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3633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本人是冷水镇潘湖太山村三组村民,也许大家对潘湖比较陌生。但一定对北山人民英雄纪念碑有印象吧,我就是住在离纪念碑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说起英雄纪念碑大家想到更多的是北京的那座而不是北山潘湖的这个,(说到这儿可能有人会说兄弟你牛呀,钟祥的革命老区,红色教育基地你应该感到骄傲和自豪(根正苗红,我党的光荣传统),赶紧滴搞个旅游开发可以像很多红色景点那样收收门票。)但杯具的是不像你们想像的那样。本村大小碎石厂和石灰窑加起来二三十家,露天开采不但破坏了生态还影响了周边的居民生产生活。每天有近百辆重载大货车(30~40顿重)进进出出,村里的路早就是大坑小哇在加上年久失修可以想像下是什么样的情景,车辆经过后那可真是一条“光灰大道”呀~!今年又是干旱那灰就更大了,田里的水稻都卷了叶开始枯黄了,减产是板子上定钉的事没得跑,减多少就不好说了。搞不好有的地可能颗粒无收。在此我想问问冷水镇的镇领导和太山村的村官们你在都在做什么,忙些什么???今年干旱你们又做了些什么???
在此我对东桥朋友所发的《东桥旱情不是天灾而人祸》比较认同。其原因是,离本村不远处有一座中小型水库在去年年底说是搞什么进万村挖万塘和修水库护水渠活动时,也不知道是哪个被驴踢的货把水库里的水给放了一大半(承包户),那些水也不知道流到哪里了。是被那个所为的进万村挖万塘给存起来了还是白流就不知道了。也没见本村有哪里在挖塘。今年干旱自然就没得多少水可抽了,大家为了抽水救自家的水稻可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呀~!为此除了电视剧里的那种村民与村民之间为了抽水而械斗没发生外,也都差不多了。就这那些个村官们出来了(怕闹事),与水库承包户协商终于可以抽高价水了。就这搞的人家像是差他几十百吧万是的,给抽一天在停一天。看着心里就难受。镇领导们,村官们你们能听见老百姓的呼唤声吗,还钟祥的革命老区,红色教育基础呢,就这个样??????
欢迎广大的人民群众到我们这里免费参观旅游,更多的是帮着多宣传!宣传!咱们钟祥自己的老区。
中国对日本干的7件最爽的事-你看了必回

一、沈阳青年下战书:单枪匹马邀日本领事决斗
一九八八年三月末,日本右翼分子屡屡枪击我住日使领馆,并狂妄叫嚣要再来一次南京大屠杀。
这是一篇台湾媒体引述日本消息报导,日本军事专家中森.卡布利耶指出,从五月下旬起在日本周围活动的中国海军军舰,主要是为了对付台海发生纷争情况而在日本附近搜集情报,并进行穿过轻津海峡的演习。 ]
日本海上自卫队于五月下旬确认中国军舰穿过日本在本州与北海道之间的轻津海峡,据海上自卫队有关人士表示,中国的军舰除了配有天线及雷达之外,更装载堆积如山的电子仪器,很明显是情报搜集舰,最初以为这些军舰会一直停泊,但却逐渐加速航行,然后又停下来,不断反覆,很可能是在测量海潮的流速、海底的地形、海水的温度及盐份的浓度。 ]
海上自卫队有关人士表示,即使在冷战时代,苏联海军也极少在轻津海峡搜集情报,更令人吃惊的是此艘中国军舰非常傲慢,蛮横,完全不理会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舰的喊话,巡逻舰接近时,该舰发出讯号竟表示“滚到一边去,不准监视”。自卫队极为气愤,但毫无办法。 ]
中国军舰的这种态度与“中日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说法极不一致。引起中日友好人士的强烈不满,他们已就此事致信强烈要求撤换该舰舰长职务。

四、这就是日本的“膏药旗”,这个老头就是日本鬼子!
这是发生在南京繁华的夫子庙的事。]
那年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和两个同学从白下路的学校步行到夫子庙逛街玩。在东西市,我们遇上了一群小日本,大概有十五六人,年龄在三十至六十之间,在一个打着“xx旅行社”的漂亮女导游的带领下,正在购物。他们旁若无人的高叫着,肆无忌惮的大笑,在嘈杂的闹市中显得那么的刺耳,而且还不时的挥动着他们的“膏药旗”相互招呼。
就在这时,有一对年轻的夫妇,抱着看上去只有三岁的孩子,从西市走过来,当走到日本人身边时,年轻的父亲忽然停了下来,指着日本人手中的“膏药旗”,对怀中的孩子说:“这就是日本的‘膏药旗’,这个老头就是日本鬼子!”小孩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突然张开小嘴“噗”的一声,吐了那老鬼子一脸口水,然后紧紧抱着他父亲,看都不看那老鬼子一眼。老鬼子“哇”的一声惨叫把旁边的鬼子们都引了过来,叽里呱啦的就叫嚷开了,几个母鬼子围着领队小姐咭咭歪歪的说着什么,几个年轻一点的鬼子立马把那对年轻夫妇给围住。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叫了声“日本鬼子打人啦!”呼啦啦从旁边的游戏室里窜出三、四十个和我们一般大的小子们,冲上去就要干鬼子,吓得那位女导游赶紧和大伙说对不起,那十几个鬼子也跟着一边鞠躬,一边嘀咕着什么,逃出了人群。

五、南京大学生“麦当劳”痛扁小日本 ]
这件事发生在南京师范大学。日本留学生和南京本地学生在校门口的“麦当劳”里干了起来。其中的一个日本女留学生找店员,店员说这事他管不了,顺手递了把拖把给南京本地学生;日本女留学生找店长,店长从后门溜走,临走还吩咐店员一句:把门关好,别让**的小日本跑了。
后来日本女留学生见小鬼子挺不住了,赶紧给一一○打电话,南京一一○就是快,三分钟没要,人就到了,下来几个警察,拎着橡皮棍就要冲进去。有人喊了句:“里面打的是小鬼子!”几个警察一听,又是请示,又是报告,磨蹭了半个多小时。等里面没动静了,小鬼子都趴下了,就剩小鬼子丫头的哭声时,几个人冲进去,不看地上躺的小鬼子,先看南京学生有没有事。没事了这才把两边都给号到局子里。几个南京本地学生前脚进局子,后脚就给放了。最后警方给事情定性,得出结论:日本留学生寻衅滋事,南京学生仗义出手。

六、 广西百色
一公司老总和日本一个财团谈判,中间到酒家吃饭,开初气氛不错,后来一个叫井上男的日方人员说了一句话,两个日本人笑了起来,我方翻译常小姐顿时俏目含泪。老总没有注意,我就问:“怎么了?”常小姐小声说:“他说我们是支那猪!”我马上将一杯酒泼到井上的脸上。在坐的没反应过来,我已经一脚踹井上倒地。另一个跳起来和我放对,老子自幼习武,又当兵五年,一巴掌扇倒他。老总叫:“你干什么!”我说:“他们刚才说我们是支那猪!”老总一张胖脸涨得发紫,混身肥肉乱抖,大叫一声:“干小日本!”左右开弓,井上刚起来就被打得嗷嗷叫。老总身先士卒,我这个马仔更是奋不顾身。十分钟后赶到,将我们带到派出所,问明情况,那个所长说:“在公共场所打架闹事,罚款,我帮你们出,下次你们碰到这种事情,照打不误,老子出钱!”出来以后我向老总道歉,老总说:“鸟,老子不会穷到去讨饭,走,我们去喝酒。”哈哈,好爽!!!!!!

七、解放军战士枪托猛砸日本狂徒
我市有一个边防检查站,负责海港的安全保卫工作,前几天发生了一件这样的事:
在港口里有一个检查哨卡是负责货场的安全保卫工作的。前几天刮台风进港一艘日本的货轮,万吨的。那天下午几个日本船员和两个翻译在货场里走,在经过哨卡不远的地方的时候,有个日本人竟向升旗台踢了一脚。我们的哨兵马上去干涉,那个日本人(事后知道是大副)不但不道歉还在大吵大闹,引来了很多外籍船员围观。值班的班长和几个战士过来了解情况,那两个翻译一时也说不清,后来决定到站里商量。
本来事情就快解决了,那个日本人见翻译不在,现场只有我们的一个哨兵在,竟用英语大声的骂“????。”引来围观的外籍船员哄笑。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我们的那个战士虽说对英语不是很精通,多少也经过培训(是市政府安排的)。一听那话,那位本来就很火大的哨兵冲上去就是一枪托那个日本人砸倒,揪住头发像拖死猪一样拖进了岗亭,这一下把全场的人都镇住了。
事情还没完,检查后发现日本人没带证件,那个战士硬是把那日本人拷在了哨卡的门前,直到值班的班长和翻译回来事情才解决:船方赔礼道歉并保证以后不犯,我方二十七日那天才放人。
由于事情不是小事,闹到典儿的单位都要派人去协助解决。头儿说要有总结报告才算,典儿和负责的一个上尉聊了一个下午,才知道这事我方也有内部的处理:那个战士打人犯纪律,被关了一个星期的禁闭。
现在市里把这事传得很神,有些甚至说我们的哨兵一个打几个,厉害。不过典儿对那个战士没丢中国人的脸感到很满意。不过最让典儿记住的是上尉的一句话:“其实,在我看来,关他禁闭百分之二十原因是纪律,百分之八十的原因是??那一枪托砸得不够狠!!! /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