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马杆的汉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三月七日,河南济源聂怀和老师在自已家中,被学生家长用剪刀捅死。作为一名从事教学工作十余年的一线教师,刚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气愤,但了解了事情真相后,我又沉默了。家长捅死老师的原因,是因为老师在学校里对学生进行了殴打。http://mmbiz.qpic.cn/mmbiz_png/glElvyY9ZycOpQFQdZ1X9BjBkBfgNes6wUDJWtv8GNOaGktj0oHo3zqXRibx1Oove1Z1CrX5S3V7SpRF8bCTMNA/0?wx_fmt=png
从安徽老师被学生群殴到河南老师被学生家长捅死,起因都是因为教师先动手打了学生。因此,我在这里说“活该”,一定会招致全国老师的反对,但是此时,我实在找不出什么语言来评价这件事。安徽老师被打后老师受到了处罚,河南老师被捅死后争议纷纷。我想,这些自以为是的老师是应该清醒了:法律有没有授权给你们批评责骂学生的权利?有没有给予你们随便打学生的权利?没有吧。老师首先是违法在先。在上个世纪,老师被称为灵魂的工程师、辛勤的园丁、燃烧的蜡烛!这些话到了今天哄哄小孩子还行,这是什么年代了,是法制年代,你还以为是生活在封建社会师生如父子的年代吗?教师,说白了,就是一个教书匠,一个月领微薄的工资都不够社会人一顿饭钱,不够别人加油钱,还自以为很高尚吗?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任何职业只是谋生的手段。老师也是一样,只是一个职业而已,还是老老实实的遵守法律,依法从教吧。到了今天,国家有多项立法都是保护未年成人的,明确规定老师不得体罚和变相体罚学生。有些愚蠢的老师还以为自己高高在上,还恬不知耻的讲着师道尊严,认为可以随便打骂学生。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国家对于未成年人是足够的关心的,老师不得强迫学生做事情,更不能动手打学生,他们是祖国未来的花朵,他们的内心极其脆弱,老师碰一下就是犯错误。老师,请你不要再以为自己的圣人了,自己都混成这样,一个月工钱养不活全家,你还想把学生都能教好吗?有的专家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愚蠢的老师就相信了,如果教育是万能的,还要法律干什么?所有监狱都改造成学校好了,所有的警察叔叔都当教师好了。我们去医院看病,你不想治的时候,有医生拉着你的手非要治好你的病才让你走吗?你去法院,有法官拉着你的手非要帮你打官司吗?你的东西丢了,有警察非要拉着你的手说非要帮你找到不可吗?但是,学生不愿意学习,却总有一些愚蠢的老师以为自己很神圣,非要强迫学生去学习,学生不愿意学习,愚蠢的老师竟然违法去骂学生、去打学生,然后脆弱的学生心灵很受伤,最终倒霉的还是愚蠢的老师。愚蠢的老师们,你是不是以为你很伟大,学生没有了你就不会成长,就象你这个老师一样以后都混的没有出息,请问你的高尚的情操是从哪里来的呢?罪犯从监狱里放出来还有可能会第二次犯罪!病人从医院里出来后还有可能再一次犯病!警察和医生都不是万能的,你一个普通的老师,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冒着违反国家法律违反国家政策的胆子去想教好每一个学生,这些自以为了不起的老师,其实真是愚蠢到了家。教学也是有法律规定的,不是教师一厢情愿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教师都应该依法教学。法律规定你应该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法律禁止老师不可以去做的事,老师就应该老老实实的,法律什么时候告诉老师可以随便骂学生了?法律什么时候规定老师可以随便打学生了?可是愚蠢的老师却偏偏要去骂学生去打学生,老师带头违法,不惩罚你惩罚谁?法无禁止即可为,法无授权即禁止。老师们,好好先去学习一下法律吧,别天天从事违法行为却不自知,别自己天天犯错误还要去批评学生,你们应该被打醒了吧。教师要想不被打,不被捅,不被罚,就要守法教学,千万要学会自保,不要和学生发生正面冲突,作为律师,我给曾经的老师同行们具体总结一下:第一、老师按照学校规定按时上课,至于学生听不听是学生的自由和权利,不要去强制学生听课,如果学生上课睡觉,不要去责怪他们,因为他们太脆弱了,万一一句批评的话不当,学生跳楼自杀了呢?第二、老师按照学校规定布置少量的作业,学生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做也别勉强。老师收上来的作业认真批改,但是不要强迫学生去做作业,老师可以布置,学生可以有不做的权利。第三、如果有学生主动向老师请教问题,我们就和声和气的去解答,如果有不愿意学习的学生,我们也不要去批评,学与不学,是学生的权利。这样,老师可以和学生打成一片,受到学生欢迎,师生友好相处。等到学生都成了烂仔,国家一看实在不行了,再去思考立法,我先给这个法律起个名字,就《老师权益保护法》、《老师教学惩戒法》。让我们全体老师静静的等待国家立法,那时候,我们再高高举起教竿,有尊严的去从事教学。



中国的教育一直是被人们诟病的对象,这有点像总是不争气的中国男足,成为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究其原因,还是一个体制问题,正如作者所说的职称评定一事,已经成为若干教师心头之痛,能者评不上,才者没机会,再加上福利极差,导致许多相对优秀而又“不明世故”的教师干了一辈子教育连却半个高级职称也捞不到。教育兴则国兴,在要求教师洁身自好的同时,也希望有“官”人士廉洁奉公,还教育界一片净土,给教师们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目前的教育管理部门是上下一条黑线,始终无人管。
 社会上什么职业压力最大?教师。萦绕在教师心中的噩梦是什么?职称评定。或许大家要疑惑:职称评定不是很好吗?真正实现了对先进教师的肯定与奖励,对别的教师有促进作用。确实,该政策刚实行后,评审组团体现了“公正、公平、公开”的特点,教师们赞不绝口。可现在呢?太令人失望了!职称评定已成为了FB的温床,整个一个“黑”字啊!
  早些年,中小学的教师职称与工资关系不大,已评人员每个月相比低一级的教师就多上几十元到百元,这时的教师倒也心安理得,都想一想一年下来不过差了千把元,不用煞费心机地去努力,到一定时候去争取就行了。可是时间一进入2007年,工资突飞猛涨,而且越来越与职称挂了钩,差别之大令人心惊。一个月下来,初级与高级相差近2000元,一年来就相差一两万,踏实工作效果好的得的是半劳力工资,什么师德、效果,能力、教龄、在中国教育上早已不讲求了,整到高职称就可坐享荣华。这时犹如蚊子见了血,职称评审已急速提到日程之上。一时间里,无数教师上演了一场职称争夺战,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有的只是金钱与人情的筹码。胜利的“战士”笑逐颜开,连做梦都是甜的;失败的“战士”心酸不已,职称评定已成了无数夜晚的噩梦;更多的“战士”则连参赛资格都没有,他们驻足观望,不由得泪眼婆娑,只能“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这一切都是由不公平造成的,都是由评审部门的FB造成的。那么评审部门又是如何操纵这一切,造就了无数教师的噩梦的呢?
  一、指标分配不合理,教师争取不容易。在天天讲科学观的今日,只有中小学教师的职称评定仍采用分配指标制。何谓分配指标制?就是先规定好每个中小学学校里中、高级教师占的名额比例,如果学校里中高级教师超过比例,那些够条件的教师只能在等,一直等到老教师退休,这时,等了好久的教师才能晋级,退休几个晋几个。如果本学校老教师退休的很少,那就只有等了,等到老态龙钟不一定弄上。为什么呢?因为分配指标不是按年龄,按业绩,不是看白发,看努力,看的是金钱多少,背景多大。这就造成了一种奇怪现象:不少白发苍苍、牙齿松动的老教师仍是低级职称,而年纪轻轻,体健貌端的青年教师已是高级教师,有关负责人还大谈:这是一个进步的时代,我们的职称评定不是靠资历,靠年龄,而是靠能力!那些业绩很好,业务很强的教师如果你“不知变通”也是靠边站;那些稍“吝啬”,出手小气的教师也是靠边站。相反,如果你出手阔绰,“一掷千金”,不管你的业绩如何,高级职称是会对你微笑的。去年,在这里发生了一件令很多教师愤慨的事:一个二十年没有上班的老师居然评上了高级职称,据说他的背景很大,市里有大人物,而那些默默奉献,业务过硬的老师只能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还有一件事更能说明这一点,在一所农村中学里,有一年,几个成绩不突出的年轻教师评上了高级职称,而一位老好人,他的业务极强,可是就是栽在这个“老好人”上了,竟然职称于他没有份!他气了,老实人发怒势不可挡啊,他天天跟在校长的身后,扬言有一天他会想不开的,校长被跟的发毛了,他雇了两个年轻老师充当“保镖”,可是那个老好人的脸更冷,最后校长彻底怕了,也服了,他答应:今年补上职称差别的钱,并且明年一定给他一个指标。这时,这个老好人才罢休了,第二年也如愿以偿了,皆大欢喜。这说明什么呢,是不是那个老好人很霸道?我想这是毋庸置疑的,“****”,石头也会被磨出火的!那么,这一个指标要弄到手究竟要花多少钱?据实情人所说,要一万多元!那么这是不是就把中、高级教师弄到手了?没有呢,还早呢,还需要多少,听我随后说。
  二、指标虽到手,审核还花钱。第一关虽通过,但游戏还没有结束,才刚刚开始。第二关是什么呢,由谁审核呢?这时地点已转移,变成了隶属于的教育局。教育局要审核你交上的材料,这一关还需你去打点。来看看你的历年业绩如何,这时业绩不行的人就需要出钱了,花钱制作一张假表,花钱找相关领导签字盖章;论文要发表在刊物上的,这时要花钱找枪手,花钱找杂志社炮制一篇;你超生了没有,请出示证明,这时要花钱到计生部门打证明;你的计算机培训合格证、普通话证、继续教育合格证合格了没有,有问题请花钱……太多了,我都一时想不全。就是你一切问题很少,但要钱的借口是很多有,总之,没有花个几千元,是审核不了的。第二关虽过,但不要急哦,更大的关还在后面等着你,你要有耐心哟。
  三、评委领导不多,花钱一点不少;此关不过,前功尽弃。游戏进入最后一关,也是最重要的一关,如果你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这时地点到了评审的终点——市里评审团。评审团主要听你讲课,看你备课。评审团分为几个小组,每个小组三人,包括组长。评审团设有督导,巡视,上面还有纪检书记,随时监督你行贿受贿。是否监督到位,纪律严明呢?呵,接下来让你啼笑皆非吧!就是这些督导、巡视、纪检书记在操大盘。他们操纵着指标成功的比率,因为这些指标不是百分之百被评上的,上级要求要有一定的失败率。究竟让谁评上,让谁失败,就看两个条件了:一是钱送了多少;二是你的关系有多大。如果不幸的是你钱有些欠缺或关系不硬,那就准备哭吧,失败的玉手会搭上你的。这是最后一关中的第一关:找评审团的领导;最后一关中的第二关呢?是要通过三个评委。俗话:阎王好惹,小鬼难缠。这三个小鬼是不花钱吗?错了,不少花!一人三千,三人九千。这些评委全然不顾课讲的质量,讲好讲坏一个样,讲与不讲一个样,钱多钱少可两个样了。你必须还得学会送礼,在进场的一瞬间必须把钱送出去,而且不要相信对方的推辞,要坚送不辞。而且同时要注意巡视、督导的闯入,一旦被抓,你就彻底完了,以前的努力都付之东流。游戏进行到这里,就该收场了,究竟能否出局,这就靠大人物的决定了。这一路走来,钱是花了足足三万多!并且这其中的等待是令人寝食不安的,花了如此大的人力、财力,过不关要活活地气死人呀!许多教师都这样说,他们说评一下职称,就小死一场,还不知道是否白死了。可是他们何曾知道,更多的教师想这样死还死不上呢?只有眼巴巴地等待天下突然掉下一个职称指标,然后集体去抢。
  可见,职称评定已成为全国不少教师的噩梦,在逐渐侵害着教师的身心健康。
  它在鼓励着教师弄虚作假,投机钻营,不务教学;诱导着为官者营私舞弊,贪污受贿,滋生FB;摧残着教师的心灵,贬低了教师的人格,让他们学会谗言献媚,甚至献身,行贿拍马屁;破坏团结,泯灭人性,诱导教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弄得教师人心惶惶,怨声载道,离心离德,无心教学。这样下去,教师这个职业的神圣性将不复存在,教育这片纯洁的净土将污浊不堪。既然教师如此,学生的未来就可想而知了!例如某县某镇中心学校教学评比位于全县倒数一、二、三位,政府还给这个学校发奖,任课教师还当年晋级,真是搞出了中国特色。
  其实,职称评定本身就有不合理性,它的存在就阻碍了教育公平的实施。在实际教学活动中,教师的业务和业绩并不和职称成正比,并不是职称高的教师教学效果就很强,而职称低的老师教学效果就很差!有几个高职称的教师的工作效果胜过低职称的教师?真是冤枉啊!现在讲求多劳多得,按劳分配,而绩效工资就体现了这一点。既生瑜,何生亮?既然有了绩效工资,又何必存在着职称评定呢?即使存在着职称评定,为什么工资差别那么大呢?究竟是绩效更注重实效还是职称更注重实效呢?制定教育政策人员看上不看下,看虚不看实,世易时移,旧法依矣,为何不变法已矣呢?长久下去,师将不师,生将不生……
  凭谁问:职称评定何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