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阳光生活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最近网上一则帖子:“公道自在人心”让我百感交集,湖北省钟祥市磷矿镇刘冲村十一组村民黄宏军,因出于对生命尊重的义举让自己身陷囹圄牵动着无数善良的心。

水库是公共资源群众性活动场所,除了是村民天然的“游泳池”外,还承载着农田灌溉的任务。并且农田灌溉放水时,一定要人工潜入水里拔桩才能完成放水灌溉。胡德高在公共场所偷撒鱼网,先不说这水库里的鱼是属于十一组集体所有,他偷撒鱼网也属于偷盗行为。单从行为上来说他这是属于用危险的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黄宏军在亲历自身涉险后及时收起鱼网并警示村民,及时消除安全隐患,把安全隐患杜绝在萌芽状态。就如同前不久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原因公布!乘客刘某和驾驶员冉某之间的互殴行为,造成车辆失控,致使车辆与对向正常行驶的小轿车撞击后坠江,造成重大人员伤亡。15条鲜活的生命这样消逝。在这其间女乘客刘某和司机争吵有5分钟之久,为什么没有一个乘客上前阻止?如果再来一次,大家还会选择无视吗?乘客刘某只不过错过了一站路,她却让14人错过了下半生。天灾无法避免,但人祸可以。同样是公交车事件结局却大不相同,2016年5月27日下午武汉610路公交车,当车辆行驶到长江二桥中部时有位女乘客突然起身不停要求司机停车,乘客纷纷主动劝阻说桥上不能停车,女乘客不听并扑向司机拼命抢夺方向盘。公交车上男乘客吴烨从后排座位猛冲上前一把将她抱住并拉扯下来,制止抢夺方向盘的女乘客,随后在其他乘客协助下,吴烨等乘客一起将该女乘客围在座位上,避免了一场事故的发生。武汉餐饮业协会会长刘国梁专程赶到长江日报报业集团大楼,当面给报道中英勇冲上前的男乘客——吴烨,颁发了10万元重奖。为何奖励?刘国梁还写下一份表彰辞,表明这么做的原因:是让更多的人挺身而出完成“勇敢抱”。黄宏军收起鱼网并警示村民的这一行为是为自己负责也为他人负责的行为。在安全隐患面前他没有冷眼旁观放任自流,将安全隐患消灭在摇篮里。诚如有位网友在评论里说的那样:个人长期占用国家水库资源,而且还造成安全隐患,没有死人就叫鸡毛蒜皮的小事?等哪天真淹死个人了,您是不是又要开骂村干部不作为?不得不说这位网友的评论一针见血直达人心底。

在这件事件中换位思考,如果当时胡德高抢夺的是你的手机摔在地上,并且挥动棍子向你袭来,在不知道他的行为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伤害时候,你会怎么选择?因为怕反击伤到对方站在那里被动挨打吗?还是飞快逃离现场远离是非之地?生而为人,我们会面临各种未知的风险。人是群居动物,有需要和被需要的需求关系,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是需要交流的,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没有谁真的是没有脾气的人,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性,在这种情况下我相信这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自我防御,本能地推开伤害自已的利器并适当给予还击。妥协是分环境和情况的,胡德高迁怒黄宏军的积怨来自于自己的私利。有时候没有原则的忍气吞声和委曲求全,不但不会起到顾全大局的作用反而会让他们顺势而上。我们不会主动去攻击别人,但当别人肆无忌惮挑衅大打出手,你还慷慨的宽容和退让只会给攻击者提供滋养罪恶的温床。

诚如帖子所写那样匹夫无罪怀壁其罪,试想黄宏军如果不是刘冲村十一组小组长,带领同组村民捍卫村民的合法权益,他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吗?如果黄宏军做事没有原则,一味迎合村政法主任胡知海,他还会走到这一步吗?如果胡知海能抛开私利,妥善处理公共资源私有化问题,黄宏军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吗?答案是肯定的“不会”。一个正直的人因为尊重生命的义举为自己招来牢狱之灾委实让人心寒。记得有一段民谣是这样说的:有人笑贫不笑娼,**也给立牌坊,管他品质臭与香,只要有奶便是娘。有人笑诚不笑奸,不奸咋赚昧心钱,良心道德价几何,坑蒙拐骗利翻番。有人笑廉不笑贪,有钱不捞白当官,权钱交易致富快,哪怕世人骂祖先。在社会飞速发展的今天,我们在享受高度的物质文明,却丢掉了宝贵精神文明。什么时候偷盗这种可耻的行为被合理合法化了?当偷窃之人被抓不但不觉得可耻反而高调对人大打出手,当黄宏军阻止当事人用危险的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时却让自己身陷囹圄,不仅付出了经济代价,还要付出法律代价。而偷盗之人兼危害公共安全之人至今却逍遥法外。公平何在?正义何在?

相信黄宏军事件如果政府和执法机关对此事没有态度,只会让更多正直的人感到社会的冷漠,这种冷漠终将会滋长成社会毒瘤。当遇到这样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谁还会挺身而出?不可否认黄宏军在这次事件中对胡德高的受伤负有连带责任,但我想向各级主管部门传达一个“一厘米主权”的法治理念。在柏林墙推倒的前两年,东德一个名叫亨里奇的守墙卫兵,开枪射了攀爬柏林墙希图逃向西德的青年克利斯。在墙倒后对他的审判中,他的律师辩称,他仅仅是施行命令的人,基本没有挑选的权利,罪不在己。而法则指出:“作为警察,不施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然而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自动承担的良心义务。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心”。当法律和良心抵触之时,良心是最高的行动原则,而不是法律。尊崇性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准绳。”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在那个万不得已的局势下,打,但应当故意打不准,这是最低限度的道德,这也是最高境界的良心。任何人都不能以“听从命令”为借口,去跨越道德伦理的底线。这就是“一厘米主权”的道德义务,否则就必需承担罪责。亨里奇案成了关乎"最高良知原则"的著名判例。兼听则明,老百姓联名请愿书是对黄宏军最好的褒奖,希望各级政府和执法部门能尊崇民意,为黄宏军网开“一厘米主权”,不要让冷漠寒了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