寅辰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灭疫沙场面面观》系列诗之《自序》【诗引】 《赶考礼赞》        进京赶考毛辈优,中华屹立惊全球。        改革赶考小平高,奠基四化战略妙。        富强赶考掌舵稳,习总环宇扬美名。        灭疫赶考为民生。五洲赤县取真经。《自序》    我喜欢写歌颂祖国和家乡前进步伐的近体诗。在“钟祥论坛网站”的两个板块上,我是近体诗声律义务教学老师。2019年,我将多年的近体诗创作、润色文字和相关学术文章汇集成《放歌中国梦》专集发表在“钟祥论坛”的教育板块上。这本即将正式出版的专集,广受家乡中小学教师和版友的关注、点赞和唱和。    2020年1月,我开始关注媒体上的关于疫情的报道。下旬,我的在武汉打工的孙女抢在封城的当天早晨赶回,我立即感到疫情的严重,打算用七言八句形式的小诗 歌吟战疫沙场的情景。但因我打字、发帖的操作水平太低,导致我无法登录发文达半月之久。在值班编辑先生的帮助下,我终于能看帖发文了。我最先看到的 版友多日前的回帖是:“请您写一些战疫灭瘟的诗!”  粉丝的渴望就是对我“以笔作枪”的呼唤和鞭策。半月以来的战疫新闻积累,使我一天创作了两首战疫 诗。:(一)驱魔灭瘟战鼓擂     02-11 10:28.新冠肺炎是恶魔,肆虐神州危害多。掉以轻心趁虚入,有备无患奈我何?口罩长戴勤洗手,串门暂停免灾祸。“从我做起”成风气,众志成城奏凯歌。(二)降魔灭妖只等闲      02-11 20:22.灭瘟鏖战势震天,一方有难八方援。防护盔甲四海聚,白衣战士斗志坚。习总掌舵民心齐,尧舜巧打组合拳。人民战争威力大,降魔灭妖只等闲。    我的诗一在网上发表,便得到众多版友的及时呼应与赞扬。这使我深感教师晚辈对我这个耄耋语文老师的期待。于是我每天创作战疫诗一至二首。第六首、第八首如下:沪市市长应勇赴鄂任职有感     02-14  10:25省市书记责任大,战魔统筹须行家。善抓苗头见胆识,当机立断显才华。迟钝导致疫流传,封城重锤早该下。决战时刻换主帅,紧跟习总猛冲杀。江城新帅赞    02-17 10:26江城新帅钢铁汉,上任便谋大决战。拉网清底大排查,疫根染源必切断。横扫松垮驱冷血,只争朝夕背水战。救民水火初心重,深谋远虑歼敌顽。    我的《灭疫沙场面面观》从至少五十个侧面 歌吟武汉、湖北、全国与瘟神鏖战的壮阔情景。我的灵感、诗兴都源自《新浪新闻》。从小处说,我的《面面观》是一本个人观战的日记; 从大处说,我的《面面观》是见证全国人民在习总英明领导下的一本战疫袖珍史诗。    能以笔作枪参加这场史无前例的灭疫大战,我这个八十三岁的男子汉深感不虚此生。【说明】1. 为了及时参加灭疫大战,我来不及将以上七古加工成七律;        2. 这本诗集将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致编辑先生】这篇纪念文章是应版友之约而写的。共2600字。文章的叙事、抒情是一个完全的整体,请编辑先生千万别让我把它分成上下两篇。护母-忧母-敬母-爱母——清明泪 为母倾    我是祖母求神拜佛八年才盼来的宝贝孙子。尽管祖母、父亲、两个姑妈都十分疼我宠我,但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只深爱母亲,只护卫母亲。——只要母亲挨打,我便大哭大闹。    我永远不会忘记大姑妈冲到我家里打我母亲的情景。她撕烂了我母亲的白竹布衫,使我母亲成了一个赤膊人。我母亲不敢还手。那时我只有两三岁,我紧抱着母亲的大腿,挡住大姑妈的拳打脚踢。母亲不敢大哭,只有我哭嚎不止。晚上父亲回来,我哭着告状。半夜里,我做噩梦惊醒,拼命哭嚎。第二天上午,父亲向祖母反映了我受惊吓的情状。祖母对两个姑妈下令:“不准你们打福娃子的妈!吓坏了福娃子,我不饶你们!”从此以后,背着我打母亲成了父亲的专利;无中生有、挑拨唆使成了两个姑妈的专利;发号施令打母亲成了祖母的专利。这种专利一直持续到1948年钟祥解放。祖母还给母亲定了一条规矩:“挨了打不准哭,哭了就接着打!”  我不知道母亲是怕再挨打,还是性格外柔内刚,——童年时代,我多次看到母亲头上有被打伤的痕迹,但我没有看到母亲哭过。母亲总是带着新伤,手不停脚不住地做着家务事。    1951年我读初中一年级时,家中生活十分困难,老是吃了上餐愁下餐。母亲白天辛苦了一天,晚上还要在菜油灯下缝缝补补。我真担忧母亲经受不住生活的压力而撒手尘寰。我多次无话找话,陪母亲聊天。母亲看透了我的心思,明明白白地说:“你去睡吧,明天还要上课。你放心,妈不会走那条路!过去那样受折磨我就挺过来了,眼前这点困难不会把我压倒。”  母亲在和我谈起过去所受的折磨时,称四个亲人的行为是“四把刀子割肉扎心”。1957年高考,作文题是“我的母亲”。我把母亲在旧社会受封建礼教摧残、受“四把刀子”宰割的情况写进考卷中,突出了“新旧社会两重天”的主题。考卷上滴了许多眼泪。    1954年父亲病逝后,母亲有两大心结:一是担心我读高中的费用;二是担心我的弱智二姐的归宿。这两大心结都被我参军的三姐及时、圆满的解决了。我在天门高中的学习费用、生活费用、来往的车船费,都是三姐供给的。弱智的二姐1958年被三姐接到辽宁帮忙照顾小孩。最小的孩子会走路以后,三姐夫帮忙在黑山县农村找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二姐给这家生了两男一女。这家有了撑门立户的后代,族长不知有多高兴。    母亲有一大心愿:把两个孙子带到会走路以后,到我三姐家玩个一年半载,享享清福。可是刚在三姐家里住了一个月,便又急着要回家照顾两个内孙。十几年中,母亲两头牵挂,两头跑,来往共六次。母亲两次在北京长住,一次在黑龙江海林长住,每次都住两个多月。这是母亲的老来福,但这都是享的三姐的福。    我受母亲的养育之恩最深,我最渴望母亲能挨着我在宽敞的楼房中过几年舒心的日子。我真诚希望在母亲高寿时,我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抬娘子”。可是,天不如人愿,1972年母亲68岁时,突然中风住院。第二天,我和妻子搭车一路哭着从应城赶回。见到病榻上的母亲,我忍声大哭。母亲摆手,示意不哭。我立即分工:妻子回家照顾两个儿子,每天弄饭送饭,我在医院日夜照顾母亲。第二天早餐,母亲发生呕吐。下午,母亲大便失禁。我立即帮母亲洗净身子,换上干净裤子,然后到水龙头前将 “把把裤子” 洗净。    照料病母不嫌脏,这本是人之常情,这本是很自然的事情。我未料到十一年之后,还有人夸奖这件事。1983年春,我为一中招生摸底之事出差到张集。在财税所意外碰见了一个中年干部。他见我一踏进办公室,便起身上前与我紧紧握手,热情地说:“你好,大孝子!”    他这样称呼我,我很奇怪。他说:“十一年前,你在大医院照顾你中风的母亲,我正好也在照顾我的母亲。你的一举一动,满病房的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第三天你送母亲上山后,满病房的人都称赞你是大孝子。”  他的几句话使我热泪横流。他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  我抓起他的手紧握着,说:“非常感谢你!你的话,对我是莫大的安慰和鼓励!”    母亲去世已经48年了,我经常梦见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1. 七绝五首 赠弟子宋小敏 (组诗)    2002.10.一、本色重草轻苗世道颠,赤缸染力大无边。若非补天彩石种,本色很难不变迁。【注】①“四人帮”在教育界反复强调:“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②“赤缸”红色染缸,喻极左思潮。二、逆境一茎嫩草巨石压,趋光求生苦挣扎。休言逆境多桎梏,砥人砺志志长才华。【注】小敏是“黑五类”子弟,在校受歧视。1972年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也曾以拉板车为生。三、题名斗转星移逾五载,秋闱长废适时开、题名金榜脱羁绊,云尤风虎弄潮来。【注】粉碎“四人帮”,百废待兴。1977年,恢复高考。小敏仓促应考,录取华中农学院,同时钻研经济学。毕业后先后考取经济学硕士、博士,后为博导。有多部著作问世。四、告诫博总分量有多重?掂量当年小卧龙。名盛莫忘耕耘苦,功成谨防狂傲风。【注】① 博士后宋小敏,时为湖北大学商学院教授,兼任湖北政博书刊发行公司董事长。2002年秋,他到武汉协和医院去看望我时,只四十多岁。我怕他骄傲,故以诗告诫。②“小卧龙”指回乡务农时的小敏。五、人格别人负我皆已忘,我不负人品格芳。深悉师志育人苦,闻音反哺病榻旁。【注】① 七十年代初,高中生宋小敏因是黑五类子弟而受歧视。事业有成后,回应城与同学聚会,待人真诚、大度。② 2002年9月,小敏听说我在武汉协和医院做白内障手术,多次从武昌赶去看望、照料。他拿出二万元代我出住院手术费,被我和儿子坚决谢绝;但他的真情实意,令我终生难忘。 收藏  评分  分享2.《七绝五首 赠弟子宋小敏》(组诗)导读 这组七言绝句概括了宋小敏的一段(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至新世纪初)人生经历。通过他三十年的人生轨迹,展示了粉碎四人帮以后,中国新一代知识分子的成长和品格。    《本色》体现了小敏在极左思潮肆虐的时代,不上“读书无用论”的当,保持了热爱知识、追求真理的人生本色。“补天彩石”,神话传说——天地初创,天缺一角,女娲炼五彩石以补之。五彩石的色彩是神仙赋予的,任何染色体都不能改变它的 本色。这首七绝用了两个比喻一个神话来歌吟小敏。    《逆境》用了两个比喻:”巨石“比喻泛滥全国的极左思潮;“趋光求生的小草”比喻小敏。末二句从小敏的顽强拼搏的行动中,总结出一条人生哲理(末二句)。    《题名》  ”秋闱“,封建社会选拔人才的全国统考。这里借指恢复废除了十一年的高考。"云龙风虎”,古代传说,云从(跟从)龙,风从虎。这里比喻广大受压制的新一代知识分子喜得求真知、展才华的大好时机。    《告诫》  ”博总“博士和总裁。经过大学毕业后二十年的拼搏,小敏获取了博士学位和”老总“(董事长)的职权。”小卧龙“借喻小敏。这首绝句意在告诫小敏。末二句又是我提炼出的一条人生哲理。    《人格》  小敏的父亲本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知识分子干部。反右斗争时,被错打成“极右分子” ,到七十年代还未摘右派帽子。所以,小敏在我班读书时,属于”黑五类子弟“,受人歧视;但我很喜欢他——因为他文章写得好(我是语文老师),又会演戏(我是校文工团导演)。他从我这里得到宽慰与鼓励。在后来的一次电话长谈中,他说:“从在您班上读书起,我一直觉得您身上有我父亲的影子。” 所以,2002年我在协和医院做白内障手术时,他多次开专车去看望、照料我。有一次术后梦中,我将缝合口揉破,他闻讯从武昌赶来,四处张罗,那天正是周末,主刀医师外出访友,又逢堵车,直至半夜,主刀医师才赶回来。做完手术,已是凌晨。小敏为我张罗照料达十五小时。快出院时,小敏赶到协和,拿出两万元要替我给住院手术费,我和儿子坚决谢绝。小敏改变策略,说:“我先借给您两万元,您出院后,钱攒齐了再还我。” 我和儿子说:“我们带的手术费还有多的。” 小敏没办法,只好将钱收起来。"反哺"是个寓言典故:小乌鸦在父母年老时,给父母喂食喂水。小敏与我只是师生关系,但他对我的态度,就像儿子对待父亲。每想起此事,我便热泪横流。
【叙事散文】我的祖母——一个被封建礼教扭曲的灵魂    我的祖母生于1884年(清朝光绪晚年),历经清末、民国、解放三朝,1957年冬初去世,享年73岁。祖母姓陈,前辈以开旅馆为业,住鼓楼坡上端,较富裕,但人丁不旺。她是独生女,上过私塾,能读长篇小说。家富加上娇生惯养,使她唯我独尊、脾气暴躁。生活于封建社会,又受过封建教育,使她封建礼教思想严重。    成年后,坐堂招亲。出身书香人家而家贫的聂家老三被招赘成婿,改姓为陈。生下两女一子,皆姓陈。祖父以身示范,父亲聪明勤学,文章书法小有名气。祖父母又请先生上门教父亲吹拉弹唱,尚未婚配的父亲成了一个多才多艺的年轻人。    祖母的父母去世后,祖母深感娘家亲朋稀少的孤单,便主动提出让祖父回户:还原姓聂,儿女也都姓聂。这样,我们这一家便重新成了“老聂家的三房。”    父亲婚后,与母亲倒也恩爱。但是,封建社会特别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母亲头胎生女,祖母不喜欢;母亲第二胎又生女,祖母恼火,母亲开始遭受家暴;第三胎还是生女,母亲从此遭作践,祖母萌生了休弃母亲的念头,母亲遭家暴更为频繁。幸亏母亲又怀第四胎,算命先生说是“男胎”,告诫不要使她动胎气。家暴因此暂停。母亲第四胎分娩,我出生,家中大庆。母亲在家中的地位由奴仆変成了小半个主人。但是,祖母和两个姑妈不愿看到母亲家庭地位的提高,于是怂容父亲施暴母亲。话柄有二:(1)连生三个“赔钱货”,是一个“败家星”;(2)迟迟不生男而生女,让祖父忧盼而死,“儿媳命硬,家道不兴”。于是母亲遭家暴如前。但毕竟有我这个“抬娘子”,母亲挨打的程度有所减轻。    我们三个小兄妹都不喜欢祖母。新中国成立前参军的三姐对祖母更是恨之入骨——因为三姐亲自见证了大姐被封建礼教逼气而死的惨状。    1957年盛夏,守寡在娘家伴祖母长居二十多年的姑妈与祖母吵架,导致祖母中风卧床数月而亡。三个多月中,两个姑妈未沾祖母的病床边,吃喝拉撒全是我母亲一人照料。这段时间,母亲还要关顾正在读书的妹妹弟弟。那种辛劳,那种耐心,使祖母抱愧万分。她老泪纵横地对我母亲说:“我原先把给我养老送终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后来我把送终的希望寄托在两个姑娘的身上;最后却只有你一个人伺候我上山。你受尽折磨,却这样照顾我,我很感激你!我很抱愧这辈子没有善待你。”    在我八十二岁时,在清明节前夕回忆逝去的长辈亲人,我特别感恩我的伟大的母亲,没有她的独力支撑,没有她的爱子情深,便没有我们众儿女幸福的今天!我深情怀念我的父亲,他多才多艺的基因和远恶近善的人格,使我们几姊妹能抬头走路、潇洒人生。    我也怀念我的祖母,她对我们三个最小的孙儿孙女还是十分关照的,她对母亲的折磨,是受封建礼教毒害的结果。我的祖母,是一个被封建礼教扭曲的灵魂。
《七律 清明祭》之二 《父爱回望》【导言】我的父亲是孝子,但 是愚孝。他对专横的祖母百依百顺,我母亲备受家暴和心灵摧残,主要是祖母挑唆、逼迫的结果。我的十五岁的大姐受气冤死,也是祖母授意,假手父亲出面进行的。所以我们四姊妹对父亲只有敬畏没有爱意。我记得我七岁那年的年底,我和弟妹都在楼上睡着了。我被楼下的吵闹声惊醒。原来是祖母来家逼父亲打母亲。父亲因为快过年了,三个孩子又在家睡觉,加之母亲没有犯错,不愿动手打我母亲。祖母不依不饶,大声吵闹、拼死拼活,直到父亲把我母亲打了一顿,祖母才含恨回到她的住所。   父亲的文章和书法在城关小有名气,又擅长吹拉弹唱,作为子女,我以下的三兄妹都感到脸上有光。父亲最值得我们三个小兄妹肯定的是 :他没有担任过伪职,家里没有买田置地,所以 我们没有背上政治包袱。我从小学到初中,成绩一贯优秀。所以父亲从来对我的学习不闻不问。1954年中考,正值长江、汉江涨大水,录取通知书下达时间一拖再拖。当时父亲病入膏肓、生命垂危,但一直关注我升高中的事。一口气多日不断。直到去世,仍死不瞑目。在这首七律中,我特地将这件事作为重点内容加以突出。这是我感受到的最深沉的父爱。这首诗的末句中的“苦辣酸甜百味全”,包含了我们兄妹对父亲的复杂感情。《七律 父爱回望》洪水阻隔苦留恋,中考发榜久迁延。绵绵焦虑难瞑目,迟迟喜讯不送甜。沿袭基因口碑好,承传忠孝业绩前。耄耋回望当年事,苦辣酸甜百味全。【注】(1)这首七律的对仗:颔联是工对,颈联是宽对。(2) 这首诗的声律套路是“仄起仄收式”:头二句是“小拗” 救 “大拗;第三、五、六句”是“大拗互 救”;   第四、七两句无大拗;第八句是标准律句。所以, 调声后,全诗合律。
七律 .清明祭 (之一)《饮水思源泪涟涟》 【导言】 我的母亲(1904年出生,享年68岁)是一个备受封建礼教摧残的城镇家庭妇女。被摧残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因连生三胎女儿导致家庭地位十分低下,经常遭受家庭暴力;(二)冷酷的封建礼教使我十五岁的大姐遭受家庭暴力活活呕病气死,这对母亲是极大的精神摧残。所以,1949年夏天,我母亲极力支持我三姐参加南下大军宣传队。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正长身体的妹妹弟弟饿的面黄肌瘦。母亲把三人的供应粮全部煮清汤稀饭给弟妹吃,自己到菜场捡枯黄菜叶煮了吃,使弟妹不致饿死。1972年,我们家的生活刚好转没几年,母亲便中风病故。我的母亲,是一个伟大、坚强的母亲,不论是家暴身心摧残,还是饥寒交迫的生活重担,都没有使他撒手尘寰。如今,我们四姊妹早已过上了小康生活,可母亲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享受过。所以,每当逢年过节,每当看到电视连续剧里的母爱情节,我都会热泪横流。前几天我做梦,看到母亲正在老屋中操劳。醒后,我辗转反侧,边哭边完成了这首诗的腹稿。起床誊正后,又修改润色,升华成这首七律。     我公开发表这首诗的目的,是为了让70岁以下的老、中、青、童了解整个上世纪老祖父母辈们的一个生活侧面,让他们了解过去、珍惜今天、热爱今天,实干今天,创造明天,做一个无愧于时代的追梦人。   《七律。饮水思源泪涟涟》连生三女遭作践,家暴频频实可怜。送女参军保小命,励子成器居人前。忍饥挨饿活儿女,茹苦含辛觅好泉。苦尽甜来转瞬去,饮水思源泪涟涟。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