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姐姐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当农民苦、当农民累,当地乡亲们遇到我活该你们受罪我是地地道道的的农村人,但不是地地道道的种田人,五十大几了、好不容易弄到一块地.学着种田.想种点优质稻自己吃,种田我真的是门外汉,那里螺丝朝那弯都不知道,下种的时候是邻居“张应忠和范必香”两口子帮我下种、教我怎么浇秧水,怎么施肥、怎么打除草的药,直到帮我把秧苗插到地里,后期又教我怎么管理,他们家里地很多,加之二人又经常在外打工挣钱,我的田间后期管理跟不上(原来稻谷田还要拨奶沟,需要晒田)直接影响了稻谷的收割,加之阴雨绵绵,稻谷田里泥巴很深,收割机我不敢让别人下去,担心陷下去爬不起来,请人,人工工资太高.弄来弄去,收割的费用远远超过于稻谷的价格了、我真沒有信心,更没有能力把他收割起来,说实话我己经放弃收割了 世上还是好人多,联盟八组开收割机的赵风平师傅大胆的提出建议,他对我说“这是黄粮,浪费了真的太可惜了,您抽点水在田里,我让我的收割机多烧点油,能割多少算多少”加上周边的邻居们都起哄,他们说“我们今天都在晒谷都抽点时间跟你帮忙,收多少算多少”如果说不感动是假的,如果说我不好意思接受别人的帮助是真的 人家都是农民,久雨收割的稻谷放在家里都发烧了,有的己经开始发芽了,遇到一点太阳,就像久旱逢甘霖一样,时间真的太保贵了,“张应忠稻禾场分三场晒谷二万多斤,每隔半小时就要耙一趟,让太阳快点晒,他跑来跑去满头大汗,他舍去自己的时间.开着麻木跟我抢收年轻的史桂平夫妻二人,自家的稻谷还没有从家里运到稻场晒,放弃自己的跑来跟我帮忙,年轻人力气大.在泥巴田里可以用手拧着一袋谷跑上跑下.(稻谷田里收割机载重无法靠边,都是用袋子一袋一袋扛上来)贺维学两口子种了三家的地,前几天下雨抢收了一部分稻谷,今天放大晒,夫妻二人忙中抽闲开着麻木车,又是拖又是拉的,唉我怎么说呢?陈玉兰一个人在家里照顾孙女,自家的地租给别人种,今天抽出了宝贵的时间如果说我命好吧,我遭受一波又一波坎坷,十几年前我在火中逃生,前几年我在水中跟龙王求情,前二天我在奈何桥上徘徊如果说.我命不好吧,我遇到的都是贵人,都是贵人们推着我一步一步向美好的生活在前进..........
我家养的土蜂今天受到胡蜂的攻击,今天拍死了许多胡蜂,听别人说胡蜂泡酒喝可以治疗风湿,我的腿有很严重的风湿关节痛,正好利用现有的资源,泡酒治风湿拍了许多胡蜂我用干净瓶子装起来准备带回家泡酒、正准备走的时候又嗡嗡嗡的飞来一只胡蜂我又拍了半死,认为只有一只我没有用钳子夹,直接用手轻轻的抓了准备放进瓶子里去的时候突然被胡蜂把左手中指中间咬了一口,时间不超过一分钟,我左手就痒,一会儿我站立不住、眼睛发花浑身无力、胸口发闷,那时心里有一个强烈的愿望“我要去医院,我要去医院,谁可以把我送到医院啊”我用强大的意志力坐在板凳上,过了大概四至五分钟掏出手机打了邻居“张应忠”的电话,电话接通后我含糊不凊的说“送我去医院,我被胡啰蜂涉了”然后什么都模糊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联盟八组的“贺维学”骑着摩托车冒雨把我送到“老八一”诊所就诊,到达诊所,史医生和贺维学把我扶到床上躺下时,我听到史医生对贺维学说,我先打小针抢救,你赶快把她送到东桥,那时的我,心里有一个非常非要想对他们说的话,你们只管救我,无论出现任何意外,我的家人决不会找你们理论 史医生帮我打了一个解毒小针,我清醒过来,要求史医生帮我打点滴 贺维学与我非亲非故一直在诊所陪我打完点滴,后来我问贺维学怎么知道我被胡蜂咬了他说张应忠跟他打的电话,还有李福明也骑着摩托车来了问我知不知道,我说我不知道(因为张应忠上钟祥了)他一听急慌慌的赶来,他后怕的跟我说“大姐、我今天冒好大的风险啊,你神志不清,我要你紧紧的抱着我,你躺在我背上,我一直在叫你,你答话我才放心,万一你从车上掉下来我怎么交差,当时一门心思直想到救你,其他的事情我沒有想那么多”我苦笑着对他说,你放心如果万一出现不测,我的家人决不会找你麻烦,更何况有张应忠这个知情人 远亲赶不上近邻,出现情况第一时间求救的是邻居,(我的家人都不在身边)搭救我的也是邻里乡亲,乡情情意重,邻里乡亲的真情比海深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