寅辰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叙事散文】我的祖母——一个被封建礼教扭曲的灵魂    我的祖母生于1884年(清朝光绪晚年),历经清末、民国、解放三朝,1957年冬初去世,享年73岁。祖母姓陈,前辈以开旅馆为业,住鼓楼坡上端,较富裕,但人丁不旺。她是独生女,上过私塾,能读长篇小说。家富加上娇生惯养,使她唯我独尊、脾气暴躁。生活于封建社会,又受过封建教育,使她封建礼教思想严重。    成年后,坐堂招亲。出身书香人家而家贫的聂家老三被招赘成婿,改姓为陈。生下两女一子,皆姓陈。祖父以身示范,父亲聪明勤学,文章书法小有名气。祖父母又请先生上门教父亲吹拉弹唱,尚未婚配的父亲成了一个多才多艺的年轻人。    祖母的父母去世后,祖母深感娘家亲朋稀少的孤单,便主动提出让祖父回户:还原姓聂,儿女也都姓聂。这样,我们这一家便重新成了“老聂家的三房。”    父亲婚后,与母亲倒也恩爱。但是,封建社会特别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母亲头胎生女,祖母不喜欢;母亲第二胎又生女,祖母恼火,母亲开始遭受家暴;第三胎还是生女,母亲从此遭作践,祖母萌生了休弃母亲的念头,母亲遭家暴更为频繁。幸亏母亲又怀第四胎,算命先生说是“男胎”,告诫不要使她动胎气。家暴因此暂停。母亲第四胎分娩,我出生,家中大庆。母亲在家中的地位由奴仆変成了小半个主人。但是,祖母和两个姑妈不愿看到母亲家庭地位的提高,于是怂容父亲施暴母亲。话柄有二:(1)连生三个“赔钱货”,是一个“败家星”;(2)迟迟不生男而生女,让祖父忧盼而死,“儿媳命硬,家道不兴”。于是母亲遭家暴如前。但毕竟有我这个“抬娘子”,母亲挨打的程度有所减轻。    我们三个小兄妹都不喜欢祖母。新中国成立前参军的三姐对祖母更是恨之入骨——因为三姐亲自见证了大姐被封建礼教逼气而死的惨状。    1957年盛夏,守寡在娘家伴祖母长居二十多年的姑妈与祖母吵架,导致祖母中风卧床数月而亡。三个多月中,两个姑妈未沾祖母的病床边,吃喝拉撒全是我母亲一人照料。这段时间,母亲还要关顾正在读书的妹妹弟弟。那种辛劳,那种耐心,使祖母抱愧万分。她老泪纵横地对我母亲说:“我原先把给我养老送终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后来我把送终的希望寄托在两个姑娘的身上;最后却只有你一个人伺候我上山。你受尽折磨,却这样照顾我,我很感激你!我很抱愧这辈子没有善待你。”    在我八十二岁时,在清明节前夕回忆逝去的长辈亲人,我特别感恩我的伟大的母亲,没有她的独力支撑,没有她的爱子情深,便没有我们众儿女幸福的今天!我深情怀念我的父亲,他多才多艺的基因和远恶近善的人格,使我们几姊妹能抬头走路、潇洒人生。    我也怀念我的祖母,她对我们三个最小的孙儿孙女还是十分关照的,她对母亲的折磨,是受封建礼教毒害的结果。我的祖母,是一个被封建礼教扭曲的灵魂。
《七律 清明祭》之二 《父爱回望》【导言】我的父亲是孝子,但 是愚孝。他对专横的祖母百依百顺,我母亲备受家暴和心灵摧残,主要是祖母挑唆、逼迫的结果。我的十五岁的大姐受气冤死,也是祖母授意,假手父亲出面进行的。所以我们四姊妹对父亲只有敬畏没有爱意。我记得我七岁那年的年底,我和弟妹都在楼上睡着了。我被楼下的吵闹声惊醒。原来是祖母来家逼父亲打母亲。父亲因为快过年了,三个孩子又在家睡觉,加之母亲没有犯错,不愿动手打我母亲。祖母不依不饶,大声吵闹、拼死拼活,直到父亲把我母亲打了一顿,祖母才含恨回到她的住所。   父亲的文章和书法在城关小有名气,又擅长吹拉弹唱,作为子女,我以下的三兄妹都感到脸上有光。父亲最值得我们三个小兄妹肯定的是 :他没有担任过伪职,家里没有买田置地,所以 我们没有背上政治包袱。我从小学到初中,成绩一贯优秀。所以父亲从来对我的学习不闻不问。1954年中考,正值长江、汉江涨大水,录取通知书下达时间一拖再拖。当时父亲病入膏肓、生命垂危,但一直关注我升高中的事。一口气多日不断。直到去世,仍死不瞑目。在这首七律中,我特地将这件事作为重点内容加以突出。这是我感受到的最深沉的父爱。这首诗的末句中的“苦辣酸甜百味全”,包含了我们兄妹对父亲的复杂感情。《七律 父爱回望》洪水阻隔苦留恋,中考发榜久迁延。绵绵焦虑难瞑目,迟迟喜讯不送甜。沿袭基因口碑好,承传忠孝业绩前。耄耋回望当年事,苦辣酸甜百味全。【注】(1)这首七律的对仗:颔联是工对,颈联是宽对。(2) 这首诗的声律套路是“仄起仄收式”:头二句是“小拗” 救 “大拗;第三、五、六句”是“大拗互 救”;   第四、七两句无大拗;第八句是标准律句。所以, 调声后,全诗合律。
七律 .清明祭 (之一)《饮水思源泪涟涟》 【导言】 我的母亲(1904年出生,享年68岁)是一个备受封建礼教摧残的城镇家庭妇女。被摧残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因连生三胎女儿导致家庭地位十分低下,经常遭受家庭暴力;(二)冷酷的封建礼教使我十五岁的大姐遭受家庭暴力活活呕病气死,这对母亲是极大的精神摧残。所以,1949年夏天,我母亲极力支持我三姐参加南下大军宣传队。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正长身体的妹妹弟弟饿的面黄肌瘦。母亲把三人的供应粮全部煮清汤稀饭给弟妹吃,自己到菜场捡枯黄菜叶煮了吃,使弟妹不致饿死。1972年,我们家的生活刚好转没几年,母亲便中风病故。我的母亲,是一个伟大、坚强的母亲,不论是家暴身心摧残,还是饥寒交迫的生活重担,都没有使他撒手尘寰。如今,我们四姊妹早已过上了小康生活,可母亲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享受过。所以,每当逢年过节,每当看到电视连续剧里的母爱情节,我都会热泪横流。前几天我做梦,看到母亲正在老屋中操劳。醒后,我辗转反侧,边哭边完成了这首诗的腹稿。起床誊正后,又修改润色,升华成这首七律。     我公开发表这首诗的目的,是为了让70岁以下的老、中、青、童了解整个上世纪老祖父母辈们的一个生活侧面,让他们了解过去、珍惜今天、热爱今天,实干今天,创造明天,做一个无愧于时代的追梦人。   《七律。饮水思源泪涟涟》连生三女遭作践,家暴频频实可怜。送女参军保小命,励子成器居人前。忍饥挨饿活儿女,茹苦含辛觅好泉。苦尽甜来转瞬去,饮水思源泪涟涟。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