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湖阿飞哥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柴湖镇鱼池村是从河南淅川整体搬迁到湖北钟祥,2018年扫黑除恶鱼池村的面貌有了很大的改观。环境变好了,道路也修好了。不过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我是一名在深圳工作的鱼池人,对家乡,对柴湖,对钟祥时刻关注着她的每一点可喜的变化。在外工作十几年。听说家乡最近变化很大,正好过年在家装修柴湖新城的房子呆了几个月,对农村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当今社会已经进入信息时代,人口流动加快。外出工作的人员越来越多,村里都只剩下老人,小孩。农村选举在三分之一有选举权的村民不在的情况下举行,是否能够代表全体村民的利益。建议,农村基层选举时间上安排到农历年底外出工作人员大部分都回家的情况下或者采取网络微信投票和现场投票相结合的方式。候选人的信息提前15日公示,接受群众监督。另外,像国务院公布政府工作报告一样,对村集体事物进行公开,阐述上任工作计划。比如:村委会欠外债多少?你就任村主任后村委会外债能下降多少?村集体财产能否保值增值!村里有啥发展计划!如果没有目标责任书,村干部岗位就成了一块肥肉,谁都想咬一口。不是靠真才实学,而是靠宗族势力,拉帮结派。农村干部会出现一种现象,没当干部时家里很穷,当了干部后家里富了村里外债多了,鱼池村外债从二十年前的几万,到现在的快一百万。二十年的时间,本村成了柴湖镇最贫困的村子。为何会欠那么多债务?谁为这债务负责?村干部说是上届干部借的?关键村里啥东西都没改善越来越穷,钱到底去哪里了,引人深思!能否建立基层干部的任职责任制及重大事项比如借债要求村委会集体签字,村民代表和党员干部百分之九十通过,向全村村民广播村里借债原因借债金额,还款方式。而不是采用暗箱操作方式私下借债,加盖村委会公章,私自出卖村集体财产!因个人利益让村委会背上巨额外债! 

2019年春节后,市司法局安排司法下乡活动来到鱼池村,采用现场问答的形式安排律师就与农村农民有关的问题举行科普活动。会后两周,村里要发展酥脆枣致富,专门去湖南考察然后回来告诉村民一斤枣子可以卖30多元,发动群众进行种植,鱼池村2018年已经进行土地流转。大面积土地已经流转出去,河西土地(靠前营村)和河东土地(靠鱼池村)是主要流转地块,但由于承包商不同,流转价格也不同!河西开始说一亩地是1000,河东是800,但最后签约后河西土地说是800。村民问为何降价,村干部说人家别的村都是800,所以要同价。土地是去年流转的,合同上讲明付一年款种一年,流转费到2019年快过一半了还没下发到农户手中,说是土地总数对不上,相差20多亩地,所以到不了账。柴湖镇做为全国最大的成建制移民地区,在50年前是片芦苇荡,自从搬迁来之后土地一直没有做平整工作1989年分地,河东河西地块都是靠近河边高靠近村边低,造成种的庄稼每季只能收一半,雨太多高处收,低处淹死,雨太少低处收高处旱死。所以一直在贫困线上挣扎!每家农户的土地都是这样,在土地有斜坡的情况下丈量的土地肯定跟平整后的土地有较大误差,承办方和村委会不是在承包前每家每户实际丈量面积,而是土地平整后说土地面积对不上,地还是那个地,难道它自己会长腿跑了!!!今天村干部群里又说改成半年付一次款。我就想说去年买个表。我们签的合同有个屁用,合同的精神,诚信在哪里!村委会不是代表广大村民的利益,而是发表承办方的利益。当场很多村民就说要收回承包土地,还是自己种!土地流转本来是利国利民的好事,现在却变了味道!
回到酥脆枣的事情来,试点的地块选择在我家门前的一块杨树林,这块地大约有二三十亩地,是我们组的小块地,每家有几分地的样子,小时候一直都在种玉米和大蒜,直到有家种了杨树,其他家的地也种不了了,大家一起种杨树,对于这块地我打心里希望钟庄稼,但靠近居住区,以前猪,牛,羊太多种不起来。最近一两年大块地流转了没地种的乡亲打算放树种地,年后村委会在不通知村民的情况下私自把这块地上的树砍了要种酥脆枣进行试点。乡亲们心里没有底,宣传的30一斤,有乡亲说5块钱一斤,只要村委会敢跟他签合同他就种,村委会却要求村民带地入股!村民不同意。村民要求村委会采取承包方式承包土地,发展酥脆枣。村委会回去后第二天答复土地是村集体财产,村里要种酥脆枣还外债!土地要充公!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有充公的说法从我们的村干部嘴中说出。情急之下村民拿出了2014年的土地确权证书,上面明确写明了这块地归属于属于它的种了几十年的村民。村干部咨询了给我们普法的律师,终于坐下来就小块地土地流转召开会议与村民进行沟通!
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的取舍-
酥脆枣的会议有两三家农户不同意流转,要自己种其他经济作物,村委会不同意要求必须种植酥脆枣,家里男人都外出打工,只有妇女儿童,枣树排水沟自己挖不动,被逼无奈只有交给村里种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农村联产承包制是我们的基本国策,在承包土地上有经营自主权。结果,我们在这件事上看到了什么,党的政策在这个地方执行变了味道,发展一个产业,如果真赚钱,农民会主动加入进行种植,而不是迫不得已。
农村宅基地-想说爱你不容易!
农村宅基地是农村户口本村集体组织居民建房的基础!我们村宅基地是在84年后86年前最后一次分的,当初一个人3分地。以后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我家一共6口人,只有9分宅基地,家里盖了一栋两层楼房和一套院子。只有我哥哥爸妈三人有地,20多年后也到了结婚的年纪,宅基地上只有一套房子,想结婚没有地盖房子!只有去城市买!而村委会回收移民解困的退还宅基地,确变成村委会集体财产。做为一个本村集体组织成员,确没有权利盖房子,而89年后出生的村民更惨连责任田也没有了!你说可笑不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