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不会缺席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我家土地被违法以租代征占地,租地时间是2007年5/31-2010年5/31日,一亩地400一元,2010年5/31日至今莫愁湖社区负责人口头以“政府”制定的标准为由,依然按照400元一亩地给租金,一份过期12年的协议,却强压我们老百姓接受他们政府15年前制定的霸王租金,我们反映了很多次,永远就是“政府规定的”!除了被迫接受!我们只能不去领!土地征收,我们成为失地农民没有失地安置!村委会也不公开征地相关的村级账目!我们申请街道办责令查处村务公开,街道办也不作为!几百万的土地补偿费账目被隐藏是为什么! 明明信访的是以低价以租代征违法占地,侵害我们的权益!明明是反映的村级账目不公开!皇庄街道办要回复棚改!再说棚改,第一条说反映违建抢建不属实,第三条自己又写拆违70多处!卖矛卖盾!这些做办公室的班子是找不到几个认字的?找的官流官痞刷无赖的吗?牛头不对马嘴,硬是胡拉乱扯的凑数,证明你办公室坐的干了点人事?杨龙书记和许鹏主任:您二位父母官手下组的什么班子?是没人凑的临时工吗?糊弄班子,糊弄上面你们完成了任务?欺压底层农民,你们可以一手遮天,可以颠倒黑白,可以随心所欲? 就这样的糊弄班子,什么样的领导带什么样的班子,看底下人这务虚的工作态度和作风,我们农民有安宁日子过吗?难怪莫愁湖社区几百万的征地补偿和发放信息不公开!上下都黑烂了! 最后说棚改,湖北省政府有回复我们,我们不是被棚改对象!愿意被棚改那是别人的事,我不是被棚改对象,所以别拿扯淡的协议征收东扯西拉!拜托你们要点lian,拜托你们不要把政府“公信力”踩在地上摩擦!我申请信息公开了,政府的棚改根本就没有征收手续!谁tm再说我是被棚改户纯属是扯球淡!这有书面反映的情况下,皇庄街道办就敢用公权力明目张胆的糊弄上下!牛头不对马嘴,扭曲事实!这要是不会写书面事实,只靠嘴反映问题的老百姓该有多难?对反映的问题只字不提!用前2年的事来糊弄人!
我是弓背桥二组世居的村民,2019年11月开始,村官带队测量我们的耕地,由于遇上疫情,在2020年5-6月开始,村官们就是通知村民,耕地被政府征收了,可以拿钱了。郢中政府把我们村的地化零了买,分了几个项目,村民的口粮田不在同一个项目里,但籽秧田都在一个项目里面。我们问安置方案和补偿标准是什么,村官说钟祥没得失地社保农民一说,安置补偿方案和青苗补偿方案签字拿钱就跟我们说,我们没有看到过征地的公告,没有见过听证公告,也没见过安置补偿方案,更没有开过村民大会,我们二组老户51户,事实上在2019年年底我们二组三分之二的农户联名要求给组织村民大会,把历史遗留问题解决好了再征地!先保后征!但当时要市委书记何平把我们联名信转给郢中街办,至今无书面回复。    在2012年时,就是现在新法院北面圈的30多亩地被征收后一直未利用圈在那,那里的地大概是15000一亩在2012年征的,土地被征后一直圈都在。2020年6月通知拿钱时,说现在比2012年那30亩的人划算,现在一亩地27000多一亩,所以大部分村民去签了字拿了钱。    由于2019年没有见过征收公告,拆迁办以政府棚改的幌子,把我们棚改的要生活水平倒退!受到少数(大都是无权无钱无势,尊纪守法的村民,有钱有权有势的各种路子关系,加盖,分户,新建,送礼,原本评估几十万的房子,操作一番,可以赔100多万,最成功的不到200平的,补偿时面积近700平,2019年测量的房屋面积,和最后实际签协议的面积拿出来一对比就知道了,他们就是销毁证据也不怕,因为我们老百姓手里有保留证据!并且保留了相关视频,包括某年某月建房的视频,抢建门牌号都有)的抵制!正是由于前面的幌子棚改唤醒我们土地征收的维权意识!征地有征地的法律和法定程序!我们少部分村民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2021年我们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才知道地在2010年被村委会瞒着我们签了卖地协议!征地批文是湖北省2010年11月批的,但征地批文时效是2年!但我们的这块地征收款是2020年7月,以龙山一路项目打款的!可笑不!钟祥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2010年和莫愁湖社区瞒着村民签了一个征地协议,然后2020年拿着过期的征地批文,来“合法”征收我们的耕地!上瞒国家法律法规,下欺老百姓!给我们就是一句这是市政府的规定,市政府的政策!  征收集体土地有法律约束,我们做为被征收人,这些法律也给了我们各种权利!但我们的知情权,监督权,参与听证权,发表权,集体利益分配权都被“政府”恶意剥夺。特别是莫愁湖社区,我们14名村民2021年11月邮寄了村务公开,申请公开村务公开:1.案涉项目土地征收公告;2.案涉项目土地转让协议(合同);3.土地补偿费以及地面附作物(青苗补偿费)等征地补偿费用资金流水以及发放凭证;4.关于征地决议事项村民(或居民)会议记录;5.调查、统计村民征地每户(或个人)案涉亩数、面积、每户(或个人)补偿费用等明细。莫愁湖社区却不公开,于是在2022年,我们又联名向郢中街道办事处邮寄了责令村务公开查处申请书,但至今没有向我们公开。  钟祥市委周军书记,钟祥市政府杨孟富市长,皇庄街道办杨龙书记,皇庄街道办许鹏主任:请问你们几位父母官:莫愁湖社区的寇书记是不是共产党员?《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不公开村级账目是不是违纪?这位书记和你们又是否知道这个条例,宗合片区地价45300一亩,莫愁湖社区社区每亩扣掉了18120元,根据你们账面上的亩数,弓背桥二组耕地亩数88.661亩,仅农户耕地被扣1606537元土地补偿费,还有属于全组村民的地上附着物道路,水渠道,田埂,飞边面积和土地补偿费,为什么不公开?远不止1606537元。不公开征地账目,也不执行落实失地农民社保安置政策,这里面有没有贪污腐败?这100多万村里扣了做什么用?是留着给各位领导、局长们当零花钱,小金库用的吗?你们花这笔巨款时是不是还在笑话我们农民愚蠢呢!?你们这些父母官,村委会书记,村官,有社保吗?是不是有五险一金?给你们自己上社保能把政策落实到位,为什么给失地农民落实失地社保安置,你们就遮遮掩掩不落实?你们怎么把利己主义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  请问是市委书记,市长,街道办书记,主任,钟祥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钟祥市农经局,钟祥市财政局的局长,钟祥市纪委书记,钟祥市公安局局长大人们给了莫愁湖社区社区书记莫大的底气,就是不公开征地账目的?这100多万,你们都有份额,利益共享吗?除了钟祥纪委,2021年来征我们的地,你们这些相关部门,就没一点工作做吗?还是说你们这些部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你们是逼着我们再拿着血汗钱找律师起诉你们,而你们可以拿全市人民的纳税人的钱   养几个法律顾问来和我们对簿公堂吗?钟祥市是960万国土之外的法外之地吗?请问您们这些领导能不能督促莫愁湖社区公开2010年第46批次建设用地的征地村级账目?????????如果不公开是不是只能拿着身份证去钟祥纪委举报?  还有,为了避免莫愁湖社区村委会制造虚假证明,请莫愁湖社区再出具书证时,不要胡子头发不清,写什么“经工作人员多次做工作”这样混淆视听的文字,工作人员名字写上,具体年月日,什么方式,地点,怎么做的工作,并且让被你们做工作的人确认做工作的书面记录后由当事人现场签名!这这样的书证才有说服力!老百姓写个书面证据都敢签自己名字,社区出书证只敢盖章,责任人不敢签名,做假证又不敢担责任吗?  为了避免“政府”部门再出具没有证明效力的“书证”,编造虚假证言,给我们乱扣帽子,我声明一下我们的诉求:关于征地安置方案我们村民多次要看安置补偿方案,查看村帐,但他们叫我们跑来跑去各种理由就是不给,于是我们才书面既的申请书。征地关于安置补偿和青苗补偿标准,以及集体土地补偿费分配方案,不给我们看,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标准,所以按省政府规定即可,另外符合失地农民社保安置对象的,落实失地社保让我们长远生计有保障,这只是法律给我们的基本权利和保障,却被莫愁湖社区盖个章写成我们对补偿期望过高!维护我们被征收人的知情权和集体利益分配权,失地农民社保安置权,监督权,按政策标准得到补,在钟祥反倒成了刁民!要点脸不!?你们这些村官的政绩考核是谁把农民利益压榨,克扣的越多,越是证明自己有工作能力吗?你们自己买五险一金,标准每年按标准足月足额交怎么不说你们自己要求高?没见你们谁高姿态自己申请降工资待遇!自己降社保缴费基数缓解政府财政压力!!
由于莫愁湖社区的恶意排挤打压,禁止本人发表棚改的言论,还被扣上“煽、动”莫须有帽子,导致本人接收不到莫愁湖社区任何关于疫情防控的信息!不知道向谁报备!如何报备!本人家人预计在8月份回钟祥,途径江苏、安徽两省!由于村委会官员善于编织莫须有的大帽,且向本人身边亲戚、朋友、甚至邻居打探本人外地的落脚之地!本人电话号码,镇,村主要负责领导都有,甚至前任政法书记问我,三个联系号码都已经明确告知清楚!不少于五人次的打探(这些人被打探过的人都第一时间提醒我注意人身安全,谢谢他们的善意,至于哪几个人向谁打探的,我和我的家人都做了交待!),这些都是“领导”身份的人员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什么居心打探我的隐私!?这让我惶恐!但是!维权决心不变,反而更加坚定!因为,我相信中央的政策一定是保护我们农民的合法权益的,国家一定是善待我们的,制定的政策一定是为我们谋福利的!我眼里最美的颜色,一定是“中国红”!故在公共平台上声明:本人积极配合国家各级防疫工作要求。由于本人知晓莫愁湖社区防疫信息的权利被莫愁湖社区剥夺,导致本人不知道该向谁报备?怎么报备?以及回湖北钟祥需不需要通行证件?本人一无所知!故如果造成未知的不良后果,责任在于莫愁湖社区的排挤侵权!本人今早已经致电0724-12345市长热线,也说明了情况!非本人主观意愿不配合防疫要求、或故意隐瞒行动轨迹!是被排挤打压造成的无法配合! 刚刚发的贴子非本人申请删除的,本人发的贴至今没有申请过锁贴!请知,谢谢! 普通农民,无权无势,维权将异常困难艰辛,但初心不改,会坚持到底!必须为家人维护到我们该有合法的权益!有些情况后续我会揭露,撕下他们伪善的面积。大概有血性的人,理解什么叫尊严的人,也许会理解我为什么要坚持!也会和我一样期望公平,正义!还好,国家的法律给了我信仰,也是我最大的靠山!将来,如果我发生非正常的“意外”事故,那就是和棚改与征地有关!杭州小贞母子事件的发酵,和错换人生的事件,让我看见这人间还是好人多于恶人!我这个陌生人也希望他们有一个公正,公平的结果!一个人一生总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我认为我做的事是对的,补管遇到任何排挤和打压,我都不后悔!所以 维权是不会退缩的! 目前人类最大的敌人是病毒,做好防疫保护,出门带口罩,不到人群聚集的场所,不给国家添乱就是为国家做贡献!也希望守护我们逆行的英雄们每次出征都能平安归来!感恩逆行的英雄们!希望我们能早日大败病! 一个被莫愁湖社区排挤的村民 2021/7/30

侵权必究!!!

情系钟祥 2021-07-28 阅读 1.7万 回复 84
做为一个钟祥人,生活在这个城里,城只是城,可有的人真不是个玩意!小时候有满满的幸福感,可是随着这几年的经历,别说幸福感了,连安全感都没有了。带给我们惶恐和不安的,是谁呢?就是披着合法外衣的伪、公仆,打着为我们谋福利的幌子,上欺下瞒,国家再好的政策我们也享不到!合法权益被剥夺!土地被强占!长远保障被剥削掉!还厚颜无耻、恬不知职的大屁股坐在空调房里说征我们的地是有政策,但钟祥“因地制宜”没有失地农民社保安置!这是钟祥市郢中政府某位刘姓部长对失地农民说的话!也许 这位刘姓部长的后台很强硬吧!可以把我们这些草民的切身利益抛在脑后吧!可以光明正大来欺压我们!违法征收他有不用负一丢丢的责任,大屁股照样做软椅,空调照吹,纳税人的工资一分不少,各种福利待遇每月到账!只要是当官的在我面前说“因地制宜”不买失地农民社保,我就送谁三个字“扯球淡”!因为每一个享受社保待遇的官员不配在我们面前说“因地制宜”。你们政府部门的人是人,是公民,可以享受国家政策,依法落实对你们群体的社保政策,执行的到位 、执行的干脆、利落!为什么国家给我们失地农民群体的养老政策,你们就不执行了?!克扣,剥夺!钟祥市90%的工人没有社保,你们怎么不“因地制宜”取消你们政府人员的社保?不是说政府财政困难吗?你们每月享受国家政策政府不困难,把我们的地转手卖给开发商赚近百倍暴利,给我们落实养老社保安置时,政府就困难了。拜托你们要点颜面!别把精致的利己主义发辉的太极致了!因为这和中央制定的惠民政策相悖!在我们农民眼里,你们就是国家形象,是公信力!别说些不带脑子的话! 在我们面前抹黑、败坏国家形象了还不自知!这在我们年轻人眼里不是有官威,是愚蠢!!! 我一直相信钟祥市政府在平台是是有眼睛的,但就是装瞎、装聋,不是听不见我们的声音,也不是不知道我们的诉求,就是无视、推诿、企图像前几年每一次的征地一样,不理我们,我们就散沙了,时间长了,就放弃了!呵呵!时代在进步,法治也在进步,你们迂腐的脑回路在几任贪官书记的熏陶下,还有救吗?一群瞎作为的法盲,却口口声声说来给我们“谋福利”?这不是笑话吗? 谢谢你们祖宗三辈了,从来没指望你们能造福我们这一方百姓!只请求别来祸害我们了! 前2天刷抖音,看到周军书记说政府会为民生买单!我们这些失地农民的养老社保安置不是要政府来买单的,而是政府应该承担的责任!因为政府把我们的地用最低的价格27351一亩卖到了200多万一亩!为我们落实失地农民养老安置政策是钟祥市政府的责任!把我们的土地收走卖了钱,就应该按政策依法承担应该承担责任,不要贪得无厌!不解决失地农民养老社保安置,我们做好起诉至最高院的准备! 借此平台,喊话周军书记,不管他是不是能看见!百姓看得见就行!想说:感谢不作为的政府、不作为的莫愁湖社区村委会,以及胡乱作为的“相关部门”,在靠卖地的暴利充盈财政、个别人员升迁政绩的利己主义驱使下,我这个最底层的草民各种合法权益被这个组织或个人以国家征收的蒙骗手段(拆迁办和村官都说是政府要棚改实施征收房子,我未见过政府的征收决定公告,通过诉讼才知道我们那里连环评批复都没有。拆迁办以房屋征收办某些政府领导为首的组织让我们体会叙利亚风格的环境,我们感谢钟祥市房屋征收办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无视、剥夺,被球一样被各部门踢来踢去,才下决定用法律的武器来维护属于我们的公平、正义!通过行政诉讼,我更爱我们的国家,国家政策真的对我们农民太好了!某位官员说钟祥某地农民告政府没告赢,他非常得意!其实,这样的人称“领导”是对“领导”这个名词的亵渎!被农民送上被告席很荣光吗?很有面子吗?这样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干嘛的!扯着为人民服务的大旗却被你应该“服务”的对象告上法庭,可见“工作”做的是有多差劲!人民该有多不满意啊!又对他们有多失望、甚至绝望才无可奈何去法院的?怎么还有脸拿出来炫耀的?周军书记,您高坐庙堂 我们有事也不着您!所以,建议您好好对钟祥市各级“官员”好好培训一下怎样提升自己的“服务”水平。企业给政府纳税,政府要做好“店小二”,不能在千千万万的钟祥市普通的纳税人面前就是高高在上的“官爷”了!你们最大的衣食父母是人民,不是只有企业! 今天正式启动司法维权程序第一步!我对我们国家有信心,我敬畏法律尊严!我相信国家的政策一定是保护我们合法权益的!我不放弃自己的合法权利!政府侵权,我也会告!也许现在看不见阳光,但不会永远看不见!
  关于土地征收,经过手机信访,很卡点,在今天回复了。事实上也晓得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因为钟祥从上到下都应该好好整顿清除蛀虫,我们的新任父母官周书记才上任,我只能天真的认为他还没腾出手。  土地被征收,我们看不到任何公告,即便这样,我们还是尊重那些“相关部门”,及时在5个工作日内交了我们的意见和申请!但是提交了一年半载了,我们是没有得到任何书面的回复。关于养老社保安置的福利直接被剥夺!钟祥市政府把我们的地27351.13元一亩征收,以修路的名义,把我们的地报批,实际上是商品房开发!(现在路已经修好了,还在说要修路)。还有一块地,莫愁湖社区已经迫不急待的挂牌告知已经拍卖。呵呵!多大的利益才让这些利益集团可以公然挑衅法律法规!湖北省现行有效的鄂政发(2014)53号文件是白纸!钟祥市政府的政策比省政府还大!我就问现在征收我名下的土地,失地农民养老社保安置是什么?等20年后我找政府给我补贴5000多块钱吗?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给他们撑腰!?是什么利益驱使他们来剥削我们的合法利益和基本权利?已经对政府失望至极了!在钟祥没有一点安全感,更别说幸福感了!土地依法维权不是说说而已,谢谢钟祥市政府的相关部门以及领导!在你们极致的不作为和乱作为下以及推诿下,我不得不再次委托律师,按照法定程序来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我要看看是省政府的政策效力大,还是钟祥市政府的政策效力大!如果以后终审判决也是要我等到20年后找政府补贴5000多块钱的农保!余生,我只做一件事:逐级上,访。我要把《土地管理法》,《社会保险法》,鄂政发(2014)53号指导文件打印出来拿在手里去问问一级一级的相关部门,这些法规是制定了给我们老百姓看看的?仅此看看的吗?不需要执行落实?
 位于王府大道东,龙山一路南交汇处是我们的弓背桥二组村民的土地。近二十年间,我们的土地被断续的卖了!上一辈的农民很单纯,很善良,一直以来,我们村的土地、宅基地私人买卖频繁。这些卖地的手续是不是合法,我们不知道!我们普通百姓从来没有看见过任何公告。修长荆铁路,老小学被占,还有①排教室,老村委会办公室,包括道场,这些都是村民集体财产,都卖了,我们老百姓却不知道是怎么卖的,卖了多少钱,村里从来没有主动向我们的公开过!长久以来的纯朴,各种基本权利被侵犯也没有换来利益集团的良心发现,获了利没给老百姓办几件实实在在的好事。反而变本加厉继续来损害我们的权益!我家门口的路还是二十几年前我们村民自己集资修的!弓背桥的地上拔地而起一栋一栋的高楼,每亩地扣除40%的补偿金不知道有多少,总之,路破烂不堪,下水道没有!前面有本村的村民发过他们的路照片。一小部分人有关系有人脉,获利后在买关系获更大的利,这一小部分人用集体的资源为个人牟利,所以,我发帖,势必是犯了小部分人的忌!但是被逼的。被不公平,不公正,甚至被村里列入黑名单,打压,也连累我的家人不能得到公平的待遇!我对不起我的家人,我也常为此自责! 打压,排挤得越嚣张,越坚定我维权的决心!我就是要合法的保障!国家给我们的,一分都不能少!一切按政策标准来!  我家部分土地被违法以租代征十几年,土地要被征收没有见过养老社保安置和各种征地文件信息,棚户改造没有看到政府的公开征收决定等等侵权行为,我都用司法途径解决。村官说他代表政府,他是市委市政府直接委派的干部,整个钟祥市没有失地养老社保安置这一说,没有这个政策。我看看法律政策是不是他说的这样。  我的家人受我连累,并没有责怪我,只是担心我人身安全,他们说某某掉北湖事件,或出交通意外了。因为一直有人向和我有交集的人打听我在什么地方求生存。我不知道他们打听了做什么?我的手机号码这些打听的人都知道,郢中镇信访,郢中镇书记,村里的书记、政法书记。我都给他们打过电话或者发过信息的。何必转弯去打听,直接问我,一毛钱的电话费出不起吗?何况电话费有补贴的。如果非我健康问题,就是因为房屋征收和征地的原因!列入黑名单我也信这回事,因为我今年坐火车是,被留置盘查几分钟,给我的说辞开始说我是吸d名单里的人员,我问这名单是哪里提供的,又说我是sf人员。我是sf了,我维护我自己合法权益,我没这个权利吗?国家信访条例不准老百姓上.访吗?就算我真的出去sf,哪也是地方不作为,我sf光拖延不解决问题。我只能在到上一级走访,按信访条例我一级一级sf,违法了吗?限制我人身自由要出示证件的。我违反哪一条了请给我书面的告知或处罚书。他通知他领导后,他领导来了看了一下身份证和车票让我走了。在此,我也告诉大众,我是上黑名单了。  我的诉求就是,不管房子,土地征收。我要求依法来征收,依法落实国家给我们的保障!后续我可能会申请村务信息公开。修长荆铁路占了我家屋后土地,我家没有拿到过一分钱补偿款。后来分地分了分了一块10*20米的。别人屋后的地都可以建房子,可以利用这块地都盖了房子。我家的土地能不能建?因为我维权,就打压我一家?国家修路我家做了牺牲,事后补的地,这块地却不可以和其他村民一样利用!守法,做出牺牲,配合国家修路反而我家是被打压的一家。我相信国家公益修路不会白占我家的土地,当年有没有赔钱,如果赔了钱,这笔钱为什么没有到我们手里来,为什么被截流了
  大拆大建的棚改现在也不在是热火朝天了。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一直不见政府的征收决定公告公开出来,没有公告谁也没资格来给我搞“棚改”。就算出了公告,“棚改”征收也不是某些人嘴里说的,要书面的、盖有公章的文件。参考皇庄的棚改维权案例,荆门市政府回复的内容,棚改只改“国有土地”的房屋,集体土地使用权的房屋就算在棚改范围区域里,也不是棚改对象。  有许多人关心我们维权结果。目前总的来说没有结果,因为政府没有官方文件说给我们棚改或者说不棚改,我们依然住自己的房子。看多了房产的各种负面新闻,我庆幸自己没有入坑。  大概在去年这个时间,某些人拍脑门决定的以拆违代拆迁的手段,企图震慑没有签字的村民去签协议。效果是有,我朋友就吓到了签了协议,一签就后悔了,他是老住户,集体土地使用的宅基地。在抖音上能看到当时拆迁的视频报道。其中有一户,没有接受“劝签”,更不接受违法“拆违”。去法院起诉了。在钟祥市法院一审的,有朋友去过庭审现场,朋友表示听不下去,被诉方的辩解让人开眼,只能感概老百姓维权真的太难了。一审的判决一点也不意外,败诉了。没开庭之前都在意料之中,也没什么不好接受的。随后又在法定时效内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二审判决早已出来了。  其实老百姓的要求不高,只想简单的生活着。只是我们的土地被狼盯上了 。在国家的法律法规内,只要公开、公平、公正,依法执行,没有几个老百姓不愿意支持城市的发展。可为什么应该知法的政府部门不守法 ,要违法来侵害我们的权益呢?唯有国家的法律法规是我们最强有力的靠山。总之城是一座好城,可这城里的有些人真不配叫个人。  除了房子,还有土地征收。我家的地没有签协议,没有看到失地农民养老补偿安置方案,没有领钱。村官说没听过这个政策,但我们通过信息公开,荆门市政府单位回复的书面文件是有失地农民养老社保安置方案的,国家和省、市政府都有政策规定,钟祥不知道是市政府是不是独立立法组织,还是村委会是独立立法机构,他们嘴的“法”,“政策”比国,省,地级市的法效力还大!只是政府却在挂拍我们的土地。  先不纠结地值多少钱一亩,说到扣土地补偿40%是哪个文件规定的?失地农民养老社保安置方案是什么?没有看到政府盖章的文件,坚决不会签任何协议,不会去领钱。在特定的时效里会委托律师进行司法程序维护失地农民依法享有的政策待遇!  还是那句话,相信国家的法律法规一定是有用的,一定是公平、公正的,国家为老百姓制定的惠民政策不是某些不作为,瞎作为,乱作为的伪公仆说没有,我们的合法权益就被随意剥夺的!业务能力不通的无能者只能送到被告席伤去认真学习国法政策!
新上任的何书记和即将上任的周市长、公安局局长:  父母官们好!  请问钟祥市老百姓还有没有人身财产安全保障?弓背桥的棚户改造,不见任何政府官方公告搞棚改,百姓找政府部门被各部门当球一样踢来踢去。或推诿狡辩说搞“协议征收”,不强迫签字。我们找官老爷无人处理,不作为的上任父母官让我们失望,绝望,我们只好拿出血汗钱来请律师来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结果上了法院才知道我们弓背桥桥南面没有环评批复!没有环评批复搞征收的程序是不是合法,还要时间来确认!我们只想住安居,为什么这么难!不明身份的人员口口声声还代表市委市政府来给我们搞“棚户改造”,可我们从未见过盖有市委,或市政府做为征收主体盖章的征收决定公告!申请信息公开,政府也没给我们!真的要向镜月湖的被征收户一样,把某位市长大人请到被告席才扭扭捏捏的提供出来吗?钟祥的执政者还真把钟祥市搞成法外之地的格局了!不受国法法律法规制约了? 父母官们,你们高坐庙堂之上发号施令,底下的人是不是执行你们的命令干着破坏老百姓的生活环境的事!你们在办公室里坐着,他们可口口声声代表你们在损害百姓的财产!老百姓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身份,但钟祥百万市民知道市委书记是谁,市长是谁!  老百姓天天住自己家里还要担惊受怕,安全感都没有还谈什么幸福感?父母官们,你们或至亲好友的家被不明身份人员的人这样对待,你们什么感觉!  这是今天弓背桥“棚户改造区域桥南范围”不明人员拆房隔壁已签字的房屋,破坏没签字百姓的房屋和院墙,墙体受损,水管压坏,中午没水了

  一辈子不出钟祥的普通人,钟祥的政务服务就是他们眼里正常的样子,在外的游子说别的地方政府如何为普通百姓减负担谋福利,他们是持怀疑态度的,不相信的。天下乌鸦虽然一般黑,但有的政府财政税收实力强,真的不会在意去刮民脂民膏的来创收。比如征收,比如主动为社区居民购买社保。  朋友高龄产妇的二胎宝贝昨天满月酒,去恭贺。聊到生娃费用,剖腹产,住院7天,一个大型医院。入院前想着大医院费用可能比较高,先准备了2万,结果入院只让交了2000,7天后出院还找了他300块钱,男主人办出院惊掉了下巴,认为不可思议。宝妈说刚满月还没去办理产检费用报销,3000块,另外,还有生二胎的奖励万把块钱。他们说是怀孕后社区当时给他们报了个保险,我问是什么保险,他也没说个明白(我猜想宝妈是买了有生育险的,我说是万把块钱奖励还是生育津贴?如果生育津贴看买的基数,基数高还应该不止万把块钱)。  十一回钟祥,有亲戚在人民医院住院,听说病人和陪护的人员要做核酸检测。一个人要几百块钱。今天去医院要陪护病人(非钟祥),医院要求做核酸检测,原以为也要花几百块钱,结果是免费做检测。问了下病人入院时也是免费取的咽拭子做检测的,只是病人入院前要做CT胸部扫描,病人有医保卡,费用170,自费28元。既:住院病人+陪护人员,咽拭子核酸检测免费,病人做CT170元,用医保卡后自费28元入院。  大的城市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竞争激烈,这样说的人一般都是外地人。只是,几乎没有不给员工买社保的厂。拖欠工资的事听说的都少,随便扣工资,只要到劳动局填个表备案了,劳动局会约谈负责人解决,第二趟都不用劳动者跑。  去年回钟祥到火车站,叫的网约车,网约司机是土著农民,失地了,政府主动给他们买了社保。有住房,另有2套房出租,他就开开网约车,没有什么压力的,做网约车司机赚多少钱无所谓,打发时间而已。  不否认钟祥这几年城市有了提升和变化。可是和我们切身利益相关的不进反退,我们的村道变的越来越烂,现在成了一片废墟;一些刁官还在欺上瞒下,土地征收的程序没有改变,还是量地,签字发钱;棚户改造看不到任何公告,签协议的人手里没有协议合同;护城河的水还是黑臭,更是引起央媒关注;还有很多百姓房子办不了证;百姓去信访还要一跑再跑,跑很多次拿张答非所问的回复;失地农民达到养老安置保障却享受不到;经常看到拖欠工资的贴文,工资都没有保障,更别说什么社保了。其实,在普通百姓的眼里,那些公仆就是政府形象!是国家形象啊!可身边的一些伪公仆不懂,他们不作为,懒政,怠政,侵蚀着“公信力”的尊严。服务型政府感觉离钟祥普通民众是远的遥不可及。  真盼望我们钟祥的百姓能和这些大城市的百姓一样,能体验到什么叫政务服务,能正常的享受到一个公民依法该享受的政策福利。
 双节前我们的判决书已下,很多百姓还在等着看进展。有的键盘侠已经在揣测说已经被和谐了。大概是有过“被和谐”的机会,但是本人非常不屑!依法来棚改就拿着报批文件和批复文件来给我们看,我们委托了专业的人士,是否合法,自然能识别!没有任何文件,谁说代表“政府”来给我“棚改”,我都不需要!我的房子是自己住的,没有打算贱卖。别人突击抢建抢1/200个平方,然后签字领钱,我不眼红。只是这些人作为都愿意搬迁的其中一个数据,把我们这些老实人给代表了。所以,我们保留几段突击抢建前,突击抢建中,突击抢建后的视听资料。以后,等他们钱到位了,房子拆了,谁说什么别人都愿意的时候,可能我们会公开,这样的凭什么代表我们?我的房子今天还是没给他们入户,很简单,非政府行为“棚改”,房屋征收决定不下,征收主体都不知道是谁,我有什么配合的义务?我为什么要把我自己的房子贱卖给拆迁公司啊?  一本正经的忽悠百姓,狐假虎威的坑蒙拐骗百姓,万能办放风10月把我们不签字的交给政府处理!不知道是这个月几号把我们交给政府呢?万能办某负责人沾沾自喜放风说正腐因为有几拨打官司的,组织了40多人的智囊团在研究政策,想对策对付维权的百姓。呵呵!不是说依法,阳光,公正,公开,公平在棚改吗?笑话的是连基本的“房屋征收决定”公告都没看到。他威胁不签字的百姓,准备司法强拆一户给没签字的看的。杀鸡儆猴!要满足司法强拆的条件,必须有政府盖章的“房屋征收决定”公告,这公告出来了还有6个月行政诉讼的时效,被申请人员没有签字也没有提起行政诉讼的情况下,才可能被强拆!建议还是等到政府出台“房屋征收决定”以后再来威胁百姓吧!只是,政府出了公告会不会被群体行政诉讼呢?镜月湖的居民不是在中院起诉开庭了吗?开庭后政府不是才回复所申请的信息材料吗?都是依法合法的,开庭前怎么不给申请人看呢?????    我们申请的也没有公开回复我们呀!根据《信息公开条例》,不公开即为“行政不作为”,我们也是可以行政复议或诉讼的!这样的官司谁会输?  我们第一次诉讼,可以理解成输了。但是我们不气馁,更不放弃,本月底总有相关单位会知道我们要做什么的,履行职责就好,不履责我们就进行下一场。当然,如果政府能出房屋征收决定,我们可以和镜月湖百姓一样,直接一步到位起诉征收主体了!  我们第一场起诉的环保局,因为拆迁也要有环评批复,2019年我们申请信息公开时,铁路桥为届,我们的房屋是桥南面的,可是环保局回复的是皇庄到桥北面的环评批复,首先这就是环保的错误,回复信息错误!也不知是不是他们的策略,到法庭上辩称他们只批了桥北的,桥南不在他们批复报告范围之内!呵呵,这回复报告不是你们自己回复的吗?不过也就理解了桥南是没有批复报告的!没有环评批复在征地拆房!卖矛又卖盾。目前,我们不上诉,但是会有下一步维权方案,暂不便透露。  维权路很难,但我们有决心!  至于农田征收,村官跟几个小组村民所谓做工作都是“要修路”,横面有好几百米!的确是要修路,但我们申请信息公开才知道,这条路横面只有几十米的宽度,80余亩。有兴趣可以去王府大道(东)红星广场对面看看,估算下有多少亩。所以呢?????回复的信息比较模糊,失地养老保险安置方案没有。所以我有向负责证收的村官确认收不收我家土地,他说这次不收。不收可以,要收的时候麻烦准备好征地所有材料,特别是失地农民养老保险安置方案,先保后征,依法定程序征收。企图损害我们的切身利益,损害我们合法保障,我们就不同意土地被征收!任何征收,国家的政策都是保障失地农民权益的,保障失地农民的长远生计,老有所养!除非国家和省政府取消失地农民养老保险安置的政策,我们才没有资格要保障!现行的政策没有取消,不是村官说没有我们就没有了!捍卫家园可以行政诉讼,土地一样可以!  另外,我想问问环保局,你们回复错误的信息引发的行政诉讼,律师代理费是不是用的纳税人的钱?你们专业做环评批复的部门是干什么吃的?大众为你们的错误在买单!或者是律师做公益无偿援助你们的?所以,行政乱作为可以肆无忌惮?反正有公益律所无偿服务?
我是弓背桥二组村民,王府大道东面,钟祥法院附近,我家还有2亩多土地和几分子秧田(由于村官们一点不作为,弓背桥被卖了多少地?征地扣土地补偿款扣了多少?我们不知道!但近20年不见修路不见修下水道,我们门前的路还是我读小学的时候,村民集资修的水泥路。我快40岁了。地被征了盖法院,一个院墙还圈一块地9年了!以前的水田排水系统被破坏,从来没有村官管管这事!真的只能靠天收!后来好多农户都没种粮食了,种树或挖鱼塘)。 2019年12月底,以及前退休的老村官带现在的村官到地里量田,有的农户想拿钱,有配合的测量。但也有农户质疑,因为那块地没有见到任何公告(征地有三大公告要张榜公布的。)!所以也有农户现在对测量报告没有签字。虽然我们没有看到公告,但是我们还是尊重他们,于是我们村民联名写了意见书2020年1月6日邮寄给了市政府市委书记何书记,钟祥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局长。 这个意见书转到了郢中街办政府。疫情原因,回复延期,我们表示理解!但让人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我们依然没见到任何公告的情况下,征地就直接到了签字领钱的环节了! 2020年8月份,新老村官就电话,入户和部分农户通知可以领钱啦!田多点的可以领10多万,一般2亩多地有个7/8万块钱吧!确实,一些老百姓领的喜笑颜开!很高兴!毕竟一把领几万。他们愿意放弃所有的权利,一次性买断,那是他们自愿选择的,我们尊重别人的选择。不对他们进行评论。 人的意识不一样,眼光不一样。我们不愿意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把土地就这样交出去!因为土地征收有严格的报批程序和征收程序,这些程序当中有我们的知情权和参与权以及监督权,集体利益分配权!更重要的是,我们达到了享受养老保险安置的条件。我们在联名意见书里很明确的表达了意见:要征地先落实省政府对失地农民养老保险安置政策,“先保后征”,公开养老安置方案。 可是郢中镇政府的回复件不知道是哪位执笔的!不知道是在忽悠我们呢?还是在忽悠市委书记!也不知道何书记是不是知道,郢中镇是这样回复我们的?或者郢中镇胡书记知道是这样回复我们的?领导们啊!你们是不是真的知道“公信力”是个什么意思啊?你们天天上班进大门看到“为人民服务”几个字是不是自己也觉得可笑? 我们真的不是你们想像的那般蠢,我们不懂政策,我们会去学习,我们也不耻下问!领导们,你们有学习政策吗?弓背桥的谢某书记做工作叫拿钱说不知道有个叫失地农民养老保险安置的政策,他也没有收到“上面”的指示说有这个政策。难怪,他连政策跟征收程序什么都弄不称展,怎么又有能力保障我们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 王府大道东面还有几百亩地,政府知道。村官说征地是要修路,但我家田跟皇庄田几乎交界,不到30米就是皇庄田,还有一块在壁贵园院墙后面,直线距离好几百米远。呵呵,这条路横面修的是多宽的?修广场还是修路呢?带着这个疑问,我们去找钟祥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了。 没有经历过,你是不会知道老百姓办事有多难的。我们村民去提出要申请信息公开,被糊弄回来了,让我们去找村里,去找政府,他们的征收程序没有问题。于是我们向相关单位邮寄了信息公开,我们也再次去了钟祥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这次改口了,只报批了一条路“龙山一路”,只征这条路,不是征收所有土地。其它土地是自愿协议征收,跟棚改一样,愿意被征就签,不愿意就放在那里。至于失地养老保险安置是有,但要找政府。村里面不张贴公告,那是村官没作为,让我们找村里去。这敢情是到最后再来个少数服从多数?别人都把自己地卖自愿给莫愁湖居委会,我也必须卖给他们?别人自愿放弃以后主张失地养老保险安置,我也得随他们必须放弃吗?我不放弃!我家的地要征,就是只有我一户,必须公开征收所有资料,包括养老保险安置方案,以及补偿方案。不公开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在合法征收?不公开我怎么知道国家到底补偿了我多少钱?不公开我怎么知道土地补偿款扣40%的法律规定是哪一条?不公开我怎么知道集体公用的路,沟,水渠这些面积是多少?补偿了多少?农户分配了多少?不公开我怎么知道失地养老保险安置买的是什么险种?买的哪一档? 总之,修什么都可以配合,但是必须是合法,依法定程序来征收。重要的是落实失地养老保险安置政策,解决长远生计保障。房子我可以行政诉讼,土地一样可以再来一次!看看是村官说了算,还是中国的法律说了算! 弓背桥有土地的农户想我一样要主张自己合法权益的,可以联系我,我们一起依法保护自己的权益!父母官无能,而且他们老了不用领农保,可以领社保养老金安度晚年,我们老了也要有保障!这是国家和省政府给我们的保障!那就靠我们自己为自己保障吧!他们不懂,那我们就出钱把他们送到被告席上请律师教他们政策!当然不征我的地不会找他们要养老安置保障。有人说怕土地被强占,真不用怕土地被强占,强占就走司法程序
  一场莫名其妙的“棚户改造”,拆迁办口口声声代表的政府实施征收,我们做为被征收人却看不见任何官方的“征收决定公告”!  一群无可奈何无权无势的老百姓,被球一样踢来踢去,多方申诉无门的普通百姓选择了相信国家的律法尊严,拿起了法律武器维护属于弱势群体的公正,公平!  今日已在钟祥法院公开审理! 仅以此破破无知者的谣传:律师被收买了;律师不敢接案子;民告官法院不会受理。无知且无能者才会说上面的话,人云亦云。  也借此平台喊话政府部门:我们弓背桥二组的农用地请按国家和省政府的指导政策妥善解决失地农民养老保险安置问题!请公开征地所有材料信息!我们已经按法定程序申请了信息公开!如果不给我们该有的保障!最终不排除就土地征收问题,我们再次走司法程序!  不需要特别安排和我有关系的人员打探我的个人信息!也不需要转话传话问我什么想法!谁跟我再亲,他也没能力对我一家老小的长远生计保障负责!我的想法是:支持城市建设,支持城市发展!但是请按法定程序来征收,请按法定程序公开征收我土地的所有报批材料!请按政策公开失地农民养老保险安置方案!我不服,我去起诉!别人家的地卖不卖你们我不管,也管不着!如果别人愿意和我一起依法维权,我不拒绝!别人不愿意,我没有任何资格干涉,我尊重每户农户的选择,他主动来加入,我欢迎,他不来,我不会上门请!个人维护自己的切身权益!
我们小队还有农田没征收!从量地开始,到现在可以签字拿钱了,全程不见任何公告信息!到村里要求看公告,村里叫找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到自然资源规划局叫找村里去。政府啊!能告诉我们该找哪个部门?在19年11月我们联名写的意见书寄给政府后,政府回复今年9月17号回复。现在9月17号还没到,村官又在叫签字领钱。等于这几百亩地政府不晓得要征收,是莫愁湖社区在征收吗?社区有权力来做为“甲方”对我们的集体土地进行征收?现阶段所提问题没回复,养老保险安置方案没回复,没公开。村官们敬业晚上上门做工作,他们当然敬业,他们不需要考虑养老安置问题,因为他们到时候有养老金拿,当村官没买社保不可能呀!一些村民天真的以为他们签字了领钱了,以后还可以找你们给他们解决养老保险安置问题的。签协议了还能找你们吗?? ?当然这是他们扯的事,与我们没关系。只是他们放弃自己的权利是他们的自由,我们不放弃也是我们的自由! 要修路,要建设城市我们可以支持配合,请向我们公开征地所有信息!这是我们被征收农民的知情权!请按政策解决我们的养老安置保障问题,已生效的国土管理办法和湖北省政府有文件支持我们这合法合理诉求的! 如果侵害我们的权利!我们必将依据法律程序解决! 今天,我们又被忽悠回来了,去到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申请信息公开,叫找村里去,或者自己到网上查去。自然资源和规划局里的人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是没有学习还是没有学明白呢?真的到那天村民都晓得自己到网上查,你就可以下岗了! 我就奇怪了,依法征收的,程序合法,安置合理,怎么就不敢公开所有信息呢?为什么呢?法外之地?还是钟祥的公务员脑袋格外的会当公务员,钟祥的老百姓格外的苕?老百姓不容易,钟祥的百姓特别不容易!国家,省政府给的保障政策到钟祥就没有了?挥发了? 不过,我们不气馁,也不放弃我们合法合理的诉求!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