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温州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孩子,知道老师今天为什么打你的屁屁吗?当我一只手抓着你的衣领,一只手狠狠地扇你屁屁时,我的眼晴在流泪,我的心在流血,我浑身颤抖。我承认,作为一名教师,一名有三十五年教龄的老教师,我失态,发飙,甚至近似于疯狂一一
    离晚餐还有十分钟,厨师突然喊,怎么停电了。于是,我到校长办公室拿钥匙到配电室看看是不是空气开关跳闸。当我打开门锁发现门锁扣被撬开,进去一看,三个空气开关都跳闸了,大闸刀上下两个护壳被下掉了,闸刀也向外拉掉三分之一。闸刀开关下面有一张大桌子,大桌子旁边放着一张小凳子。
我合上空气开关后,站在配电室门外,正在纳闷这门扣被撬是怎回事时,三年级一名同学跑过来说,“老师,刚才二年级人说李焕新触电了,还听到爆炸声。”
    天啊,我一阵晕眩,血压陡升,感觉天旋地转。心情稍稳定后叫三年级这名学生迅速把二年级三名学生叫到配电室。就是这三名七八岁的孩子,在下课时撬开了配电室的门,移桌子,搬凳子,站在桌子上把大闸刀护壳螺丝下掉了,裸露的铜片像张着的血盆大口,其中一名叫李焕新的男孩伸手去拉闸刀,手接解到铜片,三个空气开关同时跳闸发出“碰”的一声,李焕新手臂发麻疼痛(他自已说的)。三个男孩吓得跑出了配电室,其中一个又折回把配电室门掩好。
    听完这三个玩皮男孩的“交待”,我一下子情绪失控了,“老子书可以不教了,今天也得狠狠地揍你们一顿”突然伸手抓住为首的那个孩子,一掌接一掌地扇着屁屁。(十天前也是这三个男孩子撬开一教师的宿舍门。)
    想想真害怕啊。
    要不是空气开关质量好,现在出现在面前的还是三条鲜活的生命吗?
    要不是空气开关质量好,三个家庭,他们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此时该有多悲催!
    要不是空气开关质量好,我这个值周教师、班主任、现在已被关进了派出所(校领导在教办开会,临走前特地交待值周教师的我)!
    要不是空气开关质量好,该有多少上级的上级一条线领导会为此受到牵连!
    可悲的是拉闸触电李焕新的爷爷奶奶晚上到校后,不是和班主任沟通如何教育孩子,还来闹校。听说孙子被我打了屁股,气势汹汹地跑到办公室挥拳想打我,我是一名教师更是一名有血性的男人,同时也和他一样是一名爷爷级的男人,书可以不教,受辱没门!不等他的拳头到我脑门,我立马制服了他!并且正告他:今天打了你孙子的屁股,一是为了让你孙子对生命有所敬畏,二是为你将来家门有传,不断香火!
    要告,你去告吧,我等着!

    

瞬间的孤独

文学 02-28 17:46 阅读 8683 回复 5
5月11日上午,朋友借我的车到客店办事,行驶中与一突然左转弯的摩托车相撞,造成摩托车驾驶员左腿骨折。12日上午,我委托另一朋友到人民医院住院部为伤者垫支了3000元药费,收费员说药费已经9000多了,若不马上付清就要停药。签于此情况,我立即委托人找中国大地保险公司钟祥分公司。(我的车是不计免赔全保)大地保险需要我们立即准备六份材料:1,道路交通事故抢救费支付(垫付)通知书;2、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3、医院诊断书;4、费用清单;5催款通知书;6、医院账号。前面2项交警部门很快办理了,后面4和6在医院办理就遇到了麻烦。费用清单开始说没有,医院账号也不提供。并说保险公司在故意刁难,根本不需要提供费用清单和医院账号。害得我委托人到保险公司白跑一趟。委托人告知我情况后,我让委托人到科室责问为什么不提供费用清单?没有费用清单9000多元的费用是怎样产生的?后来委托人发了顿恼骚,科室很不情愿的提供了一份费用清单,并说这份清单只是个大概。我就不清楚作为钟祥市最高规格的医院,出具一份费用清单,怎么就躲躲闪闪?还动不动就对伤者说,再不交钱马上停药。医者父母心啊。在此,本人对钟祥大地保险和东桥交警中队快速办理的工作作风十分敬佩,衷心感谢!


护士小姐们,近来你们把家乡的论坛搅得可热闹。从你们轮番对新院长的轰炸中,看出了你们的自私与无知,看出了你们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当炮使的悲哀。一个人“无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无耻”啊。
首先,我要肯定是新院长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他的改革整顿目的是为了真正体现“人民医院人民办,办好医院为人民”。第二、真金不怕火炼。只要你有技术,有能力、有水平还怕什麽样的考试?第三、凡是与规章制度过不去的,就是与自己的金钱过不去。一个单位如果没有一套完善的管理制度或者有制度不执行,在竞争中就会被自己打败。管理的原则就是谁违反规章制度,谁就要接受处罚,接受处罚就要付出成本。07年3月,我担任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有人故意招进二名童工,然后和外面的人勾结举报混奖金。公司被劳动监察部门罚款4万元,并取消当年诚信企业评选资格。我被公司追究责任罚款3000元(当时3500元/月),我监察不到位甘心接受处罚。第四,要说工作时间长,我看你们发的贴也只有8小时呀,并没有违反劳动法啊。告诉你,我每天工作时间是:上午:07:20—12:00,下午:1:00—5:00,晚上:6:00—11:00,公司的保安早7:00接班,晚7:00交班,轮流吃饭20分钟,值班不许打瞌睡,有监控监视。第五,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干个体户。你感觉单位对你太苛刻,你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何必发牢骚,气坏身子睡得意呀?不过不管你在哪里工作要记住:做人做工向善,积德积才敬业。
那一刻,姐姐搂着弟弟号啕大哭 还未敲键盘,而我已泪流满面,痛苦的思绪将我带回到三十八年前的大年三十—— 1972年腊月,我六岁的大弟患上一种血液病,在张集卫生院住院20多天仍然不见好转,腊月28那天,医院要求父母把大弟转到钟祥人民医院治疗。父亲留在医院照料二弟,母亲一大早匆匆赶回家,到生产队会计那里领起1.5斤过年供应肉票,并借支20元钱。母亲把我们姐弟叫在一起分工,让我带好二岁的小弟,让11岁的姐姐跟母亲一起到街上把肉带回家过年。母亲交待完后,又匆匆地带着姐姐返回张集街上置办“年货”。因为大弟要马上转院,母亲只是到食品店把供应的肉买好交给了姐姐,另外交给姐姐2元钱,让姐姐回家到“三八”供销社时每人买一双袜子,并给我买一张火炮(3分钱一张,吃年饭前放在石板上用钉锤一颗一颗敲打)。 除夕日,姐姐很早就起床了,按照母亲的吩咐,过年那天要把房屋地全部打扫一遍。姐姐扫完地后,把我叫起床,吩咐我把火笼(山里人家到冬天在一间房围着一堆火取暖的)的火燃烧起来准备炖肉。姐姐从碗柜里拿出那供应的1.5斤肉,对我说:“平平,今天过大年,小弟和我吃三片肉,你吃四片肉,我们把肉留下来给二弟和爸爸妈妈回来吃。”“我也吃三片,还要留下来过小年啊,”我回答说。姐姐把菜板放在椅子上,把肉放到菜板上一刀一刀的切,我站在姐姐旁边盯着姐姐的手,“一片、二片…… ”轻声的数着。姐姐切完九片后,又把二个白萝卜切成小方块,姐姐把九片肉和萝卜放进煨罐里,加满水放进一些盐后,就把煨罐放到火笼边用燃着的敷碳围起来。 小弟还在睡觉。趁着这段时间,姐姐把水缸洗干净后,我和姐姐到200米外的小河去抬水。在我知事后,我就看见每年的年三十,母亲都要把水缸洗得干干净净,父亲都要挑满一缸水。我想姐姐也知道了这个习俗:大年初一、二、不能挑水进屋。我和姐姐每抬一趟水,就给煨罐添一次敷碳。当我和姐姐抬到第六桶也是最后一桶离家还有50米左右时,突然听到小弟撕心裂肺的哭声,姐姐扔下扁担朝家里奔跑,失去重心的我一下子仰倒在水桶上,我爬起来也跟着姐姐往回跑。我和姐姐几乎同时进火笼屋门,我几乎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小弟光着身子,屁股和后背卡在一张没有靠背四腿朝天小椅子中,煨罐倒在火堆旁,罐子里面的肉、萝卜、汤散落在翻倒的小椅子旁。那一刻,姐姐搂起小弟弟号啕大哭,小弟一个劲地哭喊着“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我没有像姐姐弟弟那样放声大哭,只是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幸亏那把翻倒的小椅子没有让小弟弟烫伤。姐姐哭着把小弟弟抱进房屋穿衣服,我到厨房拿来水瓢和筷子,一片一片、一块一块地把散落在地上的肉片和萝卜块捡起来,放进水瓢,用清水洗干净重新放进煨罐里……


事情发生在1975年的6月。
那一年,我刚11岁。由于祖父在解放前办过工厂,75年4月清理阶级队伍时,在一次全大队三线工作现场会上,大队革委会主任宣布说我家是漏网的资本家。第二天一到学校,我就遭到许多同学的嘲笑与辱骂,更可气的是大队贫农主任住着拐杖一拐一瘸赶到学校,要求校长立即撤销我的班长职务。为了躲避那些嘲笑与辱骂,读三年级的我不得不开始逃学了。
每天早晨,我很早起床喝二碗稀饭(那时我们小孩子不挣工分是不能吃干饭的)就背着书包假装上学了。我躲到家的后山上,看到父母亲和姐姐出工了,我就溜回家,去捡牛粪。把捡回的牛粪堆在菜园的一个角落里,准备交给生产队记工分。堆积的牛粪随着时间越堆越多,终于有一天我在捡牛粪时,遇到住我们小队工作组干部,他问我捡牛粪干什么?我说肥菜园。没想到他跑到我家菜园地察看,发现菜园角落里堆了一大堆牛粪。当天晚上,小队召开批斗会,据我父亲说,工作组干部要父亲站在前面作检讨,对地主富农的狗崽子管教不严,把公家的牛粪捡回去肥菜园。晚上,我在睡梦中被父亲的巴掌打醒,母亲站在床前哭泣。
第二天早晨,我一起床就背起书包出门,母亲一把拉住我说:“儿子,不要再假装上学了,我早就知道你受了天大的委屈,你就在家里看书学习,总有一天你还会回到学校读书。”从不哭泣的我,一下子号啕大哭起来。早饭过后,父母亲和姐姐出工了,我一人在家看书。大概到了10点钟,我听到屋后的菜园里有人在说话,我打开后门看见那位工作组干部正和其他二人一起在转移我捡的牛粪。我冲上去抱着工作组干部的大腿说:“不许动我的牛粪!”他用那粗大的手抓住我的小手,一下子把我推倒在牛粪堆上,恶狠狠地说:“今天就要没收你这狗崽的牛粪。”我站起来抓起牛粪就朝他脸上扔,并再一次的扑上去抱着他的大腿狠狠地咬了一口后,撒腿就跑。。。。
十八年后的1992年,当我在乡镇党校工作时,在一次离退休党员培训中,我又遇见了十八年前被我咬过一口的那位工作组干部。在分组讨论时,他特地跑到讲台上说我很像一个人。我说:“您老说的这个人正是我的父亲。”“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像小狗一样咬了我一口吗?至今我的大腿上还有一块疤痕,”他笑着问我。我说:“对不起您老,那时我在您眼里本来就是狗崽子吗,咬人也是很正常啊!”
呵呵,我们在笑声中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儿子读大学后每年假期都到温州做假期工。 7月15日晚上,他听妈妈说我的颈椎又痛起来了,他下班后来到我的办公室给我做推拿,他边推拿边和我聊天。他说:“爸,我第一年暑假帮妈妈辅导培训班学生,你们按市场价每天付给我45元工资,去年我到公司做保安每月工资1700元,今年我在公司车间作计件普工,一天工作11个小时,一天可以挣到120元以上。虽说很辛苦,但我觉得很实在。特别是看到车间里有些读了三年四年的大学毕业生,做那些小学生、初中生就会做的事,我感觉读大学的投资是一种浪费。我已经读了三年大学,还有二年毕业,如果再读二年研究生,四年后我能做什么呢?开私家诊所必须要有五年的临床经验,我想我现在是不是退学,跟你在公司学管理经验,四年后,我也许可以成为一名高级管理。”他还给我算了笔经济账:“再都四年书,按现在的标准每年二万,共需8万。你们按时把这笔钱帮我存到银行,从现在起我在这里打四年工,从普工做起,平均每年存3万,四年就是12万,这样四年后,我就有20万,并且我会努力成为一名技术型管理人才。四年后既省去找工作的烦恼,创业也有了一点资本。”儿子还说,“当年我考大学,完全是为了满足你和妈妈的虚荣心,其实读高三时我就想出来打工,那个想法不敢说出来,怕你们伤心。”儿子一番直言让我很难回答,敬请家乡的朋友们指点指点。


应聘 假证 受聘
正月10日早晨6:00,严重晚点的火车终于到站。一下火车,我就按照招聘信息电话打过去。很快,L国际实验学校的教师专用车开到过来了,车上已有30来人。车行1小时后把我们送到L国际实验学校。招聘小姐拿着话筒象导游小姐一样领着我们边游览校园边介绍:“这是香港著名教育实业家XXX投资1.5亿元与我们合作办学。”学校确实显得非常豪华气派。清一色的欧式建筑群显得非常大气,绿化与建筑浑然一体。塑胶运动区、教学区、行政办公区、休闲娱乐区、生活区错落有致。运动场上有200多学生正在上体育课,朗朗的书声从别墅式的教学楼里传出。也有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来应聘的老师在校园游荡。和我一同下车的同行们一扫旅途的疲惫,兴致勃勃的交谈着。可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双重的压力让我的心情显得沉闷:一是我年纪大,一名中师生能胜出这群朝气勃勃、年轻正规的大学毕业的同行吗,二是自己来自一个山区小镇,几十年的教学靠的都是“三尺教鞭三寸舌”,现在流行的多媒体教学对我来说还比较陌生。不过,还有阿Q精神给我一丝安慰:看过、试过、努力过也不枉此行!
下午1:30开始分科面试考试考核。我报的是初中数学,参加考试共有42人,招聘名额5人,意味着将有37人被淘汰出局。整个过程共分四轮:第一轮语言表达能力测试占20%。我抽到的题目是:请用3分钟作自我介绍。要求:1、介绍籍贯时不能直接说XX省XX县市;2、介绍职业时不能出现“教师、老师”词语;3、用1、2句话介绍外表特点。这显然是要考考应聘者地理历史知识。第一轮我以19.25分以绝对优势名列第一(第二名是15.88分)。第二轮学识水平考试占30%,考试时间70分钟。可能是年纪大,老年性痴呆症提前到来,考试速度跟年轻人无法比。我是最后一个交卷的。考试结束15分钟后公布成绩,我以27分并列第5名(共八人并列)。第三轮是展示说课授课艺术占40%,这里得感谢我们老家的市教研室在03年就组织开展说课活动,很多应聘老师根本不知道说课是什么概念。这一轮我以35.95分名列第二名。最后一轮是才艺展示占10%。我没有啥才艺,除了能写几个字,就是出生在农村,从小就跟泥巴打交道,喜欢用泥巴捏一些动物形体。于是,我用橡胶泥随便捏了一只小老虎再配以色彩,一只栩栩如生的小老虎诞生了,承蒙评委们给了我9.2分。
面试考核除了中途一个小时吃晚餐外,一直持续到晚上8:40,所有的数学组应聘老师于晚上9:00在学校2号影视室集合。这时,由开始的42人只剩下19人。当我们坐定之后,学校人力资源部主管的一句话让我如坐针毯,“请问在座的各位老师,有没有向我们提供虚假的学历证书?”完了,我心里猛地一惊,为了增加应聘筹码,我花了120元请制假证的人制作了一本假的XX师范学院大专毕业证书,真是弄巧成拙。“如果有,请上来把你的档案领走”,招聘主管继续说。我想,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就是一本假证,又没有谁认识我,走人不就得了。于是,我低着头走向讲台。“请27号回原座位(27号是我应聘考核的编号),还有三位老师提供的学历证书有问题,你们没有必要上台领走资料,招聘结束后你们的资料直接发给你们。不过27号有勇气正视错误也是一种难得可贵的品质,恭喜你以综合成绩91.4分排名第一被录取。第二名。。。。。。”虽说被录取受聘,但我没有一丝的喜悦。招聘主管说还有三名假证谁知道是真是假,也许是在安慰我吧。
工作了半辈子,第一次接受如此严格的面试考试,刚开始心里非常胆怯,一旦到了考官面前上了讲台就什么都不怕了。就像我的一位上过老山前线的同学所说的一样,没有上战场之前很担心自己被打死,一旦上了战场是么都不怕了。职场应聘也是如此。(待续)
打工之路,一路心酸一路歌二00九年十二月一日,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早晨,我和我妻子带上零食和矿泉水,决定以登海边大罗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四十分钟后,妻子担当驾驶员开着我们刚购买的雪铁龙来到了大罗山脚下。于是,别开生面的纪念活动开始了,十二点整我和妻子登上了大罗山主峰。站在最高点,妻子面向大海,双手做成喇叭状高呼:“老天爷我们知足了,请神灵保佑我们一家平平安安!”我面向家乡,背对东海,任凭海风吹打着后背,思绪万千。。。。


生活所迫,逼我东海求富五年前,我所从事的是被人们称之为“太阳下最光辉的职业”。在那片花园里,我辛勤耕耘了22年,得到的回报是:小孩读书依靠贷款,家中房屋破破乱乱,家人得病提心吊胆,人情往来更是不安。刚过不惑之年的我,上对不起养育我的父母双亲,中对不起相知相爱的妻子,下对不起我那唯一的儿子,在亲朋好友面前更是无颜以对。那年头,社会上麻将玩得正欢,每到星期五就会接到邀请,拒接不去吧,别人会说你瞧不起人;答应去吧,囊中羞涩。一月就千儿八百的,还不能按月发放。记得有一次和金融界的一位同学聊天时,老同学说:“你们当老师的一个月就那么几百千把块钱,还一拖几个月不发,怪可怜的。难怪有人说老师是头猪,不发工资还教书。”老同学的一句话简直让我无地自容。从那一时刻起,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变现状。改变现状唯一的出路就是跳出花园围成,加入到打工行列中,“不靠天不靠地,老子自己救自己”。
决心好下行动难。当我把自己出门打工的计划告诉身边人时,反对声一片。老父亲说:“你好歹还是一个拿财政工资的,旱涝保收,还去打什么工啊。”妻子说:“人到四十慢慢悠,过了五十等退休。”。。。。。。在众多的声音中,唯有一人坚决支持我的选择,那就是我们的校长。记得那天晚上,我和校长在一起回顾二十年来的所得所失。也许同是天涯沦落人,他对我说:“出去吧,已经四十了,不然,在也没有机会了。办个临时性的停薪留职手续,有事情我给你扛住。如果在外边混不下去就回来吧。”校长的话更加坚定了我出门闯荡的意念,我开始浏览招聘信息。经过认真了解和分析,我把闯荡地点定在东部沿海的温州地区,从事的职业先以老本行解决生存问题,然后再看时机。当时在中国教育报上看到某国际实验学校面向全国招聘教师。于是,我开始包装自己。通过一位老同学弄到几份县市级获奖证书,这样为应聘增加了筹码。我把资料通过快递寄到学校,在忐忑中度过了二十五天,终于在2005年农历正月初五接到到校面试电话。为了到校面试人模人样,妻子花了130元把我的外表进行了包装:一套西服90元,一条领带5元,一双人造革皮鞋35元。正月20早晨,我怀揣500元,踏上了东海求富的征途。
心地善良 上当又被欺诈第一次出远门,我处处谨慎,可恶的骗子还是令我防不胜防。到了武昌火车站,站内站外人山人海。我选择了一趟到东海温州的加班车,票价58元,比正班车便宜一半,只是时间要跑38个小时。上车之前,在火车站广场旁的一个小吃摊里要了一碗面条,吃完结账时,一位30来岁的漂亮少妇手里拿着一大把十元的零钱,来到我面前说:“大哥,我是隔壁小卖部的,要去进货,这些零钱不方便,能给我换些一百的吗?”我抬头看了看她,未等我开口,她把二尺来长的披肩发向后一甩,望着我一笑说:“大哥要是您带零钱不方便的话就帮我换一张吧,我另外给您2元手续费。”“换一张吧,不要手续费,”我说。少妇很快把点好的钱递到我手上,我接过钱就准备放进口袋,“大哥您点点数看看有没有假钱。”我一清点多了十元。她接过去又清点一遍后,递给我的同时拿出2元说:“这是给您的手续费。”我接过她二次清点后的钱直接放进了口袋,并谢绝了手续费。当我走出小吃店时,小吃店的男主人说:“大哥在数一数那个人换的零钱吧。”我赶快把钱掏出一数,哪里还有100元啊,白白奉送了50元。而那位漂亮的披肩发少妇早已消失到茫茫的人海之中。
受了骗心里很难受,我独自一人背着旅行包在宏基客运站附近漫游着。二十三点左右,一对中年夫妇每人抱着一叠地图向我迎面走来,就在擦身而过的瞬间,“啪”的一声,中年女人手中的一叠地图掉在我的身后。“狗婊子的瞎眼了,把老子的东西撞掉了,”中年女人边骂边一手抓住我的背包,中年男人挡在我的面前,恶狠狠的说:“拿200元赔老子,不然搞死你。”他妈的,刚刚上当,又碰上敲诈的,看来硬来不行,我迅速调整思路。我冷静地向周围扫了一眼没有发现其他帮凶,“对不起啊,200元太多了,给你100行不行?”我感觉那女人抓背包的手松了许多,“好吧,100就100,算你走运。”我假装掏钱,女人的手终于松开了,那男人伸手准备接钱,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左手猛地抓住那男人的手向前一拉,身子一闪,右手一拳打在男人的头上,男人失去重心撞在女人身上,两人倒在地上。上当受敲诈的怨气一起迸发,立即转过身子向地上的人堆一脚接一脚的踢过去,不给他们站起来的机会。直到躺在地上的女人呼喊“救命啊”,我才从愤慨中警觉,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火车站广场跑去。
晚上零点四十随着进站的人流好不容易挤上了列车。车厢里人头攒动,列车播音员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两个位子的坐三人,三个位子的坐四人。”过道里、车厢接头处挤得水泄不通,一些带小孩的家长干脆让孩子睡到座位下面。小孩的哭喊声,大人的叫骂声,车上小贩子的吆喝声交织在一起。我和十几个男女老少挤在车厢的吸烟间,靠在我背上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婆婆抱着一个二岁左右的孙子,可能是太拥挤了,小孩不停哭叫。当列车刚启动时,那个哭叫的小孩哇的一声,满嘴的呕吐物直播到我肩上。因祸得福,拥挤的人们象避瘟神一样迅速向旁边挤过去,为我们老中小三人扩大了空间。老婆婆非常尴尬的掏出纸巾帮我擦后背上的污物。列车启动四个小时后,骚动的人们渐渐的平息下来。(待续)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