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cm123456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无题

摄影 02-05 15:00 阅读 7738 回复 3
北京的崇文和宣武区分别合并到西城与东城,相信这是与关闭北京游乐园一样,是我们这个年龄的人相同的记忆与遗憾。

北京游乐园是我第一个乐园记忆。五一节门口挤的进不去人,可以无限次乘坐游乐设备是所有孩子叫之疯狂的完美记忆。记得那时的门票是套在手腕上一次性纸手镯,只要有它就可以在园里尽情玩耍,但也要小心翼翼照看手镯别弄坏。

疯狂的房子、过山车、疯狂的老鼠、摩天轮、急流勇进、海盗船...,每个同相同经历的朋友都不用我多形容便能感受到当时的欣喜和幸福感。但城市犹如前进的车轮,在不停前进同时也会碾碎不少看似不那么重要的珍贵回忆。

游乐园,关了。无论我们再怎么祭奠和抱怨,都无济于事。不久的将来那里又会是一处价格让我们永远攒不齐首付的水泥盒子。而这盒子提供给我们的不是记忆、甜蜜、幸福,而是压抑、贷款和一辈子的奴役。

同样,崇文、宣武,没有了。燕京故城,先我而亡。这不是简单地理名称的消失,而是文化认同感的灭亡。就象前门大街要开辟成类似香港兰桂坊一样的酒吧街,那里将不是老北京文化的集中地,而是灯红酒绿、熙熙攘攘,充斥着猎奇的外国人、游客,犹如道具场景般的虚假布景。老北京又一次卷铺盖走人,文化抵不过金钱、古老低不过前进。

当我们若干年回头时,是不是又会感到当年梁斯成先生力保北京城墙未果的心痛。难道拆掉一切就是进步?当北京不再是红墙绿瓦、平民胡同,当有所地域文化都大而统的与国际接轨,当亲切和蔼的平房民居都变成玻璃幕墙与摩天大楼,这就是进步?!这是吗?!

当我们再也找不到回家的感觉,这里不是记忆中的北京,只是报纸电视中的陌生的首都,那我们该怎么回家?

(以上文章的作者是一位嫁到加拿大的北京女孩,我转自她的博客。标题是我擅自加上去的)

我们也有幸看到了护城河边那不伦不类却耗资不菲的仿古建筑还有终究要香消玉殒的少司马坊......

假如我有一百万

灌水 2008-10-26 阅读 1885 回复 1
假如5年前,有人对我说什么一百万,我会觉得那可咋花啊?吃吃不完,喝喝不完,只能生孩子养孩子办孤儿院了!但现在,一百万,如果是人民币的话,在我们这也就刚够买一稍微大点的房子以及一辆不怎么样的车,如果要再添一手表,就得琢磨琢磨,顶级的镶钻的国际一线品牌的,家里要没一上千万的买卖,想都甭想!花个三五万买块表,咬咬牙,置上,可还得配套地拎个包,穿个鞋,弄身衣裳吧?而且还不能总拎一个包,总穿一双鞋,总是一身行头吧?再说啦,真戴一名表,好意思上一般馆子请人吃饭?就算自己好意思,就不怕被人抢劫了呀?:P

所以,我要是有个100万,我就啥都不想,先买套三四十万的房子,一百来平米加装修添置家具什么的,也别要太好的。剩下的钱,咱再买套差不离的二手房,不为别的,就为吃“瓦片儿”,如果再有富裕,就买保险买股票再弄点旱涝保收的理财产品,然后差不多了吧?一百万该花完了吧?

有了恒产,衣食不忧,咱想工作,咱就工作,不想工作,咱就谈恋爱,或者咱就搞沙龙,每天睡到中午,到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咱纠集一帮有趣的有闲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咱谈艺术!晚上,咱有约会就约会,没约会咱再纠集一帮好逸恶劳的兄弟姐妹喝红酒尝雪茄搞搞创意——看着好的合适的情投意合的咱就两情相悦一下子,没有,咱就看庭前花开花落,天上云卷云舒,到了晚年,咱变卖家产盖一养老院,写好遗嘱,把咱这一辈子没糟践完的钱财全部赠送给曾经爱过俺的男人——但有一条件,得他们自己写申请,在申请上得自己拿出爱过俺的证据。咱遗嘱律师认可了,公示了,无异议,才有效。

呵呵,变态吧?有钱人都变态,咱要是没点怪癖也对不起一百万不是?

本帖最后由 xcm123456 于 2008-10-26 21:28 编辑 ]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