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荷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一大早,拜读了钢铁侠同志所发的帖子——“湖北首个生物质发电及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即将在钟祥投产”。说实话,远的不说,自打本省内的仙桃和阳逻事件之后,每每听闻到“垃圾焚烧发电”这类字眼时,总会不由自主的菊花一紧。
      偏偏钢铁侠同志在帖子中所透露的不仅仅是在钟祥要建,而是已经“接近尾声”,“即将投产”,还用了“我省第一个”,“热火朝天”等字眼,然后是投了多少多少个亿,能处理多少多少吨垃圾,可发多少多少度电等等,充满了振奋和满满的自豪感。
      我粗略浏览了一下帖子下面的回帖,只有少数几个人表示了对环境污染的担忧。这不由得让我的菊花紧了又紧。

      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垃圾和废弃物回收后焚烧发电,国外少数发达国家确实在进行,不仅能解决垃圾处理问题,还能再利用,产生新能源,不得不说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然而——熟读鲁迅文字的人,大约都知道,世界上的事,坏就坏在这个然而上面——然而在垃圾焚烧的过程中会产生二噁英这类剧毒物资,给人类的生存环境带来极大的危害,这也是近年来引起世界各国所重视的问题。
      在此行业中做得最好的日本,对二噁英的排放有着极其极其严格的标准和控制。关于其设备技术等专业的东西我就不再此赘述了,单单说说与我们息息相关的关于垃圾焚烧发电时的四大原则罢。

不分拣到位不焚烧
不财政全额不焚烧
不公开透明不焚烧
不公平补偿不焚烧

      我在此想问问钢铁侠同志,这个建设在离钟祥城区一箭之地的湖北首个生物质发电及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是不是财政全额?
      既然是“由中国光大国际有限公司投资兴建”的,很明显不是国家财政全额,为什么要求必须是国家财政全额?都知道这种项目注定财政着巨大的环境风险,如果把垃圾焚烧发电这种高风险产业交给市场、交给企业去主导,后果也注定极其严重。城市垃圾危机确实严重到非烧不可,那么这种事关公共安全的高风险产业,就完全属于公共服务的范畴,就应该主要由城市政府买单,应该属于财政全额保障的公益行业。惟有财政全额保障,不计成本,才可能杜绝偷工减料的行业黑洞。所以,必须是国家财政全额。我想,引进该项目的钟祥是领导们对这一点应该是更清楚的。
      
      是不是公开透明?
      因为能否做到垃圾焚烧全过程公开透明,这也是决定垃圾焚烧发电是否上马的重要指标。垃圾焚烧发电必须做到向整个社会,尤其向作为潜在受害者的所在社区的居民全方位开放,接受整个社会尤其是所在社区居民全方位的监督,才能真正取信于人,真正让人放心。同样我想,引进该项目的钟祥是领导们对这一点应该是更清楚的。

      周边的居民有没有得到合理的补偿?
      垃圾焚烧发电不可避免的环境风险,显然要对周边居民的物业带来一定损失,既有损失就该赔偿。利益只能置换,不能被牺牲,无论当事的是多数人还是少数人。这个原则必须是刚性的,否则,借着所谓整体利益、多数人利益,今天被牺牲的可能是他,但明天就必定是你。

      关于第一原则,我就不想再次拿出来说了,我对中国大多数做事的原则和质量,一向是信任不过的,有句话说得好,我们总是在扯淡的事情上做得很专业,而在专业的事情是做得很扯淡。

文苑乱弹之七

文学 2017-04-03 阅读 1.4万 回复 74


山野先生


文苑的荒芜,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大约世事从来就是如此,无论人物,一旦破败沦落,就连那些猫猫狗狗都瞧不上眼了,而遥想当年,他们是何等的道貌岸然。

眼见过了三月三就是清明,山野里兰草花开了,田野里油菜花也开得灿烂。

祭墓的没有,却有个一贯刨坟的货——我还是喜欢称之为山野先生,尽管他一直变换着各种马甲。如今文苑的常客,除了城南的蒋作家,仿佛就是这位山野先生了。

野云飞长篇连载虽然终于如人所料,成了太监,但那如椽之笔的大起底,也并不妨碍我们从中对山野先生有个完全的认识。一个现实中的混混,一个网络中的恶棍而已。写了几句文理不通歪诗,就像一个倚门卖笑的鸨儿,进京花了几钱银子买回一个纸做的贞洁牌坊,就成天扛着到处招摇显摆去了。

前几天有人问我,一向嫉恶如仇的,为何独对山野先生却这般客气。

我想起鲁迅先生对这种人的态度——轻蔑!——明言着轻蔑什么人,并不是十足的轻蔑。惟沉默是最高的轻蔑,最高的轻蔑是无言,而且连眼珠也不转过去。

今天,我之所以將眼珠子转过来看看他,乱弹一番,是感觉到这种人对社会的危害性。

先看看他的套路:
1.各种无中生有造谣中伤,注册不同马甲,在各网站论坛散布。
2.语无伦次,内容重复,逻辑混乱,东拼西凑。且用词下流。
3.以纯文学的代言人和卫道士自居。觉得钟祥一切都是败坏的,污浊的。
4.所有不明背景的网友都是余秀华的马甲,都是钟祥文联的帮凶。
5.以SF为要挟,乐此不疲。
6.试图拉拢一切不明真相的群众,送花示爱,套近乎,引用哪怕是曲解的回复。(心理学上这是种被孤立心虚的表现,就像当年的猫眼)

山野的伎俩并不高明,却有着代表性,有一定的致命性。周天慧主席的离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还有一点就是搅浑的SF这条渠道的水,断了真正受屈者申冤之路。

很难找一个词完整的恰当的来形容山野先生,即使你能洞察一切。只能推测说他是一个社会催生的怪胎,一个时代演绎的畸形儿,或者说……或者说是一个笑话。就像三月三或清明节里一个没人烧纸的孤魂。

论天慧版主的走掉

文学 2016-01-12 阅读 8339 回复 25

天慧版主来去匆匆,不得不说太过于任性和草率。于内,辜负了总版的期望,于外,辜负了乡土作家群的期望。于上,辜负了钟祥的文化事业,于下,辜负了广大网友的千般热情。

殷殷之期,殷殷之情,乃天地可鉴。

天慧版主能入驻文苑,总版的爱惜与呵护可谓是无微不至。
当初我写了篇《赵家班》,也不过是维护文苑之心,善意提醒,却被总版直接锁帖下沉。
山野的出现,并不是偶然。在亦庄版主主持文苑之时,此人也没闲着,其上窜下跳的程度甚至更甚于今日,当时总版却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之任之。而今天慧版主在位,总版却直接出面,将其封杀。
先姑且不论此举是否合情合理合法,总版对天慧版主的爱护之情,由此可见一斑。

天慧版主的莅临,不得不说为文苑带来了少有的生机与人气,也不得不承认为其付出了巨大的心血与热情。
从版面的排版,人气的笼络,策划与创意,都做了大量的调整与改变,显示了个人独有的风格。
广大网友不管是和稀泥也好,捧场也罢,无不踊跃无不雀跃。
先姑且不论此法是否长久长虑长策,天慧版主的个人能力与魅力,也由此可见一斑。

倘若天慧版主的辞职之因,实托身体之虚,缘山野之实,建议放下一切包袱与顾虑,重振上阵,于人,不负内外上下之期。于己,不负暮年伏枥之志!

文苑乱弹之六

文学 2015-12-29 阅读 5613 回复 8


赵家班

文苑终究是修成了正果。

从小姨子满天下的碎碎念和陈主席迟到的贺文中,我初步了解到新版主各类冠冕堂皇的名衔。不由得感慨,做为省作协第一人,身兼了市文联顾问和市作协终身荣誉主席的天慧版主,真可谓是正统的姓赵之人啊!在周主席的主持下,真赵的也好,精赵的也罢,一呼而百应,文苑也就风生水起了。

恭祝之余,也就不免要盛赞总版的英明了。

细看自周主席掌舵以来,文苑的主将与新丁,多是科班出身,尽为庙堂正统,不是乡土作家,就是某某大家,那都是出过书的,上过“纸媒”的。都讲究“的”“地”“得”精准的规范的用法。无论“城南”的或者“城北”的,都感觉欣慰,实至名归,如鱼得水了。仿佛个个都有着聂老师华师中文“正儿八经”的自豪与自负!

就连往日作乱的猫猫狗狗们,也都或隐匿或变得温顺起来。人家说“漫了”,也是极好的,极高明的,“格格”的咧牙笑。

唯有爱换马甲的山野先生,被捏碎的几根琵琶骨,嗲嗲的抱怨了几声。

过了冬至,就开始数九,天气也就一天比一天严寒起来。昨晚,我梦见和王胡穿着长袍坐在咸亨酒店的二楼上吃茴香豆喝酒御寒,被孔乙己先生一脚踢下楼来——“妈妈的,你也配穿长袍?!”

清晨,我边揉着额角的大包,边翻着论坛日报,在和谐温馨的嘤嘤声中不合时宜的嘟囔了一声:总版,把流金和文苑并了罢~

文苑乱弹之五

文学 2015-09-06 阅读 7502 回复 36


看到一句话,“有趣,即是最大的才情”。一个人最糟糕的处境不是贫穷,不是病痛,似乎也不是无知,当然更不是年老——而是他逐渐不自觉成为一个无趣的人。

比如说我写了“清夏多连雨,林阡尽落花。新晴寻胜境,旧梦忆烟霞。曲水青衫影,流云紫锦裟。赁来南坳地,自在种青茶。”的句子,有人便出来说“仲夏林阡少有花”,又说“山间坳地不宜茶”等等。按这种说法,李白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句子,他便要说这李太白写诗还带着量天尺啊。实在是无趣的很!

在论坛这么久,在文苑这么久,大约就落得个“爱与人争吵”的恶名。亦庄版主在《禀气》一文的回帖中借题发挥的说“。。。。。。大概缘于他好斗的秉性,比如四书,总版就说他总爱一来一往地跟人过劲很无聊的,改不了的,秉性使然,呵呵。。。。。。”看了心里就有些惭愧。

以前,我常常暗自唏嘘——余岂好辩哉?余亦不得已也!

现在我有些黯然了。开始检讨自己,我干嘛要与他们争论呢?值得吗?以前我总觉得对于这类人不能忍让,第一次忍让叫气度,第二次是宽容,第三次就变成了软弱!你忍让他,他以为你服他,他就会更狂妄嚣张。然而对抗的结局是什么呢?
与禽兽争斗的三种结局: 赢了:比禽兽还禽兽; 输了:禽兽不如; 平局:跟禽兽没什么两样。 你看看,有些人就根本不值得搭理。活着,总有看不惯的人,所以也有别人看不惯我们。林肯曰:成大事的人,不能处处计较别人,消耗自已的时间去和人家争论,不但有损自己的性情,且会失去自己的自制力。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不妨对人谦让一点。与其跟狗一路走,不如让狗先走一步,如果给狗咬一口,你即使把狗打死,也不能治好你的伤口。

嗯,好吧,翅膀长在你的肩上,话在别人嘴里,太在乎别人对于你飞行姿势的批评,所以你飞不起来。再说了,有些人就根本无法与之争论。你说前门楼子,他说肩膀头子;你说剃头刀子快,他说火车快!一来一去,不但自己成了无趣,更成了无聊。

说到此处又得讲一个笑话了。说是有两个人大吵一天,一人说三八二十四,一人说三八二十一。相争不下告到县衙。县官听罢:“把说三八二十四的拖出去打二十板!”三八二十四的不满:“明明是他蠢,如何打我?”县官答:“跟三八二十一的人能吵一天,还说你不蠢?不打你打谁?”嗯,跟愚蠢的人争论,无论结果如何,都比愚蠢的人更愚蠢。

所以,原谅他们罢,宽容他们罢!要知道一个人越是一事无成,就越喜欢在吵架中获胜,因为这是他为数不多的能获得成功的领域。

于是,仿佛倏忽间悟道得道,仿佛要成大事,上了境界。佛曰:止语是一种修行,无言是一种境界,好辩是一种执着。不争不辩,无语无言!是非对错,过眼云烟!

让无趣者无聊罢,让无聊者无趣罢。

禀气

文学 2015-08-19 阅读 7572 回复 49


禀气


百无聊赖的,就来说说禀气,也有说作秉气的。禀气很少有人说起,大约要归入玄学之类,有些玄虚,是个神秘的玩意。

何为禀气呢?有解释为“天赋的气性”。

这个如何理解呢?说起来很复杂,要归结到生辰八字了,就是出生之时冥冥中天地五行的气韵。古人以为,时间蕴藏着很大的能量,出生时日不同,所具有的气性(禀气)自然也就不同。有命义上说“人禀气而生,含气而长,得贵则贵,得贱则贱。”这个研究起来很是复杂,所以知道个大概就好。只要知道因出生时日不同,禀气强弱也不同就可以了。

嗯,这样说起来,有些像搞封建迷信了。那我们姑且先将禀气暂时先理解我气质吧,这样可能好接受点,只是气质是后天培养的,禀气却是天生具有的。一个人禀气强弱,不仅决定一个人命运的好坏,也能反应其身体健康的好坏。


算命瞎子刘哥第一次见到我,就感慨我的禀气很强势。这个论断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农村有请七仙姐的迷信活动。就是堂屋中央的方桌上放一个簸箕,里面撒上一层面粉,再用一个筛子,筛子上插上一只筷子。然后请两个小孩,蒙上双眼,各执筛子的一端,大人就念一段口诀或者说是咒语,请七仙姐下凡来解答各种疑难。。。。。。那时我七八岁的样子,已经上学读书识字了。我曾亲眼见过那筛子在簸箕的面粉上写字,很神奇,但也质疑可能是那小孩子在搞鬼,后来换了更小的没有读书识字的小孩,但那筛子依然能画出各种字来!我也试过亲自去端筛子,但只要我在上面,那七仙姐却怎么也请不下凡了,于是大人们就更加认定我是一个禀气强的人了。

因为说禀气弱惹鬼,禀气强惹狗。


自小通过瞎子刘哥的熏陶,我也具有了跑江湖的资质了。我信命信运,却从来不信鬼神。即使生活中确实遇见过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

我曾做过这样的一件傻事。上初一的时候,还在乡下,学校教室不够,于是借了某村一间仓库。我们就在仓库里读“宋有富人,天雨墙坏”的。恰好这个村子里有个巫婆,能通神灵,据说很是灵验。倘若有不信服者,可以咒其毙命。我是个无聊的人,也是个不信邪的人,加之年少,某日就约了几个同学,寻上门去,当面告诉那巫婆,我是不信的!那巫婆就拿三角眼很恶毒的瞪我,说,等报应罢。那目光确实有些渗人,以至于至今还记得,当时在内心里真的有几分害怕,还有几分后悔。据说也有人来指责她是迷信,后来都意外的死了。但一想到“禀气”,我就自信满满起来,果然到如今我还活得好好的,有时甚至有些“活够了”的意思。


禀气强惹狗,这说法也不是唬人的。我这人爱狗,却不招狗喜欢。走到哪里,都惹狗不高兴。老家村子里有个本家叫汉成的,也是个命硬的人。每次到我家来,就会招乌宝狂咬,来时咬走时也咬,见一次咬一次,见一百次咬一百次,后来,据说进城,被一只藏獒咬断了脖子,让我嘘唏了很久。
呜呼,或许哪一天,也会被狗咬死!


2015-8-19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