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晓荷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最近几天,允许生育三胎的政策一出,引出的网络话题很多,褒贬不一!  对此,我不想过多置评,既然居庙堂之高,所制定的政策,理应有一定的前瞻性吧!  三十多年,不管是对个人,或国家来说,是漫长的!更是不断变化的!尤其计划生育这项基本国策,今时不可同日而语!  三十多年前计划生育政策的严厉,放在今天,没经历过这段历史的年轻人可能大都不会相信!  我来讲述一段那个年代发生在我母亲身上的真实故事!  80年代初,母亲是计划生育这项政策实施的最前沿,也是最基层:她当时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主任,但她却作出过十分勇敢,十分伟大的善举!  几年前,我有次回老家,去村里理发店去理发,到理发店,人不多,但不凑巧有个人正在理发,由于经常不在家,村里好多人都比较陌生了,我也没说话,就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等候。 没多大会儿,店外又走进来一位大约五十几岁的大妈,她环顾四周,看了我一眼,立马又仔细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很快走到我旁边坐下来,用一种很亲切的话语问我:  “哎呀,你是不是✘✘✘的儿子?”(我长相随母亲)  “嗯,是啊!您跟我妈妈很熟吗?”“哎!我们一个村的都认识你妈妈,你妈妈那个时候是妇女主任,你妈妈是个好人啊!”  接着,老大妈跟我娓娓道来一段母亲的尘封往事。  老大妈年轻那会儿,计划生育抓得严啊!当初的政策是,头胎男孩,终身不再怀。  大妈那时候老大是男孩,刚好又怀了老二,按照当时的政策,二胎是坚决不能要的,要做人流的!  偏偏那时候上上下下都管的紧,那时候村里还来了县里的计划生育工作队,专门监督计划生育工作。  大妈那时候怕啊,眼看着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瞒是瞒不住的,她和丈夫商量,与其让工作队上门,还不如自己主动去做人流。  夫妻俩商量好了,挑了个日子就去镇医院准备做人流手术。  在去镇医院的路上,刚好碰到母亲从镇上开完会回来,母亲问他们去镇上干什么,夫妻俩实话实说了。    母亲忙劝阻他们不要去镇医院了,并告诉他们,县里的工作队马上就要撤回去了!孩子可以留下来!就这样,老大妈躲过计划生育工作队,顺利的生了老二!  也是老大妈有福气,兄弟俩长大成家立业后对老人也很孝顺,尤其是老二,在老父亲瘫痪在床后端茶送饭伺候的非常周道!    老大妈现在经常讲,幸亏当初碰到母亲帮她保住了老二!  讲完这些,老大妈叹了口气说:“哎,好人不长命啊!要是你妈能活到现在,看着你们都长大成人该多好!”  听完老大妈的讲述,我几近泪目!  我的母亲,因为她的一个善举,更是她人性的光辉,在她离世三十多年后,还能让她亲人之外的人永远记得她,感激她!  母亲真是一位了不起的伟大女性!

麦子黄了

情系钟祥 06-02 19:44 阅读 6977 回复 37
劳动节,与八叔见面,席间八叔谈及父亲,说父亲近来身体大不如从前,他在打牌,父亲坐在他旁边,看着看着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这还是要多回去看看,上了年纪的人,见一次少一次了,像你四叔,才几个月,说没了就没了。”八叔叹了口气说。一席话说的我很是惭愧!因为种种原因,已有将近二年没回家了!五月中下旬,正是老家江汉平原麦熟的季节,父亲年逾古稀,还在家里种了将近二十亩地!每次我们劝他少干点活,父亲总说,不要紧,还能干,只要身体还能动!“那快割麦子的时候我回去帮你!”我在电话中对父亲说。“没事,我能弄的动,现在都是收割机,不费力,只是开车拉一下。”父亲说。父亲总怕耽误我们,我又说,好长时间没有回去了,回去帮帮忙也刚好看看你们。五月以来,江汉平原多阴雨,虽说现代农业早已不是刀耕火种的原始农业了,但收割的时候,还是要看天气。十八日,父亲来电话说,最近几天天气还好没雨,麦收可能就这几天。与父亲通话结束,我们便网上下单订回家的车票。十九日夜从上海南站出发,第二天中午十一点点多就到了。妹妹驱车送我们回家,路途中,不时见到挂着外地牌照的卡车拉着各种收割机,近田野路边,来往田间收割机更是云集。加之乡村路窄,以至于归途搪塞!十来分钟的路程,辗转弯延,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将近村口路上,远远的望见从院子里出来的父亲!我们下车,父亲面露喜悦之情。我问父亲,地里有收割机去割麦了吗?父亲说,不急不急,先吃了饭再说。等我们吃好饭,父亲去院里把一辆三轮摩托车推出来,三轮摩托车座不是很高,父亲十分缓慢地抬腿准备跨上去。动作是那么慢而吃力。爸爸,让我来骑吧。我忙上前把他拦了下来。父亲默不作声,转身又很缓慢地爬到车厢里,拉过几个包装袋,垫在车厢里坐在上面。我转身问他坐好了吧,父亲点点头,嗯,我注意到父亲,胡须都苍白了不少!还记得儿时的某一天,我正在池塘边玩耍,远远的听到大路上响起拖拉机的轰鸣声,我知道那是父亲开的拖拉机,我光着脚丫跑到路边,朝他挥手大声地喊着爸爸。父亲开着拖拉机驰到我旁边,他手脚麻利的停下车,他坐在高高的拖拉机驾驶台上,也不下车,而是一手扶着方向盘,微微弓下身体,伸给我另一支强壮的胳膊,朝我招招手。“来,抓紧了。”我双手抱紧他的手腕处,他只是轻轻一提,我整个人就被提上了高高的拖拉机驾驶台。“爸爸,你好有劲啊!”我佩服的说。他笑笑不说话,一手抱着我,一手掌握着方向盘,开着拖拉机带我回家。父亲老了,不再是我幼时那个壮年汉了!我发动三轮车,向田野驶去。我们行驶在路上,路二边的田野里,由于连绵的阴雨,麦子展现出一种暗淡的黄色,几场大风大雨,有不少的麦子都倒伏在地里了。老家农俗有言:谷倒压满仓,麦倒一把糠!父亲坐在车厢后面叹了口气说,麦倒了,看样子,今年收成好不了!地里已经有乡亲收割完了,收割机正在朝车厢里哗啦啦地放着麦子,由于天气预报说后期还有阴雨,麦子收割的都比以往早一些,抓一把捏在手里,还透着青湿!这种没有熟透的湿麦,也没好天气晒,很容易霉变,再者,沉重的麦子也要劳力去翻晒,现在的农村,青壮年都很少了,年迈的哪能搬运几千斤麦子呢!麦子从收割仓里放到车厢里,多数都是直接拉到粮食收购商卖掉了。因为小麦水份比较大,粮商给出的价格也很低,父亲第一天收割的六七亩地麦子,我们拉去,粮商看了一下,伸出手,作八字样,八毛一斤!父亲无奈说卖吧!开车上地磅过称,三车麦子,净重三千八百多斤,才卖了三千多一点钱!回来父亲一算帐,种子,肥料,种植,收割费用除去,一亩地也就剩那可怜的几百块钱!第二天,剩下的地收割完毕,父亲摆摆手,这剩下的八毛不卖了,留下来,我一点点晒干,总能卖个好价钱!
风云突变!这些城市的房价,撑不住了...文/杨国英根基不深,一压即破。在持续的政策压制之下,终于,有些城市的房价,撑不住了。上周,社科院发布《中国住房大数据分析报告(2020)》,报告显示:与房价高峰相比,已有20个城市的房价,距离高峰跌幅超过了10%;房价下跌最厉害的五大城市,幅度均超过了18%,其中,廊坊跌幅46.9%。风云突变,炒房已经不太靠谱。炒得不好,真真能把自己的半条命炒掉。下面,具体看一看,最近三年房价下跌的前五个城市:总结一下 ,这五个城市,到底有什么特征?1,除了肇庆地处南方,其他四个城市,都是北方的,都是环渤海的城市。而且,廊坊、天津和石家庄这三个城市,更是打上了“环京”的标签。2016-2018年,伴随着北京房价的飞涨,环京城市的房价,跟着水涨船高,廊坊部分区域的房价,一年半的时间,涨幅甚至高达两倍。涨得有多离谱,跌得就有多惨。最典型的就是廊坊,现在,廊坊的房价,距离2017年4月的高点,大跌了近一半(46.9%),部分泡沫太离谱的区域,房价跌幅甚至高达70%。北京的房价跌了,三年半时间,跌了15.8%,廊坊的泡沫破灭了。同为环京城市的天津和石家庄,自然也就不可能好,三年半时间,跌幅分别高达21.8%和18%。2,土地太多,人口太少,而且,缺乏人口净流入。图片来源:中国网新闻尽管,除了天津和肇庆,最近三年的常住人口,整体不增不减外,其他三个城市的常住人口,整体还是有一定增量的。虽然,有一定增量,但是,与南方的二线城市相比,廊坊、青岛和石家庄的人口增量还是比较弱的。还应该提一下,除了天津,廊坊、青岛、肇庆和石家庄的人口密度真的太低了。廊坊面积6400多平方公里,与南京市的面积相当,人口还不到500万人。青岛面积1.13万平方公里,1.8个上海市的面积,人口仅有950万人。石家庄的面积1.45万平方公里,2.3个上海市的面积,但人口仅有1100万人,不到上海市人口的一半。至于三线城市的肇庆,就更不用提了,面积1.5万平方公里,人口居然还不到420万人。地大物博,人口少,这要是在农业经济时代,还能勉强称之为优势,但是,在信息经济时代,这就是明显的弱势了,至于房价,则更是无法支撑住的。3,主导产业都比较传统,经济发展的后劲不足。一个城市,是年轻,还是年老,关键在于产业结构。产业结构面向未来,面向新经济,这个城市就年轻,也能留住和吸引更多的年轻人。产业结构停留过去,仍以传统产业为主,那么,这个城市就年老,也很难留住和吸引优秀的年轻人。先说天津、石家庄和廊坊,这三个城市的经济体量不同,但是主导性产业,都是以化工制造为主。青岛的主导性产业,是要相对好一点,也有一些知名企业(海尔、海信、青岛啤酒等),但是,青岛的缺陷在于,缺乏批量优秀的规模民企,这就让青岛的经济,有点缺少活力。而肇庆,就产业而言,就更不值一提了,虽然地处广东省,但是,经济还较为贫困,2019年的GDP才2200多亿元,目前整体还处于脱贫攻坚阶段。现在,部分城市的房价,已经撑不住了。这5个跌幅居前的城市,仅仅是一二三线城市的代表,而更多没有列入统计范畴的四五线小城市,尤其是北方的小城市,事实上房价跌得更厉害,比如黑龙江的鹤岗,几万元一套的房子比比皆是。这还刚刚开始。现在,大城市与中小城市的房价,正加速分化,位置偏僻(距离大城市远,又不是旅游重地)的小城市,未来房价的走势,基本可以确定,正朝着白菜价的方向狂奔。还是那句话:未来,只有前20大城市的房价,才能得到强力支撑。至于三四五线小城市,除非地处深圳和上海的周边,否则,基本无望。声明:本文来自东方财富自媒体,不代表东方财富的观点和立场。
一线抢人才,二线抢人口,让三四线城市无路可走?文/杨国英城市之战,全面打响;一线加入,战况空前。上周 ,广州正式加入抢人大战。广州正式提出:凡是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全日制技校高级工班毕业人员,年满28岁以下,缴纳一年社保即可在广州市白云、黄埔、花都、从化、增城、番禺和南沙7个行政区域内落户成为新广州人。大专和技校也可落户,门槛之低,广州创下了一线城市的纪录。11个行政区域,广州仅剩下越秀、荔湾、海珠、天河4个核心区域,其他全面放宽落户。上月,上海低下高贵之身,发布“人才令”。上海抢人新政,针对高层次人才、重点机构紧缺急需人才、高技能人才、市场化创新他业人才、专门人才和其他特殊人才等五大类人才直接落户。而在更早前的9月23日,上海已经针对本硕应届生的直接落户,进行了扩容,从原来的北大清华,扩大到包括上海交大、复旦、同济、华东师范在内的6所高校。城市之战,即便是顶级贵族的上海,现在也已经坐不住了。时势逆转,一线城市的京沪,过去是减人,现在已开始抢人。一线城市的广深,过去主要是抢人才,现在直接变成抢人口。2020,经济开始内卷,城市竞争也开始内卷。相比于一线城市的抢人,是以抢人才为主,二线城市的抢人,则已有全面抢人口的迹象——不管男女老幼,也不管有无学历,只要你愿意落户,就随时给你办理。二线城市的抢人,开始全面学西安。上周,福建省会福州、以及东部城市六强之一的无锡,开始全面抢人,全面转向“零门槛”落户。福州,从2021年1月1日起全面放开落户条件,实现落户“零门槛……”无锡,距离“零门槛”无限接近——全面取消江阴、宜兴行政区域内的落户限制;在无锡有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或者合法稳定就业并参加社保,只要满足其中一项,即可申请落户。……一线城市大幅降低落户门槛,二线城市则无限向零门槛靠拢。城市之战,说到底,就是人才之战,就是人口之战。2000多年前,秦国之所以能力挫六国,一统天下——商鞅变法居功至伟。可以说,没有商鞅变法,就不可能有日后的大秦,秦国更不可能从西北偏僻之地,一跃而位居七国之首。商鞅变法,主要的手法,无外乎废井田、重农桑、奖军功、实行统一度量和建立县制等。但是,根本目的仅有一个,吸引人才,吸引人口——通过给位子、奖军功,为秦国吸引人才,通过给土地、减税赋,为秦国吸引人口——没有人才,何谈竞争?何有人口,何谈发展?今天的城市人口之争,虽然没有刀光剑影,但是,本质上与2000多年前并无太大差异。但是,人才都让一线城市夺了,人口都让二线城市抢了,这让三四线城市还能怎么走?对身处三四线城市的朋友,这可能是一个潜伏的心理伤疤。一二线与三四线城市的巨大分裂,这在过去20年,是从没有过的。如果说有差别,那也仅不过是:一二线城市的发展特别快,三四线城市的发展比较快。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一二线城市与三四线城市,已经开始进入存量博弈时代,博弈的核心就是人口。这注定是不可逆的!过去百年的欧美日,其城市发展的严重分化,都走过类似的道路。毕竟,产业发生了变化,过去是工业经济为主,现在是信息经济为主,大城市更具优势。毕竟,经济发生了变化,过去是增量博弈为主,现在是存量博弈为主,大城市更具优势。是伤疤就得掀开。掀开伤疤,才能直面现状,洞悉趋势。三四线城市的广大中青年,请不要再迷恋乡土的情深,不要再满足小城市的安逸,如有可能,尽快,马上,向一二线城市进军,在大城市置业、并升级自己的技能。大城市才有未来,小城市易安居难就业,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我在去年7月就预判过:“未来10年,中国前20大城市的总人口,必将占到全国总人口的30%,而由这20大城市直接辐射构建起的都市圈,吸纳和融入的总人口,将要占到全国总人口的70%以上。”现在,又一年快过去了,而这个趋势,明显在强化。城市之战,恒者恒强——固然,我们不愿看到,但是,这却不可逆转!
情人节,和圣诞节一样,原本也是一个西洋的泊来品,但时下的国人,似乎对这个节日远不及后者来得排斥。

大概也是因为这也是唯一一个男人与女人有共同籍口可以狂欢庆祝的日子吧。

若论男女之情,中国人恐怕更多喜欢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含蓄与委婉;而西洋人,总喜欢置一张长桌,燃几支蜡烛,赠一束玫瑰,再浅酌二杯红酒……二者形式不同,但都在追寻男人与女人之间的那种浪漫与温情

浪漫与温情,虽人种不一,但都神往。温情与激情不同,激情,更多源于身体的表像,说难听一点,激情更多地体现了人类的动物属性!

宋元时的书画家赵孟頫,与夫人管道昇,二人同为当时的书画大家,可谓是才子佳人,神仙眷侣!

然而,可能是因为人到中年,夫人管道昇容颜渐衰,赵孟頫心中打起了小九九,对着夫人提笔写了一首小词:

我学士,尔夫人。

岂不闻,陶学士有桃叶桃根,苏学士有朝云暮云。

我便多娶几个吴姬越女何过分?

你年纪已过四旬,只管占住玉堂春。


赵孟頫大意是说,你看我一堂堂学士,你当我的夫人,难道没听说过陶渊明娶过二个叫“桃叶”桃,”桃根”的小妾;(好歹也是大名鼎鼎的陶渊明,不知道怎么会给二个小老婆取这么俗气的名字)


人家苏东坡学士也有朝云,暮云二个小妾,我现在同样身为学士,娶几个小妾也不过分,你看你现在年纪已经过了四十,只管占住你正房元配的位置就可以了。

要我说这文化人耍起流氓来就不一般,非得把一帮文化人拉下水。

赵孟頫绕了一大圈,拉了史上二位文化大伽垫背,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体内的那点儿荷尔蒙在作怪。

夫人管道昇算是看出来了,(这时候谁要是再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我估计管道昇肯定会抽他二耳光)所以说有文化就是不一样,有文化的女人就更不一样了。

人家才女管道昇看了,也不气,也不闹,更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

才女当时很可能二眼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老公赵孟頫,夺下笔来,思绪万千,感慨万千,刷刷刷,几笔也回敬了老公一首。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情多处,热如火!

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

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

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好家伙,老公赵孟頫当时就被妻子管道昇惊天地泣鬼神的才气和忠贞不渝的情义感动的是五体投地,痛哭流涕地发誓如果再有二心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管道昇一首跨越并超越了千年的近乎于白话文的《我侬词》,又一次成功俘获了赵孟頫的身心!

二人之间的多巴胺又上升平日里的正常水平,夫妻俩又恩爱如初,继续一起写字作画,每日诗画传情,一对神仙眷侣,共渡余生,成就书画史上一段佳话!

虚惊一场

情系钟祥 2020-02-05 阅读 1.3万 回复 7

他翻了个大跟斗

流金 2019-12-26 阅读 3465 回复 5
我是一个对天气特别敏感的人。

沪上的天空已经一周多不见阳光了,连绵不断的雨,大一天,小一天地下着,阴沉沉地令人郁闷。

唯一使人舒服一点的是每天的温度还不算太低,晚上,去接妻子回来,路上,她讲带小丫头一天的过程给我听,虽然琐碎,但也不乏趣味!

二三岁的小孩子么,正在学习语言,总会时不时爆出些笑料。

但妻子今天给我讲的,短暂一笑而过之后,我们都不免长叹了一声。

妻子讲,中午陪小丫头睡觉前,总要陪她看会儿漫画书,小丫头特别喜欢看《三毛流浪记》。

厚厚的一大本,黑白的画面,故事中的人物简单明了,小丫头会像个小大人一样指着书中的人物讲这是谁谁,在干什么。

如果小丫头有看不明白就会用稚嫩的声音问阿姨这是在干什么啊?

今天刚好小丫头翻到了书中一页,画的是民国吋期的上海。

街头上,满怀激情请愿的学生,衣衫褴褛的乞丐、穿着考究的富人、提着布袋买大米的平民、穿着妖艳的站街女……

林立的高楼上,专医梅毒的招牌、酒店的招牌、书局的招牌……

咖啡厅里,有恋爱的情侣,也有孤独的饮者;舞厅里,有搂抱着跳舞的男男女女;

米店二楼的老板们正搓着麻将,三楼破败的阁楼里,有人上吊自杀,阁楼对面的宽大的洋房里,大腹便便的商贾正坐在沙发上等着电话,楼顶花园上,阔太太正悠闲地浇灌着鲜花;土豪的飞机正从这城市的上空飞过……

等侯看戏的人在剧院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他们不知道,世间的人,每天都上演着或悲或喜的大剧。

这纷杂的世间百态小丫头怎么能懂呢?妻子只给她讲了土豪开飞机,老阿姨浇花,剩下的让她自己看。

小丫头指着画中跳楼者奶声奶气地说:这是在翻跟斗……话没说完,妻子笑了。

小丫头说,不是吗?

妻子无奈地说,是啊,是在翻跟斗,翻了个大跟斗!
中午下班吃饭的时候,才有时间看手机,雷茵涵事件发生后,我为什么要写几篇帖子呢?大家听我细细道来。
我也为人父,儿子也曾在钟祥某学校读过书,报歉,我现在冷静了,不想,也不敢爆光某某学校某某老师了。
儿子六七岁的时候,由于我们家在农村,我和妻子当时还种一二十亩地,同时我们还做农产品收购。
苦于孩子无人照料,同时也处于对钟祥市区教育水平的向往,我们把孩子也送进了市区学校,然而,这个看似正确的决定却令给孩子吃了不少苦头!
最初,孩子高高兴兴地跨进市区学校的大门,满脸的兴奋与自豪,回来就跟小伙伴讲我在城里上学!
岂料好景不长,半学期不到,孩子上学就不高兴了,沮丧,甚至哭泣!
开始的时候,我们怀疑孩子学习可能跟不上,必定城乡教育有差距,于是我们开导他,但后来孩子情绪还是没改变。
自己的孩子自己清楚啊,儿子虽然算不上冰雪聪明,也不算笨啊!再说成绩尚可,不至于有那么心理大压力啊!我们都纳闷了。
终于,在一个周末我去接孩子的时候明白了,那个周末,我在校外等孩子放学,很多家长也在,无意中,我听到二位长者在谈论:
“你看现在的老师还要哒成波!硬是公开跟伢子找家长要!你不送不给行波!伢子捏在人家手里!”
老天!原谅我这个乡下人啊!我大吃一惊,我伟大的人类灵魂工程师!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惊呆了,也明白儿子情绪的原因了!
天啊!我可怜的儿子,该受了多少无端的苛责与漫骂!那一刻,我懊悔,我愤怒!真不该把我纯洁童真的儿子送到这个市侩阴暗的地方!
了解原因之后,把孩子再转回乡村也不现实,无奈,你只有屈服,之后,你懂的……一直到我儿子平安上完小学!
雷茵涵事件之后,现已长大的儿子跟我讲,他相信那种老师是事实,他跟我讲起那些渣师!至到现在,带给他的阴影还残存!
所幸后来我们及时发现,更所幸我儿子有个强大能包容的心理!
所以,雷茵涵事件我一得知,第一时间,可以说是含着愤怒的泪水写了一篇小诗!
我相信每个为人父母的人,每一个心存善良和正义的人,都不愿意看到我们的教育沦落到如此地步!
你把市侩,把唯利是图,把不择手段教给那些天真的孩子,那是教育吗?荼毒生灵啊!
拜托,论坛评论我蹭热度的网友,请别侮辱我曾为雷茵涵流下的那滴眼泪!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