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涛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http://s14.sinaimg.cn/mw690/001Oj9Cfzy7f8bpdN2Rbd&690

《网络诗选》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ea2fcf0102xihh.html


南国木棉南国松

多少次南来北归
熟睹了木棉飒飒
至今首次发现
公路边 铁道旁
绿水畔 青山下
株株木棉清秀婀娜
姿仙气华

它们肌肤细腻
袅袅娉娉
高高的树冠
时时含羞垂下

或许独得南国的温润
或许雪霜侵犯不了它
伫立山坳
结游岭崖
处处雍容华贵
一样风致潇洒

流连南国木棉的优雅
没忘欣赏
群山起伏 岚雾缭绕
葱郁挺拔的松林
一路延绵 漫山遍岭
它们皮质皲裂
躯体遒劲
在为谁抵御太多的风雨

我蓦然懂得
南国木棉的清秀
我开始明白
南国松树的豁达
木棉自如展示它的婀娜
青松默默承担雨摧风打


雨后莫愁湖

峭壁矗立
长堤迂回
秀杉含雾
 
四月摇曳的女桑
聚花果灯笼状铃铛样
一闪闪的
晶莹的水珠细碎的阳光
一串串的
乳雀的啁啾渔舟的晚唱
 
丘壑一胸的水杨
遒枝壮节 郁郁苍苍
俨然一位孤独百年的老者
惯看了云卷云舒的湖光山色
远闻了历经两千年传唱的莫愁楚歌
虬龙盘曲在
波涛潋滟的石城古渡
 
杨柳是青青的
梓桑是青青的
聚花果更是涩涩的、青青的
谁在不约而同地讲起
桑葚成熟后的甜美汁味
紫黑模样
 
黄鸟倦归
月出翠微
风惠气清
 
亦真亦幻的水天一色
流传了多少
未著铅华、纤尘不染的楚乡风韵
缠绵古今的浏亮涛声
走进了几度
莫愁女儿且舞而来、且歌而去的
悠悠梦境
 
曲回的十里扶疏
雨后的明月清风



林中客

丛林 不经意地
将似火的骄阳
撕成了碎片
斑驳的金色
落了一山 撒了一溪

争奇斗异的溪石
千姿百态 攲嵌盘屈
任由千年万年的流濑
洗磨出玉一般的光洁
丝一般的滑润

青苔与绿藓 灌莽与紫藤
连同纷繁杂糅、贵为山珍的蕨类
以一种原始原生的形态
覆盖着每一寸山、每一寸岭
攀绕着每一片参天的红松
依附着一棵棵
身价不菲的对节白蜡

好汉坡 鹰子洞
云台观 锁龙潭
上下天池的甘泉
柳门瀑布的细雾
依稀寻得逸士遁幽的踪迹
恍惚见到三丰修炼的仙影

我终究不是丛林的主人
丛林的主人 是齐声鸣唱的知了
是悠然追逐的蛱蝶
是栖枝的鹳 是巢穴的蝠

我只是一个流连忘返
醉情大口的林中客

大口:即钟祥市大口国家森林公园,道教发源地之一。相传全一真人张三丰曾隐修于此。
上下天池:位于九级天溪顶端的上天池、下天池。



白雪阳春

汉水茫茫 楚歌徘徊
白雪楼上

阳春台下
把酒踏雪 几处梅花

笛里关山
阻不断屈子的魂幡
雪梅报春
欲采二月芳香的佩兰

楼废物兴 英凋红缀
故都的圣址
洒满古今词客
家国的幽怀

五岳赠情 四海留韵
难辜负楚乡儿女
踔厉的风姿
逋峭的诗才

悠悠白雪楼
千载阳春曲



空寂的梦境

回忆映山红火焰
回忆舞蹈的白蝶黑蝶

红壤酥软在草蔓之下
丽日照耀在作物之上
魔术演绎四季
春耕夏耘 秋获冬藏
亢奋的情怀 空寂的梦境

映山红举炬在山野
迓迎天使 拥吻精灵
管它反手为云也好
管它覆手为雨也好
连缀的声音
直将时空弥漫

久梦 呓语是旗帜
汉水殷远是一种回忆
古瀑清脆是一种回忆
马钱籽 松果 柳树林

四月血肉鲜活
五月、六月血肉鲜活
江边翩跹寻觅金子
瀑边翩跹寻觅红壤

骨殖遍野
藻类苔类血肉鲜活
蜃楼景致错列
椰林剪贴背景
驼声孤独 哽咽画面

持续的梦呓
空寂又支离的梦境
戈壁移植
鱼类艰难游弋
白蝶 白色的天使
黑蝶 黑色的精灵

听鹄歌寥彻
鹄歌是一种生命现象
鹄歌是一种生理
鹄歌四散到遥远天际



秋风的叮咛

阳光穿过沙尘
温暖却昏沉
落叶在秋风里
行行停停

无时不在的聒噪
无处不有的伤痕
今不见轻轻归来
今不见匆匆远行

行行停停
停停行行
无人相约的秋季
沙尘也是一种馈赠
驻足秋风的呼唤
聆听秋风的叮咛



向往拉萨

(一)

阳光
从西北面的房子的
白墙上 照过来
我的房子
柔和又明亮

秋天了
气爽了
越过房子
越过白墙
瞭望遥远的西北
我的心
插上了翅膀
正在飞向
神奇的西藏

(二)

喜马拉雅的冰峰
雅鲁藏布的峡谷
心在飞越
梦在翱翔

无须盛装
布达拉宫广场
你就一袭曲巴
捧起臂腕
洁白的哈达
飘扬在
金风涤荡的日光城下



明显陵

沧浪湖畔
松林山麓
经冬不零的香樟广玉兰
繁枝密叶 迎风簌簌
与跋涉而来
一路高轩的料峭春意
作最初的亲昵

接云蔽日的翠柏火炬松
碧玉般的洗然的绿色
把一座饱经磨难
风潇雨晦五百年的帝王陵园
修葺得格外凝重分外肃穆

澹阔的池塘 林立的碑石
重出的红门
依山凭水的外罗城
红墙黄瓦 蜿蜒迂回
仿佛飞出天宫的一条彩带
飘落在龙高虎伏、
凤瑞麟祥的纯德山间

隆穹的御桥玉砌雕栏
布满了岁月的风尘与苍凉
尾有三摆颈有三曲的龙形神道
卵石为鳞 青石为脊
走过了当年
更定大礼、追父尊母的少年天子
走过了承风希旨、
诚惶诚恐的文武百臣
也走过了兴亦劬劳替亦劬劳
春祈秋报的代代子民

须弥底座
云龙浮雕的望柱
一柱望君出 一柱望君归
左右而列蔚然凛然的石像生群
年复一年 立尽炎凉 立尽黄昏
是扈从主子去作一番体国经野的巡游
还是仙山琼阁追风觅影之后
护驾方回
金壁耀眼三门六柱的棂星门
帝王的灵魂经由这里升往天堂
是否也从这里降临凡间

锦鲤游弋
聚气藏风的内明塘
何以抵挡闯王的兵燹
倭人的铁蹄
琉璃彩花砖镶嵌而成的
双龙与琼花
壁残龙匿 花事凋敝
昔日门禁森严气吐虹霓的祾恩殿
空留下一级级冰冷的台阶
一个个偌大的柱石
一只只风僝雨僽的龙首
一层层染遍了血色夕阳的
空旷的殿基

威严的獬豸
虎踞华表端顶
日夜守卫阒寂深幽的双茔城
方城之上 明楼之内
显亲扬名的圣号碑
煌煌而立 焚香以供

厚厚的石碑
不就是一部厚厚的史籍
它载有兄终弟及、
“大礼议”三年的一页明史
记载了一个耗费巨亿 糜时数十春秋
劳苦大众智慧与血泪凝成的
永远的传奇

双茔城
栎枝婆娑落叶满冢
百尺瑶台
光风霁月客子流转

经年不歇
峥嵘跌宕的九曲御河
汩汩如诉 潺潺若歌
一头连着纯德山外的万顷松涛
一头连着沧浪湖上的莫愁绝唱



作者:陈涛,湖北钟祥人,1964年生,自由职业。作品散见于《文学报》《芳草》等报刊。




9


http://s14.sinaimg.cn/mw690/001Oj9Cfzy7f8bpdN2Rbd&690

《网络诗选》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ea2fcf0102xihh.html


南国木棉南国松

多少次南来北归
熟睹了木棉飒飒
至今首次发现
公路边 铁道旁
绿水畔 青山下
株株木棉清秀婀娜
姿仙气华

它们肌肤细腻
袅袅娉娉
高高的树冠
时时含羞垂下

或许独得南国的温润
或许雪霜侵犯不了它
伫立山坳
结游岭崖
处处雍容华贵
一样风致潇洒

流连南国木棉的优雅
没忘欣赏
群山起伏 岚雾缭绕
葱郁挺拔的松林
一路延绵 漫山遍岭
它们皮质皲裂
躯体遒劲
在为谁抵御太多的风雨

我蓦然懂得
南国木棉的清秀
我开始明白
南国松树的豁达
木棉自如展示它的婀娜
青松默默承担雨摧风打


雨后莫愁湖

峭壁矗立
长堤迂回
秀杉含雾
 
四月摇曳的女桑
聚花果灯笼状铃铛样
一闪闪的
晶莹的水珠细碎的阳光
一串串的
乳雀的啁啾渔舟的晚唱
 
丘壑一胸的水杨
遒枝壮节 郁郁苍苍
俨然一位孤独百年的老者
惯看了云卷云舒的湖光山色
远闻了历经两千年传唱的莫愁楚歌
虬龙盘曲在
波涛潋滟的石城古渡
 
杨柳是青青的
梓桑是青青的
聚花果更是涩涩的、青青的
谁在不约而同地讲起
桑葚成熟后的甜美汁味
紫黑模样
 
黄鸟倦归
月出翠微
风惠气清
 
亦真亦幻的水天一色
流传了多少
未著铅华、纤尘不染的楚乡风韵
缠绵古今的浏亮涛声
走进了几度
莫愁女儿且舞而来、且歌而去的
悠悠梦境
 
曲回的十里扶疏
雨后的明月清风


林中客

丛林 不经意地
将似火的骄阳
撕成了碎片
斑驳的金色
落了一山 撒了一溪

争奇斗异的溪石
千姿百态 攲嵌盘屈
任由千年万年的流濑
洗磨出玉一般的光洁
丝一般的滑润

青苔与绿藓 灌莽与紫藤
连同纷繁杂糅、贵为山珍的蕨类
以一种原始原生的形态
覆盖着每一寸山、每一寸岭
攀绕着每一片参天的红松
依附着一棵棵
身价不菲的对节白蜡

好汉坡 鹰子洞
云台观 锁龙潭
上下天池的甘泉
柳门瀑布的细雾
依稀寻得逸士遁幽的踪迹
恍惚见到三丰修炼的仙影

我终究不是丛林的主人
丛林的主人 是齐声鸣唱的知了
是悠然追逐的蛱蝶
是栖枝的鹳 是巢穴的蝠

我只是一个流连忘返
醉情大口的林中客

大口:即钟祥市大口国家森林公园,道教发源地之一。相传全一真人张三丰曾隐修于此。
上下天池:位于九级天溪顶端的上天池、下天池。


白雪阳春

汉水茫茫 楚歌徘徊
白雪楼上

阳春台下
把酒踏雪 几处梅花

笛里关山
阻不断屈子的魂幡
雪梅报春
欲采二月芳香的佩兰

楼废物兴 英凋红缀
故都的圣址
洒满古今词客
家国的幽怀

五岳赠情 四海留韵
难辜负楚乡儿女
踔厉的风姿
逋峭的诗才

悠悠白雪楼
千载阳春曲


空寂的梦境

回忆映山红火焰
回忆舞蹈的白蝶黑蝶

红壤酥软在草蔓之下
丽日照耀在作物之上
魔术演绎四季
春耕夏耘 秋获冬藏
亢奋的情怀 空寂的梦境

映山红举炬在山野
迓迎天使 拥吻精灵
管它反手为云也好
管它覆手为雨也好
连缀的声音
直将时空弥漫

久梦 呓语是旗帜
汉水殷远是一种回忆
古瀑清脆是一种回忆
马钱籽 松果 柳树林

四月血肉鲜活
五月、六月血肉鲜活
江边翩跹寻觅金子
瀑边翩跹寻觅红壤

骨殖遍野
藻类苔类血肉鲜活
蜃楼景致错列
椰林剪贴背景
驼声孤独 哽咽画面

持续的梦呓
空寂又支离的梦境
戈壁移植
鱼类艰难游弋
白蝶 白色的天使
黑蝶 黑色的精灵

听鹄歌寥彻
鹄歌是一种生命现象
鹄歌是一种生理
鹄歌四散到遥远天际


秋风的叮咛

阳光穿过沙尘
温暖却昏沉
落叶在秋风里
行行停停

无时不在的聒噪
无处不有的伤痕
今不见轻轻归来
今不见匆匆远行

行行停停
停停行行
无人相约的秋季
沙尘也是一种馈赠
驻足秋风的呼唤
聆听秋风的叮咛


向往拉萨

(一)

阳光
从西北面的房子的
白墙上 照过来
我的房子
柔和又明亮

秋天了
气爽了
越过房子
越过白墙
瞭望遥远的西北
我的心
插上了翅膀
正在飞向
神奇的西藏

(二)

喜马拉雅的冰峰
雅鲁藏布的峡谷
心在飞越
梦在翱翔

无须盛装
布达拉宫广场
你就一袭曲巴
捧起臂腕
洁白的哈达
飘扬在
金风涤荡的日光城下



明显陵

沧浪湖畔
松林山麓
经冬不零的香樟广玉兰
繁枝密叶 迎风簌簌
与跋涉而来
一路高轩的料峭春意
作最初的亲昵

接云蔽日的翠柏火炬松
碧玉般的洗然的绿色
把一座饱经磨难
风潇雨晦五百年的帝王陵园
修葺得格外凝重分外肃穆

澹阔的池塘 林立的碑石
重出的红门
依山凭水的外罗城
红墙黄瓦 蜿蜒迂回
仿佛飞出天宫的一条彩带
飘落在龙高虎伏、
凤瑞麟祥的纯德山间

隆穹的御桥玉砌雕栏
布满了岁月的风尘与苍凉
尾有三摆颈有三曲的龙形神道
卵石为鳞 青石为脊
走过了当年
更定大礼、追父尊母的少年天子
走过了承风希旨、
诚惶诚恐的文武百臣
也走过了兴亦劬劳替亦劬劳
春祈秋报的代代子民

须弥底座
云龙浮雕的望柱
一柱望君出 一柱望君归
左右而列蔚然凛然的石像生群
年复一年 立尽炎凉 立尽黄昏
是扈从主子去作一番体国经野的巡游
还是仙山琼阁追风觅影之后
护驾方回
金壁耀眼三门六柱的棂星门
帝王的灵魂经由这里升往天堂
是否也从这里降临凡间

锦鲤游弋
聚气藏风的内明塘
何以抵挡闯王的兵燹
倭人的铁蹄
琉璃彩花砖镶嵌而成的
双龙与琼花
壁残龙匿 花事凋敝
昔日门禁森严气吐虹霓的祾恩殿
空留下一级级冰冷的台阶
一个个偌大的柱石
一只只风僝雨僽的龙首
一层层染遍了血色夕阳的
空旷的殿基

威严的獬豸
虎踞华表端顶
日夜守卫阒寂深幽的双茔城
方城之上 明楼之内
显亲扬名的圣号碑
煌煌而立 焚香以供

厚厚的石碑
不就是一部厚厚的史籍
它载有兄终弟及、
“大礼议”三年的一页明史
记载了一个耗费巨亿 糜时数十春秋
劳苦大众智慧与血泪凝成的
永远的传奇

双茔城
栎枝婆娑落叶满冢
百尺瑶台
光风霁月客子流转

经年不歇
峥嵘跌宕的九曲御河
汩汩如诉 潺潺若歌
一头连着纯德山外的万顷松涛
一头连着沧浪湖上的莫愁绝唱



作者:陈涛,湖北钟祥人,1964年生,自由职业。作品散见于《文学报》《芳草》等报刊。
34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