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兰心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我家用水的变迁

流金 05-27 11:25 阅读 2.7万 回复 28
最近花16块钱网购了一个5L的饮水机桶,用它来装经过净水机过滤后的水,小小的,就像看小不点孩子一样的,特别可爱。
本来觉得不管是啥水,井水也好,自来水也好,河湖堰塘水也好,只要烧开了喝就没问题。可女儿女婿他们非得说我们小区的自来水有味道,用电水壶烧开了也不好喝。
现在的年轻人啊!女婿应该从小就在蜜罐里长大的,女儿也可能淡忘了小时候跟着我们生活的艰辛。
我自己呢,虽然已说不准啥时候就老年痴呆了,现下该记的记不住,以前该忘的却忘不了,点点滴滴都烙在脑壳里了。
女儿1994年3月出生,就在她出生前半个月,我借钱在莫愁湖边的一个小山顶上买了个台基,女儿2岁时借钱盖了2间小屋,那时才搬去住,人生地不熟的,家南边不远有个堰塘,下雨积的水,附近人家洗衣服、耕牛喝水困泥都在里面,因为到山下的莫愁湖挑水太费力,我便用从老家带来的两个铁桶挑堰塘水回家了撒点明矾在水里,一般上半桶是清水,下半桶是泥,那时用水真的有用油的感觉。
后来人熟点了,就到别的老住户家挑人家的井水,人情永记。虽然人家热情地让我们用,但从山下挑一担百把斤的水到山顶上的家里对我这个不常做农活的人来说真的不容易,所以一直到自己家打井前,从来没大方用过水。
一直到2003年,还完买台基、盖小屋的账,还没多少积蓄,又借了几万块钱准备盖楼房了,才请师傅在自家院子里打井,不知道那井的准确深度到底是十几米,反正2个师傅整整挖了一个月,扣井的砖都用了几千块,记得井全部完工后,跟人家结工钱的时候,人家说“你们家算幸运的,从头到尾没出半点麻烦”,是的,挨着我们的邓大妈家跟我们差不多的时间打井,井下的师傅被上面掉下去一个小石块把头砸破了,赔医药费不说,还因为刚出水就草草扣了砖,后来水不够用,只得返工。
那以后,随时都有水用,感觉幸福指数已经高多了。
水、电、路应该是生活必须,山顶上的家被人称“世外桃源”,水、电不愁了,但没能力改变路难走的现状,待我有足够的选择时,我放弃了“世外桃源”,选择了小区,就算我觉得没必要,想必孩子们还是会装净水机的吧!

感恩与宽容

流金 03-10 10:33 阅读 5310 回复 18
看到这样几句话:记住别人的好,叫感恩;忘记别人的不好,叫宽容。懂得感恩和宽容的人,才会生活得快乐。
曾经的艰难与委屈,至今仍历历在目,提起就愤愤不平,确实是我不够宽容,这点不可取,得改。
但是,活到快五十岁,别人的好,我都点点滴滴记在心头,想起来就是满满的温暖,也尽己所能地一一回报,争取做到不亏欠、不遗憾。
只是有一件事,一直记于心、挂于口,想感谢却不知道恩人在哪。
记不清具体日期,只知道是2004年的夏天,因为2003年借钱盖房子,要挣钱还账容不得我挑剔工作的好坏,那时跟一个做批发的老板送货下乡,每天的工作时间基本都在12个小时以上,清早出门,天黑才回家。
记得那天眼看着天要下雨了,我骑上自行车就急急地往家蹬,刚修的东环路没路灯,眼里一直宽宽敞敞、干干净净的东环路,偏偏那天不知道哪个师傅拖砖掉了一块在路上,而我的自行车前轮子不偏不倚就怼到了那块砖头上,惯性让我从车把上栽下来,脸着地擦了好远,等我迷迷糊糊从地上爬起来,感觉热乎乎的血顺着脸只往下流,而我身上连张纸都摸不到,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远远地有灯光在向我这里移动,管它是啥车,我往路中间挪挪,使劲挥手,灯光停下来,是三个小伙子骑的两辆摩托车,灯光下我满脸的血可能吓到他们了,他们问“是不是撞你的车跑了啊?” 我说“不是的,是我自己骑自行车撞到砖头上了,你们有纸没?给点我擦擦。”
现在想想真的很心酸,当他们主动提出帮我送去医院的时候,因为没钱,我只是请他们把我送到职高对面的那家私人诊所随便清洗一下算了。三个帅哥没多说话,单独骑摩托车的那个叫我快上车,他边猛加油门,边对另外二个帅哥说“我先送她去,你们帮忙把自行车扛来”。
一到诊所,我就慌忙下了摩托车,跑进去让人家帮我清洗去了,等清洗完了出来,三个帅哥已经没人影了,那时我没手机,也没想到问人家的联系方式。(因为一直血流不止,我半夜还是不得不去了人民医院)
就这样,我一直记了这么多年,也跟人讲了这么多年。今天突然想起在这里说说了。
三位小帅哥,你们在哪呢?
………………
曾经有朋友调侃我婚后虽然只生了个闺女,却是拉了一儿一女。不管怎样,现在,儿子脱手了,不用再操心他的吃喝拉撒穿戴、不用再担心他整夜不回家的时候到底在干啥、也不用管他挣不挣钱或者挣的钱都去了哪;闺女成年了,有了自己的生活,不用时刻关心她会不会不开心、是不是有钱花,她平不平安、健不健康再不是我一个人牵挂……
以前,生活所迫,不是在近虑就是在远忧,阎王殿前走过一遭后,终于学会了放手。如今,有了固定的家,家里还能养几盆花挂几幅画。有8小时内安心的工作,也有8小时外自在的享乐。以前,买瓶擦脸的都感觉是奢侈的我现在也走进了美容院养生馆。
星期天节假日,想追剧就窝在家里看它个天昏地暗,想出门可以约个伴蹬上自行车就近明显陵莫愁村莫愁湖,或者邀约三五同学相邻城市窜窜,或者报报山地车一天来回的户外。
至于吃,反正是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愿意在家做,就自己做了自己品,没人抱怨我厨艺不佳;不想做的时候,偶尔美食店,也要不了几个钱……
再到穿,以前大多是在宜昌工作的表妹收的她同事的旧衣服带回来,就算是穿过了的,但质量绝对比我自己在地摊在自由市场买的好些。现在不捡了,虽然仍不富裕,但可以自己选择最起码的店面品牌了,毕竟自己挣钱自己花,总有点结余。
………… 愿生活开心!岁月静好!





峭壁上的家

情系钟祥 2015-01-13 阅读 3.2万 回复 198
http://bbs.zxwindow.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1/12/100020ux7uxjl7k7uqju64.jpghttp://bbs.zxwindow.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1/12/1000195c90kezaa11e7ibb.jpghttp://bbs.zxwindow.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1/12/100017qbz11cntu1ftun6d.jpghttp://bbs.zxwindow.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501/12/100015sb66vywshwe6fafx.jpg
我们家是1994年4月17日花2400元在皇城村买的台基,当时村干部就在这小山顶上给划了一个圈儿,说门前有一条4米宽的路通到湖边,莫愁湖没开发时,遇到雨天,只是步行,也得走几步就用小棍戳掉脚底的泥,要不,就迈不动脚。后来,开发了,来建的住户多了,门前通往湖边的路也没有了,村干部又说路移到屋后……。一直到现在,都无路可走,这么多年,不管是自行车还是摩托车都停放在山下别人家里,勉强生活,还不是大问题,一个生活最底层的百姓,也没多高要求。
近段时间,不知是不是又能随便盖房了,我家门前山下本来只有一条小路由湖边经过铁路涵洞通往以前南边的居民点,可现在又被村里划了台基,因为根本不够建房,人家就用挖机挖山了,说是村里同意的,既然是村干部决策,我们也无话可说,只是,发几张手机拍的图片,让大家看看,住在这峭壁上,到底会是什么感受,皇城村的村干部能不能设身处地……
其实,就算生活艰难,有亲情、友情,羊肠小道也走得心安,就怕没了活路!!!!!!!!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