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坪村民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残存的记忆——改芝说是改芝不在了,觉得遗憾。他是亮娃的爱人,就是在河南东坪那所小学把我挤到麦秸垛跟前横七竖八打的大哭起来才高高兴兴进班级的那位朋友的妻子。亮娃比他走得还早,人们说楼房竖起来盖了,孩子们都成气了,没心操了,也走了。这才几年那,竟然也走了。人们说得很平静,说是在做什么事,倒下了,就抢救,就联系救护车,也就没气了。我说,能够修到这个福分,也就知足了。在河南的时候,只知道她爸爸的名字,叫陈同胜,是队长。我到地里捡麦穗,说是陈同胜来了,撵得日遛狗子跑。妈妈说,他是队长。我们住的房子就是买的他的。三间大瓦屋,一间杰娃一家四口住着,我们住了两间。到了湖北,改芝一家三口住在我隔壁。说是妈是后续的。在河南的时候,东坪小学西南角两间屋总是会有说书的说书,两块铁片叮叮当当配合着故事听得津津有味。不想改芝家也总是说书的不断,七侠五义,秦琼卖马,搞得我们总窝在那里听。后来陈同胜队长不搞了,家里也没了说书的,我们大概本家几个孩子就都窝在七婶那里。改芝就给我们讲故事。一讲就是大半夜。许多年过去了,一次我终于到了他的家,说是收了个闺女,我们那里的说法叫压子,这一压就又有了俩儿子,都在武汉工作。说是红娃的什么人在军区团长级。压子的女儿叫香,嫁在安徽。改芝让我看了她的画像,说是香说,想我了,就看一眼。人们说香很孝顺,亮娃走了,香回来陪了改芝一年。这次改芝走,香也依然回来陪了她许久。是以记。2020年10月20日21时49分
十二月二日午后的烦恼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碎了我的好梦。可恶,不早不迟,偏偏这个时候。。。。。哎呀,与鲁迅何干啊,与鲁四老爷何干啊。我抓起手机,一看,外卖快递。不禁然而起来。一个侄子也做了快递业务,说是早上九点左右到公司接货,到了十来点钟开始沿着线路一个包裹一个包裹地向用户发送。只能在用户在家或者在单位的时候发送。所以,中午饭很难能够准时吃。不过,一般情况下,下午三四点钟就可结束,可以安安稳稳吃饭了。这个工作总体上不错,电话用的是公司的,不怕多给客户联系,电麻木也是公司的,一下班就交到公司充电,可以管一天。我们就是挣个跑腿费,一个月一般总有个三四千块,过得去了。想到这儿,被吵醒在这个时候算是解脱了。这里发生了个问题,下午午休后总要到图书馆潇洒潇洒,才一点半,离能够进图书馆那个门,还有至少一个钟头。继续睡,没那个习惯,在家?影响家人午休。怎么办呢?烦恼都是自己自找的,这个问题好解决。离开家,从二中过马路,经过中医院,到达明清一条街。这里也还有不午睡的人。长廊下的几个桌子样子的座位旁边都坐着年岁甚至比我大些的人,男士美女都有,都很专注的看着手中的牌,设想着妙招。我看了看他们,他们没有关注我,我关注他们他们也无暇注意我。一种百无聊赖袭击我的心灵:干嘛啊,到这里,为什么?我是自以为有道理的,经过这么一圈的消磨,到达图书馆,应该可以进去的。算了,算了。我走到水边,向北看看,向水面看看。壹码頭!浆影灯下的秦淮河!记得南京的秦淮河似乎也不宽,也就是我面前这个护城河这个样子。我在想,那时的船怎么能够穿梭其间呢?应该宽得多吧,多多少呢?总之觉得就这么宽,可是那两位文人墨客的笔下那么喧嚣,那么繁华,那么动人心弦,不是我们这个护城河所能承接的吧。至少,我们的护城河是一个半圆,人家的秦淮河枝枝叉叉。管它呢?进进出出钟祥论坛,有时留下点痕迹,那太微不足道。主要的是欣赏钟祥的魅力。钟祥的景色,钟祥的美女,钟祥的文采。那个浆影灯下的秦淮河不是说是几个文人墨客同日同题目的一段佳话之作吗?其实,钟祥人的梦也是很多的,那个梦蝶,我总疑心是和庄周结了缘,对不对不知道,总有些渊缘吧。我们的北湖那么美,好色之徒多有涉及,但是总没有一段佳话,觉得不很满足。坛主们为什么不鼓动一下,同时,同风景,同题目,展展钟祥文人墨客的功底,也使我辈能够欣赏得更有味道呢。我照了张景色,发给网友。就到了图书馆。网友给了我另外一种选择,活动中心。那可真是个老人世界,老年大学的牌子似乎是为我挂的,我很恼火。人过四十不学艺,没读过大学,也没想着老了混个大学生名义。不管怎样,进去看看。钢琴班的门打开着,好像还有不少的班。进去,围着钢琴一堆的人,那位弹钢琴女士似乎并不大,大概专业老师吧。没到上课的时候,大家叽叽喳喳。一阵号角声传来,我跟着声音走了过去,花园子里有几排座位,中间有一块空地,几位比我大些的男士围在一起,和一位拿着夹子的女士议论着怎样演奏得激越。呛,呛,呛,呛,呛!要这样:呛,呛,呛呛呛!我看了他们许久,品尝这种乐味许久。人们沿着周边的路转着圈圈,有老人单个走走的,也有美女牵着走的。黑色的高筒靴牵连着黑色的丝筒袜裹着的细腿,黑色的长羽绒服包裹着细细的躯体,圆圆的脸蛋被紫红色秀发隐隐约约的披露着,一半红一半黄色的围巾挂在脖颈上,穿过整个的上衣,飘逸在秀腿之间。和一位觉着很有智慧的老人并着肩缓缓走来。阳光在她们的身后泼洒过来,恍如梦境一般。其实,国家做着强国梦,个人何尝不是。这位老人的梦实现了,那证据就是身边美女那笑嘻嘻的面孔,和那闪着光彩的眼神。老人把她一生的智慧传送给她,把她全身心的期待奉献给她,把她全部的积蓄花费在她上身上。她成功了。看着她们缓缓的走过去,那安稳祥和的背景,我不禁赞叹,这女子好孝顺啊。愿这女子的梦更美满。今天下午这个意外的选择感觉不错。其实,人生总有不同的选择。这很在正常。重要的是在面临选择时,尽快确定这个选择。既然选择了,就要开放胸怀,才可不辜负这个选择。比如吧,最近一位朋友说到孩子需要一种选择,大人有些着急,需要朋友介绍。可是你如果问他情况,就没有准确的信息,这令人很为难。在这个充满诡异的世界里,我们究竟该如何生活呢?

为了生活更美好

流金 09-17 22:11 阅读 1469 回复 4
为了生活更美好 到了只有散步的份了的时候,应该没什么期待的。可是,盘古开天地,中华七千年,毕竟也经历了一回。别小看自己,中华民族风风雨雨,有过万国来朝,也当过东亚病夫,这个基因都融化在每一位中华子孙血液里。散步也有会有散步的味道,享受包括自己积累的成果,把兴奋融入生活,品味自然奇迹,放开胸怀,看见惊喜,为了生活更美好,那就看见什么都美好。也许,它比我们更悠久,它落下来,任风雨,任践踏,会成泥。完成一个轮回,接着另一个轮回。我何不和它一样,这个轮回快结束了,下个轮回也要开始了。我们看事情,讲究天地人,间三才而两之。说是一画开天,那个一和当代数学上的一不一样,包含阴阳两个因素,而且不可分割。我们按这个思维看待世界,解释世界,介入世界。充满着自信,创造着美好生活。昨天上午,人口普查摸底。工作人员到家,十分细致。户口本,身份证,电话号码。。。该给的都给了填报了。论坛上有朋友吵那个人信息不都泄露了吗?说是不合法。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理解,我支持,我知道这事很有意义,那是我本来就参与过第五次人口普查。朋友们不理解,会给工作带来不顺,需要耐心解释,细致宣传。路过新堤社区,电子飞播着人口普查宣传口号,也见到横幅,恐怕要加大宣传力度,让人们都知道是咋回事。我这个县级市有一百万人,五普用了四千人搞普查,估计这次工作人员也会不少。门卫,开发商都会介入进来,当然,都会要求为登记对象保密。我想告诉朋友们的是,大国点卯,你我别少。现在一些国家对我的内部事务指指点点,是因为人家曾经指点过我们国家。我们有过量中华之财力,结列强之欢心的历史。我们一给人民以自信的心态,同样是中华儿女,就有本事了,就赶走列强,建立属于我们自己的国家。最近正在看功德林里的故事,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争打动了功德林里每一个人。尽管他们在国内战争中打了败仗,但是,看到了自信的国人的英勇顽强,他们也成了自信的中国人。有了这个自信,我们就会自决,我们就会自己干。我们也就伟大了。美国朋友有一本书很有意思叫《他悄悄改变了中国》。1996年台海危机,我们受到了点委屈。不过,我们终于明白买不来现代化的道理。我们看得起任何人,我们必须明白我们也是人。我们的核潜艇有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也就这二十几年,我们的总书记就敢于宣布我们不惧八国联军,多少国联军的挑战。我们不会欺负别人,也决不允许别人欺负我们。自信,对一个人,对一个家庭,对一个民族都是极端重要的。当然,对于个人,常常觉得微不足道,但是,我们无论从事什么工作,都汇集在了中华民族的崛起进程之中。自信,向上,不是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吗?大国崛起离不开你我!所以,大国点卯,你我别少!当然,国家也不仅仅只有人口普查这一件事。我们的每一位朋友都在尽他的职责。虽然会有腐败等等一些不顺心的事,但是,细细思考一下,管了事才可能腐败啊。想老夫,就会散步,能腐败吗?就是这样,国家也有许多制约机制,盯着他们。这不?护城河出水口这里一大堆人,拿着图纸,指指点点。镜月湖内高竖着设备,在做着什么事。他们在为钟祥生活更美好尽着力,勤奋的工作着。
残存的记忆-------黄芝娃(wuer)这是一位我接触过的最漂亮的一位女性,也是觉得最开心的一位女性。真实的名字叫黄俊芝,我认识她的时候是红英小学的教师。知道她很早,美女嘛,多看一眼总是美滋滋的,虽然她凌然不可侵犯。书记的娇妻,估计谁也没有这个胆子。接触她的时候,孩子都读书了,依然那么迷人。个子有些高,样子大概和演红楼梦的那个王熙凤有些仿佛,可是比王熙凤耐看。说是减一分太瘦,增一分也略胖的那个感觉。高个子总是麻杆样的,可她并不弱不禁风。高个子往往长脸,可她圆脸蛋。那色泽总给人一种忍俊不禁的感觉。我们第一次接触是一大堆老师,大概我进校,给我一个大家庭的感受。妈呀,他呀。知道不?有一次我中午到坑里洗衣服,人们说不怕,臻在那里。妈呀,谁不认识我啊,谁不和我说话啊。可他,修他的药筒,头也没抬。吓得我也不敢吭声,赶紧洗完跑了。说得我不好意思起来。怎么不记得?偷看一眼嘛。当然,那天也没分辨。也没告诉她偷看过他一眼。那是和房营分隔那个向西走的沟沟。到达谢家河那里的时候大概有个漩涡,形成了一个水坑。也不大。就在我们棉花地的西南角。棉花打药取水的位置。我是队里的棉花技术员,勾兑农药,把药筒整顺当是我的本分。中午大家回家吃饭午休,我照场子,也赶紧把药筒摆弄好,免得误事。我是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护送许久的。这是一位很好的女性,也是一位很好的民办教师。可惜她走得比较早。值此教师节来临之际,告诉她,各位同仁依然在为孩子增加智慧。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