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边石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郢城有酒

情系钟祥 05-09 16:14 阅读 4421 回复 23
鲁智深在相国寺菜园子跟几个泼皮兄弟喝酒时说话,我看一次暗笑一次,智深和尚瞄着酒说:“酒这物件,洒家是嘴上恨心里想啊。”在五台山,在相国寺,花和尚顾忌自己身份,喝起酒来总是半推半就,一点都不像武松说干就干,不给干就是瞧不起人,不过,等喝过三碗,渐入佳境,智深和尚跟那武松一样的豪气,举着酒坛对青天,山呼海啸,酒尽坛子滚。。一部名著《水浒传》,一半豪气,一半酒韵。我也喝酒,当然,我不敢跟智深和武松相提并论,我没有那等海量和英雄气概,我最多也就是喝酒喝到吐,喝到哆嗦废话多,如我许多郢城的朋友一样。我常循着郢城街巷,拎着一个空瓶子,寻找酿酒的门店。曾几何时,偌大的郢城,只有一个酒厂,酒客挤门。又不知什么时候,郢城的大街小巷,不动声色地冒出一家又一家酿酒人家。如今,郢城酿酒作坊遍地开花,漫步郢城,倏忽间就能闻到甘醇芳香。兰台巷的酿酒人家最为低调,静静地处在巷子拐弯的角落里,没有招牌,没有幌子,只有一个大蒸锅,轻轻地飘着蒸汽,老板话不多,问他酒咋样,就两字:“你尝”,然后dong酒、收钱,看着你拎酒走人,老兄大概认定好酒不怕巷子深吧;横埂街的酿酒人家最为高调,酒坊窝在小街深处,一个硕大的LED“酒”字高高地耸在酒坊上空,人们夜晚走在南北冲大桥上,都能看到那个酒字在远方招摇;文峰路的酒坊老板最文雅,酒坊打理得像书斋,墙上挂着“把酒问青天”“把酒祝东风”之类的古人句子,特别是一首《将进酒》写得也是恢宏大气,据说是当地一位书法家打酒时在酒坊现场写的,老板馈赠他二十斤上等好酒,我在想,这里会不会天天上演文人与酒客的佳话;中果园的酒坊老板最健谈,打酒的人还没走进店子,老板欢迎已至,接下来就是“酒有高粱酒包谷酒糯谷酒”“酿酒重在酿,素手选料,静心上曲,见气封气”“酒品即人品”之类的理论滔滔不绝,说得你不打三斤酒都感觉枉活人间……郢城的酒客偏爱本城的酒。兰台的音乐才子祥子是我朋友,合唱指挥飘逸洒脱。有个兄弟单位搞合唱,请他指挥。晚上,兄弟单位请他喝酒,喝三四百块一瓶的什么蓝色酒。祥子说,陈家台有家酒坊,三四十块一斤,好喝,说完拿起一个大雪碧瓶子,拽着我和另一个兄弟亲自去打酒。那天傍晚,下着小雨,我们三人共打一把伞,穿过三条街,打了一瓶祥子传说的好喝的陈家台的高粱酒。当晚,祥子指挥大家边唱边把这一大瓶子酒全干了。郢城的酒坊藏在小街小巷,郢城的酒客住在街巷深处,郢城的人家正围着酒席谈天谈地,脸庞已红,内心滚烫。一本书因酒,荡气回肠;一座城因酒,气息蕴藏。

抄错了路又如何?

旅游 03-08 16:26 阅读 9881 回复 26
论坛里看到达芬奇们骑着自行车在城北远郊的路上跑得欢,我们“晃一圈”小组决定骑车把他们跑的路线抄一遍。据达芬奇说,他们这一路经过七八个村子,有六十多公里呢。这对我们,不是一个短路程。提前一天,蒸香肠、蒸腊鸡、煎干鱼、装泡菜、买馒头,还有小酒。做足了准备,我们第二天方才上路。颇有仪式感。我们是诚心打算骑行别人走过的路线,刚过北郊老虎冲,便开始留心前面的每一个岔口,怕走错了路。乡村的水泥路四通八达,通向不同的村落。国平擅长手机导航,跑在前面,每到一个岔口,他都停下自行车,拨弄手机。我跟范子则在一旁,猜测前面到底要往哪个方面走。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我们便拦着行人询问。在大桥村,范子准备登门问路,结果窜出一条小黄狗,赶得我们飞跑。一会儿走走停停,搜巡谈论着别人走过的路线;一会儿匆匆赶路,怕今天完成不了全部行程。时不时地忘记了细看周边的风景。走到高林村,树林多。在树林子喝酒,我跟国平的酒还未尽兴,范子就在催赶路,我俩只好把半杯酒一口闷了。趁着微微的酒兴上路,又遇一处岔路口。两个方向都是一样的水泥路,向哪里走呢?我们估摸着别人走过的路线,又看了看天上太阳的方向,选了一条道向前走。走了好一阵子,到了一个别人没有提到的村子,我们意识到了:我们走错了路。走错了路,怎么走?我们搭成一致意见:放弃原计划,随便走。我们不再纠结别人的线路,按一个大致方向,放慢车速,且行且聊且看两边的景色。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城北初春的乡村很美丽。每一条水泥路都很干净,每一条路两边的田野、树林、堰塘与村庄都很亲切。这个时候,我们内心轻松,悠然间嗅到了春天的气息。我们走到前面一处不知名的地方,看到一处农庄,长满高高的棕榈树,我把它看成了椰树,意外地感受了一下南国风味。此时我们有些庆幸走错了路,同时,我在想,设定一个计划目标,专心尽快地去完成计划好的任务,是不是往往会忽视事情本身的意义?如这郊游看风景。郊游如此,我们生活与其它是不是大都如此呢?我们异常兴奋又加班加点、汗流夹背地追逐一个又一个项目与计划时,我们是不是忘记了生活本身的意义?!台湾画漫画的朱德庸写过一篇文章叫《在一个时代里缓慢行走》,他说,世界一直往前奔跑,而我们大家紧追在后,可不可以停下来喘口气,选择“自己”,而不是选择“大家”?他提醒大家可不可以像栾树一样,花开花落,顺其自然。要我说呢,郊游的路千万条,生活的路千万条,慢慢选,慢慢走,慢慢东瞅瞅西瞅瞅。

郢城人烟

旅游 02-17 17:26 阅读 2.5万 回复 34
又到正月十五,郢中城又在燃放焰火。透过满天的烟花,隐约看到一处房地产广告说钟祥“千年史”,一座什么城来着?! 古老的烟花和硕大的广告字冲击人的神经,心中不免产生一些思古幽情。一千年,多么的久远啊!其实,据我所知,郢中城还不只一千年呢。考据专家说,带郢字的这个郢中城在春秋时期就有了,当时叫郊郢,现在郢中城中还有一口井叫宋玉井,说是春秋楚国书生宋玉的饮水井。这样推算来,郢中城起码有两三千年吧。一千年与两千年,在人们的心中,也许只是一个时间概数,没什么差异。其实呢,一千年前、两千年前,之间相差了一个一千年呢。其间出现过多少代人,发生过多少件事,那不是穿越就可以瞬间忽略的,那是真实存在的漫长的郢城历史。两三千年,按二三十岁一代人,也有一百多代人啊。顺着今天往以前追朔,郢城,这里有我们的祖宗的祖宗的祖宗的祖宗……我好奇,我在想,我们与我们的祖先生活的同一座城,我们祖先生活的光景是什么样子的呢?寻着郢城点点遗迹,我们似乎能觅到祖先的行踪与那久远的烟火气息。兴王宫的琉璃瓦,紫烟缭绕帝王人家;白乳高僧塔的砖,刻着文风吹拂过的僧客虔诚;子胥台的黄土坡,将军点将硝烟凛冽;探花坊的墙,书房深深书生伴青灯:护城河的水,泥民肩扛一座城;米茶还在锅里沸腾,热气已打湿了媳妇的额头;广慈阁的楼,有人欢喜有人愁……见物思人,虽然摸糊了时间的先后,但祖先的背影千古悠悠……其实,进而想,更多的祖先什么也没留下,他们也生活在郢城千百年历史长河中的某个片断之中。在他们的数年岁月中,他们在汉江河边捕鱼放牧;他们在城门内外贩卖油盐;他们在织布机前纺着粗纱;他们在石板路上挑着竹篓;他们在堂前厅屋喝着旱酒;他们在庙前社戏焚香祭天,他们数着节气叨着婚嫁彩头;他们忙着为接生婆洗手;他们为他们的先人跪地叩首……不同的时代可能做事情的方式不一样,但有一样一定是永远,那就是每家每户的房屋上都飘荡着炊烟。郢城的炊烟飘荡数千年,一年又一年。伴随着飘荡的炊烟,郢城在延续,直到我们这代人目之所及的朝代,亲眼目睹郢城的变迁。许多人,如我,其实不能算是郢城人,是从郢城之外的乡村迁到郢城,只能算是新郢城人。即便如此,在郢城生活数十年,也能目睹到郢城的变化。阳春街的梧桐路,变成商业城,商贾云集;莫愁湖的田野,变成游乐园,游人如织;崇岵山的柳林,变成学校,学子如潮;划子口的乡村,变成开发区,机器轰鸣……现在郢城人的故事一篇又一篇。今天的郢城更加人声鼎沸,一切都在变。感觉唯独没有变化的是海子河,海子河卖猪肉的商摊依然还是那些商摊,卖白菜萝卜的还是有人在卖白菜萝卜,人来人往天天照旧,只是走近一位我最喜欢的最实诚的同龄的卖猪肉的师傅面前,才发现他的脸上已长满了皱纹和胡须。今天的郢城,就在我们眼前,不是灰色的记忆,而是光艳的风景。高楼林立,灯火璀璨,汽车满街,酒馆遍地,欢声笑语,书声琅琅,广场舞翩跹,焰火飞满天……郢城,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小时放牛的时候就听说我们冷水镇北边有个北山水库在那个吃饭为第一要事的岁月,大人们谈论更多的是水库那里的山很大,是砍柴的好地方,没人在意那风景美与不美。只是偶有嫁到北山的媳妇回来说,北山水库附近有好多的野枣、棠梨子、野葡萄,随便摘,随便吃;有好多野鸡和兔子,能用弹弓打;还有人在那里打过真仗,于是,放牛的娃们对北山水库心生一些向往。从我们村到北山水库要经过两个村头,两个山口。路太远,放牛娃们终究没有把牛放到水库边,只能在记忆的底层留下一个神秘传说。长大后到城里上学工作。外面的山水风景多去了,老家的山水风景并不见经传。老家与山水一并被疏远。在如今大开发时代,老家的新闻多起来,北山水库传来新的传说,建水厂,建电站什么的。最近两年,好多鱼贩子进城卖鱼都说是北山水库的鱼,据说,那是原生态的无污染的鱼。新传说,令人重拾家乡的记忆。趁着冬日暖阳,邀范子、国平骑自行车到北山水库游玩。他俩不想去,说沿途灰尘大。我许诺请他俩吃北山水库的鱼,两个好吃之徒才带着卤菜和酒与我同行。其实,北山是界山,在冷水镇与磷矿镇之间。骑自行车到磷矿粱桥,向西拐个湾,便离开车水马龙的国道,进入宁静安详的乡村公路,进入依山而居的冷水镇孔艾村。孔艾村的尽头便是北山水库。一座土坝、一库清水,满目远山,渺渺人家。山清水秀、宁静美丽。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北山水库。

灵魂伴侣

交友 2021-11-19 阅读 4350 回复 4
在抖音上看到一个短视频,说是华盛顿邮报评选出世界十大奢侈品。”十大奢侈品“有生命的觉悟、自由喜悦的心、走遍天下的气魄等等,其中排在第七的是“彼此深爱的灵魂伴侣”。 奢侈品嘛,肯定是稀缺而珍贵。世间灵魂伴侣很稀缺吗? 如果不出意外,按现在社会状况,长大的男生和女生,找到一个伴侣过日子是不难的。不过,过日子的伴侣,我想,按爱的程度大致可分为性伴侣、生活伴侣、灵魂伴侣吧。找一个漂亮英俊的伴侣,不难,因为漂亮英俊看得见;找一个会洗衣做饭能挣钱的伴侣也不难,因为这也能看得见。找一个灵魂伴侣,难啊。人与人最大的不同是灵魂的区别。人的灵魂在心灵深处,飘忽不定。乖乖,我能知道你的灵魂是什么样的吗?你知道我的灵魂是什么样的吗?谁能答得上来。灵魂人人有,但两个灵魂能碰到一起,彼此相吸,缠绵到一起,概率太低。灵魂与灵魂相遇,多数情况下是鸡狗同笼,少数情况下是“鬼打架”,一般情况下是貌合神离。况且,男生和女生,只有觉得对方的灵魂有趣才能成为伴侣。有人说,世界上好看的外表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又有一个城市调查说,某城市成年女生中,大约三百人中就有一个人拥有LV包。这样一对比,有趣的灵魂比LV包包要奢侈好多好多倍啦。灵魂伴侣注定是人间奢侈品。但,奢侈稀缺不等于绝对没有,即便是一万对伴侣中有一对伴侣能灵魂相遇,也算是世界有灵魂伴侣啊。连一个LV包都买不起,怎么能得到更奢侈的灵魂伴侣?我想是能的,方法就是淘,淘金淘沙淘宝的淘。不要相信什么媒妁之言,不要相信什么天作之合,不要相信“大家觉得”而要相信“我觉得”。在信息畅通独立自由开放的世界,淘尽人间灵魂,总有一个灵魂你会觉得有趣又奇妙。淘到一个灵魂伴侣,奢侈一生。

秋色尽头是娘娘寨

旅游 2021-11-08 阅读 2.5万 回复 16
C弘毅老是在论坛上发客店的风景照片,特别多的是娘娘寨的照片。我忍不住想再到客店山里去走一走,看一看以前几次去客店都是在春夏去的,今天趁着秋高气爽,一个人搭车到客店镇,然后坐摩的到黄仙洞口。在黄仙洞口,我脱下外套,顺着摩的师傅指的路,向远方高山上的娘娘寨徒步而行。通往娘娘寨的路三面环山。三面环山口袋状,我从口袋入口向前走,娘娘寨就在远方的山顶。干涸的赵泉河静卧口袋山底,赵泉河村的人家零散居住在河边。寂静的山间,偶有鸡鸣狗吠循着赵泉河村的柏油路漫步。柏油路青杠杠的,长年山水冲洗,相当地干净,只有路边银杏树簌簌下落的银杏叶在秋阳下的路上略显枯寂。我向前走,山就在眼前,充满秋色。厚厚的植被,密密的树林,过细看,大自然三种颜色:绿色,黄色,红色。阳光撒在山林之上,大山寂静、成熟、厚重,而且热烈。我听着张明敏的歌曲《垄上行》。这里虽不是田垄,但是,一样的秋色,一样的思绪。远山的秋色,让我放慢了脚步,走走停停。偶有一两个骑着摩托车的人从身边匆匆而过,我问他们,前方山顶那个竖着通信铁塔的地方就是娘娘寨吧,他们告诉我,娘娘寨还远着呢,像我这样走,要走到夕阳西下。我看了看秋色之上的太阳,太阳已过正午。秋色迷慢我的脚步,最终,我没能到达娘娘寨,甚觉遗憾。返回路上,我不断地想,娘娘寨的秋色是什么样的呢?先前摩的师傅送我到路口时问我为什么一个人来玩,为什么不带个伴。其实,我约过一个朋友,朋友开始答应一起来,但今天,朋友突然对我说要赶人情去。唉,谁叫现实比看秋色更重要呢。没能到娘娘寨,只能等明年吧。到明年,再约朋友一起来,一定要到达娘娘寨,并在娘娘寨住上一夜,与朋友一道目睹秋阳下娘娘寨的模样。春夏之后是秋,秋色正浓,我却没有尽兴。

浏览鄂北

旅游 2021-10-09 阅读 9009 回复 14
10月4日,中秋节过去多日,武昌城依然奇迹般地炎热。 在武汉办完事,买了一张武昌至十堰的火车票,蹭一下火车上的冷气,以熬过这酷热的时日。K354绿皮列车向北向西不快不慢地行驶。窗外炽热的阳光在燃烧,车内南来北往的乘客趁着凉爽谈笑风生。我对鄂北一直很陌生,坐在列车窗边,任由列车载着在鄂北大地上穿行,透过车窗静静地浏览鄂北大地。火车驶出武汉,云梦县的田野一马平川。秋割后的稻田只剩一片片稻茬;略显枯败的荷叶偶尔可见;三五户人家的小楼镶嵌在田野之中;还有,我居然看到还有一头水牛在树下悠闲地吃着青草。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云梦泽的水土养云梦泽的人吧,如我家乡。随州是我未曾去过的湖北少数几个地市之一。除了编钟,随州在我的心中没有存在感。今天,我从此走过一趟,算我来过。随州的天空与我家乡的天空无异,随州的田野不再像云梦平展,有了些许起伏。到了随州站,我突然想起,在神农架旅游时,邂逅过一个热情借给我雨伞的随州小伙。此时我想,那个小伙住在随州哪一个角落呢?现在可安好?列车驶进枣阳。我一直没弄清楚枣阳属于随州还是襄阳。列车开近, 我看到枣阳郊区一块巨大的牌子写着“帝王之乡”四外红色大字。这里也像钟祥一样出土过帝王吗?我用手机百度了一下,这里是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故里。中国皇帝多,东汉有点远,我心里生出一丝沉甸。终于到了襄阳城。襄阳城,来的多了,书籍影视看多了,够熟悉了,没感觉了。当火车载着我再一次经过,看到的就是一座城。不过,即便如此,我的大脑中还是淡淡地想起这座城有数不清的历史名人与故事,特别是火车从高架桥经过时,看到大街上一处从未见过的漂亮别致的咖啡屋,心头又不免一阵欣喜。出襄阳,越过汉江,火车进入谷城县,大地由此渐入山峦之地。阳光灿灿,汉水湟湟。谷城今天是第二次光临。二十多年后,山还是那些山,河还是那条河,城市却已凭添了几多的现代景色。只是,我没看到街边石花酒的广告牌,甚为遗憾。记得第一次从钟祥到谷城时,与同行醉酒,醉的就是石花酒,醉的理由是“君住汉江南,我住汉江北”。列车继续向西北行走,穿过一个又一个隧道。在漆黑的隧道,我想前方是不是桃花源啊?隧道尽处,不是阡陌牛羊、炊烟飘荡的桃花源,而是硕大喧啸的十堰城廓。十堰是鄂西北重镇,我就此下车。乘一公交车,穿行于这个叫“堰”的城市。城在山中,山在城中。一山一景,一街一堰。不是世外桃园,胜似世外桃园啊。借列车清凉,浏览鄂北,历时七个半小时。K354列车继续沿着他的轨迹向西北而去。前面一站的站名叫什么呢?那块地什么样的呢?我看着远去的列车想。秋天的鄂北大地,从平原到山区,可以说平淡无奇,也可以说风光旖旎。那山、那水、那地、那人,匆匆浏览,一目十里。目之所及,是原野、家园还是风景,全看你的心境。国庆假日,浏览国之大地,且记。

教师职业 圣俗之间

教育 2021-09-09 阅读 5133 回复 11
闲来看报。报上说,有人做过一次关于职业的调查,结论是:教师是最受人尊敬而最不令人羡慕的职业。看罢,头有点恍惚。  我总觉得世界上没有哪一种职业比教书更难以定位。我常问周围的人:喂,你觉得教书这职业怎么样?朋友便告诉我,女人干这活挺好。我是男人,心里不免耿耿于怀。 教书这职业很古老。古代的读书人大多“学而优则仕”去了。那些学而不能仕的落魄书生又没有其它出路,便穿起长布衫子做起先生,帮助他人“学而优”。为人作嫁,世人一方面感念先生的大德,把一日之师也叫百日之父。听说古代男女结婚三拜之后还有拜先生的。另一方面,当大家看到老先生从东家手里接过微薄的施舍时,又捏着鼻子斜着眼说先生:“穷啊,酸啊,家有三斗粮莫做教书匠啊!”亦亲亦疏,亦尊亦卑,莫过于古之师者。前段时间翻报纸,看见南方某城市的七十二行排行榜,老师在前十位。老师名列前茅,再想想有人把教师说成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之类的话,便欣欣然。然而没过几天,在大街上碰到几位满世界跑且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时,问及职业,老朋友们诧异地说:“你怎么没出来?”好像老子进了监狱似的。现代人们的教师情结也道不明啊。在感叹自己的职业时,有朋友借给我一本《围城》。钱钟书在《围城》里讲过一件有趣的事:说是有个叫李梅亭的老师和一群同行到南方三闾大学去应聘。在路上的客栈,爱占便宜的李老师与一个J女搭上了腔。J女小姐问李的职业,李如实相告。听说是老师,J女小姐嗤之以鼻地说:哎呀呀,穷啊,哎呀呀,酸啊,哎呀呀,跟我走吧,跟我走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玩花的。堂堂民国教师,岂肯与J女同行,情不自禁地骂道,你TMD什么东西。J女小姐发现被人瞧不起,转而肃然地说:你有什么了不起,告诉你,我祖父也是教书的呢。眼前教书的行当满足不了一个人现实的欲望,祖先为人师的荣誉却能让一个人灵魂的虚荣得到慰藉,钱先生审世有方。借钱先生的思路想开去,人的灵魂其实游离在世界的两种境界之间,一种是圣界,一种是凡界。圣就是神圣、圣洁、清心寡欲。食人间烟火的人们对圣界是烧纸上香,顶礼膜拜。然而大多数人在食人间烟火的时候,对神对圣敬而远之,并不立志做圣人,只是希望别人去担当此任。例如,处于支配地位的男人们总希望自己的女人是圣女,而自己一心想留在尘世凡界享受快活。不过,当人之将死,却都渴望能升腾入圣境,以荣耀自己,以荣耀后代。老师是芸芸众生的一部分,其心灵本亦凡夫俗子状。然,老师封居校园,常望孩童之纯真眼睛,常思何以令孩童学有所成、超凡脱俗。于是,为师者昼夜诲人,布道抑欲,淡泊名利。久而久之,师者心灵偏离尘世,向往高洁,以致个别人如孔丘甚而达到极致被称圣。只是当听到家人唠叨柴米油盐,窗外人高唱红尘滚滚的时候,心灵又难免自问:苦行僧,为哪般?问多了,自己给自己写下答案:我想吃好肉,我想喝好酒,我还想用知识和光明普度众生,不求成圣,只愿能帮助人类把文明进步追求。

切 换

旅游 2021-08-17 阅读 5.5万 回复 14
我喜欢山,我喜欢水。 九宫山有山有水,还有云与雾。暑假有的是时间,带着老婆云里雾里转。到通山县汽车站乘车到九宫山。在车站小摊,看到一种当地出产的梨不像梨,苹果不像苹果的苹果梨,很好吃。卖梨的小贩说,到了九宫山顶上,可就不是这个价钱了呢。老婆讨价还价,买了两三斤命令我带上。背着水果上山,谁叫自己穷呢。九宫山,山脉绵延。坐着客车,弯弯绕绕,不知不觉来到一千多米高的山顶。山顶上一汪静静的湖水,静得不忍去碰触,生怕弄碎了水的晶莹。湖的北面一座寺院,传来轻轻的木鱼声,为湖水更是凭添了几分宁静。湖水宁静,心亦宁静,此时心中没了贫富尊卑。远点看,一座座静静的山峰,被夏日的雨水频繁洗过,或墨绿,或黛紫,油画一般。突然,渐渐地,远方飘来一缕云丝。云丝在湖上漂渺,在山峰缠绕。还没看够玉女舞腰带,云越来越多,越来越厚,越来越急,结果,山与湖都被云雾笼罩,只有大意罢了。在云雾风景之中,我清楚地知道,这浓云密雾中肯定有山,肯定有湖。我似乎感觉到,那山与湖边此前清晰可见的游客都变成了神仙;而那边的游客看我,肯定也在想,想我也变成了神仙。是的,神仙。 踏入仙境,幻成神仙。逍遥快活的神仙,衣食无忧,宠辱皆忘。一阵云雨后,阳光灿烂。随后下山。车至山脚下,也许是在山上吃了变霉的竹笋干锅,肚子疼了。喊开车的师傅停车方便一下,司机居然不停车。在错过了加油站和一处机关两个上厕所的机会后,老子跟司机吵了一架,许价钱要投诉他,肚子问题才解决。妈的,操蛋得很,是不是不给一支烟就不给停车啊?世界如此现实。亦虚亦实、亦真亦幻、亦人亦神。人在旅途,心境随风景变化而不断切换。

厦门红

旅游 2021-07-21 阅读 8.5万 回复 18
火车进入泉州我就发现沿途两边多了好些红房子。起初,我没有在意,我想这些红房子大概跟我们钟祥用红砖红瓦盖的房子一样吧,只不过多些吧。等到了厦门,到了鼓浪屿,看到蓝天下,大海中的红房子,我才暮然感到这一方红房子的惊艳。 厦门沿海,独家楼房或年代稍微久一点的房子,好多是红色。瓦红,墙也红,浑身红。不是深红,也不是粉红,是大红,鲜红。我对建筑的颜色没有什么偏爱,今天在这盛夏季节的大好睛天里,在蔚蓝色的天空下,在蔚蓝色的大海边,在金色阳光下,在绿树掩映中,看那红房子分外明艳,分外靓丽,坐在游轮上忍不住一次次回望。厦门算是闵南,这里的老房子为什么是红色呢?我的记忆中,中国的古代红色文化只有两处,一是京城深红的宫殿,二是晋陕红绸红袄红窗花。看到厦门红,我瞎猜,闵南这地方跟京城是不是有点关系?厦门旁边有个带晋字的晋江市,这里难道与晋陕有渊源?住的维也纳酒店与厦门日报社共用一个大厅。坐在大厅,一位老编辑跟我讲红房子的事。还别说,老编辑讲的印证了我猜的。老编辑讲,传说古代有一个泉州黄姓女子,聪慧美丽,受到皇宠,怜爱有加,立为妃,女子家贫父病无居屋,皇赐女子家修一宫宅,并传谕特许修成像京宫一样的红色,聪慧的皇妃在向父老乡亲传圣谕时说,皇上特许所有泉州人都可以把房子修成红色,以显尊贵。攀附帝王的传说,几乎每个城市都有。如此传说,我是将信将疑的,倒是老编辑第二个说法,我更相信。说是,闵南晋江、晋安等地名起源于晋朝,那时有陕晋人大量南迁,带来陕晋文化。不过,陕晋文化的到来,与红房子有什么关系呢?陕晋有红绸红袄红窗花,没有红房子啊,这又叫我不得不再回去相信黄贵妃的传说。有时候,权且相信一段佳话,比探究一段史实更有趣,更温馨。夕阳西下,站在现代世茂大厦下看鼓浪屿上的红房子,想起前不久有人红楼藏娇的事,心想,明艳照人的红房子发生过多少温馨有趣的佳话情事呢?从古代到今天,从传说到现实。离开厦门,返程高速火车再次路过泉州,窗外红房子一路晃过。

低调的米茶

旅游 2021-07-06 阅读 1.1万 回复 41
不知道怎么回事,外地来旅游的朋友跟我打听旅游产品时,总是问蟠龙菜哪里有卖,少有人问到米茶。 其实,我更喜欢向外地朋友推荐米茶。在我看来,米茶才是钟祥的标志。地处江汉平原的钟祥有两样本地家喻户晓的传统特产,蟠龙菜和米茶。其中的蟠龙菜,那是有故事的,是许多钟祥人都愿意向外地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故事讲,蟠龙菜是吃肉不见肉的美食,是某某皇帝享用过的美食,是助皇帝得到过皇位的美食,是得到过皇帝御赏的美食,云云。故事越传越神,以致钟祥人家家户户过大年时,餐桌中央必摆蟠龙菜,且略带几分虔诚;故事越传越远,以致远方的朋友到来,必吃必带,否则那就是没来过钟祥,否则那就是没与皇上吃过同一样的东西。至于米茶,我至今天没有听到过它的故事与传说,我还问过比我年纪更大的人,他们也没听说过,也不知钟祥从什么时候起,因什么事什么人有了米茶这东西。米茶没故事,但有记忆。小时候我就看到,家家户户的女人一到夏天,天天清晨炒米茶,煮米茶,然后把米茶用一个大搪瓷盆装着,放在大桌子上,中午,男人们从地里干活回来,身上还冒着汗,端起米茶猛喝,凉凉的米茶虽然没有冰镇,可喝进嘴里的感觉那是一个爽啊,饥渴热顿消。米茶是钟祥人夏季的必备,而不在于是否是过年过节。没有米茶,钟祥人的夏天没法过,从五月,到十月。相较于蟠龙菜,米茶似乎更独特。蟠龙菜与肉糕、鱼糕很相似。这些肉类糕点,外地其实也有。而米茶虽然有个茶字,水也很多,但米茶跟一般茶水有本质的区别。盛夏时分,人们以米茶代替米饭,米茶的功能不是香茗,而是食为天。以茶代饭,是他乡他地所没有的。更奇特地是,米茶只属于钟祥。有个东桥镇的朋友曾对我说,钟祥最东边一个村与钟祥外的一个村一埂之隔,两边村舍炊烟交织,但这边的人炒米茶,吃米茶,而那边的人却无此风俗。我一直惊奇于为什么会这样。不知身世,没有来由,米茶在钟祥这块地上飘着淡淡的、独有的香味。滋养着钟祥人的每一个夏日。在热衷于考究的现代,在热衷于编造旅游故事的今天,竟没有人去问问它的出处,给她一个名份。夏天又来了,餐桌上又端上来了米茶。现在钟祥人炒米茶的方式变了很多,由原来的柴火炒,到现在的煤炒、电炒等等,不变的是那永远的淡淡的炒米香。坐在农家饭庄,来一碗米茶;坐在阳春餐厅,来一碗米茶;坐在王府酒店,来一碗米茶……大家在免费享用一碗碗清爽飘香的米茶时,我在想:是哪一年,哪一位巧慧的女子,为人端上第一碗米茶?

没有亲吻

旅游 2021-05-05 阅读 3万 回复 23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