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涛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最近段时间,反映测速车的帖子满天飞。交警部门也专门回复,但也得不到司机和群众的认可。
我个人认为钟祥的交通到了非整顿不可时候了,而几辆测速车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它需要政府要拿出有效而常抓不懈的管理手段,做为交通参与者,市民个人素质也要提高。确实,几个出口的测速车的确有隐蔽执法创收之嫌,而且不能解决钟祥市区交通之乱。近几个月我一直在宜昌,襄樊跑,都没有收到一张超速罚单。可前几天就在职高超速一次,那里有测速我知道,但还是没有防到。我想外地过路的更不会知道,他们知道的只有钟祥交警会罚款,钟祥的交通环境不好。看到街上呼啸而过的摩托车 大货车,闯红灯的摩的和行人,绕红灯的出租车,我们能反省一下吗。就在近两月,就有几条鲜活的生命丧失在车轮下,我们在扼腕叹息时难道不该反省吗。政府和交警部门不要以罚带管,要管好乱停乱放,非机动车道的堵塞是行人走上机动车上根源,机动车和非机动车各行其道不能只停留在法规上,交警部门还要努力。外地车头次轻微超速,可以给他地是温馨提醒,而不是罚款单。他们带走的是钟祥人民的深情厚谊,以后带来地是钟祥的游客和发展。交警是窗口,我长期在外面跑,更能体会到出门在外的艰辛。我们的警察队伍也要改变,群众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看见了承天路上的护学岗,也看见了坐在面包车是指挥协警的警察油子。摩的是钟祥市区交通之乱最大之源,根治之难,它需要当年取缔麻木车的决心。钟祥人我们自己要爱自己,不要老想着来了一个好领导,我们是子子孙孙,领导只有两三年。
个人拙见,请看在爱钟祥的份上不要抛砖。
昨日,位于北京顺义的汇源总部,厂房里机器还在一如既往地运转,不时有满载汇源果汁的货车驶出厂区。
随着可口可乐收购汇源计划被否,汇源内部做出紧急调整。记者昨日了解到,汇源已经将去年下半年投资新建的上游果汁基地项目全部叫停,项目基地的人员将陆续撤回转做产品市场。此外,汇源内部要求“要确保上市公司能够正常运转,还要赢利,不能让股东失望,也不能让员工失望。”
叫停部分项目以回笼资金
据消息人士透露,在商务部宣布禁止可口可乐并购汇源当晚,汇源高层召开紧急会议,对公司既行的战略计划做出重大调整。其中就涉及汇源去年总投资达20亿元的果汁上游基地建设项目全部暂停建设,派往基地的人员也将陆续撤回。
上述消息人士昨日表示,这次叫停的项目只是去年下半年新建的上游基地,而以前投资的基地并不会叫停。“叫停的目的是为了回笼资金、收缩战线,将资金用在目前正常的生产销售上。”该人士称。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9月14日,汇源投资7.2亿元的果蔬饮料食品加工项目在湖北钟祥开工;去年9月28日,汇源决定在辽宁本溪兴建果蔬汁加工项目;去年12月13日,汇源投资2亿元在河北隆化建厂;去年12月20日,汇源集团考察宁夏平罗县枸杞项目,并顺利推进。2009年1月初,汇源派出两位副总裁考察河北衡水和海南定安县,筹划建立水果种植加工基地项目。
据上述消息人士透露,去年新建的这些果汁上游基地都是按照可口可乐收购汇源后的情况来规划的,这些项目的投资也计划用可口可乐的收购资金来支持,“现在并购被否决,汇源面临不小的资金压力,所以上游项目建设必须停止,汇源的主要精力必须转移到市场方面,大力推进果汁市场销售,基地撤回来的人员将转做市场销售”。
7月初,一条来自海南省的消息传至全国各地。这个最南端省份将177项行政管理权直接下放到市县和地级市,同时提出了配套改革制度。

  省管县,这项触及中国大多数地区经济发展、财政体制、行政管理体制等诸多内容的改革措施日益引起人们关注。专家学者认为,这项改革的路径正在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党的十七大提出:精简和规范各类议事协调机构及其办事机构,减少行政层次,降低行政成本,着力解决机构重叠、职责交叉、政出多门问题。作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蓝图,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要“理顺省级以下财政管理体制,有条件的地方可实行省级直接对县的管理体制”。而此前国务院在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中提出,“有条件的地方可加快推进‘省直管县’财政管理体制”。

  2007年5月安徽省政府宣布,无为县等12个县实行扩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试点。“扩权”试点县享有与省辖市相同的经济管理权限和部分社会管理权限。据统计,自1992年至今,全国已有20余省份试行省管县。

   相对于省管县的改革,在我国大多数地区,实行的是由地级市管理县的体制。

  按照我国现行宪法第三十条规定:省、自治区分为自治州、县、自治县、市;直辖市和较大的市分为区、县。自治州分县、自治县、市。焦洪昌认为,实际上我国宪法设计的地方行政区划主要是省、县、乡三级体制。

  目前的市管县的格局是1982年开始的,从那时起我国大多数地方改变了过去作为省政府派出机构的地区(专区)体制、实行市领导县。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汪玉凯说,当时主要是解决过去不少地方地区和市并存问题,希望通过一些中心城市的辐射作用,带动周围地区的发展。

  按照焦洪昌的说法,地级市管县的数量占到全国的70%。这说明,市管县已成为中国地方行政的主要模式。地级市管县常态化后,实际上也就是在省县乡三级体制,多了一级地方政权,成了省市县乡四级体制。

  

  县域经济的“抽水机”

  一些地级市辐射作用有限,城乡差距拉大

  

  汪玉凯认为,市管县的体制发挥了积极作用,应该充分肯定,但也暴露出了一些弊端。比如增加了行政管理的层次,很容易截流财政资金和政策,使得县一级的经济发展受到影响。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教授张占斌认为,我国地级市的大多数中心城市起点较低,城市基础较弱,相当一部分中心城市并非是由于经济发展自然形成的经济中心,而是被推上了中心城市的位置。由于先天发育不良,其经济实力与所管辖的县的差别不大,甚至还比不上所辖县,再加上有的市所辖的县数量较多,因此中心城市不能有效地辐射并带动所辖县,这是地级市中产生“弱市强县”现象的体制根源。

  进入上世纪90年代,由于城市改革和城镇化提速,一些国有企业出现较大的困难,部分市级政府的财政压力加大。许多市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城市化建设和国有企业改制、脱困等工作上。由于地级市自身实力不够强大,伴随着财政吃紧,不仅无法拉动县域经济,越来越多地出现了与县争利的现象,而且事实上成为县域经济的“抽水机”。而在现行财政转移支付和分税制的情况下,地级市为了中心城市的发展,往往截留所辖县的资金,城乡差距越拉越大。

  

  1992年浙江试水

  强县扩权、财政改革成关键词

 汪玉凯认为,信息网络促使电子政务的发展,为减少行政层级创造了条件。而行政的省管县需要各方面的配套改革,从海南省的情况来看,行政上的省管县也会出现一些新的问题,此次出台相关意见,也就是在原有省管县体制的基础上,完善这一体制。

  他认为,由于省管县的体制,特别是行政上的省管县,省级政府将直接面对县级政府,如果县级行政区域很多,省级政府的管理就会遇到很大的挑战,这就需要统筹考虑更大范围内审慎、稳妥地推进改革。

  周天勇说,省直管县的改革,应当在具备条件的地方进行改革的尝试,条件暂时不够的可以等具备了条件后再试。不可一哄而起,也不能“一刀切”。他认为具备条件的地方主要包括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省域面积较小,且改革呼声比较强烈,干群认识比较一致的地区。同时,对层级不要刻意划一,要考虑到地区的特殊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