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j19781124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村子已死

文学 08-25 05:32 阅读 9013 回复 42
我站在山岗,为故乡招魂不知何时,村子渐渐空了,只剩下了老人和孩子。年轻人都出去当了农民工,有的甚至带去了孩子,而村里的学校再也没有了过去的热闹,有的村只剩下了十来名孩子上学,只好几个村的学校合并成一所学校。像父辈那样视土地为生命的老一辈农民已渐渐逝去。土地逐渐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城里的一个又一个土豪却租地当起了农民,而那些不想出去却没有继承和掌握传统农业技术的农民,沦落为“现代农业”指挥下的“产业工人”。城里人成了农民,农民成了工人。可笑吧。故乡还在,村子的魂已渐渐死去。许多人漂泊在异乡,或许成了老板,成了白领,甚至成了异乡人,或者成了文化人,一谈起故乡,就用无尽的想象,表达自己对故乡的无限思念和眷恋以及不可磨灭的故乡情怀。谁也不愿说故乡落后,说故乡愚昧,说故乡的贫穷,而愿意被乡愁美化着,把贫穷品德化,把落后浪漫化,认为丑化家乡就是对自己人格的侮辱,沉迷而且迷茫,家乡的糜败就渐渐模糊起来。回到老家,回到故乡,就被故乡的愚昧贫穷淹没,也随波逐流,或者无能为力,或者视而不见。你看每到春节,返乡潮在全国涌动,怎们也要赶在年三十回家,似乎童年的记忆在那时又回来了,家家蒸包子,户户包饺子,杀猪炖肉欢欢喜喜过大年。而今,年味越来越淡,回来除了走亲戚,就是打麻将玩扑克。一个小村子,竟有十几家商店,商店不是为了买东西,而是摆满了小方桌、麻将桌之类,占据了大半个店面。早上九点,男男女女会不约而同来到经常聚集的场所,不分昼夜,天昏地暗,肚子饿了,泡包方便面或啃几块饼干吃两根劣质火腿肠就了事。斗牛、扎金花、挖坑一齐上阵了,大伙有的一年都没有见过面,此时风云聚会一起一决高下,有时候一年的血汗钱一夜输个精光,还强作欢颜。回去后夫妻吵架甚至大打出手,父母唉声叹气,这种现象比比皆是。春节过后,打工大军又满怀豪情的北上或南下了,辛苦努力地去挣钱,等待来年回来重复同样的故事。故乡还在,但古老的乡规民约宗族家训的血脉早空了。现在的年轻人,买个空调两千块心疼受不了,买个手机半年数月一换,都是几千块,却一点不心疼。微信成了全民的爱好,每人都是低头族,往往全家人捧着手机玩微信,连吃饭的时间都不放过,昼黑颠倒,玩累了睡,睡醒了又玩,放任让生活处于一种无聊的恶性循环中。一幅图发问,像不像清末的国民,人手一杆烟枪,怪不得人家说是东亚病夫。这些年,村上考上名牌大学的微乎其微,考上一般大学的也廖廖无几,未完成学业辍学的越来越多了。还说,人家有点能力的都进城里上好学校了,我们上的是没有了好老师的烂学校,考不好情有可原。似乎对着,实际想想,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空心校园、空心村随处可见。故乡还在,希望却完了,可怜了,我们的下一代。连熟人之间也成了点头之交,老乡都变得陌生起来。许多村子人心惶惶,等着拆迁,有的一耽搁就是几年,年轻人等着成为富翁,老年人唉声叹气,有的哀的是故土难离,有的哀的是年轻人今后咋办。拆迁可以一夜暴富,村子的那些懂钻营者,成了老人教育的榜样。胆大心黑,不择手段,不计后果,敢于挑战道义和法律底线之人,许多村民把这些人做为自己孩子学习的榜样。有钱,就是成功。钱包鼓,就是人上人。德高望重成了可耻,被利益蒙蔽的眼睛已经没有了是非观,钱就是权威。所以,家长制族长制被击溃得体无完肤。拆迁就是一场折腾。折腾好了,新农村新天地。折腾瞎了,老百姓受苦。许多村搬完了,安置楼迟迟未动,人们在期望中等待;许多土地原先的项目落实不了,村民成了没有土地的农民。看着土地闲置荒无,却种不了。自己是城里人,没有固定工作;自己是农民,没有庄稼可种。而没有拆的村子的许多土地也一直荒芜着。种粮食费事不挣钱,种子化肥还有耕种收割,算下来,费心巴力不挣钱,还不如不种,还能领村里的粮食直补,种那划不来的庄稼干什么。反正有年轻人打工挣钱,也不愁吃穿。种庄稼的方式也全然不一样,过去都是犁地、锄草,如今全靠除草剂和农药,多年以后,土地板结,甚至土壤中毒,庄稼减产甚至发生病害,望土地而兴叹。老人哀叹而力不从心,年轻人无心于此。村庄的衰落,将是不可避免的趋势。那些懂乡礼,知农事的真正农民和乡绅逐渐消失殆尽。失去了乡规民约、失去了赖以自豪的乡愁感,失去了老庙祠堂,晚辈骂长辈,兄弟尔虞我诈,妯娌仿若路人,儿女打父母,不是人变了,是人失去了敬畏,啥事情都会干出来。一方面是现代文明和财富极大丰富,一方面是人情味的淡化和缺失。乡村城市化走得太快,文明被丢弃在后边,村子发展得太快,村子人的思维还僵化滞后,造成了根断裂。谁掠夺了本属于农民的长远福利,而让投机主义占了上风?谁破坏了农业自有的生态平衡,让农业陷入了急近功利的恶循环?谁导致了粮食和食品安全,人人自危。失去了敬畏的民族,换来了大自然的报复。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人自己自食恶果,怪不得别人。农事到了岌岌可危的时候,“农’已经不被当作能登大雅之堂的文化,我们每天吃着粮食,却让农陷入不堪境地现在的国学之所以让人寒心,就是像耍把势光会奏样子,看着像模像样,把许多精髓丢了。譬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国人把“农”排斥在“国学”之外;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国学被剥离得只剩下汉服唐装和四书五经。对有着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灿烂的农耕文明的中华民族来说,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别了,村子。故乡犹在,村魂已死,我愿意站在高高的山岗,为你招魂!

母亲

文学 05-06 02:25 阅读 5901 回复 18
母亲去世快三年了,三年立碑,今年该立碑了。小时候母亲在我记忆中没有一点温情,只有无尽的怕和恨。我在十二岁以前几乎两天一小打,一个星期一次大打,母亲拿到什么都会打,柴火棍子,鞋,铁丝,竹棍......还有许多我记不清了。我记忆中比较深刻的一次是她用绳子绕在我的脖子上把我吊在房梁上打,我不停的挣扎,我第一次感觉到窒息,甚至因缺氧昏迷过去。那时候我觉的我会死,幸好爷爷回来了,把我救了下来了。也许大家会以为我小时候是不是很调皮,其实不然,我小时候胆子很小,算是比较听话的,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打我,我记得十一岁那年我躲在角落里拿着一把刀放在手动脉上不止一次想自杀。我的童年生活简直就是一场噩梦!终于我上初中了,有一天母亲告诉我她不会再打我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但这一次是真的,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打过我了。08年我结婚了,母亲到深圳来帮我带小孩,每天回家母亲都会把饭菜做好,最少都有四个菜,母亲做饭的手艺很好,孩子她也帮带的很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母亲对我爱人也不挑剔,全心全意地为我的这个家庭付出,在家中从未有过婆媳不合之事。生活步入正轨我也在老家买了房子,我已经计划好了过了年就买车,但是母亲却经常咳嗽,我就带她去医院检查,验了血,拍了B超,CT当我拿到结果的时候医生告诉我母亲的肺部有阴影怀疑是肺癌,我简直呆住了,我说怎么可能,她从不抽烟,是不是她原来得过肺结核病留下的痕迹,医生你是不是错了,你不要怀疑你不能确认吗?医生说,现在我们需要给她做穿刺检查需要你签字确认一下。好的,那该怎么检查就怎么检查。两次穿刺,一次从鼻子送夹子去肺部取样都是正常的,医生建议还要继续检查,我真的忍不住问医生,这结果都正常为什么还要检查,什么时候才算完?医生说什么时候确认是肺癌了什么时候才算完。我简直无语了。我征求了母亲的意见,我们出院了,因为条件不允许继续这样无休止的检查下去了,不到一个月,就花了快两万块了。出院之后我给她买了䃼肺丸,记得是一千五一个疗程吧!她吃了之后就不咳嗽了,我们都认为是医院误诊了。但之后发生的事情证明是我们太乐观了。
2012年回家的时候感觉钟祥的交通还可以,今年回去的时候就觉得走在路上心里不安,精神高度紧张,闯红灯的,骑摩托车的都有70码了,神马车都能看见,有马车,驴车,板车,小中巴,大货车,小轿车,摩托车,自行车,电动车。卖菜的都摆到路中间了,随便插道,在家呆了半个月我就看见两次车祸,那个路况又不好,灰大的要死,不管你喜欢不喜欢灰尘扑面而来。还有烧秸秆的搞的天空灰蒙蒙的,我简直无法忍受。还有还有那个火车站外跑黑车的,管不了吗?不过那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也不多说,关键是那些正规的出租车也不打表,我在火车站到皇庄他都不打表。气的我说:你要是不带我们,我就打电话投诉你。他才带。车上他说:你投诉我也不怕你,你可以坐黑车嘛。干嘛要做我的车。我说:大哥,我就是不愿意坐黑车,我不是舍不得钱,我坐黑车还便宜一些,你看看你们不打表不就搞的和黑车一样了吗?如果每个正规出租车都和你一样表都不打你还凭什么埋怨黑车抢了你的生意啊!我支持你们正规出租车你还不愿意带我,我知道你们想多挣钱,我也希望你们多挣钱,可是我们要有底线,道德底线。最后这位出租车司机打表把我们带到目的地,打表八块,我给了十块,不用找了。和和气气不是很好嘛!钟祥这些年发展很快,但是我们的管理没有跟上来,我希望家乡更加美好,希望多搞一些民生工程,不要全部是房地产开发。最后祝福所有的老乡身体健康,财源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