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哥坦诚相待

真诚,客观,自信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央视网评论:不是每个村都有勇敢发声的柔道冠军

央视网新闻
03-28 14:48
关注

简介:柔道冠军实名举报背后的快与慢

作者:于强

3月27日晚,国家柔道队现役运动员、柔道全运会冠军马端斌 ,通过个人微博实名举报老家辽宁本溪桓仁县五里甸子镇桦树甸子村两任村支书,存在贪腐上千万元、勾结地痞流氓欺压村民等问题。桓仁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桓仁县官方于28日早间成立了4个调查组进入该村,对事件展开全面核查。目前,被举报人员正在接受停职检查。

从柔道冠军的实名举报到桓仁满族自治县4个调查组进入,官方反应不可谓不快,这是值得点赞的态度。但在这个“快”的背后,我们不得不联想到的是另一个层面的“慢”。据澎湃新闻的跟进采访,村民2008年起就多次举报两任兄弟村支书,却一直没有什么效果。目前,我们还无法确证村支书到底有没有问题,但对于基层民意长期存在的不满,官方迟迟没能给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结论,这是何其怠慢!

之前也见过一些明星或者名人,通过网络就公共问题进行维权的案例。我们会发现一个共同规律,这些问题已经见怪不怪,只有名人自带流量的刺激,才有可能带来新的关注和改变。

比如,孙俪曾举报工地夜间施工制造噪音污染,韩雪曾“手撕”携程捆绑销售。这些问题本来不该存在,本来早就该得到治理,正是因为相关部门的长期失职,才有了名人们的“见义勇为”。我们在给这些名人点赞的同时,更想追问的是——相关部门早干嘛去了?

这次柔道冠军举报背后,同样存在这样的疑问。据马端斌的举报内容和媒体采访,刘氏兄弟先后当了十几年的村支书,期间涉嫌买票当选,涉嫌套取国家扶贫资金,涉嫌勾结黑暗势力殴打村民……“提反对意见的村民,有的被镰刀砍伤、有的牙齿被打掉,有村民养殖的蜜蜂被毒死,有村民的水稻被毁坏。”是的,这些都是村民一方说法,尚无法证实真伪,但村民十年举报,都没有换取一个调查结论,这种“慢”本身就很耐人寻味。

现在马端斌的实名举报,让这个村庄的事变得天下皆知,等于是赌上了自己的声誉甚至前途。相比过去的演艺明星,马端斌的身份更特殊,他是国家队现役运动员,而举报的又是贪腐事件,其实承受的风险和压力更大。希望当地重视马端斌的实名举报,是着眼于他指向的问题,尽快给村民以及公众一个交代,而不是图谋公关甚至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一个问题是否值得调查,应该是看问题本身的严重程度,而不是举报者所拥有的身份和地位。这本应是社会常态,尤其是对于政府部门来说。如果一个村支书存在违法违规情形,都要柔道冠军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去推动调查,那有问题的就不仅是村支书,而是对基层治理负有责任的政府部门。

所以,在快速查清两任村支书是否存在问题之后,仍有必要诊治一下基层治理的“慢性病”。为什么村民举报十年无效,冠军一发微博就迎来4个调查组?只有回答好这个问题,让长效的监督制度生效,才能有望解决基层存在的灰色和失序。毕竟,我们不能指望每个村都有能够勇敢发声的柔道冠军。
11
8
欠缴366万多!钟祥宇风房地产因这件事,检察院对人防提起诉讼!

3月6日上午,钟祥市人民检察院提起的首例行政公益诉讼案开庭审理,钟祥市检察院派员出庭。荆门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张克虎、行政检察部负责人刘学斌、钟祥市检察院检察长曾慧及人大代表等人旁听了庭审。

钟祥市检察院在履职中发现湖北宇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建设钟祥某商场工程项目时,向钟祥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申请办理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但一直未申报办理相关人防手续,既未修建防空地下室,亦未缴纳人防易地建设费。2018年4月17日,钟祥市人民检察院向钟祥市人民防空办公室发出诉前检察建议,建议其依法履行人民防空工作管理职责,采取有效措施依法追缴湖北宇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欠缴的人民防空工程易地建设费。钟祥市人民防空办公室收到检察建议后,未依法完全履行职责,仅追缴100万元人民防空工程易地建设费,截止诉前,仍有3660093元欠款未征缴到位,国家利益和社会公益仍处于受侵害状态。

钟祥市人民检察院认为,钟祥市人防办作为本地区的人民防空主管部门,在对湖北宇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人民防空工程易地建设费征收过程中,怠于履行监管职责,致使该公司欠缴的3660093元人民防空工程易地建设费至今未征缴到位,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遂依法对钟祥市人防办提起行政公益诉讼。
庭审中,公益诉讼起诉人和被告围绕本案是否属于公益诉讼的范围、公益诉讼人是否应该提起诉讼和人防办是否履职三个辩论焦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在庭审上公益诉讼起诉人法庭辩论有理有据、举证质证条理清晰,展现了扎实的法律功底和职业素养。
公益诉讼人在庭上指出,今天,公益诉讼起诉人提起公益诉讼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督促钟祥市人防办依法积极履职,更是为了引导公民自觉守法,促进全市所有行政机关依法行政,杜绝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实现双赢多赢共赢。钟祥市人民检察院将按照上级检察机关的整体部署,切实发挥检察职能,充分运用好公益诉讼这个利器,维护国家宪法法律权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为建设更美好的百强钟祥贡献检察力量。
据悉,该案将择日另行宣判。
来源:钟祥检察
3
别人拿刀砍你时,你可以无限反击:最高检明确正当防卫界限

03-0610:59
2018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涉及的四个案例均为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的案件,社会普遍关注的于海明正当防卫案入选其中。

打开百度App,看更多图片
文章以四个案例结合最高检副检察长孙谦的答记者问,向外界清晰传达当前我国司法实践中正当防卫的界限在哪里。

最高检下发的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分别是

陈某正当防卫案(检例第45号)

朱凤山故意伤害(防卫过当)案(检例第46号)

于海明正当防卫案(检例第47号)

侯秋雨正当防卫案(检例第48号)

最高检副检察长孙谦介绍说——

近几年,正当防卫问题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起因虽是孤立个案,但却反映了新时代人民群众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的普遍诉求。对此,明确正当防卫的界限标准,回应群众关切,是当前司法机关一项突出和紧迫的任务。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专门阐释正当防卫的界限和把握标准,进一步明确对正当防卫权的保护,积极解决正当防卫适用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为检察机关提供司法办案参考。

最高检深入分析了四起案例的前因后果和涉及的法律适用问题。根据媒体报道,最高检长文的重点内容包括:

1.预知有人意图伤害自己,随身携带刀及其他防身武器的不影响正当防卫的认定。

以最常见的医患纠纷为例。

假设医生A因为医疗纠纷被患者家属B骚扰,B在骚扰中提到要伤害A,A认为这种威胁是实际存在而非空穴来风,所以A在工作期间随身携带刀具或者棍棒之类的硬物,后来B真的兑现威胁,对A进行人身伤害,这时A拿出随身携带的武器将B击伤甚至击毙。

这种情况下在以往极大概率被认定为“防卫过当”。

而最高检在本篇长文中表达的意见是,A的做法本身不影响正当防卫的认定,只要B确实存在“行凶”的事实,则A也属于“正当防卫”,不承担刑事责任。

2.别人拿刀砍你,你可以勇敢的拿刀砍回去。

在原来的司法实践中主要比对双方的伤势是否均等,如果防卫一方的伤势明显轻于加害一方,则极有可能被认定为防卫过当。

比如有歹徒A持刀砍无辜路人B,B夺下刀子对A连捅三刀致其当场死亡。以往会被认定防卫过当。最高检新的解释原则是,不以结果论防卫是否过当,而是以暴力手段论,只要暴力手段对等就可以认定正当防卫。

所以歹徒A刀砍路人B,路人B用刀回捅歹徒A,暴力手段对等,哪怕结果严重不对等,也认定正当防卫。

不过大家要注意的是,如果歹徒A只是给你两个飞腿,你回身掏出一把匕首把他刺个对穿还是不行的,暴力手段要对等,也就是说对方采用什么级别的暴力,你才能回以什么级别的暴力,这一点很关键。

3.别人拿刀砍你,你夺下刀砍回去,砍着砍着对方跑了,你觉得不安全可以继续追着砍。

这个案例很经典,就是不久前发生的江苏昆山“社会我龙哥”被于海明夺刀砍死案。

当时“社会我龙哥”拿着刀舞舞喳喳的威胁要砍于海明,由于平时疏于训练刀法,导致家伙意外失手落地,于海明眼疾手快把龙哥丢弃的刀捡起砍回去,龙哥撒腿就跑,奈何酒色掏虚了身子,被于海明追上掀翻在地,乱刀击杀。

警方最初认定于海明拾刀在手后,龙哥已经失去了继续加害的能力,于海明的做法有防卫过当嫌疑,但在检方的帮助下于海明最终被认定为正当防卫,理由就是于海明认为龙哥跑回车里没准还要拿枪换炮,所以追上去砍的几刀是因为自觉不安全,属于正当防卫。

这个案例的正面意义在于,今后正当防卫的时长可以大大提升了,直到行凶者远离现场或完全不能对受害者构成威胁,正当防卫的合理性才算解除。

4.只要加害方表现出行凶的可能性,受害方就可以按照已经行凶进行防卫。

举例说明,江湖大哥A拿着砍山刀堵在门口威胁B,说B不如何如何就要弄死B,并且拿刀子在B的面前比比划划,甚至用刀背触碰了B敏感的肌肤,也许这时候江湖大哥A只是想吓唬吓唬B,并没想真的砍人,如果是以往,B直接夺下江湖大哥A的刀把A砍翻,这极有可能被认为防卫过当或者是故意伤害。

但今后这就是正当防卫,因为B处在实质性的人身伤害威胁下,他并不需要揣摩A的真实目的就可以实施防卫。

在长文末尾,最高检副检察长孙谦指出,一些地方正当防卫制度实际“沉睡”,但中国关于正当防卫的立法其实已经比较完整,所以在实践中需要树立正确理念,正确贯彻执行,强化责任担当,激活正当防卫制度,彰显依法防卫者优先保护理念。

孙谦认为,激活防卫制度可以警示恶意滋事者,让公民敢于行使正当防卫权,保证公民面对凶残暴徒时无需畏手畏脚。

不过副检察长也提醒大家,充分行使正当防卫权不等于“以暴制暴”而是“以正制不正”,所以在发生社会矛盾时滥用武力不是正当防卫。
6
别人拿刀砍你时,你可以无限反击:最高检明确正当防卫界限

03-0610:59
2018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涉及的四个案例均为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的案件,社会普遍关注的于海明正当防卫案入选其中。

打开百度App,看更多图片
文章以四个案例结合最高检副检察长孙谦的答记者问,向外界清晰传达当前我国司法实践中正当防卫的界限在哪里。

最高检下发的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分别是

陈某正当防卫案(检例第45号)

朱凤山故意伤害(防卫过当)案(检例第46号)

于海明正当防卫案(检例第47号)

侯秋雨正当防卫案(检例第48号)

最高检副检察长孙谦介绍说——

近几年,正当防卫问题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起因虽是孤立个案,但却反映了新时代人民群众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的普遍诉求。对此,明确正当防卫的界限标准,回应群众关切,是当前司法机关一项突出和紧迫的任务。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专门阐释正当防卫的界限和把握标准,进一步明确对正当防卫权的保护,积极解决正当防卫适用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为检察机关提供司法办案参考。

最高检深入分析了四起案例的前因后果和涉及的法律适用问题。根据媒体报道,最高检长文的重点内容包括:

1.预知有人意图伤害自己,随身携带刀及其他防身武器的不影响正当防卫的认定。

以最常见的医患纠纷为例。

假设医生A因为医疗纠纷被患者家属B骚扰,B在骚扰中提到要伤害A,A认为这种威胁是实际存在而非空穴来风,所以A在工作期间随身携带刀具或者棍棒之类的硬物,后来B真的兑现威胁,对A进行人身伤害,这时A拿出随身携带的武器将B击伤甚至击毙。

这种情况下在以往极大概率被认定为“防卫过当”。

而最高检在本篇长文中表达的意见是,A的做法本身不影响正当防卫的认定,只要B确实存在“行凶”的事实,则A也属于“正当防卫”,不承担刑事责任。

2.别人拿刀砍你,你可以勇敢的拿刀砍回去。

在原来的司法实践中主要比对双方的伤势是否均等,如果防卫一方的伤势明显轻于加害一方,则极有可能被认定为防卫过当。

比如有歹徒A持刀砍无辜路人B,B夺下刀子对A连捅三刀致其当场死亡。以往会被认定防卫过当。最高检新的解释原则是,不以结果论防卫是否过当,而是以暴力手段论,只要暴力手段对等就可以认定正当防卫。

所以歹徒A刀砍路人B,路人B用刀回捅歹徒A,暴力手段对等,哪怕结果严重不对等,也认定正当防卫。

不过大家要注意的是,如果歹徒A只是给你两个飞腿,你回身掏出一把匕首把他刺个对穿还是不行的,暴力手段要对等,也就是说对方采用什么级别的暴力,你才能回以什么级别的暴力,这一点很关键。

3.别人拿刀砍你,你夺下刀砍回去,砍着砍着对方跑了,你觉得不安全可以继续追着砍。

这个案例很经典,就是不久前发生的江苏昆山“社会我龙哥”被于海明夺刀砍死案。

当时“社会我龙哥”拿着刀舞舞喳喳的威胁要砍于海明,由于平时疏于训练刀法,导致家伙意外失手落地,于海明眼疾手快把龙哥丢弃的刀捡起砍回去,龙哥撒腿就跑,奈何酒色掏虚了身子,被于海明追上掀翻在地,乱刀击杀。

警方最初认定于海明拾刀在手后,龙哥已经失去了继续加害的能力,于海明的做法有防卫过当嫌疑,但在检方的帮助下于海明最终被认定为正当防卫,理由就是于海明认为龙哥跑回车里没准还要拿枪换炮,所以追上去砍的几刀是因为自觉不安全,属于正当防卫。

这个案例的正面意义在于,今后正当防卫的时长可以大大提升了,直到行凶者远离现场或完全不能对受害者构成威胁,正当防卫的合理性才算解除。

4.只要加害方表现出行凶的可能性,受害方就可以按照已经行凶进行防卫。

举例说明,江湖大哥A拿着砍山刀堵在门口威胁B,说B不如何如何就要弄死B,并且拿刀子在B的面前比比划划,甚至用刀背触碰了B敏感的肌肤,也许这时候江湖大哥A只是想吓唬吓唬B,并没想真的砍人,如果是以往,B直接夺下江湖大哥A的刀把A砍翻,这极有可能被认为防卫过当或者是故意伤害。

但今后这就是正当防卫,因为B处在实质性的人身伤害威胁下,他并不需要揣摩A的真实目的就可以实施防卫。

在长文末尾,最高检副检察长孙谦指出,一些地方正当防卫制度实际“沉睡”,但中国关于正当防卫的立法其实已经比较完整,所以在实践中需要树立正确理念,正确贯彻执行,强化责任担当,激活正当防卫制度,彰显依法防卫者优先保护理念。

孙谦认为,激活防卫制度可以警示恶意滋事者,让公民敢于行使正当防卫权,保证公民面对凶残暴徒时无需畏手畏脚。

不过副检察长也提醒大家,充分行使正当防卫权不等于“以暴制暴”而是“以正制不正”,所以在发生社会矛盾时滥用武力不是正当防卫。
2
“数额特别巨大的‘死刑’”“罚60万远远不够”…全国人大代表“发狠话”,网友表示:必须支持!
新民晚报4小时前1评论
新民眼工作室
作者:龚正
编辑:唐梦葭

3月4日,北京饭店上海代表团驻地

上海代表团酝酿提出代表议案和建议

死刑、罚太轻、扩大受案范围……

几位代表在现场“放狠话”

喊“打”喊“杀”

听的人却在叫好

“数额特别巨大的‘死刑’”“罚60万远远不够”…全国人大代表“发狠话”,网友表示:必须支持!

上海代表团酝酿提出代表议案和建议。

P2P凶猛,罪犯宁愿投案自首坐牢,也不愿退赃。

马兰代表:数额特别巨大应处死刑!

现场:

“非法吸收和集资诈骗罪犯往往拒绝退赃,宁愿投案自首,反正在监狱中呆个3-4年,过几年出来又是一条好汉,可以说是一人受苦,全家享福。”马兰代表话锋直指P2P网贷平台,“涉案金额动辄上百亿,严重侵害广大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扰乱市场经济秩序,但惩罚力度却不够。”据估计,全国的民间融资案件受害者已达3.2亿人。

“数额特别巨大的‘死刑’”“罚60万远远不够”…全国人大代表“发狠话”,网友表示:必须支持!

全国人大代表、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院长马兰。

马兰认为,刑法有关集资诈骗罪及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的条款亟须修改。她建议,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且不积极退赔,给国家给人民群众利益造成重大损失或较大社会影响的,处无期徒刑,不得减刑,或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60万顶格罚太轻,不足以起到威慑作用!

朱建弟代表: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等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性质恶劣可入刑

现场:

“60万元的顶格罚款,对上市公司来说,数额太低,不足以起到威慑作用,不利于加强对上市公司的监管。”现行《证券法》中关于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有误或作假的行为仅开出了顶格60万的处罚,这在朱建弟代表看来实在太轻,这导致了上市公司频繁信息披露违法,不仅严重侵害了投资者的知情权,也扰乱了资本市场的正常秩序。

“数额特别巨大的‘死刑’”“罚60万远远不够”…全国人大代表“发狠话”,网友表示:必须支持!

全国人大代表朱建弟。

为此,朱建弟建议,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应提高罚款限额,同时对于财务造假等性质非常恶劣的行为,不仅要行政处罚,甚至可以入刑,进而有效遏制造假行为,保障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

共享单车退押金难、保健品欺诈老年人……

张本才代表:这些事检察机关要管上!

现场:

玻璃幕墙老化、违章搭建、共享单车退押金难、保健品欺诈老年人……面对社会公众希望检察机关可以依法适当扩大公益诉讼的受案范围的呼声,张本才代表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公益诉讼范围作出立法解释。

“数额特别巨大的‘死刑’”“罚60万远远不够”…全国人大代表“发狠话”,网友表示:必须支持!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本才。

他建议,全国人大通过立法解释等方式扩大检察公益诉讼受案范围,明确检察公益诉讼受案范围不仅包括生态环境、食品药品安全等法律条文明确列举的领域,也包括其他关系不确定社会公众利益的重要领域,“以便更好发挥检察职能,对社会公众关心关注的损害公益问题实施及时有效的保护”。

代表声音一出,旋即引起了网友热议
13
住建部发文:拟取消公摊住宅按套内面积算
澎湃新闻2019-02-2306:35:25
播放

看住建部新规 

“住宅建筑应以套内使用面积进行交易。”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的一项新规征求意见稿显示,房地产交易将正式告别“公摊面积”,近一年来舆论密切关注的“买100平米房子只得70平米”现象有望终结。
2月18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官方网站发布《关于“城乡给水工程项目规范”等38项住房和城乡建设领域全文强制性工程建设规范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这38项强制性工程建设规范中,有一份全文3.1万字的《住宅项目规范(征求意见稿)》,其中第二部分2.4.6条指出,“住宅建筑应以套内使用面积进行交易。”
这是住建部首次在官方文件中明确提出房屋应由套内面积来进行交易。
《住宅项目规范》指出,这一规范是为贯彻执行国家技术经济政策,保障住宅项目安全、适用、宜居、绿色和耐久,规范住宅项目规模、布局、功能、性能及技术措施而制定。住宅项目建设、使用和维护必须遵守本规范。
分析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此次出台这一规定主要是因为:本条是居民关注的焦点问题,关系到每个住宅用户的切身利益。目前,我国住宅建筑主要以建筑面积进行交易,这样会出现同一项目的建筑面积相同而套内使用面积不同的问题,以此加剧“公摊面积伤民”的矛盾。
住建部此次组织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有限公司等单位起草了《城乡给水工程项目规范》等38项住房和城乡建设领域工程规范住宅项目规范,在征求各地住房和城乡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及有关单位意见的同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意见反馈截止时间为2019年3月15日。
以套内使用面积进行交易
澎湃新闻注意到,《住宅项目规范》第二部分2.4.6条指出,住宅建筑应以套内使用面积进行交易。
图片
这也是住建部首次在官方文件中明确提出房屋应由套内面积来进行交易。分析人士表示,此次出台这一规定主要是因为:本条是居民关注的焦点问题,关系到每个住宅用户的切身利益。目前,我国住宅建筑主要以建筑面积进行交易,这样会出现同一项目的建筑面积相同而套内使用面积不同的问题,以此加剧“公摊面积伤民”的矛盾。
事实上,对于我国大部分省市来说,目前购买的房屋面积包括两个部分:即:套内面积+公摊面积。
根据2000年8月1日实施的《房产测量规范》GB/T17986.1-2000(以下简称《测量规范》)国家标准规定:
房屋套内建筑面积由房屋套内使用面积,套内墙体面积,套内阳台建筑面积三部分组成。
a.套内房屋使用面积为套内卧室、起居室、过厅、过道、厨房、卫生间、厕所、储藏室、壁橱等空间面积的总和。
b.套内内部楼梯按自然层数的面积总和计入使用面积。
c.不包括含在结构面积内的套内内部烟囱、通风道、管道井所占面积。
d.内墙面装饰厚度计入使用面积。
而目前我们买房的建筑面积,除了房屋套内建筑面积之外,还包括了其他公摊面积。
2018年,有关住房公摊面积曾经引发广泛讨论。
2018年7月,“瞭望智库”微信公号发表文章谈到:提到公摊面积,几乎每个购房者都有一肚子的抱怨——花了100平米的钱,却只买到一个70平米左右的房!
文章里提到:“公摊”的内容,包括以下两大部分:
第一部分包括:电梯井、管道井、楼梯间、垃圾道、变电室、设备间、公共门厅、过道、地下室、值班警卫室等,以及为整幢服务的公共用房和管理用房的建筑面积等;
第二部分包括:楼宇(套)与公共空间之间的分隔,以及外墙(包括山墙)墙体水平投影面积的50%。
对普通的购房者来说,光是弄明白这些概念已经够头大的,更别提自己动手测量了。这个复杂的“公摊面积”,于是造成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文中指出:直到今天,关于“公摊面积”都无法律和行政法规加以约束,现行国家标准中甚至还没有“公摊建筑面积”和“公摊系数”这两个术语,只有住建部,包括其前身建设部(200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将建设部改为住建部)的行政规章和地方政府的部门文件做出了原则性的规定。
目前该领域可适用的主要规定有:建设部1995年颁布的《商品房销售面积计算及公用建筑面积分摊规则》(建房1995【517】号)、2002年颁布的《关于房屋建筑面积计算与房屋权属登记有关问题的通知》。上述《测量规范》附录B3“共有建筑面积分摊”一节中,又详细规定了共有建筑面积的内容、计算方法和分摊方法。
虽然《测量规范》没有明确指出分摊后的共有建筑面积就是“公摊建筑面积”,但在商品住宅的交易和确权实践中已得到广泛的使用。
“公摊面积”让我们很受伤!
2018年8月,新华社对此发表评论《买100平米房子只得70平米,“公摊面积”让我们很受伤!》指出,诚然,公摊面积问题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但长期存在并不一定意味着这种做法是合理的。值得注意的是,公摊面积缺少标准、管理混乱,不仅会让消费者在购房时需支付更多房款,更使之在未来要支出物业费、取暖费等更多成本。而随着房屋精装修政策乃至未来房地产税出台,购房者遭遇到的问题还将进一步加剧,产生的各类矛盾也将愈发尖锐。
2018年9月14日,新华社发表调查文章《买100平米得70平米:公摊面积7大乱象》指出,在当前全国房价企稳的情况下,部分房地产开发商为获利,频频打起住房公摊面积的主意,“买100平方米得70方米”,个别商品房公摊面积比例甚至超过50%。记者采访了解到,公摊面积“猫腻”严重影响了群众的居住获得感。
部分业内专家认为,公摊面积是房地产市场“最不透明的一项指标”,由此导致的房屋买卖纠纷及服务收费争议由来已久。他们建议,从制度上堵住现行法规漏洞,考虑适时引入国际通行的以套内面积为单位的房屋计价体系。
新华社文章指出,调研显示:国际通行的房屋交易计价单位多为所见即所得的套内面积,国内对此虽无统一规定,实际操作中却普遍采用建筑面积计价。但时至今日,都无法律法规对“公摊面积”做出明确约束。
取消公摊:重庆已经执行17年
易居智库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严格来说,房产税按套内面积征收引发民怨较小。从更长远的观点看,未来要建设开放式街区小区环境,公共通道部分该如何征税,会否增加公摊面积,如何缓解社会矛盾,都值得深思。
除了官方,一些业内人士也开始呼吁按套内面积计算。
2月22日,据中山日报报道,广东省中山市政协委员钟国平建议,对商品住房销售进行立法,制定具体的操作细则。明确商品住房按套内面积进行销售,并将此规定纳入住房销售合同。
实际上,早在2002年,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就以地方法规的形式,首次对商品房的计价方式做出明确规定和要求。2002年6月,重庆人大常委会通过了《重庆市城镇房地产交易管理条例》,要求:商品房现售和预售,以套内建筑面积作为计价依据,商品房买卖合同及商品房权证应当载明共用部位及设施。
该条例于当年8月1日施行,宣告重庆在全国率先强制施行商品房销售以“套内建筑面积”计价的政策,不按这一计价依据销售的开发商,将由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并处以商品房交易金额5%~10%的罚款。
谈及重庆为何要做强制改革商品房计价方式的“先驱”,时任重庆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市场处处长曾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最大的目的在于让消费者明明白白购房,最大限度地减少房地产交易纠纷,保护购房者的合法权益。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