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孤云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七律·登高
                  作者:杜甫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时世艰难,生活困苦,我常恨鬓如霜白;浊酒销忧,却怎奈潦倒,以至需要停杯。尾联转入对个人身边琐事的悲叹,与开篇《楚辞》般的天地雄浑之境,形成惨烈的对比。“苦恨”,甚恨,意思是愁恨很深。“潦倒”,犹言困顿衰颓,狼狈失意。新停浊酒杯:一般解释为戒酒,不妥。“停”是表示某种动作状态延续途中的一时中断,这一句是说,我一人登台,独饮浊酒,无亲朋相伴,慢慢举起销忧解愁的酒杯,停在嘴边——我的身体已承受不了啦,至今饮酒不断、未曾有过停杯体验的我,不禁为自己身心之衰感到愕然。新,指初次出现。“浊酒”是相对于“清酒”而言,是一种带糟的酒,就像今天的米酒,古时称之为“醪”。
       ——摘自古诗词网

       老杜之诗精雕细琢,虽然有失自然天成,但也极为严谨。解读“新停浊酒杯”之意,怎么能脱离“潦倒”一词去理解其中滋味呢?!颈联中有“百年多病”一词,老杜一直多病,一直未曾戒酒,“新停浊酒杯”是因“多病”吗?如果是这样,老杜就会这么写了“多病新停浊酒杯”。由此可见,不理解成“戒酒”是正确的。

       纵观全诗,结合“潦倒”一词来看,“新停浊酒杯”中的“新”字,只能理解成“刚刚,最近,前不久”等时间范畴初次出现(停杯)的意思。也就是说,此时的老杜是因为穷困潦倒,已经到了无钱饮酒的地步了。而不是因为身体已承受不了啦,至今饮酒不断、未曾有过停杯体验的老杜,为自己身心之衰感到愕然,才“停浊酒杯”。 

        就尾联“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本身来看,“潦倒新停浊酒杯”是顺着“艰难苦恨繁霜鬓”这一句的句意进行了拓展,是“艰难”导致的“潦倒”,从而因“潦倒”,导致了“新停浊酒杯”。如果将“潦倒新停浊酒杯”理解成其它意思,意脉就不通畅了。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这联是老杜在借景抒情。穿越老杜的心境,可以感受到老杜是触景生情,感叹他自己的身体也罢,人生也罢,就像这无边之落木,萧萧而下。此出句为“多病、潦倒”等词,间接地作了铺垫,也可看成伏笔;可见老杜章法之严谨。对句“不尽长江滚滚来”,应当是老杜在感叹世事等如同不尽之长江水,滚滚而来,从未停息。

        皆说诗无达诂,但古诗词网之解,实难理喻。而今诗词界,诗学不严谨,各树一杆旗,乌七八糟!
2

评析两首诗作

2018-12-10阅读 3032文学


和唐尧钱塘潮
作者:针叶林
八月敌情来远洋,千军万马入钱塘。
银盔破碎触高坝,白练蜿蜒锁大江。
哪吒岂容蛟撒野,姮娥乐见水回廊。
年年遵约中秋后,震耳歌声谢上苍。

原玉
钱塘江涌潮 普通话声韵
作者:唐尧
八月潮汐起远洋,排山倒海入钱塘。
怒涛击岸摧岩坝,白练巡河锁浙江。
万马奔腾声浩大,千军滚进水疯狂。
谁知绝景何时有,地老天荒怎丈量?
---
江,按平水韵出韵。权依词韵。


本人先简单地评析一下针叶林的诗作《和唐尧钱塘潮》。

“八月敌情来远洋,千军万马入钱塘。银盔破碎触高坝,白练蜿蜒锁大江”。首联是把钱塘潮比喻成了千军万马的敌军,颔联出句承接了首联句意,但“银盔破碎”中“盔”字欠生动贴切;颔联出句“白练蜿蜒锁大江”,针对前三句来说,气脉不通,是句断意断。当然,如果抛开“千军万马的敌军”和“银盔破碎”之意脉,单从这一句来看,此句是好句。另,“大江”一词与“钱塘”一词只是换了个面貌出现而已,相滥。千军万马入大江,白练蜿蜒锁钱塘,这样变换一下,句意依然。

“哪吒岂容蛟撒野,姮娥乐见水回廊”。前面的铺垫中,作者的心境是把钱塘潮,看成了千军万马的敌军,现实是千军万马的敌军(钱塘潮),是想撒野就撒野,不存在任何控制。颈联出句与前面的铺垫有些情理难容;也就是说,颈联出句借典,与前面铺垫的意脉沾边,但欠妥。颈联对句“姮娥乐见水回廊”掉链了,就像颔联对句一样扯淡。

“年年遵约中秋后,震耳歌声谢上苍”。千军万马的敌军来犯,是“遵约”而来吗?尾联依然置换了主体,气脉不通,有失呼应。

平心而论,公正总结:纵观此诗,通篇意脉不通,物象散乱,未入门之作也!


本人再简单地评论一下唐尧的原玉《钱塘江涌潮》。

“八月潮汐起远洋,排山倒海入钱塘。怒涛击岸摧岩坝,白练巡河锁浙江”,首联和颔联铺陈有序,气脉畅通。但有些语句欠凝练,如“击岸”和“摧岩坝”,意象就有所重叠,浪费了意境空间。


“万马奔腾声浩大,千军滚进水疯狂”。形容形象生动,但此联有骈拇之嫌不说,“万马奔腾”等,针对首联中的“排山倒海”等来说,显堆砌,欠拓展。

“谁知绝景何时有,地老天荒怎丈量”?尾联基本上不失呼应,前一句是疑问,后一句是反问式的肯定回答,有些答非所问。

另,一般来说,成语入诗不可取;但也未必完全不可入诗,得看怎么个入法。

平心而论,公正总结:唐尧的原玉虽然问题也不少,但在气脉上是基本畅通的,比针叶林那杂乱无章的和诗好多了。


个见而已,评论不足或有误之处,恭请诗友们斧正。

评析《和唐尧钱塘潮》
http://www.hksc888.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44805&fromuid=74164
(出处: 大中华诗词论坛)

6

评析首联诗作

2018-12-10阅读 3034文学
和唐尧钱塘潮
作者:针叶林
八月敌情来远洋,千军万马入钱塘。
银盔破碎触高坝,白练蜿蜒锁大江。
哪吒岂容蛟撒野,姮娥乐见水回廊。
年年遵约中秋后,震耳歌声谢上苍。


原玉
钱塘江涌潮 普通话声韵
作者:唐尧
八月潮汐起远洋,排山倒海入钱塘。
怒涛击岸摧岩坝,白练巡河锁浙江。
万马奔腾声浩大,千军滚进水疯狂。
谁知绝景何时有,地老天荒怎丈量?
---
江,按平水韵出韵。权依词韵。


本人先简单地评析一下针叶林的诗作《和唐尧钱塘潮》。

“八月敌情来远洋,千军万马入钱塘。银盔破碎触高坝,白练蜿蜒锁大江”。首联是把钱塘潮比喻成了千军万马的敌军,颔联出句承接了首联句意,但“银盔破碎”中“盔”字欠生动贴切;颔联出句“白练蜿蜒锁大江”,针对前三句来说,气脉不通,是句断意断。当然,如果抛开“千军万马的敌军”和“银盔破碎”之意脉,单从这一句来看,此句是好句。另,“大江”一词与“钱塘”一词只是换了个面貌出现而已,相滥。千军万马入大江,白练蜿蜒锁钱塘,这样变换一下,句意依然。

“哪吒岂容蛟撒野,姮娥乐见水回廊”。前面的铺垫中,作者的心境是把钱塘潮,看成了千军万马的敌军,现实是千军万马的敌军(钱塘潮),是想撒野就撒野,不存在任何控制。颈联出句与前面的铺垫有些情理难容;也就是说,颈联出句借典,与前面铺垫的意脉沾边,但欠妥。颈联对句“姮娥乐见水回廊”掉链了,就像颔联对句一样扯淡。

“年年遵约中秋后,震耳歌声谢上苍”。千军万马的敌军来犯,是“遵约”而来吗?尾联依然置换了主体,气脉不通,有失呼应。

平心而论,公正总结:纵观此诗,通篇意脉不通,物象散乱,未入门之作也!


本人再简单地评论一下唐尧的原玉《钱塘江涌潮》。

“八月潮汐起远洋,排山倒海入钱塘。怒涛击岸摧岩坝,白练巡河锁浙江”,首联和颔联铺陈有序,气脉畅通。但有些语句欠凝练,如“击岸”和“摧岩坝”,意象就有所重叠,浪费了意境空间。


“万马奔腾声浩大,千军滚进水疯狂”。形容形象生动,但此联有骈拇之嫌不说,“万马奔腾”等,针对首联中的“排山倒海”等来说,显堆砌,欠拓展。

“谁知绝景何时有,地老天荒怎丈量”?尾联基本上不失呼应,前一句是疑问,后一句是反问式的肯定回答,有些答非所问。

另,一般来说,成语入诗不可取;但也未必完全不可入诗,得看怎么个入法。

平心而论,公正总结:原玉虽然问题也不少,但在气脉上是基本畅通的,比杂乱无章的和诗好多了。


个见而已,评论不足或有误之处,恭请诗友们斧正。


评析《和唐尧钱塘潮》
http://www.hksc888.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44805&fromuid=81370
(出处: 大中华诗词论坛)
1

品论七律 铁塔烟霏

2018-11-27阅读 4271文学
七律 铁塔烟霏
作者:温馨家园
追寻唐宋有遗踪,铁铸浮屠横碧空。
几度劫灰犹挺立,千秋风雨尚浑雄。
飞檐斗拱排云外,绝顶雕栏贯日中。
莫道今吾心匪石,随缘欲到梵王宫。

穿越梅岭先生:此首作者显然未谙七律作法,一般来说,中间两联要有变化。两联都写景,僵硬的很。用评诗的术语来说,犯偏枯之病。

本人:针对律诗而言,穿越梅岭先生您无论是在写作上,还是在欣赏水平上,都不可置疑。平心而论,先生您的说法是正确的。

送友人
作者:李白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上乘之诗,总是语言凝练,情景交融,流露自然;且章法严谨,浑融贯通,意境深邃。

《七律 铁塔烟霏》虽然是中二联连续承接首联,尾联处转笔,有失常法;但也未尝不可。个人感觉问题的关键出在第二句。只要把第二句安排好了,全诗虽不及李白的章法,也可以上得厅堂了。

结合第二句前后的句意,简单地修改一下第二句;同时,理顺一下尾联的句意。只是打个比方,修改如下。

七律 铁塔烟霏
追寻唐宋有遗踪,铁铸浮屠展古风。
几度劫灰犹挺立,千秋风雨尚浑雄。
飞檐斗拱排云外,绝顶雕栏贯日中。
莫道今吾心若石,随缘欲到梵王宫。


我还达不到穿越梅岭先生您理解律诗的境界,只能就自己半斤八两的水平,直言不讳地论诗了!

再次谢谢穿越梅岭先生您交流指导!问好先生!
4

诗品七绝•雪

2018-11-22阅读 4707文学


七绝•雪
****步韵:
梨花漫宇雾茫茫,野径翻飞韵自藏。
抱定寒枝浑一色,扎根沃壤孕春香。

****原玉:
浑天素色度苍茫,化蕴生机物语藏。
漫裹春诗河岳寄,差梅首报一枝香。

很多诗友都认为写作绝句比写作律诗简单,非也!绝句相比律诗而言,虽然在对仗上没有严格要求,句子也少一半;但绝句的凝练之难,远胜过律诗的对仗等之难。当然,律诗与绝句也有共同点,那就是万变不离其宗的框架结构——起承转合。

诗无定法,起承转合之法也并非死法。诗,理当以意运法,句可断,意不可断;诗,理当意脉铺陈,脉络清晰;诗,理当情融于景,景情交融,浑然合一。

梨花漫宇雾茫茫——把雪比作梨花,好!梨花漫宇,给了读者漫天飞雪的感觉。接下来的“雾”字,虽然符合雪天现实直观的景象,但针对主体及转结的“意”而言,就有些偏了。

野径翻飞韵自藏——起句中有“漫宇(漫天飞雪)”的意象,再来一个“野径(雪)翻飞”,意象就显得有些堆砌重叠了,“野径(雪)翻飞”有画蛇添足之嫌。

抱定寒枝浑一色,扎根沃壤孕春香。

起句写雪在天空翻飞,承句写雪在野径翻飞,转句写雪抱寒枝,结句写雪扎根沃壤,这是写散文。前后呼应休断开,不能忽略了各句之间的联系,句断意不可断啊!


浑天素色度苍茫,化蕴生机物语藏。
漫裹春诗河岳寄,差梅首报一枝香。

纵观全诗,结句漂亮!但起句显晦涩,如果取起承句,转句当酌;如果取转句,起承句当酌。也就是说,此诗有句无篇。
7
作者:草原郎(钟振振,男,1950年3月生,江苏省南京市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特聘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前不久,论坛转发了一篇论述旧体诗词已经死亡的文章,诗友愤愤然。今日始信其然。
死亡一说,绝非危言耸听。
“王维杯”赛事近日揭晓,绝句《偶过农家》获一等奖。评选过程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评选已然敲响了死亡的丧钟
偶过农家
耕夫稍息饮微酡,新妇花溪唱浣歌.日脚穿窗猫戏影,稚儿梦笑似弥陀。
作者试图用白描手法,摩写当代农家闲适、祥和的日常生活。结构形式一句一景,暗线串珠,模仿痕迹一目了然。前人用过的技法,本来无可非议。但在语言组合上,实在欠佳。
绝句的基本要素是语言精准、简练。如果被挑出语病,诗就废了。这首起句就别扭,有诗友认为,饮微酡,以状语代宾语,文理不通。
其次是泥古。新妇、浣歌、日脚等几个关键词,都是王维年代的陈词,用来反应当代农家生活,了无生气。当代诗词创作已经赶上一个鲜活的时代。老生常谈,与死亡何异。
再就是是逻辑混乱。看背景,应是午餐时间。三口之家,一个喝酒,一个洗衣,一个做梦,支离破碎。比较一下,辛弃疾的《清平乐》同样写家庭场景:“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如果改成“大儿醉饮溪东”,不合情理吧。更不可理喻的是,既称新妇,何来稚儿?
最要命的是背离现实。溪塘洗衣,应是上个世纪的场景。一个新婚却没有洗衣机的家庭,而今都是扶贫对象,哪来如此闲适。用这种笔调写贫苦农家,诗人的悲悯之心何在。为诗而诗,显然不合艺术真实性、典型性原则。
作为练笔之作,我们不能批评作者。不解的是,名号响亮的汉诗总会,为什么要把一个不合格的产品贴上一等品标签。
王维已死,他的诗还活着。
当今有些诗刚分娩,便已死亡。
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把死亡的诗作推介给公众。

一声丧钟
http://bbs.zhsc.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547350
(出处: 中华诗词论坛)
14

诗品七律·秋

2018-10-07阅读 6468文学



作者:张绍文
秋来夏退系回轮,绿落红消已论旬。
昨夜隔窗天半雨,今朝入岭柳无尘。
欣离宦海休巡岸,醉卧茅庐莫问津。
早惯西风欺瘦水,山中放眼赏枫晨。

本人回帖评论 发表于 昨天 20:17
昨夜隔窗天半雨,今朝入岭柳无尘。
今朝,意为今晨;今日;目前,现今;本朝,指当时所在的王朝。结合出句的句意及“昨夜”一词,对句中的“今朝”当是“今晨”的意思。
早惯西风欺瘦水,山中放眼赏枫晨。今朝 晨? 相滥,“今朝”一词夺了“晨”字的诗味。

本人回帖评论 发表于 昨天 20:21
欣离宦海休巡岸,醉卧茅庐莫问津。
欣离宦海 醉卧茅庐 都是一个意象,巡岸 问津 也都是一个意象。此联同述一意,并非合掌,但有骈拇之嫌。


张绍文 发表于 2018-10-7 07:55
谢谢江南雪版主关注与指点,问候您秋祺!
—————————————
本人回帖评论 发表于 3 分钟前
相互学习!共勉!

今朝入岭柳无尘。
山中放眼赏枫晨。

“今朝”夺了“晨”的味道,“入岭” 夺了“山中” 的味道,“柳”夺了“赏枫”的味道。最后一句应当重新立意,须结合全诗并以“早惯西风欺瘦水”为依托,进行拓展。

因为韵字的局限,我写作时,也经常出现这样的问题。


http://www.hxsclt.com/forum.php? ... 90075&fromuid=61326
(出处: τ)

注:诗友张绍文的诗词水平不同一般,其偶尔出现这样的问题,或是马虎大意所致。诗友张绍文精雕细琢过的诗,几乎都无可挑剔。


1

诗品《秋日》

2018-09-08阅读 4822文学


秋 日
止观斋主徐双山(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飞云分五色,静月照三才。
暑热随风去,秋凉伴雨来。
攄情思紫气,习画点苍苔。
择日埋花冢,诗人莫举哀。

杨柳依依(岭南诗阵版首席)点评《秋日》:前六句写秋日之物态风情,笔墨高雅清丽,末二句一气收束,表达作者对秋景之赞赏。”择日埋花家,诗人莫举哀”,化用《红楼梦》”黛玉葬花“之典,劝诫世间敏感之人心胸放宽,珍惜眼前美好的景色。实质是作者正话反说,借典表达对秋日风最的热爱。用典不拘一格,随手而用,出人意料!


本人嘴痒,简单地评论一下:
飞云分五色,静月照三才。月夜,飞云分五色?月夜怎么会有五色云朵? 费解! 飞云分五色,斜日照三才。这样就不费解了。
暑热随风去,秋凉伴雨来。单就这一联看,没问题。但无论是结合首联中“飞云分五色”来看,还是结合“月”字来看,都说不通。风 雨 对仗是工整了,但雨天有日和月吗?

这是典型的物象混乱啊!一看就知道是闭门造诗所致哦!品诗,得纵观全诗综合各方面因素去评论,不能单一地就作者的心境去评论。杨柳依依品诗未入门啊!唉......

本人嘴痒的评论虽无恶意,但终会因直言不讳,缺乏委婉而得罪人。或许,本人就不该混迹诗坛(诗坛水货太多,看不惯,准备辞职)。

秋日
http://www.hxsclt.com/forum.php? ... 61262&fromuid=61326
(出处: τ)
8

唐翰存的言论过于偏颇,他忽略了旧体诗与新体诗之间的关系。新体诗是现代在旧体诗的基础上发展起来一中白话诗,起初的白话诗延续了旧体诗最基本的风格,那就是押韵。但随着有些无知的人崇洋媚外,把外国翻译过来的诗歌作为样板进行写作,白话诗就抛弃了旧体诗最基本的风格——押韵。其实,外国的诗歌也是押韵的,只是翻译成中文后,按中文读起来就不押韵了。也就是说,中国当代的白话新诗,就是畸形文学的产物。

纵观历史,难道就是现代有白话吗?非也。唐朝时期到清朝时期也有白话,为什么唐朝时期到清朝时期都不认可白话诗呢? 这就需要我们去认识什么是真正的诗了。诗就是诗,白话就是白话,如果把诗的定义搞错了,就自然会出现唐翰存这样无知的言论了。

就拿我的亲身经历来说,中国现代文化馆研究员北塔先生,是世界诗人大会副秘书长,他针对我参赛的旧体诗作品,赞不绝口!没有否定旧体诗嘛!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教授卢永璘先生,是中国古代文论研究会副秘书长,也认可了我参赛的旧体诗作品,同样没有否定旧体诗嘛!

唐翰存的言论,只是他个人行为,代表不了什么,只能说明唐翰存的无知。


与新诗相比,旧体诗真的患上“垂死病”了吗?
http://bbs.zhsc.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470022
(出处: 中华诗词论坛)
5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