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涛阵阵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11月11日轮友“船哥”在微信朋友圈和钟祥论坛转发贴(原贴:静儿)
残友李光友,1971年出生,客店邵台人,20岁那年因患脊柱肿瘤,手术后下身瘫痪至今。李光友的父母亲分别在20多年、10多年前去世,老家在黄仙洞附近。父母亲去世后,为了生活与生计,他来到邵台街上,也就是邵台四组,住的是姐姐家的木板房,开了个卖香表的小店,除了三月三、九月九,平常几乎没有生意,虽然客店政府照顾,为他配置了一台修鞋机,但基本上派不了用场,村民们更多的是买比皮鞋便宜的球鞋、解放鞋穿,坏了直接扔掉,所以他生活十分艰难,困境可想而知!那木板房四面透风、五面漏雨,夏天热,蚊子多,不抗风,不避雨,冬天就更不用说。家里设施非常简陋,连卫生间都没有,平时都是在卧室解决好了,用袋子装着扔到街上的垃圾堆里。平时就他一个人坐在轮椅上(那轮椅已破旧不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
16年8月钟祥义工联曾组织10余人看望过李光友。

2年多的风雨侵蚀,他现在居住的木板屋更加的破烂不堪!
11月24日星期六,一个晴朗温煦的初冬日,钟祥义工联罗天胜、冰云~、罂粟缘、松树林一行四人前往客店邵台村看望李光友并实地勘查他家木板屋,测算并预备维修材料。
今天星期二,早上7点,钟祥义工联冰云~ 、松树林 、重塑生命、笑看风云 、缘分天空 、昨夜星辰 、 惊涛骇浪 、掩埋记忆、 静儿 和钟祥电视台任凯记者一行十人,在维修小组长冰云~的带队下前望李光友家

不到九点,我们就到了大家各就各位,抓紧时间工作
人多力量大没有刻意的去安排谁,钟祥义工们一直以来都是自觉,主动、负责、协调的开展即定义工任务!这就是我们的义工精神!中午不到12点,我们就顺利的完成了所有预定的维修工作!
从新加坡规划之父谈武汉城市规划想到我们钟祥的城市规划:

“老房子是武汉的一大特色,是城市的灵魂。一个好的城市规划,要让每座城市保有自己的灵魂。”昨日下午,75岁的刘太格先生一下飞机就赶往武昌昙华林,参观武汉市设计双年展。走在昙华林老街,两旁的近代历史建筑让他兴奋不已,正如上世纪90年代他第一次来汉时看到江滩老房子一样。
这位一头银发、儒雅健谈的老人,被称为“新加坡规划之父”,也是全球城市规划界的泰斗。他曾任新加坡建屋发展局局长和市区重建局局长与总规划师,在任内完成了新加坡规划概念图的调整方案。在中国,他曾参与厦门、扬州等30多个城市的规划设计。
武汉在城市规划中,如何借鉴新加坡经验?如何彰显城市特色?昨日傍晚,刘太格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细谈城市规划之道。

规划要彰显城市特色——
留住自然山水、历史建筑

刘太格出生于华人家庭,作为北京等十余省市规划顾问的实践,让他对城市快速建设中的历史建筑及自然环境的保护问题倍加关注。
“我以前做新加坡规划的时候,在没有落笔之前,首先研究的是自然环境和历史建筑。新加坡没有武汉这样的大江大湖,只有小山小湖,不过我们也会想方设法保留下来,因为这是城市的特色。同时,我们还研究哪些历史建筑值得保护。为自然山水和历史建筑画上保护圈,规划时,我们当圈内的土地是不存在的,是不能动的。”刘太格说,自然环境和古建筑是一个城市最大的特色。
说到此处,他反问记者两个问题:你告诉我,世界上有哪两个城市的自然环境是一样的?所以要把自然环境保留下来。世界上有哪两个城市的老建筑是一样的?所以要把老建筑保护下来。“所以说,要靠现代建筑来彰显一个城市的特色,是事倍功半;把自然山水和老建筑保留下来,是事半功倍!”

城市要有百年规划——
碗大了,才可以加菜加汤

武汉2049远景战略规划曾引来市民不解:这么长远的规划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而在刘太格看来,长远规划十分必要,甚至要做百年规划。
“如果不做长远规划,城市的基础设施、交通系统将面临很多问题。比如,过去城市的机场规划在郊区,而现在城市扩张了,机场已经到了市中心,不得不面临搬迁。”刘太格认为,城市规划至少要做到五六十年,甚至百年。在这个基础上,再细分5年、10年等短期规划。他打了一个比喻:“如果把城市规划的规模比作一个饭碗,人口是饭。如果碗不够大,饭越来越多,碗会被塞满。如果碗够大,还可以加点汤、加点菜、加点肉,就可以把城市环境做得更加舒适一点。”
如何避免规划只是“纸上画画”?刘太格说,新加坡制定了严格的法律,来保障规划的实施。“城市规划不是千人一面,一个好的城市规划是让每座城市都保有属于自己的面貌和故事,让市民感受到这座城市的灵魂,最终实现真正的安居乐业。”刘太格说。

钟祥是历史文化名城 ,优秀旅游城市!但实际看看我们钟祥城市的现状,离百姓的要求和期望还差的远!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