堵

1998年,全国千人机动车保有量是10.7辆,如果按照当年全国人口12.48亿算,全国机动车总量在1300万辆左右。而到了2012年年底,全国机动车保有量已达2.4亿辆。随之而来的是全国城市普遍生了“堵病”。

2007年,北京实施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此后,这一做法启发了各个城市,杭州、武汉、长春、兰州等城市都实施或实施过不同情况的单双号限行。

2010年年底,北京发布汽车限购令,对车牌配额管理。2012年,广州跟进。加上早就实行车牌拍卖的上海,北上广都对车辆增加实施控制。

《北京晚报》曾经报道,根据一项国际调查,北京和墨西哥城并列成为世界上堵车痛苦指数最高的城市。北京被称做“首堵”,其惨痛经历自然是其他兄弟城市的前车之鉴。但各项治堵措施实施下来,却并不立竿见影.....

摘自《法制中国》
两千多年前,商鞅推行一系列新法令,助力秦国富国强兵。法律得到有效实施和执行,对于施政治国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法治犹如天平,一边是公共权力,一边是公民权利。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今天,只有政府带头有法必依、严格执法,国家才能在法治的轨道上有序发展。
2014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就《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起草情况向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说明时指出,各级政府必须坚持在党的领导下、在法治轨道上开展工作,加快建设职能科学、权责法定、执法严明、公开公正、廉洁高效、守法诚信的法治政府。
依法行政,首先要职权法定。推进政府机构、职能、权限、程序和责任法定化,厘清权力的边界,是建设法治政府的前提。
建设法治政府,就要用刚性的决策程序套住行政权力的笼头,使依法决策、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成为各级政府的共识。
规范执法行为,让人民群众感受到执法的严格、公正、文明,始终是党和政府推进法治政府建设孜孜以求的目标。
政府的权力来自人民,政府行使权力,要受到人民群众的监督。建设法治政府,就要强化对行政权力的制约和监督,确保其在法治的轨道上运行。
当全面深化改革有了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当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成为自觉选择,法治的引领和规范,必将不断提高我们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人民群众也将收获更多实实在在的福祉。
习近平主席:“老百姓异地办理身份证,不用来回奔波了,一些长期无户口的人,可以登记户口了,很多群众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每条河流要有“河长”了……这一切让我们感到欣慰。”
政府,既是人民的公仆,也要成为守法的榜样。全面依法治国,政府厉行法治的示范作用至关重要。全面小康的脚步渐行渐近,人民群众的期待殷切而热烈。雄关漫道,砥砺前行。让我们不忘初心,不懈奋斗,加快建设法治政府,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请问钟祥决策者们,你们有什么权利剥夺老百姓住房权?合理合法建房,你们凭什么不顾老百姓死活野蛮强拆老百姓修建的住房?你们又凭什么把钟祥一些老百姓安居乐业、楼房林立整齐划一的居民区定位棚户区?来勾结黑社会给他们披上合法的外衣祸害百姓?又是谁给你们的权利让你们不顾民生民意,胡乱在钟祥城区大拆大建,把刚刚投入公共设施公路、站牌野蛮拆除再建?谁给你们在办公室里拍脑袋规划的钟祥今后发展思路而不去顺呼民意倾听百姓呼声?而去想拆哪就拆哪,想挖哪就挖那!你们是在依法行政依宪执政,还是在显示你一方执政者的权威而我行我素?在外表光鲜的背后,你们给老百姓增加了多少幸福指数?每一个大拆大建工程背后,谁敢说没有回扣没有腐败?腐败分子原南京市长季建业希望你们记得,不顾民意,大肆砍伐代表南京城市名片的梧桐树,不顾民生满城开挖,所有事情的背后其实是为私利私心,也被南京人民称为“砍树市长”“季挖挖”。前不久也有武汉某领导被称为“满地挖”市长。现在的人民在觉醒,也规劝那些不顾民生民意的人,不要为一己私利与法律为敌与人民为敌,自己也去反思反思吧!
近日,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丛日云教授在2013届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在网络上暴红,其全文及精彩片段在微博上被频繁转发。
他在演讲中告知学生,未来社会可能有大的变化,目前局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前途莫测。一旦遇上“重庆模式”这样的结果,该怎么去面对。他具体细分了勇 敢者的做法及胆小者的做法,认为关键是不要让自己的人性在随波逐流中泯灭。即使不敢做抗争者,也不要去对抗争者背后放冷箭,助纣为虐。他希望自己的学生在 大潮袭来时,选择站在理性一边,站在人民一边。
6月27日上午9点,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的2013届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士学位授予仪式在昌平校区学术报告厅举行。该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丛日云教授作为教师代表,向与会的毕业生送上了自己真诚而又感人的叮嘱,引起各界赞赏。
他在演讲中说到,今天毕业走出校园,明天就是社会大学的开学典礼。人生就是一次次的毕业与开学,但是,只有这次毕业与开学是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
演讲中,他还告诫学生,即将踏入的这个社会,是一个丰富而又精彩的人生舞台,但同时它也是一个险恶的江湖,污浊的泥潭。并称这个江湖深不可测,远非你们所能想像。
他还说,你们如果关注社会动态,就能看到天边在积聚着乌云,就能听到乌云中酝酿的风暴。敏锐的人都能看到,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前途莫测。
“面对可能到来的社会大变局,你将如何选择?”
他用“重庆模式”来提醒学生面对复杂纷乱的现实该如何选择:他说: “如果中国再来一次义和团或红卫兵运动,如果重庆模式成为中国模式,你们能不能清醒地说不?如果你没有这个见识或勇气,能不能至少做个无害的逍遥派?”
他告诉学生,面对滚滚而来的浊流,如果不能总是抗争,是否可以选择偶尔抗争;如果你不敢积极的抗争,你还可以选择消极地抗争;如果你不能勇敢表达,你可以选择含蓄表达或者选择沉默。
如果你选择配合,但你还可以把调门放低一些。在你主动或被迫干坏事时,能不能内心还残留一点不安和负罪感。他认为即使这点也是人性未泯的标记。
他对有可能选择不抗争做法的学生,也提出自己的要求,对其他抗争者,要怀几分敬重,即使没有这份敬重,也不要在背后放冷箭、使绊子,助纣为虐。
他希望,在大潮袭来时,选择站在理性一边,文明一边,选择站在人民一边。
他的演讲也引起很多企业家、专家学者的共鸣。北京一家信托投资管理公司的董事长王锳女士对此感概表示:“我愿意尽力让尽可能多的人读到这个讲话,也为我们今天的大学的师长要以如此沉重的心情送学子和孩子们进入社会而难过。非常难过。她还在结尾处加了三个泪奔的面孔。
北京思源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的总裁曹思源也引用丛日云教授演讲中的一句话,对其表示力挺与支持:“我希望,你们在大潮袭来时,选择站在理性一边,文明一 边。” 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也对此回应,认为这是每个人都应记住的座右铭。经济研究学者刘海影表示,这是很低的要求,同时也是很高的要求。
四川某通讯公司法人“悲月的微博”也感叹:“世上还有这样的师长,才让人感到这国还有那么一点点希望。真希望当初毕业时,也曾有人在耳边这样叮嘱,而不是一堆到今天一句也想不起来了的官方套话和经学术包装后的‘成功学’。”
以下是演讲全文——
2013届的同学们:
今天是你喜庆的日子,是你们的成人礼,是你们人生的一个新的开端。
你们将披戴上一副庄重的桂冠和礼袍,那表示你们成为了“学士”。在中国传统的语言中,成为“士”,那就是获得了一种与众不同的身份。“学以居位曰士”,“以才智用者谓之士”。士有各种,而 “学士”,就是以学问和才智获得“士”的资格,受人尊重的人。
所以,我衷心地祝贺你们,祝贺你们十几年求学终成正果!
你们今天毕业走出校门,明天就是社会大学的开学典礼。人生就是一次次的毕业与开学,但是,只有这次毕业与开学是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
与今后的漫长旅程相比,你以前的学习生活只是学步而已;与即将开场的人生大戏相比,此前的学习生活只是序幕而已。
你们即将进入的这个社会,是一个丰富而精彩的人生舞台,你们将在那里实现自己的价值,享受你们的人生。但同时,它也是一个险恶的江湖,污浊的泥潭。
这江湖深不可测,远非你们所能想像。你从此闯荡江湖,就像你当初学步一样。这江湖重新塑造你们的力量,你们可能还没有足够的估计。你如今要义无返顾地闯进去了,却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这些天,怀着几分激动几分惆怅的你们,都在憧憬着自己灿烂的未来,美好的人生。你们听到的,都是美好的祝福和高调的期待与嘱托。
但作为家长,作为老师,作为你们的丛大大,我却怀着几分忐忑,只能讲些适合大多数同学的低调的临别赠言。
先秦时代有一个思想家杨朱,有感于人生歧路重重,歧路之中还有歧路,人很容易迷失,于是放声大哭。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也曾面对歧路,大哭而返。
人生多歧路,这是人的宿命。如果严肃对待人生,不得不一次次面对歧路面前的困惑与焦虑。人生就是无数的选择。从人生终极目标的选择,大的发展方向的规划,直到日常生活中每一个细节的选择、迈出每一步的选择。你的选择构成你的一生。
正确的一生,还是错误的一生。
以往,家长、社会、学校几乎为你规划了一切。从今以后,你要独立选择你的生活道路。
人生之路只能一个人走下来,没有依傍,没有导师。哪怕你一直在随大流,那也是你的选择。
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曾在80年代的中国风行一时,如今很少有人关注他了。但他有一句话还是需要提起的,“人是自我选择的”。人选择成为自己所是的,并且要对自己的选择负全部责任。
在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你在这个世界上的价值,就在于你与众不同。所以,每个人首要的选择,是应该成为你自己。
不要别人做梦你也跟着做梦,被别人忽悠着做梦,做与别人同样的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
要选择成为你自己,意味着不断地超越自己。你需要不断地反思自己,拷问自己,为自己树立至高的标准,追求最高的境界。
我们的人生与这个社会的命运息息相关。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你们这代人有过一个安宁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但你们的未来可能面对着中国社会的重大变革。
你们如果关注社会动态,就能看到天边在积聚着乌云,就能听到乌云中酝酿的风暴。
敏锐的人都能看到,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前途莫测。
最近北大一位教授在毕业典礼上致词时向同学们提出几个严肃的问题:本拉登到底是恐怖主义分子,还是神圣的殉道者?金日成究竟是流氓还是政治家?斯诺登究竟是叛国者还是人权卫士?人们都知道这位教授的答案。
你们该如何回答这几个问题呢?在我看来,如果在第三个问题上有所困惑尚可原谅,但前两个问题竟然还是问题,这本身就是令人担忧的大问题。
面对可能到来的社会大变局,你将如何选择?
当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你是不是一个明白人?
龙应台女士在《大江大海——1949》里,记录了无数人在那一刻的选择:走还是不走?走,是一辈子;不走,也是一辈子。无数人的悲剧就从那一刻所做出的选择开始。
国家走了一段弯路,对你来说,就是毁了一生。
面对一些小人物被命运所裹挟的无奈处境,龙应台感慨地说:“一滴水,怎么会知道洪流的方向呢?”
但我想,你们是政法大学的毕业生,是政管院毕业的学士,你们应该比普通人更有能力识别洪流的走向。
人们感叹,一片漂零的树叶,无法阻挡汹涌而来的大潮。
但即使是一片树叶,你是否有过挣扎?你向哪个方向挣扎?
如果中国再来一次义和团或红卫兵运动,如果重庆模式成为中国模式,你们能不能清醒地说不?如何你没有这个见识或勇气,能不能至少做个无害的逍遥派?
面对滚滚而来的浊流,如果你不能总是抗争,你是否可以选择偶尔抗争;
如果你不敢积极的抗争,你还可以选择消极地抗争;
如果你不能勇敢地表达,你可以选择含蓄地表达;如果你也不敢含蓄地表达,你可以选择沉默。
如果你没有选择沉默而是选择了配合,但你还可以把调门放低一些。在你主动的或被迫地干着坏事时,能不能内心里还残留一点不安和负罪感。这一点儿不安或负罪感,仍是人性未泯的标记。
即使你不去抗争,但对其他抗争者,要怀着几分敬重,即使没有这份敬重,也不要在背后放冷箭,使绊子,助纣为虐。
我希望,你们在大潮袭来时,选择站在理性一边,文明一边,选择站在人民一边。
当你们走出校园的时候,你们面对着一个特殊的社会。这个社会,已经是一个高效率的大染缸。
当年,墨子看见人家染布,白的进去,五颜六色的出来。他哭了。
你们应该理解,我们今天看着尚有几分天真纯洁的你们,走进这个大染缸时的心情。
告别母校,意味着告别了纯净的生活,投入滚滚红尘,滔滔江湖。
以后你们一次次受伤时,会念起母校,不管在这里经历过多少不快,这已经算是一方净土。
面对着这样的社会环境,你能不能做到举世皆醉,惟我独醒;举世混浊,惟我独清?
我对此不抱多大希望,我自己也做不到。如果坚持那样的处世准则,也只好随着屈原投入汩罗江。
但佛教的一个处世原则却可以给我们一些指引:那就是“随缘不变,不变随缘”。既有随缘,也有不变。不变是原则,随缘是通融。我想这应该是大多数人能够实践的准则。
在个人生活领域,我希望你们选择健康向上的人生,选择做一个有良知的文明人。
当然,坦率地告诉你们冷酷的现实,并不是让你们应该选择消极和放弃。人们常说,我们虽然长着黑色眼睛,却用它寻找光明。没有光明和希望,那是不可能继续下去的绝望的人生。
你内心的一片净土只属于你,只要你守护着它,任何外部力量都无法进入。
曾有一位西方人面对放弃的忠告时说,我不是要改变世界,我只是不想改变自己。也就是说, “你不能决定明天的太阳几点升起,但你能决定几点钟起床。”
同学们,你们就要远走高飞了。今天,我们注视着你们离开的背影,而追随着你们脚步的,是我们永久的牵挂!
不论你们是聪明乖巧,还是鲁钝耿直,不论你们是否高富帅和白富美,你们都是我们的学生。
我们关注你们的成功,关注你们的幸福,更关注你们是否走在正路上。
愿上苍眷顾你们!
再见了,同学们!
简介:丛日云,法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教授,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学位委员会委员,校学术委员会委员。主要研究领域为:西方政治思想史,西方政治文化传统与政治现代化,西方文明通论大系。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