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轩123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下面来看看世界各国溺爱孩子排行榜
世界溺爱孩子排行榜,我们一起来看看世界各地的家长,是如何对待孩子的。

第六名:“地狱模式”——以色列少年
以色列极少有溺爱孩子的现象。由于生活在战火纷飞的中东地区,以色列孩子从小便生活在“地狱式”的教育里。
基本的身体素质训练是孩子们的必修课。每逢节假日,常有成群的犹太少年由两个大人带着做游戏或者赛跑。
犹太少年会举行定期的聚会,以从小培养吃苦精神和团结意识。在他们的意识里,想让孩子知道自己是一家人,要奋斗就必须吃苦团结。
以色列人认为真正的爱孩子,就要让孩子们从小吃苦。

第五名:“严格模式”——日本儿童
在日本,绝大多数家长对待孩子比较严格,孩子们被从小教育要严守各种规矩和礼节。
日本家长认为孩子就要在压力中成长,今后才能融入社会。

第四名:“修行模式”——美国孩子
在美国,大多数家庭对孩子的教育都类似苦修。
虽然课业负担并不繁重,但在生活中孩子通常要坚持至少一个运动项目的训练,并根据兴趣长期学习各种才艺。
而大多数孩子想要获得零花钱的话,需要承担部分家务,或是打工换取酬劳。
另外,他们还必须定期参加学校、教会组织的各种社会活动和童子军。
美国人着重培养孩子的实践能力和自主思维,他们爱孩子的方式,是让孩子独立。

第三名:“轻松模式”——欧洲小伙伴
相较于日本和美国的孩子,欧洲的孩子们生活则轻松得多。
由于生活在发达国家,且竞争不是很激烈,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更注重个性的养成和兴趣的培养。
在欧洲,孩子们生活丰富多彩,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从事的运动和才艺学习。
家长们通常会比较随孩子性子,对待孩子并不严厉。在欧洲家长的眼中,孩子的生活就是要阳光健康,长大后才能成为积极向上,有个性有思想的人。

第二名:“天堂模式”——阿拉伯石油小哥
随着现代思想的进步,中国人重男轻女的思想已经慢慢淡化,但阿拉伯人在对男孩子娇惯的程度上不亚于中国人。
更为严重的是,阿拉伯人对男孩子的娇惯,不仅是家庭的娇惯,甚至是族群式的。
卡塔尔、阿联酋、沙特等石油国家的男孩,可谓从小便生活在天堂中。
家境普遍富裕的男孩们,从小便有大批的随从侍女随侍,挥金如土,地位尊崇。相反,女孩子的地位就要差得很多了。

第一名:“上帝模式”——中国娃娃
中国家长对孩子的骄纵宠溺世界第一。
由于特殊的独生子女政策,中国大部分家庭都开启了“421”的上帝模式——四个老人,两个成年人,一起溺爱一个孩子。
孩子就是家庭里的上帝,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求得不到满足时,孩子就靠哭闹撒娇等多种手段逼家长就范。
现在,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过份宠溺就是害孩子,他们的教育方式正在发生根本的转变。
孙宏艳:父母不要总在孩子朋友圈发表意见
孙宏艳,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兼青少年法律研究所所长
网络时代,父母和孩子之间的相处模式在发生种种变化。随着网络和电子设备的普及,一些与使用网络有关的问题则成为引发亲子冲突的焦点问题之一。基于此,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新航道家庭教育研究院、新家庭教育研究院联合美国、日本、韩国的研究机构,开展了网络时代亲子关系的比较研究。今天,在苏州举办的2018家庭教育学术年会上,课题组发布了《中美日韩网络时代亲子关系的对比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记者采访了课题负责人、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

中国青年报:为什么要做这项研究?

孙宏艳: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既影响家庭的和谐与安宁,也对孩子的健康成长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我们在工作中发现,在互联网时代亲子关系发生了很多变化,过去的亲子关系模式在解构,所以我们把研究视角集中在网络时代的亲子关系上。同时,我们又期待看看其他国家的青少年与他们的父辈是怎样的关系与互动,他们在互联网时代的亲子关系是怎样的。于是,我们联系了日本、韩国、美国的一些学者和研究机构、调查机构,共同开展了这项研究。

中国青年报:在中国进行的调查,主要在北京市、江苏省南京市、四川省成都市、湖南省常德市、辽宁省辽阳市、陕西省宝鸡市6个城市的五、六年级和初一初二在校生进行了抽样,为何选定这几个城市和年级的孩子作为调查样本?

孙宏艳:这6个城市能够代表我国四大经济区域,东、中、西部和东北部,同时也涵盖了特大城市、大城市、中型和小型城市。

年级的选择上,我们考虑10岁往往是开始接触网络比例最高的年龄,而且他们大约在小学四年级左右,具备填答问卷的能力,因此选择了小学四五年级。而初中生正是亲子关系易出问题的年龄,因此我们把初一、初二作为重点。

中国青年报:结合报告研究结果,您认为网络是怎样影响亲子关系的?

孙宏艳:积极的方面,互联网时代子女与父母沟通更方便了、频率更高了,也更愿意将自己的朋友圈或状态展示给父母看。同时,父母对孩子使用互联网的了解也较多,也对孩子使用互联网有一些监督和管理。但是,有时互联网也成为孩子与父母亲情的障碍。例如有的父母就一边玩手机一边与孩子聊天,表现出心不在焉的状态,还有的父母对孩子规定多监督少,不能产生有效帮助。

中国青年报:但现实中有不少年轻人在发朋友圈时是屏蔽父母的,您怎么看这个现象?父母应如何应对?

孙宏艳:当孩子不乐意把自己的朋友圈给父母看时,父母首先要坦然接受,理解孩子的做法,知道孩子的做法并无恶意,也要反思一下平时与孩子相处的方式是否存在问题。
如果父母总是用担心、指责、挑剔、唠叨的方式与孩子沟通,孩子就不愿意跟父母多说,更不愿意把朋友圈展示给父母。另外,很多中国父母太善于“说”了,使孩子没有诉说的机会。如果父母能看到孩子的朋友圈,也不要总是发表意见。如果发现一些问题,可以找机会与孩子慢慢沟通。

中国青年报:调查显示,中国中小学生经常和父母交流的比例在四国中最低。如今中小学生沉迷网络问题比较普遍,这与和家人交流少有关系吗?

孙宏艳:孩子沉迷网络与亲子关系、父母的教育方式互相影响。中国父母老和孩子谈学习,孩子的成绩甚至成了父母喜怒哀乐的风向标,这样的交流孩子自然不喜欢。父母与子女交流少,孩子的交流需求得不到满足,就会选择到互联网上与网友交流。在父母看来,这可能就是上网沉迷了,要成瘾了。

所以,如果父母希望孩子不沉迷网络,不妨先从家庭教育、亲子关系上下功夫。如果孩子的网下生活丰富多彩,他是不会沉迷网络不能自拔的。

中国青年报:在网络时代处理亲子关系,您对父母有什么建议?

孙宏艳:对父母来说,我认为,首先需要在提升亲子沟通能力方面,做出更多努力。父母要掌握科学的教育方法和教育理念,学会与网络一代子女沟通,要用平等真诚的态度,尊重孩子,学会倾听,交流时与孩子保持目光接触。当孩子有烦闷等情绪时,先抚慰孩子的情绪再进行沟通,关注孩子日益丰富的心理需求。

其次,父母要提升自身的媒介使用素养。网络时代亲子沟通更需要智慧。父母提高了自身媒介素养,指导和管理孩子使用网络才能更有技巧和针对性。

第三,亲子关系融洽的家庭中,孩子的网络素养更高。父母应更加重视亲子关系状况,与子女建立融洽的亲子关系。

第四,父母要用开放的、接纳的心态对待网络,客观看待并尊重理解孩子的网络使用行为,在不同的生活环节中加强与孩子的沟通交流,使孩子获得情感满足与心理支持。
中国青年报:对于孩子,您有什么想说的?

孙宏艳:对于孩子,首先要提升媒介使用素养。这一代孩子在媒介使用的技术上可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会使用并不等于媒介素养高,能辨别信息、管理好自己的上网行为才是真的具有较高的媒介素养。这一方面依赖于学校和家庭的培养,另一方面也依赖于网络一代的不断学习。

其次,要多找机会锻炼独立能力,多学习独立生活。只有独立的两代人才能建立起和谐健康的亲子关系。当然,父母也要多给孩子提供独立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