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湖的大虾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近日,在6月4日在《人民日报》读到我市知名作家刘正权的《这辈子做好您儿子》,看的人热泪盈眶,父爱如山,敬重!

这辈子做好您儿子

刘正权

父亲不是个受人尊重的人,一直不是。

这跟他的目不识丁无关,七十岁往上数的乡下老头,认得字的可以用罕见来形容。父亲一辈子跟文化沾边的事只有两样。一是大集体每年年底在超支单上签上自己名字,为这个不算长脸的事,父亲花了三天时间学会写自己的名字,一个字一天工夫。把那些横撇竖捺绑架到一个方块里,对父亲来说,比耕田耙地不会轻松到哪儿,父亲弄出了一身冷汗,骨子里,他更倾向于出一身热汗,那样每个毛孔是透爽的。打那天起,父亲对文化人的尊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二是,父亲的五个子女中,居然有一个靠文化吃饭了,成了作家。这让他每次看我时,目光中总有藏不住的怀疑,这是那个曾经骑在他脖子上撒尿淘气的小儿子吗?

呵呵,忘了告诉大家一声,父亲的那个作家儿子,是我。

父亲不受人尊重的理由很多。固执是首当其冲的一个,暴躁是当仁不让屈居第二,忝陪第三的,应该是没尽到父亲责任。不能再往下排了,再排下去,父亲就一无是处了,做儿女的,得学会给父亲留点脸面,书上都说了,天下无不是的爹娘。

但我还是想违背一下做儿女的原则,说说父亲的不是。

就从父亲的固执说起吧。父亲的固执,使我们一家生活,一再跌入生活的底谷。从我记事起,我们一家就生活在贫困交加中,好在那时大家都穷得一个模式,你家一年到头看不见四两猪油,他家同样从春到秋望不见一块新布,我家呢,连猪油新布这种词都避之唯恐不及,不敢想,一想那日子就被抽去了精气神。

父亲当过不到一年的生产队长,不是他多有能力,而是他除了勤扒苦做,还会憨吃苕干,干活不惜死力的那种。队员们本以为,找了一个不偷懒的人当队长,干活时可以少背上一个人的活路,孰不料,父亲以自己的苦做苕干要求所有的队员向自己看齐。

五个指头伸出来是有长短的,乡下有句老话,吃不过人是各人的饭碗,做不赢人是各人的手段。吃不过父亲也做不赢父亲的队员们就使出手段,把父亲的队长拿了下来。

人生的辉煌至此结束,父亲是不甘的,好在生产队很快解体,包产到户,父亲对家里生产安排独行专断。结果是,高产杂交稻进入农村五年后,父亲才接受这个新生事物,他是以家庭经济五年入不敷出为代价换来的这个认识。

一步落后步步落后的父亲被两个哥哥冲天的怨气拉下马来,大权旁落。

那时他才五十岁,古人说的知天命的日子到了。

父亲没有知天命,也没有顺应天命,他的脾气无端暴躁起来,沾不得酒,酒似乎成了他杀世的仇人。

一沾酒就吼叫咆哮,为此吓哭了几次刚出生的侄儿,哥嫂口中就有了微词,分了家过也就罢了,还不让他带孙子。没见识过父亲暴躁脾气的村里人很意外,在他们眼里,父亲是个和善的人,树叶掉下来都怕砸了头的那种。

对父亲这种反常,冯小刚电影《非诚勿扰二》里一句经典台词可以诠释,说什么是穷人,恨自己穷过的人,翻身了最想干的,就是变本加厉使唤人。

换而言之,父亲是个懦弱的人,他在家里的暴躁,是要掩饰自己在外面的懦弱。

明白了这点,我深为父亲悲哀。

可惜,这种悲哀的日子老天爷都吝啬着,不愿意多给我几年。

一向以勤扒苦做憨吃苕干的父亲过了六十以后,做不赢一个人,也吃不过一个人了。

先是心脏有了问题,再就是腿脚,肿得像牛膝。请医生看了,说是年轻时做得狠了,静脉曲张导致,用了药,腿不肿了,那血管却吓人地暴起,我臆想,是不是父亲的暴戾之气都钻进血管里潜伏着了。

这个时候的父亲,脾气已经难得地温和了,医生严重警告过,想多活几年,就少发脾气,他的心脏比家里喂养的肉鸡强不了多少,承受能力极为脆弱。父亲亲眼看见一只肉鸡因为隔壁人家办喜事,一个响炮吓得当场死亡,连扑棱一下翅膀挣扎的意识都没有,父亲当时脸就白了。

我是在父亲脸色真正白如锡纸时赶回的乡下,他住院,我回来护理,说护理有点自欺欺人,是母亲行使护理的职责,我的回来,是担心父亲突然就走了路,好歹我是文化人不是,父母在不远游顾这类古训不遵也就算了,病榻前总得有点端茶递水的模样吧。

父亲七十有三了呢。

居然叫父亲熬了过来,那晚,我在病房里百无聊赖陪床看电视打发漫漫长夜。是一个家庭伦理剧,里面有一个场景,比较煽情的那种,一对彼此仇视多年的父子冰释前嫌抱头痛哭,已是弥留之际的父亲问那个儿子,说你恨我不?

儿子泣不成声说,不恨,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儿子!

我对这种桥段向来不以为意的,所以没看出半分泪点,父亲忽然不看电视了,转头看我,看得我很不自在。末了他从枕头下摸出一本书来,我写的,他带到医院不是自己看(他只认得我的名字),他是向医生护士炫耀他有一个作家儿子的。

父亲把书扬了一下,冲我谄媚地说,如果真有下辈子,我会做好一个父亲的。

我心里,忍不住酸了一下,父亲不是会讨好子女的人,他一定是觉得亏欠我的太多,因为家贫,初中未曾毕业的我就下学务农,连我结婚,父亲都没拿出一分半毫作为帮衬,连一向自诩不嫌贫爱富的媳妇为此都暗地腹诽过父亲。

我站起来,把枕头替父亲抬高了一些,说,干么要等下辈子,下辈子想做好父亲的人多了去,您只记住一点就够了,这辈子,我会做好您儿子!
何某网上恶意散布谣言被行拘
来源:钟祥政府网 发布时间:2012-05-22 17:00 浏览次数: 256
21日,市公安局依法对在网上散布虚假信息的男子何某行政拘留。

2012年5月9日,网名“正义在哪”在市内某网络论坛发帖称,丰乐镇两青年于今年3月骗走钟祥五名青年女子在外从事卖淫活动,其先后五次拨打110报警电话举报此事,警察对此事不闻不问拒不受理。为提高网友关注度,提升点击率,“正义在哪”又于2012年5月12日再次发贴“5.9少女强迫后续”,继续扩大影响。短时间内,该帖在网络上点击率超过8000次,网友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纷纷指责、抨击警察不作为,造成极坏社会影响。

对此,市公安局高度重视,迅速调查核实情况,查明这是一条无中生有的虚假信息。

经调查,“正义在哪”实为26岁的何某,此人是胡集镇大峪口人,现从事磷矿运输。因想着以什么事造个影响,便在钟祥某网络论坛上散布了这条信息。5月21日,市公安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5条第一款第1项之规定,以虚构事实、故意扰乱公共秩序依法对何某行政拘留。

据悉,这是市公安局办理的首起网上散布谣言者案件。警方提醒:网络虽自由,发言要谨慎。如果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将受到法律制裁。

公安部门要求,网站要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增强责任意识,严格自律,按规定加强上网信息的审核把关,防止虚假信息及谣言在网上传播。对不负责任、审核把关不严,出现违规违法行为的网站,公安机关将依法追究责任。警方也提醒广大市民,不要轻信谣言,更不要传播谣言,共同维护和谐、安定、有序的网络环境。(钟民)

昨日,2011首届钟祥国际长寿文化学术交流会在莫愁湖国际大酒店隆重举行,来自海内外的众多嘉宾云集钟祥。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湖北日报、湖北电视台等10多家媒体也聚焦钟祥。上午11点,我市的百岁老人邓承先夫妇和刘玉英应邀参加记者见面会。笔者有幸在现场旁听。特整理了一段邓老的发言,与论坛的网友共同分享。“邓老爹爹,请问您长寿有什么秘诀吗?”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记者王正程问。 “我长寿没什么秘诀,我以前是教书的,每天晚上学生下自习,我查完寝后睡觉。早晨六点钟与学生一起起床,生活有规律。现在每天仍然按时睡觉,按时起床,不抽烟,不喝酒,粗茶淡饭,不吃大鱼大肉”,邓承先思维清晰地回答。“我只爱教书,不想当官,不想发财,我身上不带钱,钱都交给老伴。家里的事,老伴安排的好好的,我不操心。我常对我老伴说,我们都要好好活,我要陪你过百岁。”邓老“怕老婆”的一席话逗乐在场的所有嘉宾,会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要说我长寿我还感谢邓小平,是他恢复了我的工作,让我重新教书,现在退休了,国家每月都给我和老伴发工资,我们生活都很好。”邓承先话语间流露出对国家关爱老人的感谢。生活有规律,心态平和,与世无争,爱老伴,从邓老质朴的话语我们依稀找到了长寿奥秘。让我们衷心祝愿邓承先老人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