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总要过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感谢网友关注,目前对财政局公职人员蒋某某拘留已执行完毕,其女被钟祥市公安局重新裁决拘留五天并处两百元罚款后,又申请了暂缓拘留,并在荆门公安局提起了行政复议,目前正在等待中!在此不评论了,只对其求生欲望表示佩服之至!附,本人向荆门公安局反映情况的公开信荆门市纪委监委、荆门市公安局陈实局长: 我叫某某,男,现年53岁,钟祥市郢中镇人,身份证号422431———2911。现就蒋某某向荆门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一事反应如下: 蒋某某,女,现年22岁,钟祥市郢中镇人,身份证号42088---.**,就读于上海复旦大学,在校大学生。2019年11月17日,钟祥市财政局公职人员、蒋某某之父蒋某某,无故将做为邻居的本人的垃圾桶砸坏,并踢到我家门口,以此挑衅,在我与他理论时,蒋某某将我按倒在地骑在我身上行凶殴打,蒋某某从屋里冲出来,与其父一起,对我进行殴打,在其母多次阻止下,仍然持续对我进行殴打近半小时,后又和其母一起,对我妻子进行殴打。直到110赶到现场,将蒋某某从我身上拉起来。后本人经法医鉴定为轻微伤。本事件全程视频监控录像为证。 事件发生后,钟祥市公安局分别对蒋某某、蒋某某、李某进行了行政处罚(钟公(郢中)行罚决字 【2020】1072号),蒋某某被行政处罚拘留七日,罚款两百元。随后,蒋某某就对其裁决向钟祥市司法局提出行政复议,钟祥市司法局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该裁决。随后本人就该裁决的法律依据咨询钟祥市司法局行政复议科,该部门领导给我的答复是,撤销该裁决,不是否认蒋某某违法事实,而是钟祥市公安局裁决书上对蒋某某违法事实表述不清楚,所以才做出撤销该裁决,重新调查。后钟祥市公安局又重新调查,固定证据,并根据行政复议法规定,被行政复议撤销的行政处罚,不得做出与前处罚一致或者相近的行政处罚的规定,重新做出了行政处罚决定,对蒋某某行政拘留五日并处罚款两百元(钟公(郢中)行罚决字(2020)3105号)。 尊敬的荆门纪委监委,尊敬的荆门公安局陈实局长,该事件发生后,蒋某某及其父、身为公职人员的蒋某某,四处活动,为让蒋某某逃避处罚,在档案不留案底,一家人穷尽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其家人甚至到司法局撒泼耍无赖,以死威胁司法局,更有知情人透露,违法人员蒋某某通过关系,找到荆门公安局某领导,该领导直接向钟祥市公安局有关部门打招呼,要钟祥市公安局徇私枉法罔顾事实来照顾蒋某某的大学生身份,这是不是黑恶势力保护伞?这是不是腐败?里面究竟有没有利益输送?对荆门公安局的执法的公正性,,老百姓还有没有信心相信能秉公办理公平公正?在此,向荆门市纪委监委,荆门市公安局陈实局长反应,希望彻查荆门公安系统贪腐分子,特别是在中央巡视组进驻湖北,目前又是对公安系统腐败打击重点的情况下,顶风违纪,这种执法犯法的行为不纠正、不约束,没有监管,何谈执法严明,何谈公平公正?荆门市公安局又是如何执行中央要求,把权利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 本人在钟祥论坛上公开了事件真相,公开了监控录像,众多网友对司法局撤销该裁决表达极其不满甚至愤怒,对身为公务员党员大学生身份而行凶殴打他人的行为,更是群愤激昂,成为连续多日的头条,可见老百姓对于司法腐败的痛恨以及对社会公平公正的渴望之强烈!本人也会一如既往的将此次事件发展情况,随时在网上向关注此事件的网友全程通报。 就以上问题,包括做为公职人员党员的蒋某某违法行为,我已向中纪委、中纪委第二巡视组、湖北省委应勇书记、湖北省纪委监委反应,并得到省纪委王书记亲自批示,责成钟祥市纪委监委认真查处并将结果上报省纪委。 目前,钟祥市纪委正在调查处理做为财政局公职人员党员的蒋某某,其女蒋某某再次向荆门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在此,请荆门纪委监委、陈实局长督促公安机关排除干扰,实事求是,秉公办理,以保障公民合法权益,保障法律尊严,维护政府公信力! 某某 2020年11月19日 附:部分相关举报材料 本人电话:13872**

        司法局的领导们,对于钟祥市公安局钟公(郢中)行罚决定(2020)107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裁决对于财政局蒋某某及其大学生的其女蒋某某行凶殴打他人分别行政拘留十日和七日的行政处罚,蒋及其女蒋某提起的行政复议,你们裁决为事实不清,处罚过重甚至直接说公安机关没有照顾和考虑被处罚人的大学生身份而发回重新裁决的决定,请问,哪里事实不清了?面对清清楚楚的监控录像,你们看不清楚?一个简单的行政处罚治安案件,还惊动了某几个人大代表参与了,请问这几个代表人民意愿的人民代表,是什么让你们这几位代表如此上心这个案件,是女大学生违法即将受到惩处让你们惜香怜玉了还是大学生这几个字眼博得了你们这几个人的眼球了?又或者是得了什么好处而利欲熏心不分是非了?是司法局邀请你们了还是当事人请你们出面了?又或者是你们责任心强听说有女大学生行凶参与殴打他人即将被拘留而主动介入的?真是万忙之中你们还尽职尽责劳心费力啊,对你们旺盛的精力表示佩服之至!难道,你们代表人民的意愿是人民让你们睁眼说瞎话,让违法行为可以法外开恩不受制裁了?你们就不能干点正事干点人事?司法局及这几位所谓人大代表,你们说事实不清,是不是需要把蒋某父女殴打他人的视频监控发出来,让网友们看看这个让你们惜香怜玉所谓的优秀大学生是如何穷凶极恶对失去反抗能力的受害人大打出手的丑恶嘴脸曝光呢?包括在律师授意下在受害人门口摆拍的丑行,让全国人民看看是你们眼瞎了?   面对违法人员即将要受到行政拘留而使出浑身解数为其女脱身、以免进入拘留所和即将伴随终身的违法档案记录而使出的种种手段,我相信,钟祥公安局法制办面对违法人员的公务员党员以及大学生这些身份标签,基于铁的事实而组织工作人员反复观看监控录像,多次研究而慎重做出的裁决是公正的严谨的,是经得起时间的检验,符合法律法规的,也相信,钟祥市公安局在杨剑副市长的领导下,在中央打黑除恶深挖保护伞高压态势下,能顶得住来自当事人请来的所有说客、包括来自上级的压力,秉公执法,不会做出朝令夕改、视法律法规为儿戏的行为,来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政府的公信力!     请大家相信,既然耽误了关心此帖的网友的时间,最后一定会给网友们一个结果,让大家看看,到底是法大还是人情大,钟祥到底是法治还是人治,对于违法行为人的处罚究竟能不能得到落实,哪条法律规定女大学生违法被拘留可以不执行,接下来还要看看违法人员还有什么手段可以逃避拘留,逃脱法律的制裁,这顶保护伞究竟有多大能量,还有什么神操作能让违法人员逍遥法外。在此请纪委监委严肃查处那些貌视法律法规徇私枉法充当说客的保护伞,还老百姓一个公平正义清明的法治社会!我们拭目以待!!!      另外,对于司法局某位领导通过行政手段让社区工作人员带领违法人员所请律师、冒充司法局公职人员来受害人家里非法拍摄,已向司法局提出要求处理当事人,并向钟祥公安机关报案且已提请荆门公安局督察督促,要求查处该律师冒充司法局公职人员的行为,删除所拍视频,等候司法局和公安机关处理结果并一定在此公布后续结果!       在此上传在司法局复议期间为,蒋某所请律师在明知受害人不在、只有家属家在家的情况下,由社区工作人员带领在受害人门前开始摆拍,为的是拿到蒋某女儿有悔过自新的意愿的证据,好以此用来减轻或者逃避处罚。      因蒋某一家人行凶视频较长,暂时无法上传。蒋某某,财政局公务员,中共党员。该处罚决定书对于行凶过程没有过多描述,这可能是文书的规范问题。第一,社区工作人员敲门前已经知道当事人不在家;第二:最后面拿手机为李某母女俩拍摄者,冒充公职人员,实为蒋某所请律师。
北京人在感慨小时候奔跑的胡同、蓝天下的鸽哨,上海人在怀念石库门,成都人在想念茶馆,广州人在保卫骑楼。拆迁、造古 、克隆 、办节 、评奖 、治堵 ,城市化的利与弊、得与失在这十五年中涌现,城市生活的浮沉、城市价值的臧否、城市与人的关系,也在这十五年中成为讨论的主流。

1998年的中国,直辖市增至4座,总的城市数量也由新中国成立时的百余座增至660余座。

2013年,中国城市数量为658座。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三大经济圈托举出三组城市群,而城市人口也在2011年首次超过农村人口。

我们重排中国城市榜。不看它们的魅力,而看它们的异化。看这十五年来,它们都在做什么,现在又变成了什么样。

合并

县升格为市,继而被地级市合并为区,而地级市之间则不断兼并重组。

1998年,中国城市版图最大的变化是,重庆直辖。最年轻的直辖市重庆,直接吞掉了之前与它同级别的另外几个地级市,万县市、涪陵市、黔江地区以及远在两百多公里之外的万州市。

另一种合并是将下属县或县级市调整为区。无锡把锡山划入市区,苏州把吴县划入市区,这是长三角的城市升级。番禺、花都进入广州,江门吃掉新会,这是珠三角的组团节奏。这些合并往往是下属为上级提供发展腹地,成为工业建设、房产开发的资源库。

最大数量的城市合并,恐怕要算佛山、南海、顺德、三水、高明五市合并,是2002年广东版图上的大事,至今仍对区域经济产生巨大影响。量级相当的城市合并,无疑是因为更大的企图心。2013年年初,揭阳、汕头、潮州又掀起了讨论三市合并的话题,三市早就有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举措,而潮州市市长李庆雄说得明白:“建议三地合并后,尽早向国家争取升为副省级城市。”

改名

随着合并,城市的名字自然成为提纲挈领的标志。

一个有趣的例子是大学之间的合并改名。多年前,四川大学和成都科技大学合并,两所都是知名高校,最终定名为四川联合大学,不伦不类。再过数年,默默地改回四川大学,谁兼并了谁的话题无人再提。接下来合并四川大学和华西医科大学,此时的川大已经体量大得惊人,华西医顺理成章成为川大华西医学院。

和大学一样,城市间的合并,名字不仅仅代表着历史,更代表着体制博弈间的妥协和龃龉。

2010年,襄樊市更名为襄阳市。襄樊之名原本来自1983年襄阳与樊城合并,两座城市都是历史名城。如今又改回襄阳市,樊城这个名字终于成为襄阳的一个区。2001年,地级市淮阴合并了县级市淮安,新城市用了淮安这个名字,而“老淮安”则被改名为楚州区。

名字既是地位的象征,也是历史的记忆,当然也是经济的源泉。2001年,中甸变为香格里拉,通什市更名为五指山市;2007年,思茅变成普洱;而仁怀市已经连续数年在争取更名为茅台市。湖南的新晃和贵州的赫章、水城在争夺夜郎,新郑欲改名轩辕,安顺想改名黄果树。以当地的山水风土物产为城市名称,透露出的是明晃晃而又粗鄙的旅游经济思维。



拆迁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几乎可以缩写为拆迁两个字。大大的拆字画上一个圆圈,伴随了整整一代人的成长,也成为最具代表性的中国城市符号和艺术表达方式。

北京人在感慨小时候奔跑的胡同、蓝天下的鸽哨,上海人在怀念石库门,成都人在想念茶馆,广州人在保卫骑楼。任何一个中国城市人一生中都会和拆迁沾上关系,而他们越住越远,最后成为远离本地的本地人。

拆迁不仅仅是城市建设的课题,也是社会改造和阶层重组的征兆。在拆迁中,纠葛着各种人群、个体、组织之间的利益博弈,是法制和道德、个人与体制之间的斗争和妥协。

拆迁显然远远不只是房子,更是生活、尊严、权利和权力。

造古

拆迁完了,我们的城市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拆掉的废墟上造一个假古董起来。

每个城市都会有一些所谓老街区,成都的宽窄巷子、福州的三坊七巷、岳阳的翰林街,等等,都热衷于拆旧建新。把原有的老街区、老建筑全部推翻,代之以簇新的粉墙黛瓦、水泥雕花。2013年年初,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就联合下发通知,对山东聊城、河北邯郸、湖北随州、湖南岳阳、广西柳州、云南大理等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对旧城保护不力予以通报批评。这些城市的问题很相似,拆除旧街区,建起假古董。

迁走原住户、建起商铺,这是最大的经济动力。在利益和政绩的驱动之下,“保护性拆除”、“迁移性保护”这样的怪异模式也成为一时流行。
至于在造假古董的风潮落后了的后发城市,它们还有更宏大的构想。

2008年,大同开始“古城恢复性保护工程”,全面完成四面城墙及瓮城的修复,不少考古学者都表示反对这种复建,迁出居民、改变市民现有生活也引发争议。

开封打算把老城区改造成20平方公里的旅游区,重现汴京,另外再造一座新城。如果实现,将在4年内迁走十几万市民,光是拆迁费用就要花掉1000亿。

克隆

每座城市都有一个“新天地”,这是全中国城市向上海学的。

在南京,它叫“南京1912”;在苏州,它叫“李公堤1912”;在杭州,它叫“西湖天地”;在宁波,它叫“老外滩”;在成都,它叫“宽窄巷子”;在重庆,它叫“洪崖洞”;在广州,它叫“太古仓”……它们有的是商业地产公司投资,有的是政府主导,但无一例外的是高档餐厅酒吧,以及迫切地宣讲“历史文化和商业经济的完美融合”。可惜它们都长得一样。

同样,每座城市也都有一条商业步行街,都铺着整齐的花岗岩地面,两边充满了生拉硬拽和簇新扮旧的建筑外立面,各色商铺食肆专坑外地人。王自健在他的脱口秀节目里发问:“为什么每座城市都有一条本地人不去的步行街?本地人都去哪儿了呢?”他自己回答说:“本地人都在另外一座城市的步行街上。”

每座城市都克隆了一个塔、一个大学城、一个晒死人的广场、一个怪异而昂贵的地标、一个国外设计师设计的大剧院或音乐厅、一个建筑好看但没什么内容的博物馆或美术馆、一个远在天边只在理论上缩减了交通时间的高铁站,当然,还有一个全新的、占地面积超大、建筑超科幻的政府办公中心。



办节

人人都喜欢过节,但有一种节却是令市民避之不及、啼笑皆非。

洛阳有牡丹节,安徽巢湖也有牡丹节。这个并不产牡丹的城市为一株牡丹而热烈庆祝,这株长在风景区山壁上的牡丹据传有千年历史,号称“天下第一奇花”,可预测旱涝。为了这个节,巢湖市开展了灯会、花车巡游和旅游论坛等等活动,邀请了从非洲到芭堤雅的各类表演者前来表演造势,迎来送往,花了近百万。这项“打造城市名片、扩大品牌效应”的节庆,最后为风景区带来了三千名游客。

这只是比较奇葩的一个例子。每个城市几乎都有属于自己的奇怪节日,绝大部分都是近年来突发奇想发明出来的。各种花、各种食物,乃至西瓜、豆腐、鸭蛋、大葱、板栗……举凡这个城市能想出来稍有名气的东西,都会成为一个城市操办自己节目的由头。

所谓“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很多城市还沉浸在这种俗气过时的观念当中,最后的结果却是“公款追星”、节庆扰民、劳民伤财。

评奖

卫生城市、文明城市、园林城市、森林城市、田园城市、宜居城市、休闲城市、创意城市、旅游城市、生态城市、智慧城市、双拥模范城市、最具经济活力城市、创新型城市、环境保护模范城市、集邮文化先进城市、无偿献血先进城市、科技进步先进城市、环境综合治理先进城市……数数看,我们的城市有多少种评奖方式?

这些奖项评比,有的是政府评选,评选方从住建部、林业局到精神文明委不一而足,有的是各种协会、组织、团体。即使不算民间口头流传和媒体评出的称号,光是上列那些硬奖项,就足够城市们“创建”得不亦乐乎。

而对于市民来说,不管是“创卫”还是“创文”,每次“创建”都意味着大拆迁、大围蔽、大粉刷、大清理、大堵车,上街不见小餐馆,在家拿好暂住证。穿衣戴帽、栽花种树、七彩墙面、泡沫窗台、彩钢屋顶,也都在“创建”中被发明出来。

除此之外,国内的评奖已经不能满足城市的虚荣心。没拿过几个国际奖项,城市之间都不好意思打招呼。巴塞罗那的世界智慧城市奖,联合国人居署的人居奖,联合国环境署的国际宜居城市、国际花园城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自然遗产名录。当然,现在最流行的是“非遗”,教科文组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申遗”成为盛行一时的专有名词,改名申遗、组团申遗、打包申遗,联合国的申报不上就申报自己的,国家级、省级、市级都有了自己的“遗产名录”。小吃申遗、吆喝叫卖申遗、麻将申遗、童子尿煮鸡蛋申遗……总之总有一个申得上。



治堵

1998年,全国千人机动车保有量是10.7辆,如果按照当年全国人口12.48亿算,全国机动车总量在1300万辆左右。而到了2012年年底,全国机动车保有量已达2.4亿辆。随之而来的是全国城市普遍生了“堵病”。

2007年,北京实施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此后,这一做法启发了各个城市,杭州、武汉、长春、兰州等城市都实施或实施过不同情况的单双号限行。

2010年年底,北京发布汽车限购令,对车牌配额管理。2012年,广州跟进。加上早就实行车牌拍卖的上海,北上广都对车辆增加实施控制。

《北京晚报》曾经报道,根据一项国际调查,北京和墨西哥城并列成为世界上堵车痛苦指数最高的城市。北京被称做“首堵”,其惨痛经历自然是其他兄弟城市的前车之鉴。但各项治堵措施实施下来,却并不立竿见影.....

摘自《法制中国》
两千多年前,商鞅推行一系列新法令,助力秦国富国强兵。法律得到有效实施和执行,对于施政治国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法治犹如天平,一边是公共权力,一边是公民权利。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今天,只有政府带头有法必依、严格执法,国家才能在法治的轨道上有序发展。
2014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就《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起草情况向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说明时指出,各级政府必须坚持在党的领导下、在法治轨道上开展工作,加快建设职能科学、权责法定、执法严明、公开公正、廉洁高效、守法诚信的法治政府。
依法行政,首先要职权法定。推进政府机构、职能、权限、程序和责任法定化,厘清权力的边界,是建设法治政府的前提。
建设法治政府,就要用刚性的决策程序套住行政权力的笼头,使依法决策、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成为各级政府的共识。
规范执法行为,让人民群众感受到执法的严格、公正、文明,始终是党和政府推进法治政府建设孜孜以求的目标。
政府的权力来自人民,政府行使权力,要受到人民群众的监督。建设法治政府,就要强化对行政权力的制约和监督,确保其在法治的轨道上运行。
当全面深化改革有了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当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成为自觉选择,法治的引领和规范,必将不断提高我们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人民群众也将收获更多实实在在的福祉。
习近平主席:“老百姓异地办理身份证,不用来回奔波了,一些长期无户口的人,可以登记户口了,很多群众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每条河流要有“河长”了……这一切让我们感到欣慰。”
政府,既是人民的公仆,也要成为守法的榜样。全面依法治国,政府厉行法治的示范作用至关重要。全面小康的脚步渐行渐近,人民群众的期待殷切而热烈。雄关漫道,砥砺前行。让我们不忘初心,不懈奋斗,加快建设法治政府,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请问钟祥决策者们,你们有什么权利剥夺老百姓住房权?合理合法建房,你们凭什么不顾老百姓死活野蛮强拆老百姓修建的住房?你们又凭什么把钟祥一些老百姓安居乐业、楼房林立整齐划一的居民区定位棚户区?来勾结黑社会给他们披上合法的外衣祸害百姓?又是谁给你们的权利让你们不顾民生民意,胡乱在钟祥城区大拆大建,把刚刚投入公共设施公路、站牌野蛮拆除再建?谁给你们在办公室里拍脑袋规划的钟祥今后发展思路而不去顺呼民意倾听百姓呼声?而去想拆哪就拆哪,想挖哪就挖那!你们是在依法行政依宪执政,还是在显示你一方执政者的权威而我行我素?在外表光鲜的背后,你们给老百姓增加了多少幸福指数?每一个大拆大建工程背后,谁敢说没有回扣没有腐败?腐败分子原南京市长季建业希望你们记得,不顾民意,大肆砍伐代表南京城市名片的梧桐树,不顾民生满城开挖,所有事情的背后其实是为私利私心,也被南京人民称为“砍树市长”“季挖挖”。前不久也有武汉某领导被称为“满地挖”市长。现在的人民在觉醒,也规劝那些不顾民生民意的人,不要为一己私利与法律为敌与人民为敌,自己也去反思反思吧!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