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JWCX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自本轮反腐启动以来,许多“打破常规”的肃贪剧情接连上演。今天的这一出,让我们更透彻地学习了一个新词:闪落。昨晚,湖北省司法厅副厅长鲁志宏确认被带走。此前,他刚刚从湖北高院常务副院长任上调往司法厅工作。司法厅的很多同事还没有来得及见这位新领导一面,就听说了他被查的消息,因为鲁刚履新一天,就“闪落”了。他也创下了十八大以来履新后落马的最短纪录。鲁志宏是谁?长安街知事查了下他的简历,发现他的职业生涯有近一半时间在当秘书,其中安徽近10年,湖北3年。他的仕途走向,与曾任安徽省委副书记、湖北省委副书记的一位老领导颇有交集。离开秘书岗位后,鲁志宏长期在政法系统工作,先后担任省综治办主任、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和省高院常务副院长等要职,是个地地道道的政法实力派。颇有戏剧性的是,这样一位正局级的省高院二把手,半个月前突然调任司法厅副厅长,如此反常的人事安排已经让人嗅到他被“冷落”的意味。不过,更多的人愿意相信这是挪开调查的缓兵之计,甚至是已经亮出了让其软着陆的底牌。此刻,纪检部门再次展现出打虎的凌厉攻势,不等鲁把新单位的办公椅坐热,就将其拿下。小伙伴们都知道,纪委拿人,一定是充分掌握证据之后才出手的。而从鲁落马的节奏不难判断,他调离前已经是“囊中之物”。这让人不禁发问,既然早已准备拿下他,何必调离“多此一举”呢,给人以组织部门总是“带病调整”干部的错觉。长安街知事此前也为大家介绍过类似履新后迅速落马的案例,比如中办秘书局原局长霍克调任国家旅游局副局长1个月后被查,京能集团原董事长陆海军在原集团整合后,被任命为新集团董事长不足1月被查。而郭伯雄之子郭正钢被查时,距离其晋升少将军衔尚不足50天。此外,蒋洁敏、李崇禧、廖少华、沈培平、高劲松等高官也是履新不足一年就落马了,社会上把他们叫做“短命”官员。是谁造就了“短命”官员?长安街知事向熟悉纪检工作的小伙伴们求证,得到的回答颇为辩证:既避免“打草惊蛇”,又需要“打草惊蛇”。判断这两种手法区别的关键在于,“短命”的岗位是什么。有的官员被平行调动甚至被委以重任,自然就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分散其注意力。有的官员被调到一个看似不如现职的岗位上,那就有玄机了,因为“心里有鬼”的他们一方面心存平安落地的侥幸,另一方面会与其同伙建立攻守同盟或转赃销赃,这样自然就会露出马脚甚至牵出更大的“老虎”。但使用上述手法的前提,必须是纪委已经掌握这些官员部分违纪违法证据,并等待收网的时机。以往也不乏这样的案例,有的官员虽举报不断,但因有“保护伞”仍然获得重用,最后“保护伞”落马,才得以将其拿下。媒体普遍认为与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关系密切的昆明市委原书记高劲松即是如此。
教育局各位领导及各位网友们:
大家好!
在2015年1月28日中午,在新堤小学发了一起意外伤害事故:
新堤小学四年级有两个小学生在学校中午放学后到食堂吃饭,在打饭的过程中,其中一个同学无意间将另外一个同学不小心拌倒在地上,导致倒地的同学门牙被磕掉一枚,后经过双方家长送到医院救治,医生讲没有什么大碍。所产生的医疗费用肇事的小孩的家长愿意承担。同时,小孩的家长们都自己的小孩进行了严厉教育。但是,新堤小学的领导却给出鲜明相反的态度,他们告诉两位学生家长讲学校无任何责任,让家长们自行负责。
我想问一下教育局的领导及新堤小学的老师们:难道你们真的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难道你们在学校对小学生没有安全保障管理职责吗?
难道你们要求小学生家长购买的《意外伤害保险》在小学生出现问题的关键时刻都失效了吗?
希望老师们为人师表,能够起到积极协调作用,能够担起你们应有教师的职责,也希望你们能够学习和履行学校的相关教育管理制度文件。
希望教育局的领导能够调查并给予回复。
非常感谢钟祥教育局领导及新堤小学的各位领导,此件事件完全是一个误会,我感到非常抱歉,教育局的领导和新提小学领导已介入此次事件的处理中,对于各位领导的快速反应,我真诚的感谢,我永远尊重老师,您永远是我们的心灵的工程师。

补充内容 (2015-1-30 16:44):
此事情完全是一种误会,烦请版主封贴。谢谢
http://www.zaobao.com/news/china/story20140122-302120 同省部级相比,市县级整风涉及的单位和人员数量更大,领域更宽,与民众关系也更直接,民众对市县级和基层官员的官僚与腐败感受也更深。于泽远 北京报道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去年6月发动的“习式整风”运动前天从第一批省部级转向第二批市县级。习近平要求官员继续贯彻“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的总要求,以严的标准、严的措施、严的纪律坚决反对“四风(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奢靡之风)”。为给第二批整风作出示范,习近平宣布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将每人选择一个县作为联系点。
去年6月,习近平宣布中共将开展为期一年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活动的重点是反对在官员中盛行已久的“四风”,并首先从省部级领导机关和干部做起。为督促整风取得效果,习近平、李克强等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分别参加了七个省级机关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活动,让这些高级干部们“红红脸、出出汗”,以达到“洗洗澡、治治病”的目的。
按照官方部署,已经进行七个多月的省部级官员整风基本告一段落。第二批教育实践活动将以市县领导机关、领导干部和基层单位为重点。中共中央前天举行规模空前的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县一级和军队团级以上官员参加会议,聆听习近平关于第二批整风的训导。官方学者形容这是“一竿子插到底”的会议。
从效果上看,第一阶段的“习式整风”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官员享乐之风和奢靡之风。例如,一些靠公款支撑的高档产品如茅台酒去年销量和价格都大幅下滑,许多高档酒店和私人会所的顾客也明显减少。
习近平前天总结说,“第一批教育实践活动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促使党员、干部得到了党性锻炼,刹住了“四风”蔓延势头,带动了社会风气整体好转,贯彻群众路线的长效机制和刚性约束初步形成。教育实践活动带来的新变化新气象,群众充分认同,党内外积极评价。”而整风之所以能够有上述成果,“主要是我们坚持中央和领导干部带头示范,坚持开门搞活动,突出问题导向,以问题整改开局亮相,以问题整改注入动力,以问题整改交出答卷,坚持标准,严格把关,不断拧紧螺丝、上紧发条,保证活动不走过场。”
学者:
奢靡之风反弹可能性仍高
但有关学者指出,产生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的土壤并未改变,奢靡之风反弹的可能性依然很高。新华社前天引述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薛庆超说,“从实践看,作风问题具有顽固性和反复性,抓一抓有好转,松一松就反弹,甚至是变本加厉地反弹。”
习近平也坦承:“形成优良作风不可能一劳永逸,克服不良作风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纠风之难,难在防止反弹。‘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强调:“教育实践活动有期限,但贯彻群众路线没有休止符,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
同省部级相比,市县级整风涉及的单位和人员数量更大,领域更宽,与民众关系也更直接,民众对市县级和基层官员的官僚与腐败感受也更深。新华社前天说,有的市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热衷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有的市县直属单位办事拖拉、推诿扯皮;有的执法监管部门和窗口单位、服务行业存在口号响当当、服务冷冰冰的现象;在一些乡镇街道和村社区等其他基层组织中,存在不关心群众冷暖,责任心不强的现象等。
习近平: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习近平前天要求官员要深刻认识第二批教育实践活动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他说,第二批教育实践活动是第一批的延伸和深化。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市县领导机关、领导干部和基层单位同人民群众的联系更直接,其不良作风更直接损害群众利益、伤害群众感情。必须着力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认真解决损害群众利益的各类问题,切实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