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宾

爱遍天下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钟祥历史上曾经是一个“国”,不过有些奇葩,这个“国”叫楚公国,其开“国”者叫胡亢,执政时间最长的人叫杜曾。这个楚公国的国都在哪儿呢?就在我们钟祥郢中城区。 西晋时,湖北钟祥为竟陵郡,隶属荆州,管着京山、天门等几个县。 西晋中后期的世道有点乱,先后发生了“八王之乱”、“永嘉之乱”。钟祥也没有泰然,发生了一件暴棚事件:一个叫胡亢的小哥在竟陵造司马氏的反,高调宣告成立楚公国,自称楚公,任命一个叫杜曾的小弟为“首都”钟祥的最高长官,正式的叫法为竟陵太守。有点狗血的是,胡楚公称霸过逍遥日子没多久,就被杜太守逆袭夺了性命。 杜曾取代胡亢成了楚公国掌门人,那就屌暴了。当时荆州很奇葩,刺史难当。自称刺史的王冲,杜曾看他不爽,亮剑将其消灭了。朝廷任命的刺史陶侃也入不了杜曾的法眼,竟然被他追得不敢归窝。朝廷又派一名叫第五猗的人去补坑,这人和杜曾情投意合,结果在半道上被他逼上梁山,成了他的同党。朝廷又拿王廙做备胎,可王刺史绕不过杜曾那道坎,非借道楚公国不可,结果被打得满地找牙,就连进刺史衙门也是他难于实现的梦想。 杜曾一度很风光,在沔水、汉水流域独霸天下。不过,他的结局很悲剧,先是被襄城太守周访打得铠甲皆失,接着被自己的部下五花大绑地绑了个结实,最悲催的是被仇人放血肢解,将肉切成片,当成了下酒菜,不用说,牛逼哄哄的楚公国灭了。
杜曾,河南新野人。少年时勇猛,能穿笨重的铠甲冲浪。曾为新野王司马歆的幕僚参军,历任华容县令、南蛮司马。 312年(永嘉六年),趁“永嘉之乱”,新野王司马歆麾下的牙门将胡亢在竟陵宣告成立楚公国,自称楚公,任命同僚杜曾担任代理竟陵太守。 胡楚公很不自信,总怀疑手下想谋反,先后杀死了十多位看不顺眼的骁将。而真想对胡亢下手的人是杜曾,可杜曾善于装猪,不动声色地舔痔胡亢,伺机吃老虎。胡亢却看不透杜曾,反而十分信任他,把他当心腹。 313年(建兴元年),荆州地盘上又冒出一个牛人,名叫王冲,原是征南将军山简手下的一名参军,他聚众反晋,不过口气并不是太大,只是自称荆州刺史,比杜曾的太守仅大一级。王冲的部队也有点战斗力,多次和胡亢抢地盘,成了胡亢的心头之患。胡亢拿杜曾当心腹,杜曾却心怀鬼胎,劝胡亢先发制人,派兵全力出击王冲。胡亢不知是计,悉数采纳。 杜曾想借刀杀人。为了提高成功系数,便把胡亢帐中的武器交给了工匠,说是让他们打磨修理,实际上是缴胡亢的械,让他无还手之器。杜曾装逼装得天衣无缝,胡亢没有看出端倪,做梦也没有想到身边会有一颗杜曾这样的定时炸弹。他按照杜曾事先准备好的脚本,出动全部精锐部队出城和王冲的人马血拼,让城中呈空虚状态。就在这种时候,杜曾秘密引来王冲军队里的杀手,杀死了没有设防的胡亢。政变成功,杜曾接管了胡亢的人马 ,自称南中郎将,任竟陵太守,成了楚公国的掌门人。 313年(建兴元年),虽然王冲帮助杜曾成功政变,扶他坐上了大位,但他还是看王冲不爽,觉得他是卧榻之忧,于是率兵攻打王冲,结果把王冲宰了,王冲的部队全部投降。 同年九月,朝廷任命的荆州刺史陶侃带重兵把杜曾包围在石城(钟祥)。陶侃这个人在历史上名气不是太响,可他的曾孙子陶渊明是人人皆知。陶刺史大兵压境,杜曾并没有害怕,反而利用骑兵优势,偷偷打开城门,用骑兵突破陶侃的兵阵,从陶侃军队的背后反击陶侃的军队。这一招让陶侃措手不及,军队立马乱了阵脚。本来是占着战略制高点稳赢的仗,却打得很烂,数百人逃命掉进了汉江里溺水而亡,陶侃完败。 315年(建兴三年),晋愍帝司马邺任命侍中第五猗为荆州刺史。第五猗从武关出发到荆州赴任,杜曾赶紧到襄阳拦截,先是洗脑,做思想工作,接着让侄子娶第五猗的女儿为妻,结为亲戚,强拉他入伙。迫于无奈,只好成了杜曾的合伙人,占领沔水、汉水流域,跟朝廷叫板。 荆州虽然被瓜分,但朝廷仍然不厌其烦地往荆州派遣刺史。这次要走马上任的刺史叫王廙(“书圣”王羲之的叔父),为丞相王导和大将军王敦的从弟。 王廙的后台硬,可领了委任状却没办法赴任,由于杜曾作梗,他始终没办法进荆州城。其实王廙的军事实力并不差,王敦派广武将军赵诱和襄城太守朱轨两位名将做他的助手,没想到和杜曾作战,二将双双战死。 317年(建武元年),继任襄阳太守周访受晋王司马睿之命,率八千人的政府军攻打杜曾。 杜曾的军力占优势,周访的士气高昂,他令部队虚张声势,高调出击。在两翼受挫后,选八百精锐组成敢死队和杜曾的劲旅血拼,周访亲自击鼓督阵。将士们个个玩命,杀红了眼睛,把杜曾的人马杀得抱头鼠窜。 杜曾打了那么多胜仗,这次阴沟里翻船,糊里糊涂吃了败仗,只好带着残余人马躲进了武当山里做起了缩减乌龟。 杜曾离开了竟陵(钟祥)老巢,就失去了依托。 319年(大兴二年),周访的军队出其不意地突袭潜水在武当山里的杜曾。杜曾军队作鸟兽散,他也成了惊弓之鸟,没有想到曾经器重的部下马俊、苏温变脸反叛,把他五花大绑地绑了起来,到周访那儿邀功请赏。杜曾命该绝,周访本想把他送往武昌交朝廷处置的,他竟然在周访那儿遇到了仇家:朱轨的儿子朱昌、赵诱的儿子赵胤。对于上天送来的复仇机会,他们岂能让其擦肩而过?于是他们杀死了杜曾,还觉得不够解恨,就将他的尸体分块切片,做成了下酒菜。 瞎闹腾了七八年的楚公国土崩瓦解。

我市棚户改造正如火如荼地进行,本人有幸也在“改造”之列。不怕诸位笑话,人家是别墅般棚户,我的是尚无建盖房子的棚户。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园艺场购买了一块宅基地。那是一个一两米深的深坑,我请拖拉机到处买土填了很多天才将其填平。因是百年大计,还打了厚实而牢固的地基,用红砖砌墙近两米,并用螺纹钢筋水泥混凝土打了宽大的地固梁,其投入比建同面积的平房还高许多(当时相邻有盖平房的)。因当时严重缺水和囊中羞涩等原因未建房。2012年从外地回来,想盖房,才知2011年ZF出台了政策,不允许城区盖私房。这个政策好理解,其目的就是为以后城市建设降低成本。这个不允许盖房的政策出台后,虽然ZF成立了专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可还是有人大显神通强行把私访盖了起来。谁不想投资二十万,到时候拆迁时赔一百万啊?不过,不是所有人都不听ZF的话的,我就是听话者之一。我天真地认为不听ZF的话人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我选择了拥护ZF的政策。近年进行棚户改造,又出台了一个相关政策。我又天真地想,这下ZF应该给我们这些听他们话的人一个暖心的政策吧?没想到其内容让人大跌眼镜,搬迁政策没有老户与新户之分,没有合法与不合法之分,只有有房与没有房之分。2011年以后的建房者,明明是违犯政策建起来的新户,却与2011年以前建房者一样享受赔偿与奖励。这么做,你们不是在打你们自己的脸,否定了2011年的那个政策了么?真让人不理解,违犯政策不仅没有付出代价,相反有红利,还能得到ZF的奖励。我忍不住想问,你们这不是在鼓励大家违犯你们制定的政策么,以后还会有谁愿意贯彻执行你们的政策啊?这有地基而没有建房者,恰恰是拥护ZF2011年那个不允许建房的政策者,是遵纪守法者。我们当初听你们的话,没有强行建房,没有给你们找麻烦,没有跟你们打游击战,晚上夜里建,白天拆,没有浪费你们的人力物力,今天拆迁,至少要为ZF节省六十万元以上,难道我们做错了么?难道这个政策的决策者们就没有想一想,为什么会节省这六十万以上么,你们难道就不觉得愧对遵纪守法者么,遵纪守法了,还要付出代价,这不让人寒心么?更可笑的是,若积极签订搬迁协议,有房者奖励三万,而持有宅基地者只奖励一万。这个奖励不只是搬迁速度上的奖励么,怎么又分起有房和没有房了呢?有房者(部分为不合法者),你已经按面积赔偿了啊!只是时间的早或晚的问题,怎么宅基地(遵纪守法者)又要少奖励二万呢?若是有良知的决策者,若是有法律意识的决策者,对遵纪守法者不仅不会少奖励,而且还会加大奖励,就凭当初没有跟你们对着来,强行建房,你们就应该给予奖励;就凭为你们节省了六十万以上,你们就应该拿出一定的比例来给予奖励啊!ZF拿巨资奖励大批违犯政策者,而打压遵纪守法者,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现在网络如此发达,发帖子如此容易,你们这种扬恶弃善的举措,传出去不让天下人笑掉大牙么?


郊郢其实是楚王国的第一个国都——郊郢地名来历考 百度百科里关于“钟祥”词条的介绍:“钟祥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也是楚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达2700多年,在春秋战国时称郊郢,系楚国陪都,后期曾为楚国国都。”在历史沿革里说:“春秋战国时期,今钟祥为楚国别邑郊郢。”关于郊郢之地名的来历,几乎在钟祥历史学者中达成了共识,基本上突出的是一个“郊”字,并把“郊”理解为“近”的意思,都认为:因为钟祥离楚国国都较近,所以称为‘郊郢’。郊郢为楚国“陪都”“别邑”似乎已经盖棺论定,但最近本人对楚武王熊通进行研究时发现,这种对历史上的钟祥的称谓是极不准确的,甚至是完全错误的。我们认为:1、钟祥不是楚国的陪都或别邑,而是楚王国的第一个正式国都(丹阳为楚子国的国都)。楚武王熊通在钟祥率先“僭越”称王(诸侯国中第一个称王,此前只有周天子称王),并在钟祥的大口鹿湖池举行了由12国国君参加的“沈鹿会盟”(为影响中国历史走向的重大事件),因此确立了郊郢为楚王国的第一个国都地位。在来钟祥之前,楚国仅是名不见经传的子国,到钟祥之后,楚国通过征战,成为了称霸汉东的大楚王国。虽然是自封的,但得到了周王朝和许多诸侯国的默认。可以这样说,钟祥是楚国国君熊通挤身“春秋三小霸”和楚国由子国跨入王国的分水岭;2、楚国最早称郢是从郊郢开始的,钟祥是“郢”的发源地。在楚武王称王之前,楚国的国都从没有称为郢,从公元前1115年到公元前704年,国都一直叫丹阳,不论是在秭归,还是迁徙到枝江,都称丹阳。自从有了郊郢之后,后来凡是楚王居住的地方都称郢,于是便有了纪郢、鄀郢、鄢郢、陈郢等。
郊郢是楚国正式国都,不是陪都别邑。
一、我们先了解一下“郊郢”的含义。(一)郢的解释。1、据《辞海》“郢”的解释:⑴ 据《说文解字》解释为古邑名,故楚都,在江陵郡北十里。从邑,呈声(本人注:错误从此时(东汉)开始,没有解释字的本义,而只解释了其引伸义)。⑵ 春秋战国时楚国都城。在今湖北省江陵县纪南城(本人注:《说文解字》的错误一直延用);⑶ 汉县名。故址在今湖北省江陵县东北,纪南城东南(仍然延用《说文解字》的错误);⑷ 代称楚国。如:郢书燕说。郢人,借指楚国人。2、据“互动百科”对“郢”的详细注解:郢为形声字。从呈,从邑,呈亦声。“呈”意为“王者所在”。“邑”指都城。“呈”与“邑”联合起来表示“王都”。本义:楚国国都。本人认为,我们对“郢”的理解,要理解“郢”字的本义。“郢”指楚国国都,但并非专指纪郢(荆州纪南城)。从这一看,说明《辞海》对“郢”字的解释是不全面的。(二)郊的解释:郊为形声字。从邑,交声。从“邑”,表示与城郭、行政区域有关。本义:上古时代国都外百里以内的地区称“郊”。⑴指郊区郊,距国百里为郊。《周礼》:“距国五百里为都。”“郊,距国百里为郊。”周时距离国都五十里的地方叫近郊,百里的地方叫远郊。适彼乐郊。——《诗·魏风·硕鼠》素服郊次。——《左传·僖公三十二年》至于郊。——《仪礼·觐礼》。注:“谓近郊。”又如:郊祀(古时帝王在郊外祭祀天地);郊圻(城邑的疆界。圻,地界);郊里(郊外的村落)⑵指田野地可垦辟,悉为农郊,以赡萌。——《文选·司马相如·上林赋》⑶指古代祭天地的典礼郊社所从来尚矣。——《史记·封禅书》从“郊”的含义看,郊不只是指郊区,还有田野、祭天地典礼的意思。分别理解了“郢”和“郊”,就能理解“郊郢”的意思了。 二、再来看看楚武王到钟祥的时间。1、从楚武王三次伐随,我们可以从中得知楚武王到钟祥的具体时间。第一次伐随是公元前706年。《左传》“楚武王侵随,使薳章求成焉,军于瑕以待之……随侯惧而修政,楚不敢伐”。此时楚国国君熊通来没来钟祥,没有直接佐证,待考。第二次伐随是公元前704年。《左传》桓公八年:“夏,楚子合诸侯于沈鹿。黄、随不会,使薳章让黄,楚子伐随”。 这次楚武王伐随,在钟祥是肯定的了。因为关于“楚子合诸侯于沈鹿”中的“沈鹿”这个地方,不少证据均指向钟祥境内的同一个地方。杨伯峻在《春秋左传注》里介绍:“沈鹿,楚地,在今湖北省钟祥县东六十里。”顾栋高在《春秋大事表•春秋列国都邑表卷七之四》说:“今湖广安陆府治钟祥县东六十里有鹿湖。池深不可测,相传有白鹿入此,因此,今涸为上腴。”《钟祥县志·大事记》里记载,沈鹿在今钟祥市东60里鹿湖池(大口林场下面,当地人称白龙池)。第三次伐随是公元前690年。《左传》说:楚子伐随“卒于樠木之下”。《左传·邓曼知武王不禄》记载:“楚武王荆尸,授师孑焉,以伐随,将齐,入告夫人邓曼曰:‘余心荡’。邓曼叹曰:‘王禄尽矣,盈而荡,天之道也。先君其知之矣。故临武事,将发大命,而荡王心焉。若师徒无亏,王薨于行,国之福也。’王遂行,卒于樠木之下”。从此文看,楚武王这次伐随是在钟祥做出的决定,不过他壮志未酬便在钟祥去世了。《左传》里据说的“樠木”,实指樠木山,位于钟祥城东。山上曾建有纪念楚武王的楚王祠,在唐郢州图和宋长寿县图上均有武王祠的标识。因楚武王去世于樠木山,所以此山又称“武陵”。今具体位置即钟祥城东郢中米厂所在地。顾栋高《春秋大事表•春秋列国都邑表卷七之四》和杨伯峻《春秋左传注》均认为樠木山位于“安陆府治东一里”。 2、除了楚武王两次伐随能找到楚武王在钟祥的确凿佐证外,还有文献提供楚武王在钟祥驻军的证明。据《左传》桓公十一年:“楚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莫敖患之。斗廉曰:‘郧人军其郊,必不诫,且日虞四邑之至也。君次于郊郢,以御四邑。我以锐师宵加于郧,郧有虞心而恃其城,莫有斗志。若败郧师,四邑必离。’莫敖曰:‘盍请济师于王?’对曰:‘师克在和,不在众。商、周之不敌,君之所闻也。成军以出,又何济焉?’莫敖曰:‘卜之?’对曰:‘卜以决疑,不疑何卜?’遂败郧师于蒲骚,卒盟而还。”文中提到的屈暇为武王熊通之子,官职莫敖,为楚国最高军事指挥官,职位仅次于令尹(宰相)。此文并明确地告诉我们“君次于郊郢”,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屈暇率领的军队就驻扎在郊郢。以上内容足于说明,楚武王早在公元前700年以前就带着他的团队到了钟祥,建城,伐随,称霸汉东。以国家的政治军事中枢为国都,钟祥当时为楚国的国都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三、纪郢(郢都,荆州区纪南城)成为楚国国都的时间。王谟辑本《世本·居篇》说“楚鬻熊居丹阳,武王徙郢”(这个“郢”应该是郊郢)。而《史记》的《楚世家》和《十二诸侯年表》都说是楚文王时期,具体时间为:“楚文王熊赀元年,始都郢。”另据《后汉书·地理志》江陵注:“故楚郢都,楚文王自丹阳徙此。”这个“注”虽然忽略了“武王徒郢”(郊郢)这段重要历史,但明确地指出了纪郢的出现是楚文王继位以后的事,显然比郊郢要晚许多年。
从以上三个方面的内容看:1、“郢”指楚国国都,但并非专指纪郢(荆州纪南城)。除了纪郢,还有免郢、疆郢、郊郢、鄀郢、鄢郢、蓝郢、湫郢等(有佐证证实,其免郢、疆郢、郊郢皆指一个地方,即钟祥。鄀郢、蓝郢、湫郢也可能在钟祥境内或离钟祥很近);2、“郊”不只指郊区,还有田野、祭天地的典礼的意思。郊郢之“郊”,不能简单地理解为郊区,因为周时距离国都五十里的地方叫近郊,百里的地方叫远郊,离郊郢“很近”的楚都纪郢远不止百里,按现在的距离,钟祥离荆州纪南城也有256里。《读史方舆纪要》:承天府(钟祥)“西南至荆州府三百二十里”;3、郊郢做楚国国都要比郢都、鄀郢、鄢郢等早。公元前704年,楚武王熊通在钟祥称王,并在钟祥大口鹿湖池主持“沈鹿会盟”(相当于今天世界级领袖峰会),必然要建相应的王国国都,这个国都不可能弃所在地钟祥而取远在数百里之外的纪南城或其它称“郢”的地方。综合上述,郊郢不是楚都的陪都或别邑,而是继丹阳后的楚国国都,而且还是武王称王后的第一个国都,比纪郢、鄀郢、鄢郢等国都都要早。
郊郢之名的来历
在郊郢之前,钟祥的地名叫什么呢?钟祥在春秋战国时期为郊郢,这是得到了印证的,但在郊郢之前,我们钟祥叫什么地名呢?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历史空白。钟祥已故作家冯道信先生在《风雨沧桑古郢中》里说:“西周时,钟祥为姬姓南方边镇,称为南郊”(冯道信:《论楚歌》,武汉出版社,1999年4月),但没有提供具体佐证,真实性待考。钟祥所处重要的战略位置,但周王朝以前并没有重视,不曾有名人被封到此地,也没有发生有影响的事件,因而现有的历史文献里几乎没有记载。2008年7月,清华大学收藏了一批战国晚期的竹简,并整理出版。在《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中,有一篇为《楚居》,该文详细记载了楚国国君不断迁徙的过程与确切地点。《楚居》里有这么一段文字:“至宵敖酓鹿自焚徙居宵,至武王酓达自宵徙居免(大),焉始称王,祭祀致福。众不容于免,乃渭疆浧之波而宇人,焉抵今曰郢。”什么意思呢?用现在白话文说,大概意思就是:霄敖酓鹿(熊坎)从“焚”迁徙到“霄”地,武王酓达(熊通)率领他的团队从“霄”处迁徙到了“免”地,开始筑城称王,并祭祀致福(沈鹿会盟)。后来因国力增强,实力壮大,“免”城容不下武王庞大的国家机构和人马,于是在附近的沼泽“疆浧”筑堤坝,扩大都城规模,给国民于宽松的居住环境。当时的都城称“郢”,一直到今天(战国后期)楚王徙居的都城皆称“郢”。楚武王熊通在钟祥大口鹿湖池称王,这是现有历史文献已经证实了的,基本上没有疑问,但这段文字中提到的“霄”、“免”、“疆浧”几个地方在哪里呢?据整理清华简的专家李学勤等教授在《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中解释:“霄”,程少轩先生认为“宵”地有可能就是秦汉简中多次出现的“销”。周振鹤先生《秦代汉初的销县》一文指出“按照销北至鄢184里,南至江陵240里的标志,我们大概可以将销县定位于今湖北的荆门市北面的石桥驿与南桥之间。”“免”,苏建洲先生指出当为“大”。楚武王名熊达或与此“大”地有关。 “疆浧”,最初可能是泽名,经武王时治理而成居人之地,遂为地名。疆郢是免郢扩建的一部分,浑言之,疆、免无别,析言之,二者有先后大小之别。“浧”字见于《玉篇•水部》:“浧,泥也,淀也。”波,读为陂。《诗•泽陂》毛传:“陂,泽障也。”《世本•居篇》:“楚鬻熊居丹阳,武王徙郢。”楚自武王之后,王居多称郢,与武王居疆浧有关,“浧”在楚简中大都读为盈,疆浧之“浧”最初可能是一种地貌特征。疆浧成为王居之后,写作“疆郢”(李学勤等《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中西书局,2012年1月)。对于“免”、“疆郢”在何处,中国钱币博物馆馆长黄锡全教授有独到见解,他另辟蹊径,是从“郊郢”入手的。他首先否定了“郊郢”为郢都郊区的观点。他在《楚武王“郢”都初探》一文中指出:根据《楚居》,凡称“某郢”,“郢”前均为地名。若指“郢之郊”,也当称“郢郊”,犹如“京之郊”不能称“郊京”一样,这不符合语言习惯,文献中没有这种例证。因此,“郊郢”指“郢之郊”这种意见实际是不能成立的。《楚居》记载武王所都应该是没有疑问的,不可能在“疆郢”之外又出现一个“郊郢”。因此,“疆郢”就是“郊郢”,其所在地明清学者认为“安陆府钟祥县郢州故城是其地”。《左传》四年春,王三月,楚武王荆尸,授师孑焉,以伐随,将齐,入告夫人邓曼曰:“余心荡。”邓曼叹曰:“王禄尽矣。盈而荡,天之道也。先君其知之矣,故临武事,将发大命,而荡王心焉。若师徒无亏,王薨于行,国之福也。”王遂行,卒于樠木之下。令尹斗祁、莫敖屈重除道、梁溠,营军临随。随人惧,行成。莫敖以王命入盟随侯,且请为会于汉汭,而还。济汉而后发丧。顾栋高《春秋大事表·春秋列国都邑表卷七之四》:“今安陆府治钟祥县东一里有樠木山。一名武陵,以楚武王卒于此因名。”《春秋列国山川表卷八之下》:“安陆为楚之郊郢,是时王卒于樠木之下,安陆府治东一里。”杨伯峻《春秋左传注》:“樠音门,又音瞒,又音朗,松心木也。《传》文未言卒于何地,或谓今湖北钟祥县东一里有樠木山,亦名武陵,因楚武王卒于此而得名。”免、樠二字音近可通,如《吕氏春秋·重己》:“味众珍则胃充,胃充则大鞔。”高注:“鞔读曰懑,不胜食气为懑病也。”因此,有理由认为,樠木山一带就是武王自“霄”迁居之“免”,地名因山得名,后来扩建附近“疆浧之波”即今郢中镇(街道)南湖西北沼泽地为国都,即“缰郢”。根据《楚居》,武王时只有“疆郢”,而文献所记只有“郊郢”,疆、郊读音很近,则“疆郢”就是“郊郢”。
由清华简《楚居》一文,根据专家们的分析,我们可归纳如下几点:1、 钟祥在称郊郢之前叫“免(或大)”,与“免”相临的沼泽叫“疆浧”。“霄”地荆门石桥驿距“免”地钟祥较近,武王由“霄”至“免”符合东进路线。“免”离随国不是很远,但又有一定的距离,是可守可攻的战略位置,正好有利于驻军和伐随。而且这里环境正符合古时依山临水而居的风水习惯,《周礼》里说:“前有照,后有靠,此风水之宝地”。《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里也解释说:“楚先人不仅源出于山,而且每次迁徙之地,也往往都是近水之山地,纵然附近即有平原,也基本不向平原地区发展……”2、“疆郢”源于“疆浧”。“疆郢”原是紧帖“免”地的沼泽地,经楚武王围堤改造后成为都城的一部分,并将都城称之为“疆浧”。《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认为:“‘疆浧’成为王居之后,写作‘疆郢’”。熊通“僭越”称王后,身价自然就提高了,其居住地的名称当然也随之提升。“浧”,《玉篇·水部》里解释:“浧,泥也,淀也。”而“郢”则是“王都”的意思,做武王的都城名称,刚好恰如其分。3、楚国第一次称郢在钟祥,并为钟祥之名,楚国都称郢,是从郊郢开始的。据《楚居》,武王熊通刚到钟祥时,“免”仍然称“免”,“疆浧”仍然称“疆浧”,没有在地名后加“郢”字。当熊通称王后,“疆浧”始称“疆郢”。《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认为:“楚自武王之后,王居多称郢,与武王居疆浧有关”。因为“郢”字的本义即“王都”,熊通未称王之前,楚国只是子国,当然国都不能称“郢”啊,只能称“丹阳”!从武王在“郊郢”开始,“郢”即为楚王国都专用称谓。黄锡全教授也认为:“疆郢”是楚国第一个称“郢”的国都(黄锡全:《楚武王“郢”都初探》)。4、疆郢就是郊郢。关于“疆郢”和“郊郢”,有意思的是,在现有的历史文献里,涉及楚武王时,多有“郊郢”而无“疆郢”;在清华竹简《楚居》里,有多处出现“疆郢”,却无“郊郢”,这说明什么问题呢?根据黄锡全教授的观点:根据《楚居》,武王时只有“疆郢”,而文献所记只有“郊郢”,疆、郊读音很近,则“疆郢”就是“郊郢”(黄锡全:《楚武王“郢”都初探》)。“疆郢”就是“郊郢”。这个不难理解,因为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前,文字运用并没有一个统一标准和规范,各诸侯国基本上就是各自为政,同音字互用的现象较为普遍。仅从本文引用《楚居》短短的那段文字看,就有几处写法与现有的文献完全不同。比如武王熊通,《楚居》里就写为“武王酓达”,霄敖熊坎,写成了“霄敖酓鹿”。而现有的历史文献里,却没有这种写法。以此类推,《楚居》将“郊郢”写成“疆郢”,那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5、郊郢是熊通称王后楚国第一个国都。《后汉书·地理志》江陵注:“故楚郢都,楚文王自丹阳徙此。”按此注的意思,从熊绎受封荆山以丹阳为国都的公元前1042年开始,到楚文王的公元前689年,三百多年楚国国都一直在丹阳。其实不然,据清华简《楚居》里记载:“……若敖酓义徙居鄀,至焚冒酓帅自鄀徙居焚,至宵敖酓鹿自焚徙居宵,至武王酓达自宵徙居免,焉始称王,祭祀致福。 众不容于免,乃渭疆浧之波而宇人,焉抵今曰郢。” 《楚居》的意思是说,在熊通的爷爷若敖酓义(熊仪)以前,国都已经从丹阳出,迁徙到“鄀”(此前也在不断迁徙之中),熊通的父亲焚冒酓帅(蚡冒熊眴)自“鄀”迁徙到“焚”,熊通的哥哥宵敖酓鹿(熊坎)自“焚”迁徙到“宵”(根据《楚居》,楚国国君的顺序是这样的:若敖熊仪→蚡冒熊眴→宵敖熊坎→楚武王熊通,与现有的文献中的顺序不同),熊通从“宵”迁徙到“免”,开始称王,因“免”容不了“众”,才改造“疆浧”,国都始称“郢”,一直到今天,楚王居住的都城皆称“郢”。从《楚居》里这段文字看,楚国因扩张疆土和征战的需要,楚都一直都在不断地迁徙之中,到郢都(纪郢)前还到过许多地方。到武王那个时期,楚国国君已经离开丹阳多年,并非像《后汉书·地理志》江陵注所说的“故楚郢都,楚文王自丹阳徙此。”其中间还迁徙到过许多地方,其地方既没有称丹阳,也没有称郢,一直到熊通迁徙到“免”,扩建都城“疆浧”,“僭越”称王之后,才将“疆浧”改为“疆郢”,“郢”作为楚国国都名首次出现,而“疆郢”即“郊郢”,说郊郢是熊通称王后楚国的第一个国都就不难理解了。



主要参考文献:王谟辑本(清):《世本·居篇》,好妈妈网,在线阅读。冯道信:《论楚歌》,武汉出版社,1999年4月顾祖禹(清):《读史方舆纪要》,中华书局,2005年3月左丘明(春秋):《左传》,古诗文现网,在线阅读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中华书局,1990年5月顾栋高(清):《春秋大事表》,中华书局,1993年6月李学勤等:《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中西书局,2012年1月范晔(南朝宋):《后汉书》黄锡全:《楚武王“郢”都初探》,豆丁网,在线阅读董灏智:《楚国郢都兴衰史考略》,豆丁网,在线阅读

英雄闯过美人关

文学 2015-12-15 阅读 7132 回复 58




(一)
  接到她的电话时,我正在自酌独饮。  家里的最高领导到华师大忙着“充电”去了,读初中的儿子也在学校住读,只有我一人在家留守,独守空房。领导隔三岔五地打电话回家查岗,每次我都如实地汇报说:领导在与不在都是一个样。实际上我干了什么,没干什么,她都鞭长莫及。  今天,我的一个学生在全市的统考中成绩名列第四,一向严肃的校长竟然亲自满面春风地来到我的办公室跟我握手,要我再接再厉。  晚上,我一高兴就弄了几个菜独自饮起酒来。  喝到脸红脖子粗的时候,突然电话铃声响了。  “亲爱的,我好好想你哟!”拿起电话,我还以为是老婆又要在查岗呢,准备让她分享我的喜悦的,所以来了这么个非常温情的开场白,哪知对方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嘻嘻,好肉麻呀!”    本来脸就红了,现在是红上加红了:“哎,对不起,你打错了。”  对方却连连说:“没有,没有,我就是要找你耶!”   “你认识我?”   “是啊是啊,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你的电话呀,找你真难啊!你夫人在家啵?”  “不在,她在武汉进修呢!”我不会转弯抹角,来了一个实话实说。  电话那头传来了乐呵呵的声音:“呵呵,那好那好,那太好了!我知道她不在,不然你怎么会好好想她呢!”  好,太好了?我莫明其妙,我想,她究竟是谁呢?  那边似乎明白了我的心事,赶紧说:“哎,你别急着打听我是谁,我正在做一个社会调查,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是什么机构的呀,晚上还上班啊!  “你上网聊天不?是喜欢跟女人聊,还是喜欢跟男人聊?”也没等我同意,她就单好直入地进行了社会调查。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偶尔上一上网,但很少聊天。多灌了点烧酒的我,这时却故意说:“喜欢跟女人聊天。”  “那好那好!”停了一会儿,她又说,“哎,机会好,今天,今天我想到你家里,当面对你进行一次深入地调查,你同意吗?”  我有些犹豫了,一个孤男和一个寡女夜晚见面,真还有点怕人说闲话。见我好一会儿没做声,她便说:“我们到街上,我们到大街上一边逛街一边交谈,你看这样行不行?”声音轻轻的,有点娇滴滴的,像是在央求。  要是在平时,我肯定会一口回绝,因为我妻子在这方面特别小鸡肚肠,生怕我跟哪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有来往。而今天就不同了,一是我心情好;二是灌了一些烧酒,胆量大了;三是妻子远在武汉,天高皇帝远,我有了自由活动的空间。再说人家是搞社会调查,也不是要你做见不得人的事儿,退一万步说,就是有事儿,一个大男人还怕一个女人吃了不成?说句实话,我还真想见识一下这个有点儿奇怪的女人。  于是,我爽快地答应了。  她问我穿的什么衣服?我说白衬衣。  她说她穿着黑色的裙子,并约定在阳春广场前大塑像下相见,末了还补上一句:“你可要请我吃夜宵喔!”
(二)
  我破天荒地武装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把白衬衣扎在了裤腰里,非常绅士地走到了阳春广场前的塑像边。  我等了好一会儿,仍未见她的踪影,我突然感觉:她是不是在搞恶作剧呢?我这时才想到我真傻!  不管上没上当,我绕着塑像走了几圈,便悄悄离开了塑像,来到马路对面的公汽站牌下,假装等公汽的样子,两眼却紧盯着塑像方向。  正聚精会神时,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跟我打招呼:“高先生!”  我一抬头,一位打扮时髦漂亮的女人站在我面前。她穿着无袖黑色套裙,皮肤白嫩,前胸挺拔,性感的样子有点像歌星宋祖英。我一时语塞,举止有些慌乱。  她却笑着说:“嘻嘻,你这么快就听不出我的声音了?”  原来,她早就来到了这站牌下,我在塑像前的一举一动她全看在眼里。  我和她算不上是较量,但第一个回合,我便败下阵来。  她说:“你真守信用,平时夫人的指示肯定也是言听计从的吧!”  我说:“是的,我是新好男人,是‘三从四得’忠实的实践者。”  她说她没有我妻子幸运,满世界的好男人她竟然就抓不到一个,她还说她的爱情好失败,30多岁了还是孤身一人。  我们在大街上走着,有时她还挽起我的胳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一对情侣呢!我说,你不是在搞什么社会调查吗?要问什么就问吧!  她一听就乐了:“你真傻冒耶,哪有什么社会调查呀,我是骗你的,没想到你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上当了。”  她告诉我,她在家里一个人无聊,想寻找一点刺激,就瞎打电话,一共打了七八个电话,前几个电话要么是男人说话粗俗,要么就是老婆在家。  她歪头看了看我:“我们真有缘分!没有想到你有这么英俊,还傻得可爱!”说着用鼻子吸了吸气,“你喝酒了?”  我点了点头,心里说,我没喝酒,能有这么大的胆量跟你一个陌生女子满大街里跑吗?我还在心里骂自己,为什么在这女人的面前显得如此弱智啊?  我们走进了一家超市。  在化妆品柜台前,一位售货小姐拿着一套化妆品拉着她的手对我说:“先生,给您夫人买一套吧,这是刚推出的新产品!”  我刚想张嘴,她却抢先撒娇地说:“老公,就买一套嘛,你怕把你老婆打扮漂亮了啊?”  我一问价格,竟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幸亏我平时就把银联卡带在了身上,不然我就要在这女人面前出洋相了。我刷卡买下了这套价格不菲的化妆品。  走出超市,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啊呀,好快啊,一会儿功夫就快要到11点钟了,我得回去了。”  我傻不拉叽地说:“哎,我还没有请你吃夜宵呢!”  她瞪大眼睛看了看,然后笑了笑说:“嘻嘻,你真逗!”看了看街上的行人,她小声说,“已经让你破费了,夜宵就免了罢。”说着就要把她手中的那套化妆品递给我,我不接。  她说:“把你的夫人打扮漂亮一点儿。你以为我想要啊,你真傻冒到家了啊!”  我要送她回去,她也不肯。  她叹息一声说:“唉,现在很难遇到像你这样听话守信用的男人了。”  听她的口气,这天下的男人都是恶魔。
(三)
  我回到家里,自觉自己的所为好荒唐,正想去洗澡,突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这么晚了还有谁打电话来呢?我拿起话筒,只听一个急促的声音:“快来救我,有几个黑影一直跟着我,你快来呀!”  原来是她,她带着哭腔说:“我把钥匙弄丢了,门又打不开。前几天,我们这儿一们打麻将的妇女半夜回家时就被人抢啦,我好害怕呀!”她告诉我,她在北京路迎宾大酒店前等我去“营救”。  我飞身下楼打的士朝迎宾大酒店方向奔去。  我在车里看到了胆战心惊的她。  果然,在她身后不远处有几个黑影在晃动,我下车朝他们吼了吼,他们才吹着口哨离开了。  她见到我就像见了救星,一下子扑到了我怀里抽泣起来。  我感觉她全身都在颤栗,我一时不知所措,真不知将她送往何处?送她回家吧,她又把钥匙弄丢了,深更半夜撬门又怕影响左右邻居;到我家吧,孤男寡女,真怕有话说不清楚。她倒好,横下一条心要跟着我,还说:只要身子正还怕影子斜吗?  我只好把她带到我家里。  她一进门就躺在了沙发上,我给她冲了一大杯凉开水,她一口气喝了一个底朝天。她细声细气地对我说:“好惊心动魄,我今天才算看到英雄救美了!”  她躺在沙发上,头发蓬乱,脸色苍白,无袖上衣的几个扭扣已经脱落,领口处已自然敞开,已看得见里面洁白丰满的乳沟了。  她见我在看她,害羞地用手扯了扯衣服,朝我笑了笑。  我准备好热水让她去沐浴。  我坐在客厅里,听到卫生间里水“哗啦啦”地响,我想,一个比我老婆年轻漂亮的女人正一丝不挂地站在里面……  我正在想入非非时,她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穿着我妻子的睡衣,一股沐浴露香气扑鼻而来,她伸了伸双臂说:“真痛快,真舒服啊!”沉默了一会儿,她自语道, “不能再这么半夜三更里独往独来了,要不然那天飞来横祸被人宰了也没有人知道啊!”  我吸了吸鼻子,脸上的红色还没有褪去,我不敢和她对视,低着头说:“那么多好男人,你不选一个做你的护花使者,却非要一枝独秀嘛!”  她的眼圈套一下子湿润了,把头侧向了一边,样子很伤感。  一段时间,我们没了话题,她看我,我看她。过了好一会儿,她红着脸说:“你,你……你再抱一下我好吗?”  我犹豫了一下,站起来向前挪了一小步,她猛然一下子倒向了我怀里,并伸长双臂紧紧地抱住了我,同时微闭起了双眼,嘴唇微翘……当我的嘴唇斗胆地要靠近她的时候,她却又调皮地避开了,竟然在我的怀里失声哭泣起来。  我又被弄得不知所措。
(四)
  我在洗澡间放大水量,拿起喷头使劲冲洗。我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位长得不错非常性感的女人,也许这就人们所说的走桃花运吧,我感到激动,手也有些发抖了。我想着她的模样,我猜测,她一定是遭受过男人非常大的伤害……  我走出卫生间时,她已经不在客厅里了,我推开房门,只见她已脱去睡衣半坐半卧靠在床头上闭目打盹,白嫩丰满的胸部一部分已露在了外面。我走到床前,低头靠近她,我嗅到了她身上的体香,我感觉到了她呼吸的声音,我心里有了一种模明其妙的紧张,有点像新婚之夜准备第一次去碰女人的感觉……我颤抖的手扶在床沿上,正准备上床,一抬头,我看到了挂在墙壁上的我和妻子的结婚照,仿佛妻子正微笑地看着我……  她仍然紧闭着双眼,眼角挂着泪珠,她猛然用手抓紧了我的手,嘴里却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我下意识地退了下来,向后迈出了艰难的一步,鬼使神差地像照顾我妻子,用被子盖严实了她裸露的胴体。就像一位饥饿的人谢绝了一盘又香又美的烤鸡。我轻轻地把门关上,来到了儿子的房间。  这时已深夜1点多钟了,昨晚喝的酒全醒了。我有些想念妻子了,真渴望妻子这时打回电话,我还想让她分享我的喜悦呢!想着隔壁睡着的女人,我几次动了念头,几次又打消了那非份之念。我躺在儿子的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一直在想:我还是正常的男人吗?面对女人,我毕竟我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啊!我曾经起身在她的房前徘徊过,甚至想破门而入……  我就这样自己折腾自己,折腾了一夜。
(五)
  清晨,电话铃声把蒙蒙胧胧的我吵清醒了,是老婆在床上打的,说话嘟嘟囔囔的,不知又有什么最新指示,我也没有听清楚,我还是像平常一样汇报说:“你放心,领导在与不在一个样。”放下话筒,我才想起忘了告诉她,我的一个学生在这次全市统考中取得第四名……  我接电话的时候,听见隔壁房间里有响声,我接完电话起床,她已离开了,走时把房间里整理得整整齐齐的,好像我和老婆的结婚照也用毛巾抹过,我细看了看,上面一尘不染。  我看着整齐的床铺,苦笑了一下,从内心里嘲笑自己:守空房的男人,难得英雄闯过了美人关!  后来老婆回来了,我把这段奇遇讲给她听,她却始终不信。我们在床上激情的时候,她的抓紧我,指甲扎入我的肌肉说:“切,你这个馋猫,看你饥渴的样子,送到嘴边的腥你会不沾?”  我一贯择食,就是饥饿,我也不是什么食物都吃的,不过这话我没说,因为说了老婆也不信。



版主推荐介绍:爱遍天下,钟祥市著名诗人、作家,“兰台文苑”老写手,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近年从事长篇网络小说写作,在全国多个文学网站享有盛誉。全国许多报刊发表有其诗作,国家出版社出版有诗集专著。这里是其创作的中篇网络小说,现提供给故乡的父老乡亲分享,希望大家能喜欢。 

一、小村疑云 

     桃花湾有狼,这个八卦消息不胫而走。
     虽然是一个奇葩的事,可村里的人们却显得很淡定,并没有在意,只觉得狼是一个传说,离自己很遥远,他们现在最在意的是拆迁问题。 
     乡政府招商引资,盛德集团要来桃花湾建号称世界上最大的精制棉厂,农户都得挪窝腾地方,这是大家最想关心的事儿。
     养蜂的窜条子说:“没狼哩,我天天在山里晃悠,从没遇到过呢!” 
     窜条子的蜂箱就放在半山坡上,天天在山上山下转悠,到窜来窜去,桃花湾的沟沟壑壑,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窜条子这个绰号就是这么得来的。 
     守着小卖部的全明靓却笑着说她天天见狼,窜条子以为她见的是色狼,她笑嘻嘻地说:“嘻嘻,我见的是动画片里的喜羊羊和灰太狼。” 
     全明靓是一个美眉,芳龄22岁,操着京腔,那话音特好听。她读大学时曾在省电视台当过实习主持人,现在毕业了,正要挤进主持人圈子的,没想到在老家开小卖部的老娘中风卧床不起了。
     全明靓回家一边照顾老娘的生活起居,帮老娘治病养病,一边经营老娘花费了毕生心血的小卖部,她在心里计划好了,等老娘病好了,她再到城里去找工作,去实现做电视主持人的中国梦。
     这天早晨,全明靓一个人坐在小卖部里,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外面,没有人来买东西,她显得很无聊。
     她看到窜条子从门前路过,只见他一手拿手电筒,一手拿木棍,急匆匆地走着,样子怪异。 她立即招招手大声说:“哎,小宝,曹小宝,你过来,姐有话要问你。” 
     窜条子听到全明靓叫他的大名,他受宠若惊,赶紧走近小卖部里,伸长脖子看着全明靓,心里说:真漂亮!
     他眨着眼睛问:“全明靓,有什么话,你快说,我洗耳恭听。”咽一下口水又说,“还有,你只大我一岁多,别再自称的我姐了。” 
     全明靓收住笑容,看着窜条子一手里的手电筒和木棍,站起来又问:“哎,窜条子,你怎么大白天打手电筒啊?切,我晕,你不会是想学民国的章太炎白天打灯笼吧?”
     窜条子靠近全明靓吸了吸鼻子,闻到她身上有一股清香,神秘地说:“全明靓,桃花湾真有狼哩,我昨天半夜里在山上听到狼叫了。哎,你在村子里难道就没有听到?”
     看全明靓皱起眉头,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把白天拿手电筒的事解释清楚,他补充说,“听我老娘说狼怕火,我想拿手电筒的光代替火来照射它。”
     说着话,还没忘看她的脖子,甚至还想往下看,最想看的是她的胸。
      全明靓看窜条子一直伸长脖子往自己身边凑,她往后退了退,不相信地问:“切,你骗人!” 
      “嗯,骗你是小狗。”窜条子还怕全明靓不信,他学起狼嚎来,“啊嗷呜——”停下又说,“就是这么叫的,你说是狼在叫不?”
      “声音有点像。”全明靓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是不是看电视看多了,产生了幻觉呀?我们这里怎么会有狼呢,要真有,那就是重大新闻了!”
      她是学新闻的,当然有着新闻敏感啊! “我前前后后一共听到狼叫了四声,怎么会是幻觉呢?” 
       “要是真的,你就要出大名了。”全明靓说着,话锋一转,“不过,要是假的,那就要跟陕西的周正龙发现华南虎一样,要负法律责任了,弄得不好还得坐牢哩。” 
       窜条子一口咬定说:“是真的,我敢对天发誓!” 
         全明靓也希望是真的,要是那样,那就是一个大新闻了。
      她想了想说:“要不这样,你用你的手机拍一张关于狼的片片,然后交给我,我放到微博里晒一晒。”
       窜条子把手电筒夹到腋下,挠了挠后脑勺,感觉有些为难了,他说:“我只是听到狼叫,还没有见到狼呢!” 
       全明靓失望了,她坐下说:“我说嘛,你在骗人。” 
       “骗人是小狗!”窜条子急了,大声说。
       说话的时候眼睛却看着全明靓的胸,可看不全,便想象被衣服遮盖的那两个东东的样子,一定更白,更嫩……
       
    欲知后事,请登24楼阅读 二、吻的魅力


http://bbs.zxwindow.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8/13/103311yx52ed2kkd2127xs.jpg

1.1940年秋,新四军创立南山抗日根据地,各村妇救会纷纷成立。http://bbs.zxwindow.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8/13/103312x3enz2pptbnbng5e.jpg
2.妇救会的主要任务就是拥军拥政、防奸锄奸、站岗放哨、递送情报等。南新集妇救会暗中查清了几个死心塌地的汉奸,她们配合基干队一晚上就分别抓了五个罪大恶极的汉奸,并押到茅草岭处决了。http://bbs.zxwindow.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8/13/103313mqdd9dt9a9fuejdc.jpg3. 南岳庙妇救会长张翠英在山上放哨,她发现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向村子方向走来,她感到可疑,就机智地和他周旋起来。张翠英巧妙地把他引到了中心乡政府。经审查,果然,那家伙是日伪特务,准备到南山根据地收集新四军情报。
http://bbs.zxwindow.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8/13/103314uyg9vqbqy9wnu3cc.jpg
4. 动员青年参军是妇救会的又一项重要工作。安瓦蒋庙妇救会长周玉清的丈夫李兴元是李家的独子,婆婆说什么也不愿让儿子参加新四军,周玉清就不停地做老人的思想工作,最终说服了婆婆,并亲自送子上前线。http://bbs.zxwindow.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8/13/103315mytmteue5nemgmei.jpg
5. 新四军江汉军分区的野战医院和印刷厂就在九里冲。一次,南岳庙妇救会成员周氏在山上放哨,发现日伪军要偷袭九里冲。周氏正要回去报信,不料被敌人发现。危急关头,她急中生智敲响了手中的木棒子,把警报传递了出去,恼羞成怒的敌人当即杀害了周氏。http://bbs.zxwindow.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8/13/103316pzwwtppspbqbpphs.jpg
6. 南山妇救会从成立到抗战胜利,队伍不断壮大,她们站岗放哨、传递情报、除奸惩恶、生产自救、抗击日寇,做出了巨大贡献,是战斗在南山根据地的一支生力军。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