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111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湖北省第十巡视组在2018年六月对钟祥廵视并反馈了整改意见,市领导林书记已讲到,三个月内给省第十巡视组一个满意的答复,不和何因,四个月过去了,整改仍无动静。
    我们城区内蔬菜公司的失地老菜农在2000年前5000多亩地基本占光,但是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一分钱也未按中央,省,市,征地政策给失地老菜农,也未安排老菜农的生产生活,更不说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过着贫困的生活。因此从2005年就上访无数次,至今仍未解决。
一,2010年,我们知道省巡视组进住钟祥,我们蔬菜公司失地老菜农一行二十多人在六月十三日下午到莫愁湖国际大酒店,一进大厅就有四个膀大腰圆大汉把我们挡住,以保巡视人员安全为由,不让上去,用电话連系无数次,巡视人员不能下来,我们也不能上去,直到下午四点多钟,郢中街办书记陈劲松歪歪倒倒的下来了,嘴里还说今天喝多了,到大厅东面办工室内坐下,问我们的来意,我们说,公司的5000多亩地卖完了,未给我们一分钱,我们无法生存。陈劲松指着莫愁湖说,这么一大片卖给开发商没人我要钱。你们来我要钱,我们一听此话,知道没有再说话的必要了,一气之下走了,好很的人。
二,   2010年九月份,我们蔬菜公司老莱农代表到荆门信访局上访,上交了我们的诉求和问题,至今无音讯。
三,   2011年,我们蔬菜公司的失地菜农手拿着中央国务院,国发<2004〉28号文件,国办发(2005)29号,31号文件,鄂办发(2005)11号文件,荆政办发(2009)80号文件到市信访局上访,上访期间郢中街办硬是逼我们买农保,在政策压力下,每人给三万元买了个居民保险,也未按征地政策办事,政府该拿的部分政府未拿,强加在失地菜农身上,这时我们已是80岁的人了,这点钱夠用吗?并且医疗保险也不给买,直到今天。
四,  2014年四月一日,我们蔬菜公司失地菜农代表到荆门会见驻荆门省第七巡视组,亲手把材料交给省第七巡视组手中,两个月后,郢中街办给了一个与我材料相反的假回复。
五,  因是省派的巡视组,所以我们在六月十三日又到省信访局,省政府上访,把郢中街办给的假囬复上交到省信访局,省政府,至今又无音讯。
六    2015年省第二巡视组到钟祥巡视,巡视公告写到,巡视组在钟祥信访局三楼办工,可是不到半夭,把巡视办公室搬到莫愁湖国际大酒店,这好,各社区的书记,干部,从体育馆直到莫愁湖大店到处是截访的,所以我们无法去上访。并且在这期间,不知
陈培兰一派用尽财力把黄兴汉赶下台,下面是他们写的材料:
黄兴汉是你们亲自赶下台的,材料是你们亲手写的,他骗上瞒下,以权谋私,徇私舞弊,不为广大群众办事,这也是事实,但是你们执政时明知道不对,又为什么重走他的路,比他更厉害,这不是知法犯法吗?
一、你们赶在职书记黄兴权下台,多次到荆州上访,在这期间人力财力是怎样处理的,送的礼物是如何结算的,由谁个承担?二、鱼池和藕田承包李子国后,每年向皇城门村上交600斤上等鱼是怎样分配的?为什么广大群众连一个鱼鳞也没有见过,十五年共10000多斤,你们干部有权享受,还送人情。三、90年代市检察院,两次把在皇城门村搞基建的小包工头张家宏弄进检察院,为什么社区两次用钱把张家宏保回来?钱是谁个拿的?有何勾当?四、钢丝总厂周围的37间门面,37间房子,用20万元卖给钢丝厂厂长王刚,造价就不止20万元,其中有何原因?2011年开发商用350万元买回这37间门面和37间房子,这一进一出说明了什么?1989年,五、有什么理由送给原检察院起诉科科长王开景一个免费宅基地?现已用6500元卖掉。六、96年搬迁时,为什么你们干部用职权,把搬迁的宅基地全卖掉,又在郑家台划宅基地盖房。书记陈培兰把瓦房用135000元卖掉,这是不是以权谋私?七、为什么你们现任干部给垮台书记黄兴汉几十个宅基地,现还有四个有证宅基地,四个无证宅基地?是不是怕黄兴汉反过来再告你们在职干部不然又为什么这样搞?八、钟政办发(1994)43号文件你们社区干部为什么不贯彻落实,由用地单位给失地劳动力每人5000元安置费,这些钱到何处去了?九、为什么社区党员干部每人两个宅基地,连检查院驻社区工作组王之亭就有两个宅基地并盖房出租?十、为什么失地后党员干部每月发生活费,而广大的失地群众没有这个待遇?社区的经济积累是你们积累的吗?社区的经济应是集体成员共同所有,广大群众有理由同样享受。十一、鱼池藕田是怎样收回的?为什么不张榜公布?十二、塑料二厂占地后,交了多少钱给社区,剩下多少没交,你们干部盖房子用的塑料二厂的塑料门窗是怎样结帐的?为什么群众不能享受免费用塑料门窗?十三、塑料一厂后面的2亩半地,是什么时间被一厂占进去的,塑料厂给了多少钱?为什么群众提出这个问题后,不答复,也不说明,其中有何原因?十四、自来水厂与皇城门社区毫无关系,为什么陈培兰姑娘到自来水厂上班?十五、为什么划给自来水厂书记李应中几个宅基地?为什么陈培兰执政时送给原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也就是她的表哥徐传学一个免费宅基地盖楼房?十六、社区盖的门面是用来解决失地人的生存问题的,但是原皇城门的失地人一个也未弄到,全是外地人占用,为什么?十七、廖远鼎原是外面企业的人,什么人把他弄来的,在菜场上班不到两年,主任就给他办好干部级别的养老保险?十八、原郢中街办书记苏兴宏的老婆,在社区烧了两年开水,社区就给她买了社会保险,而我们失地菜农劳动了一辈子当时都没办养老保险?并且苏兴宏老婆原是红英大队的一个普通社员。十九、菜场是村办企业,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共同财产,而干部们每年年终分红,广大群众享受不到,违犯了1995年农村集体经济管理办法通知的条款:集体经济的所有权受国家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二十、为什么在菜场工作的人的保险,比我们广大失地菜农高些,办菜场的钱和地的投资是谁个积累的,里面也有广大失地菜农的血汗,因此广大的失地菜农劳动了一辈子,也应该同样享受。二十一、菜市场卖给开发商后,是什么原因三年多时间不开建?有何原因?谁个承担这三年的损失?二十二、菜场按合同,下面两层是给皇城门社区办菜市场的,现在是什么原因一层也没给完,群众提出后,无人答复。二十三、钢丝厂里面租给养鸡人的地方,是什么人卖给私人养鸡人刘大海搞房地产开发,建楼房卖?卖了多少钱?是不是与干部们有共同利益?二十四、2000年,社区干部伙同郢中街办土管所所长把200多亩长有秧苗的秧田,在到省上访人员还未回来之时,连夜赶到荆门,通过熟人关系,谎报是荒田划成宅基地,干部瓜分卖。街办土管所所长也得到两个宅基地。二十五、因谎报秧田是荒田,群众上访后,社区书记同街办书记苏兴宏开着小车多次到尚德付家,给他送钱,街办书记苏兴宏并说:要尚德付把儿子给他做干儿子,以后安排到街办工作。都被尚德付一一拒绝。这是什么意思?说明了什么?二十六、为什么给到省上访人员每个人两个宅基地,并且叫他们签字,我们上访错了,以后再不上访了,是谁个错了。这是什么原因?二十七、2004年换届选举时,严重违犯选举法,徇私舞弊,想把宫塘社区的罗朝友选为干部。第一次计票后,罗朝友当选,群众发现有问题,当场大闹,又进行二次计票,罗朝友落选,不知何因,把罗朝友安排管土地,罗朝友当日到承天楼接了十一桌客,饭后每人两个苹果,意思平安,平安吗?这是不是意味是买官卖官?二十八、罗朝友管土地不到两年,就弄了三个宅基地,盖楼房卖了一百多万元,群众反映后,街办怕出大事,把罗朝友调到韩家街工作去了。二十九、现任书记斐昭权给他的姨妹苏XX划有四个宅基地盖楼房卖,为什么?三十、书记斐昭权也划有两宅基地,其中一个盖楼房卖了,群众问他为什么盖楼房卖,他说:我已看病。群众说:田占光,没给一分钱,我们无法生存,卖什么?三十一、95年转制时,田地已占光,没有给失地老菜农分文钱的情况下,要每个转制人收取500元的转制费,并且用的发票非正式发票。(在发票上面有文字说明)有发票作证。现在社区干部坚持不认这个帐,是什么意思?应该由谁个承担这个责任?收的这些钱到什么地方去了?三十二、给失地菜农办理养老保险,应该谁来承担这个任务,失地菜农自己拿着中央一系列文件要求给予解决,社区领导不但不解决,反而安排四个不明真相的人高喊口号,一直喊到郢中街办:我们坚决不买社保!我们坚决买农保。郢中街办同社区干部共同逼我们买农保。街办信访办一位同志说:就是你买了社保,我们也只给你们按农保兑钱。这是领导干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吗?三十三、在解决养老保险群众大会上,有群众说:1600亩地卖完了,我们这150多人办保险的钱都没有,钱到何处去了?当时社区主任是刚从别处调来的一个苹果主任(因为他不久前是一个卖苹果的人)大声说:“没钱就是没钱,难道为你们办保险去抢银行去?”天哪!我们社区给失地菜农办保险到了抢银行的地步了吗?这是共产党干部说的话,真有水平?三十四、为什么真正的失地人拿不到5000元安置费,而在群众代表会上,付书记姚春玉说:菜场卖了500万元,除去16-35岁有200个失地人补发5000元安置费,共要100万元,剩下400万元,你们一人买保险也是这400万元,一千人买保险也是这400万元。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按政策我们应该给5000元安置费的人没有给,反而不该给5000元安置费的人会上决定要给,是何等道理?三十五、买保险时,社区领导千方百计为难群众,不先把应该给失地菜农每人30000元先拿去办事,而是失地菜农自己拿钱买了后再到社区兑钱,你们干部们办社保是这样搞的吗?是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吗?时刻为群众着想吗?三十六、在兑钱时,为什么逼群众签字,签的是这次给了30000元后,以后再也有钱没有你们的份了。临近春节时刻,群众借别人钱要还帐,群众无可奈何,只好签了字,到现在群众提起社区收入问题:郢中街办杨书记说:当时你们签了字的,按签字合同办事,好狠呀!三十七、2012年社区低保公布榜上有胡集、中亚商城、柴湖、冯家岭、横梗等多个外地人在皇城门社区吃低保,而我们失地菜农失地后无法生存,可吃不到低保,为什么?(有拍实物在)三十八、我社区群众白开秀为了吃低保,买了一个猪屁股,两提牛奶,送到姚春玉在北湖开的饭庄,吃了两年后白开秀的低保被停止了,白开秀同姚春玉发生了争吵,不当心把白开秀送姚春玉的一个猪屁股和两提牛奶说了出来,姚春玉一气之下,上街买了一个前夹还给白开秀,白开秀又把这个前夹拿到社区办公楼去搞的大家都知道此事了,为了不出意外,街办才把姚春玉调到宫塘社区当付书记。(有白开秀讲清楚事的录音在)三十九、在占地补偿费问题上,执行双重标准:1.外地人承包的两个鱼池,为什么按补偿政策办事,每人补几十万元,他们是外地人承包的,鱼池本是皇城门集体的,这样补偿办法肯定有共同利益存在,要不不会这样搞。2.王之兰和徐世兴共同承包的30亩地,为什么按政策补偿几十万元?3.黄兴汉、蔡桂兰两个人的鱼池也同样每人补偿几十万元。4.而鱼池旁边的藕田补偿费每亩只给1500元青苗费,而且扣70多元的跑路费,只给1417元,为什么?你们干部每月没发工资?5.广大群众要求把上述的补偿公布出来,直到现在为什么不理睬?四十、北湖200多亩藕田被精制棉厂污水污染了,事后精制棉厂按每亩500元补偿到社区,但是广大群众到现在未得到这200多亩每亩500元的损失费,这200多亩田的损失费到什么人手里去了?四十一、每年国家给200多亩藕田的补偿费到什么地方去了,十多年了?四十二、群众问斐昭权书记:国家修铁路占地给了多少钱?斐昭权书记说:国家没有给钱。鬼相信,只能是给多少问题,不会不给,占地不给,为什么国家在钟祥修火车站市政府就要钱,并且修在山地上,难道修铁路占的是良田不给钱吗?四十三、搬迁时,陈培兰利用职权给他的妹妹陈培香弄了两个宅基地,一个盖了楼房,一个宅基地卖了。四十四、陈培香把搬迁的楼房、宅基地全卖后,陈培兰又利用职权给他的妹妹陈培香又在社区划了两个宅基地盖楼房,这是不是以权谋私?四十五、陈培兰书记的妹妹陈培香一共卖了三十多个宅基地,这些宅基地是为谁个买的,为什么别人都在找她帮忙买?别人不能?四十六、书记陈远刚的舅倌范友圣为什么在皇城门社区划有四个宅基地盖楼房卖了,他是宫塘人,为什么人卖的?不说而知?四十七、为什么垮台书记黄兴汉划有十多个宅基地,卖了一部份,现还有四个办好证的宅基地,还有四个未办证的宅基地,黄兴汉与在任各书记们有何共同利益?四十八、为什么各大机关、法院、检查院有不少在职工作人员在皇城门社区划有宅基地盖房,他们与社区干部有何关系?四十九、为什么2009年书记斐昭权用35000元卖给苏兴华一个高价宅基地(有发票在作证)五十、原书记陈远刚的后丈母娘的小女孩也在皇城门社区划了一个宅基地,他们是新堤社区人,有权在皇城门社区划宅基地吗?五十一、皇城门社区在前后共占用400多亩地划宅基地:1.这400多亩的土地使用证是谁个审批的,谁个承担责任?2.这1000多个宅基地准建证是谁个审批的?谁个承担责任?3.这1000多个宅基地土地证是谁个批准办下来的?4.这1000多个房产证是如何办下来的?谁个承担责任?五十二、原书记陈远刚,他本人是镇办企业的工人,厂垮了,厂领导给每个工人25000元,其中陈远刚也同样拿到25000元,因为找不到工作,陈远刚住在丈母娘甘月英家中,靠妻子打毛线衣为生,生活十分贫困,不知用什么方法一下子到皇城门社区工作,并当上了书记,不到两年,由原来的贫困一下子变有钱了,一连盖了两栋楼房,群众有了看法,以前非常贫困,现一当书记暴富起来,不说大家也知道,里面肯定有原因?五十三、郢中街办土管所王所长因伙同社区干部在上省上访的人还未回来之时,连夜赶往荆门通过熟人办好土地使用权证,因此土管所王所长也划有两个宅基地。五十四、市棉纺厂大门前的门面谁个在占用,现在这门面又到何人手里了?五十五、皇城门社区发生的刑事案,社区是怎样处理的?为什么不用法律来解决?其中有何原因?五十六、现中百仓储东面,社区盖的老年活动中心的楼房为什么彭明刚在利用,有群众反映,不知何因是彭明刚私人的了,为什么社区盖的老年活动中心会给他呢?五十七、为什么把国家的土地卖给私人搞房地产开发,如福馨缘、污油厂,这里面是不是有共同利益存在?国家明文规定,不准把国有土地变卖给私人搞房产开发,必须通过政府。五十八、2011-2013年,以书记斐昭权为首的伙同代文虎,刘安静等干部承包承天华府、皇城一号楼群装修工程,投资的钱何处来,弄的钱又到何处去了?国家有这个规定吗?五十九、原皇城门村的公益金,公积金到什么地方去了?现在还有下落吗?六十、为什么社区出纳会计一人担当,符合财经制度吗?六十一、为什么原付书记姚春玉在北湖开有饭庄,干部从事商业活动,国家有这样政策吗?六十二、为什么社区主任聂静在北湖也开有私人饭庄,并且2013年前各地方来参观学习的工作队来社区后都是在聂静开的饭庄就餐招待,现在还继续在搞,社区开各种会议都是聂静饭庄就餐,收款当中不会有水份吗?鬼相信。六十三、为什么小齡失地人到钢丝厂工作,上班有工资拿,厂垮了每月每人有200元生活费,而我们大龄失地人甩开不管,合理吗?六十四、钢丝厂上班的人,厂垮了,为什么买保险比大龄人的高200多元,厂投资的钱和地也有大龄人的血汗,工龄22年,并且补拿一年的养老金,而大龄只十五年工龄?合法吗?六十五、为什么在厂上班的外地人厂垮了,每人可多拿3500元——3900元,而我们劳动一辈子的人每人办保险只给30000元?这合理合法吗?六十六、为什么北湖一边卖藕田,帐面上反而欠巨债,从何欠起?六十七、郢中街办2011年卖掉钢丝厂厂地后(9500万元)原钢丝厂会计赵学翠说给了400万元给皇城门社区,这钱现在到什么地方去了?六十八、皇城门社区干部透露,陈培兰执政时,借给市政府XXX人的70多万元,还未归还,这钱现在到什么地方去了?六十九、为什么改革开放30年里从未公布社区帐目?七十、为什么在2013年反腐败的形势下,30多年的先进单位一下子不明不白的搬到宫塘去了? 1.下台书记黄兴汉执政时,不为群众服务,大吃大喝,以权谋私等严重腐败,你们把他赶下台后,你们执政时是怎样搞的,为什么反而比他更腐败呢,这说明你们赶他下台,是为了自己,不是为群众。 2.你们干部上班工作有工资拿,退职买养老保险,生活有保障,为什么土地占光了,从未给群众一分钱,你们想过吗?群众是怎样在生存?人老了不给群众办养老保险,群众是怎样在生活,这是你们为群众在服务吗?七十一、南湖的84亩地究竟卖了多少钱?为什么只说是200多万?用在什么地方?我们失地菜农医疗保险还没买,为什么不能用这个钱解决我们的医疗保险问题?七十二、为什么在欠巨债的情况下,搞办公楼装修?
皇城门社区广大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