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宾

如水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2020年2月16日 晴
雨雪初霁,阳光灿烂。一切都美好而明亮。这样的日子,很适合一些温暖的文字。当然,有一杯清茶就再好不过了。
想到茶,于是觍着脸问朋友要了一些绿茶。朋友顺便问我要不要看书——豆豆的《遥远的救世主》。可是如水现在瞌睡都不够,哪里还有时间看书。当枕头也太硬了。只是这标题很惹眼,突然让自己丰满了关于救世主的形象,比如我们的祖国我们的党。
都说灾难面前,最容易照见人性。不久前看了《一出好戏》,不过说实话,并没有太深的感触,或许是隔着屏幕,或许是过于浮夸。而我今天想说的,都真切的发生在我的身边。
我们观察点隔离留观人员中,年纪最大的是一位86岁的老太太。刚来的时候,一大家子人,还有一个保姆。按照规定,应该一人一个单间隔离。登记房间的时候,那个保姆却主动跟我说,要和老太太一个房间。因为年纪大了,怕她不方便,而且平时都是她照顾的,弄习惯了。说实话,我当时很愕然。大家都知道,老年人感染几率是非常大的。也就是说她和老太太在一起的话,风险也就更大了。但是她的语气平淡,波澜不惊,仿佛不知道疫情肆虐的事情。办理完登记手续,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一个5、60岁,质朴善良的阿姨,让人心生敬意。我想古人所谓忠义,不过如此吧。
年龄最小的一位小宝宝,3个月大,来自石牌,一起的是他的老太太,七十多岁。普通话普及以后,真不知道爷爷的爸爸妈妈我们该叫什么了。姑且称作老太太吧。老的老,小的小。没办法,老人喊来了自己嫁到胡集的女儿,也就是小朋友的姑奶,帮忙一起照顾。本来可以置身事外的姑奶就那么毅然决然的来了。祖孙四代,三个人,半个月。且不说照顾小宝宝的艰辛,单单是在那种可能被感染的恐惧中煎熬,怕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我没有问过她当时的想法,因为我觉得,关于人间美好,我们不应该去质疑。
我很庆幸,最终大家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回家了。
关于逆行,那个保姆,那个姑奶又何尝不是平凡而伟大的逆行者。而关于救世主,对那个高龄老太太来说,对那个3个月小宝宝来说,那个保姆,那个姑奶,又何尝不是救世主一般的存在呢?
猝不及防的灾难总是拷问我们的人心,而我很庆幸自己看到了人间美好和温暖。祝福她们,安康,幸福。
晚安,钟祥。晚安,人间美好。
2020年2月14日 阴转小雨
今天注定是个温柔的日子,即使冷锋过境,即使寒潮来袭。
2月14日,情人节。关于这个节日,也是一个舶来品,但这个节日被国人毫无保留的愉快接受了,也许是源于爱,也许是这个节日蕴含的故事。而关于接受,就不得不说另一个舶来的节日——圣诞节。这个节日因着一些外资企业的入驻而逐渐盛行,又被一些商家打着伪打折促销的旗号,进一步为之推波助澜。但近几年,尤其是去年,圣诞节被狠狠抵制了。我想原因无他,所谓圣诞,只是他们西方人的圣,国人犯不着盲目跟风起哄,去庆祝他们的圣诞。最关键的是,它从根本上与我们习主席十九大提出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背道而驰。我们要复兴什么?复兴我们的文化,经济,军事。所以我们推广传承中国文化经典,开辟我们的一带一路新丝路,发展科技强军,强国。吁~~,似乎扯远了,回来我们继续延续温柔的话题。
有人说,当你爱一个人,你在想TA的时候脸上也会洋溢着笑,隔着屏幕和TA聊天的时候脸上也洋溢着笑,即使这些对方都看不见。如水深以为然。那么,看到这段文字的你们,想起了谁?有没有从心底发散出来的笑?
他们还说,这世间最长情的告白就是陪伴。如水以为,这种陪伴不一定就是陪在身边。而是在这疫情肆虐的时候,你可以放下自己的游戏,电影,放弃在群里和朋友,同学插浑打科,花时间去安慰TA,鼓励TA,陪TA一起度过这惶恐难熬的日子。
而关于陪伴,我想到了龙应台的一段话:“此生唯一能给的,只有陪伴。而且,就在当下,因为,人走,茶凉,缘灭,生命从不等候。”趁着这漫长的假期,陪伴父母家人,趁着,这难得的当下,不留遗憾。
夜来的惊雷,有人说寓意不好,说得都瘆得慌。如水觉得,都已经立春了,这第一声春雷来得倒正是时候,有诗为证:造物无言却有情,每于寒尽觉春生。 千红万紫安排著,只待新雷第一声。这是清代诗人张维屏的一首七言。从诗里,从雷声里,我们读到生机盎然,读到了姹紫嫣红,读到了温暖,读到了希望。我亦希望,瘟神自此,闻声远遁。
恰巧,早上,门口路边随拍的一枝春消息,给你们。愿所有爱着的我们,也被爱着。
晚安,钟祥。晚安,我们。

晚安,钟祥(16)

情系钟祥 02-14 02:27 阅读 1.4万 回复 84
2020年2月13日 晴
随着防控措施的逐渐升级,领导们来检查督导的频率越来越高。下午刚送走市领导,又迎来了市卫健局陈副局长一行。虽然都是走马观花,但检查询问简明扼要,安排部署细致周密。
就在陈局一行刚交代完工作安排,我们的晚餐送来了。因为我们留观人员比较多,晚餐一般五点多就送来了。陈局当时随口问我们有没有多的盒饭。原来,根据领导要靠前指挥的要求,陈局们已经连续吃了5天泡面了。非常时期,餐馆不开门,有家回不去。这样的情况对我们一线指挥的领导们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了。
如水一直很乐观的认为钟祥的疫情会早于其它地方结束。这一点大家可以从疫情报告上看到。在整个荆门地区,我们的早期确诊病例占三分之一强,疑似病例超过二分之一,但截止昨天,我们的增长幅度是低于各县市区的。而在全省来说,我们从早期,是除武汉外的前三,,滑落至昨天的第N,在其它市破千,甚至破两千的时候,我们钟祥却因为增长幅度低,把荆门地区的数据拉在百位数。这说明了我们的防控措施严密有效。一方面是源于我们广大市民积极配合,另一方面,也反应出我们的各级领导包括基层干部,工作人员工作务实高效。
我们隔离观察点开始收住留观人员的时候,正值疫情高发期,每天晚上基本都是工作到凌晨三,四点。我们的驻点领导冯委员和血防李书记也一直守候,和社区领导做对接。而这,只是我们所有一线领导的一个缩影,也是我对我们防控形势乐观的原因所在。
也许有人会说如水马屁了,但如水觉得实事求是,只要能真正为防控疫情付出努力和汗水,就值得尊重和赞扬。比如那些医生,平时不也被我们骂成什么,现在不都成了我们口中的天使,最美逆行者吗?
有领导的务实,有大家的坚守,如水坚信,胜利就在眼前。
很多朋友问如水,为什么现在我们防控措施又严格了,是不是疫情更严重了。这里如水想说的是,一切用数据说话,看数据。我们的防控升级,只是为了跟上面步调一致,也是为了更好的巩固我们前期的成果。大家都坚持坚持,想想领导们都吃了五天方便面,我们有什么不能克服呢?
蛰伏,只是为了更好抱满怀这温暖的春天。加油!所有的我们。
晚安,钟祥。晚安,所有的我们。


温馨提示:近几天冷锋过境,寒潮来袭,大家一定注意保暖,谨防感冒。如若不幸偶感风寒,可以多喝点温开水,或者姜汤,或者百度神仙粥。简单,实用。当然,这里如水祝大家健健康康,一切安好!
2020年2月12日 晴
前天值了一夜的班,昨天晚上本来想着睡一觉再写文字的。结果,一觉睡到了7点多,所以,旷课了。 看到有朋友在之前文字里的担心和惦念,很开心。因为,你知道有人在关心着你,这种感觉真好。这里一并谢谢了。
明天,一个论坛老朋友和家人就要解除隔离回家了,这也是我们这里第一批隔离人员中,最后一批回家的人员。晚上值班,特意去看看他,聊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一扫之前的阴霾。也没有的之前的紧张恐慌。记得之前还一直要求如水给他们开转诊,安排去医院检查,只是都被如水劝下了。不知道当时他和他的家人们是怎么想的,但我觉得,一个医生应该要有自己的操守和担当。说实话,当时朋友家人有两个确诊,两个疑似还在医院住院观察,侄女隔离期间呕吐去医院检查,治疗。还有四五个在隔离观察中。如此种种,恐怕任谁也不能淡定。而且,朋友和家人要求去医院的事情,已经被当晚值班的医生反映给领导批准了,所以阻止对如水来说压力真的挺大的。我很感谢朋友对我的信任,也很庆幸大家都平平安安。祝福他们往后的日子,幸福,安康。不知道朋友看论坛读到这段文字的心滋味。我想也会有万般滋味吧。甚至会一点期待他的留观感悟。
至此,首批隔离留观人员基本全部解除隔离。总结一下,116人,转诊8人,确诊5例(分别来自3个家庭),疑似1例。其余轻症,低热,咳嗽,咽喉不适患者,根据防指要求,给予对症治疗和心理疏导,也都完全消除症状。个人的心得:多喝水,适当锻炼,不紧张,保持良好的心态,真的很重要。比如,一个患者,进来前两天体温正常,结果第三天开始,体温一直徘徊在37.3~37.5℃,头痛,当时很紧张。我问了一下情况,她虽然是武汉回来的,但是两个月前就有发热症状,当时武汉医院检查是支原体感染,一直在治疗,吃药。而且,她还有抑郁症。她的父亲也非常担心,隔两天就要求让她去检查,转诊单不知填写了几次,救护车也联系的几回,后来又都打退堂鼓了。因为她的父亲也是中医院一名医生,也担心去医院检查增加了交叉感染的风险。在他们的犹豫徘徊期间,一直嘱咐她多喝水,运动,开窗透气,放松心情。结果这几天体温恢复正常了,不适症状也都消失了,就连心情也好了许多。今天已经解除隔离。真的,其实病并不可怕,就怕癔病。
本来今天只想说开心的事的,结果晚上看到了网友四个太阳对胡集卫生院的描述,还有朋友说东桥九堰村卫生室不仅医生、病人不戴口罩,还奚落朋友戴口罩太夸张了,里面吭的吭,咳的咳,简直后怕。我想在当前的防控形势下,我们普通居民都能做到服从指挥,严格执行。而我们的卫生部门,我们的真正职能部门为什么敢于如此的敷衍怠慢?防范意识如此淡薄,难道仅仅是源于当地没有确诊病例?如此看来,乡镇、农村的确是我们防控的薄弱点和死角。
又唠唠叨叨这么多,该说晚安了。
那么,晚安,钟祥。晚安。。。。。那么。
2020年2月10日 多云 
       日子,在忙碌中过得飞快。十四个日日夜夜,总是在忧心忡忡中和希望憧憬中徘徊。
终于迎来了解除隔离观察小高峰。而那个可爱的小亭云今天也跟个爷爷奶奶愉快的回家了。上车之前,奶奶一直说着谢谢,而小亭云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不停围着奶奶转来转去。奶奶还告诉我说,小亭云妈妈现在也基本康复了,正在等待检测结果。我相信,很快,她又可以见到妈妈了。想到这里,不禁鼻子酸了一下,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给我老妈打过电话。不是不想,只是不愿意,害怕老妈心疼的唠叨,更害怕老妈的担心。现在想起来,依然清晰记得走的那天,我都没来得及告诉他们。
女儿班级群里,看到同学们已经开始网上上课了,也看到家长们不断反映遇到的情况和问题。我不知道这样的网课效果会是怎样的,但我想,对孩子们来说,可能更多的是新奇吧。也不知道女儿掌握的怎么样,本来年前卖了新书打算自己教的,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她能乖点,乖点,再乖点了。
不知道出于什么因素的考虑,我们的防控,禁,限似乎又较之前严格了许多。说实话,个人觉得,有些过了。巩固前期的战果固然是一个方面。但盲目跟着别人的节奏走,怕担责,不能结合本地实际做一些相应调整,这将使我们的防控工作陷入尴尬的境地。这样的后果最终只能是三个方面:一,浪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二,造成群众更大的恐慌,甚至埋下心理隐患。三,影响居民的正常生活秩序。而且,最关键的是,进一步的管控,在于从根本否定了我们前期的工作和努力。
我不知道,在我们的防控指挥部,我们的流行病学专家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起着什么样的作用。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我很遗憾,我对我们的疾控中心,对我们的专家表示很失望。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我们进入银都大酒店留观点的时候,已经是第三个留观点了,而指导我们填报留观人员名单的疾控中心还在要求填写患者的确诊日期,而不是末次接触患者日期,反正如水没有照他们滴,而另一个医生比我听话。第二,防指下发关于留观期满送返(即解除隔离)文件,文中用的是:集中留观14天云云。如水看的那个捉急啊,当即不顾场合的指出来(下图)。可惜人微言轻啊。结果后来反应过来,很多人按末次接触时间算,应该解除隔离,却因为前期流调时间不标准,又进行二次流调,引起很多留观者的不满。第三,至今我们上十个留观点已经运行半个多月了,我们的确诊病例报出数据居然还没有系统的进行留观点发病和留观点外感染数据统计分析,这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只有这样区分开,我们才能更直观的了解隔离点外到底还有没有,有多少感染发病者,为我们的防控更精准的部署提供依据。写下这段文字,不禁有一点后悔了。我想,我估计又要被组织嫌弃了。但是无所谓了,如果一个真话都不敢说的人,怕也是不合格的。不过,如果因此饭碗丢了,那就跪求好心人收养啊。。这里,先谢谢了。。。
好吧,紧他,就这样了。
晚安,钟祥。晚安,亲爱的自己,心疼自己三秒钟。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