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好心人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公道自在人心
近两个月来,湖北省钟祥市磷矿镇刘冲村(原刘冲村二组)现十一组村民黄宏军,因和本村村民胡某发生纠纷,被逮捕羁押在钟祥市看守所的消息不径而走。公交车、街头、村尾等各种场所都能听到人们都在为黄宏军的被逮捕羁押感到气愤、感叹和惋惜的声音。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村民被逮捕羁押如此牵动着人们的心,成了方圆十余里民众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呢?事情还得从四个月前说起。
2018年8月8日晚九时左右,现任十一组小组长黄宏军放秧田水后到水库堵水时,两只脚被胡某下在水库中偷鱼的网缠住,黄宏军拼命挣扎捡回一条命。上岸后,他走到胡某门前看见他的门开着,院里灯亮着,就喊了两声,无人应答。处于对生命的尊重和保护,他把鱼网收起放到村民胡德福门前路边的草中,准备第二天向经常在水库洗澡和放秧水的村民警示一下,以免在水库中被鱼网缠住同他一样发生生命危险(因村里多数村民知道胡某家不只是一部鱼网)。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黄宏军在本组村民胡某门前与魏某(胡某叔伯妹夫)、胡某(胡某亲堂叔弟兄)、付某(村民)、张某(胡某叔伯弟妹)一起乘凉说起鱼网的事,胡某正好骑车从此经过,黄宏军便叫他停下,问他:“水库中偷鱼的网是不是你下的?”,胡某说:“是我下的怎么了。”黄宏军说:鱼网我收起来了放在胡某门口路边的草里面。并告诉他昨天不是因为自己的水性好,险被鱼网缠住淹死了。如果其他人到水库洗澡和放秧水被网缠住出了事故怎么办?叫他别在水库中下网了。胡某说:“谁叫你到水库中去的,谁去淹死谁该谁倒霉,白天死了白死了,晚上死了黑死了。你算红薯,管到我这里来了,拿了我的鱼网你赔给我,我今天就找你。”说着就上前抢了黄宏军的手机摔在地上,举拳头向他打来,一连打了三、四下,黄宏军一直让他,他没有打着,于是他操起一根5-6公分粗木棒再次攻击黄宏军,黄宏军边躲边推开胡某挥来的棒子,推桑的过程中,这时魏华忠过来夺下棒子(魏华忠是胡某妹夫),并说:算了,不搞了。胡某不听,并对魏华忠说:你干什么,拉偏架呀?魏华忠听到这话就走开,胡某这时更加疯狂,就在地上捡起砖头向黄宏军砸来,边砸边喊:“老子今天非搞死一个不可。”胡某一连砸了四块砖头,黄宏军躲过了前两块,后一块砸在他小腿上,另一块砸在脚背上。当时黄宏军脚背上血流如注(砸破了血管)。这时魏某在旁边说:你脚伤的有点狠,快去医院看。这时胡某见黄宏军的脚流着血,就丢下手中的砖头往后退了几步,没想到这一退不小心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黄宏军在地上坐了十几分钟,疼痛稍有缓解,便骑车带着胡某的鱼网拖着受伤的脚到磷矿派出所报了警。当时的黄宏军并不知道胡某受伤,以为他看到自己受伤后倒在地上耍赖。直到第二天村政法主任胡某和魏某过来说了才知道。就这样黄宏军因一个出于对生命尊重的来规劝的善举,却让自己身陷身陷囹圄。
本来一起简单的民事纠纷因当事人受轻伤而变成了刑事案件。后经几次调解胡某一直没有和解的诚意。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让胡某对土生土长的黄宏军不依不饶呢?如果用匹夫无罪怀壁其罪来形容黄宏军的处境是最为形象不过了。近年来群众集体所有制的工共资源变相私有化和权贵化的现象非常突出。胡某一家强行将水库霸为己有长达16年之久,严重损害或剥夺了十一组村民的利益。而黄宏军作为刘冲村十一组小组长肩负全组村民的利益和诉求,更明白一旦水库私有化会给村民带来不可逆转的危害。民以食为天水库是农作物生产灌溉的主要渠道,是保障农民生产生活的命脉。在水库的问题上黄宏军一直坚持原则以本组村民利益为核心。这一顺应民意的做法却为这场事故埋下了导火索。
黄宏军逮捕羁押事件,从发展的经过来看看似是一个民事纠纷导致的刑事案件,但追根溯源其实就是因公事引起祸端。胡某受伤事件和他本人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并且他的受伤并不是黄宏军直接导致的,而是受伤人在看到黄宏军受伤后自己在后退的过程中被绊摔倒的,按理说有现场有四个目击证人,相关执法机关也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取证。是什么因素导致取证困难并不能达成和解?并且让这些真相偏离事实的轨道?从事发现场四个证人的情况我们来看一下,魏某(胡某叔伯妹夫)、胡某(是胡某亲堂叔弟兄也是黄宏军的姐夫但黄宏军姐姐因病去世多年)、付某(村民是胡某紧隔壁邻居)、张某(胡某叔伯弟妹)其中有三个当事人都与胡某是亲戚关系。唯一一个不是亲戚关系的却是胡某的邻居。而胡某的女婿又是报社编辑,一个编辑多年职场经验海量的语言组织能力是多么的强大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这种语言上的软实力和巧实力是多少人望其项背。再加上有心人从中作梗只会离真相越来越远。
如果说导致黄宏军身陷囹圄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大概就是他的人品了。身处低位却从不欺心,正直、诚信、善良,这些本是优点的个人私德却为他埋下了最大的隐患。黄宏军在任职十一组小组长期间,为人正直、吃苦耐劳、办事民主公开透明,不计个人得失,深得群众好评。这也是为什么事发之后群众联名为他请愿的原因。“木受绳则直,人守法则正”也正是因为他宁可直中取,不向曲中求的性格得罪了一些人,挡了别人的财路招到忌恨,却苦于没有打击报复途径,刚好借这次机会推波助澜的。这个人就是刘冲村政法主任胡某。胡某不止一次当人说“我这次要整得黄宏军认得我。”并在调解中不断怂恿胡某并帮其出谋划策。从胡某在公共场所言论就可以窥见一二。胡某说:这次我和黄宏军两家的笑话被胡知海一人看了。其实胡知海借机打击报复黄宏军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了。众所周知,民事纠纷一般都会经过村委会基层组织进行协调解决纠纷和分歧问题。为什么首次了解案情是四个人的证词,而后期却只采信对胡某有利的2个亲属的证言和证词?村政法主任胡知海在里面扮演的什么角色不言而喻。
常言说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把一个没有个人私德,没有道德底线的人放在村政法主任的位置上对刘冲村的村民来说是最大的悲哀。从2015年到2018年,作为一个村政法主任处理一宗集体所有制的工共资源变相私有化的问题,在事实真相清楚明白,村民诉求合理合法的情况下还一直不能妥善解决,这中间的存在的利益关系不难明白。并导致成了这次黄宏军事件的推手。心胸狭窄利用公权利玩弄私权,置人民群众利益于不顾。黄宏军逮捕羁押事件看似是一件小事,但却从中折射出了一个社会现象,那就是地方政府对基层组织公权力的监管力度不够。
我们无法体会到黄宏军家人在看到亲人为公事惹上官司那种煎熬,不要让“蒿草之下或有兰香,茅次之屋或有候王”成为社会低层的凄凉和无助的寄托,也请不要寒了一个为公事惹上官司的正直的心。只希望各相关职能部门严把基层组织的选人用人关。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认真对待这件事情,重新取证让正义得到匡复。“心存敬畏,行有所止”,老百姓需要的是一个心存敬畏之心,办事公道,品行端正,严于律己的村政法干部,希望黄宏军事件能早日得到公平公正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