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情深

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网易: https://c.m.163.com/news/a/H08ABMU8051492T3.html近期,韩国衣恋集团在中国注册的衣念(上海)时装贸易有限公司被处罚。北京市西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衣念于2021年7月2日委托丹东翔腾服装有限公司为其生产羽绒服共计80件,生产成本75元人民币/件。2021年9月20日,衣念将其中7件用于在北京汉光百货的专柜销售,另将其中2件用于在北京君太百货的专柜销售,标价1598元/件。至2021年11月3日,衣念共售出2件(其中1件为抽检售出),未追回。北京市西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处罚:1、没收标称衣念生产的E•LAND商标款号为EEJDB49C4M-01女装羽绒服7件;2、没收违法所得1322.45元;3、罚款14382元。曾任美邦服饰、波司登国际控股、雅鹿控股等上市鞋服公司高管的程伟雄表示,品牌企业的羽绒服的成本构成主要是生产采购成本和经营成本,其中生产采购成本包括面辅料和生产成本、产品研发、版型样品;经营成本则含人工、物流、品牌推广、渠道、促销、税收等。就羽绒服而言,羽绒、面料及辅料等生产成本究竟在品牌零售定价占多少,程伟雄称,并没有具体标准,由企业商品定价部门根据自身品牌定位溢价、年度经营预算、品类销量等去做价格规划。程伟雄说,“据我了解,线上品牌在生产成本基础上加价倍率一般控制在1.5-3.5倍之间,而线下品牌一般在生产成本基础上加价倍率在2.5-5倍之间,线上或线下高端品牌在生产成本基础上加价倍率在5-10倍之间,高的加价倍率在10倍以上。”市面上某款高端品牌的羽绒服为7300元,填充物也为灰鸭绒,含绒量80%,充绒量在200-250g,中国羽绒信息网在2月11日公布的80灰鸭绒价格为272.39元/kg,以此计算,这款羽绒服仅就羽绒而言,成本约54.4-68元之间,约占售价的千分之九。程伟雄表示,有一些在线、授权分销、社群私域、批发、直播等通路的羽绒品牌为了所谓极致低价去迎合低端消费需求,在生产成本做极致调控,就会用人造棉来替代羽绒。“这就导致本土羽绒市场的鱼目混珠现象尤为严重,也不排除知名品牌企业为了谋求高毛利铤而走险的事件出现。”程伟雄还表示,品牌方急功近利的品牌套利行为,对市场、生产、品质、价格、服务等缺乏有效的监管与引导,导致线上羽绒服假冒伪劣现象非常严重,单纯工厂生产贴标就可以在线(直播)售卖,流通环节直接工厂对接消费者,甚至于小作坊对接消费者,部分无良商人找到销售通道大量通过低价倾销以次充好的羽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