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托祥子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自古逢秋悲寂寥, 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 便引诗情到碧霄
  诗中,诗人通过歌颂秋天的壮美,表达了他的乐观情绪和昂扬奋发的进取精神。这首诗的可贵,在于诗人对秋的感受与众不同,一反历来他人悲秋的情调,以奔放的热情、生动的画面,热情赞美秋日风光的美好,唱出了一首昂扬奋发的励志之歌。
“自古逢秋悲寂寥”,
首句即明确指出自古以来,人们每逢到了秋天就感叹秋天的寂寞萧索。“自古”和“逢”,极言悲秋的传统看法的时代久远和思路模式的顽固。
“我言秋日胜春朝”。
“我言”,直抒胸臆,态度鲜明。“秋日胜春朝”,用对比手法,热情赞美秋天,说秋天比那万物萌生,欣欣向荣的春天更胜过一筹,这是对自古以来那种悲秋的论调的有力否定。
“晴空一鹤排云上”,
“排”,推,这里是冲的意思。这句选择了典型事物具体生动地勾勒了一幅壮美的画面。你看,秋高气爽,万里晴空碧蓝蓝的,一只雪白的仙鹤穿云直上,色彩多么绚丽,动作多么矫健,充满了勃勃生机。这幅画面是对“秋日胜春朝”的生动注脚。
“便引诗情到碧霄”。
这句紧接上句直接抒写自己的感受,看到这一壮美的情境作者心中那激荡澎湃的诗情勃发出来,也像白鹤凌空一样,直冲云霄了。字里行间作者那乐观的情怀,昂扬的斗志呼之欲出。如果说,上句侧重写秋的“形美”,那么这句则突出秋的“神韵”,使“秋日胜春朝”的观点表现得更鲜明,更有力度。
我参加了解放荆门战役
王金生讲述 王泽群采写

转摘请注明来源:钟祥市红色文化研究会,作者:王泽群)
1949年2月,我参加了解放荆门战役。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69年,但那激烈的战斗场境和与敌军生死搏斗的画面,仍历历在目,终身难忘。
1924年8月,我出生在河南省新乡县农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5岁时父母先后离世,我成了孤儿。为地主放过牛,也沿村乞讨过,后来才被姑妈收养。但姑妈家也一贫如洗,有时候穷得连盐也吃不起。1948年,我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走上了革命道路。
我当时所在的部队,是江汉军区主力——独立一旅,我在一团一营三连二排当兵,记得连指导员叫王天强。因为我身高1.8米,个头高大、头脑灵活、作战勇敢,先后被提拔为班长、排长,还兼任过连尖刀班的班长。
1949年1月,国民党军华中“剿匪”总司令部为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南渡长江,将位于湖北省江汉地区的第十四兵团所属第七十九、第十五军等部收缩到荆门、当阳等地担任守备,掩护鄂西江防。当时,荆门县城守敌有方靖所部七十九军及6个地方保安大队,共计1.8万余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原军区所属江汉军区司令员张才千、政治委员刘建勋为给野战军尔后渡江作战扫清障碍,决定集中独立第一、第二旅和3个军分区的部队共l2个团发起荆门战役,以求歼敌第七十九军。
1月下旬,江汉军区司令员张才千率领独立一、二旅于钟祥的丰乐河、潞官淌等处先后西渡襄河,在襄沙公路线上的胡家集(今胡集镇)与敌七十九军交火,全歼敌七十九军一九四师五八〇团一营两个连。小试牛刀、初战告捷后,部队进入宜城地区,又歼灭敌五八〇团一营三连。
部队驻扎在宜城农村,一边作短暂休整,一边派员侦察荆门敌情和地形。部队在休整期间,开展了“诉苦运动”,通过控诉地主、恶霸的剥削和压迫,增强了部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那时候,战士们的情绪激动、斗志高昂,纷纷表态要为解放荆门、解放全中国作出自己的贡献,哪怕流血、牺牲。
不久,攻打荆门的战斗命令下达。我作为尖刀班班长,立即为战友们鼓劲:“打到荆门去,活捉方麻子(指敌七十九军军长方靖)!”尖刀班的战士个个都立下“军令状”,要在这次战斗中消灭多少敌人、缴获多少枪。大战在即,全班士气空前高涨。
2月2日,独立第一、第二旅由宜城南下。独立第一旅于4日凌晨袭占子陵铺,守军一个团南逃。同日上午,独立第一、第二旅分别从东、西两面围攻荆门守军第七十九军军部及4个团;军分区部队对城西南和城南的大烟墩、团林铺、鸦鹊铺等地国民党军进行阻击。
2日,我所在部队连夜出发,向100多里外的荆门奔袭。当时,每个战士要背上1条枪、4枚手榴弹、100多发子弹、半袋米、1个水壶、1把铁锹、1个被包,大约有好几十斤,但没有一个人掉队,没有一个人喊累。凌晨时分,部队与荆门外围敌军接触。敌人闻风而逃,仓皇向荆门县城聚集。
3日,我所在的独立一旅抵达荆门城东,我们按指定地点侦察地形。4日拂晓,随着信号弹的骤然升起,总攻开始了。我们一旅一团接受的战斗任务是向东宝山方向进攻。战斗刚开始,进展十分顺利。敌人似乎被我军的进攻打蒙了,在炮火的支援下,总攻开始仅仅1个小时,我们所在的一团一营就攻占了掇刀石以北公路两侧的高地。
随后,我带领的尖刀班跟随大部队继续向东宝山进攻。回过神来的敌军组织了有效的抵抗。敌守军1个团利用事先筑好的3道火力网及地堡猛烈还击,企图顽抗到底。
进攻部队立即进行火力还击,同时呼唤炮火掩护。就这样,我们和敌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我带领的尖刀班也分成几个火力小组,分头掩护爆破小组,对付进攻中难啃的硬骨头——地堡或暗火力点。
当天下午,面对我们猛烈攻击,敌军顶不住了。下午3时,我们的步兵在连续打退敌人的数次反击后,利用炮火延伸的瞬间,攻下制高点——东宝塔。残敌向城内逃窜,一营的兄弟部队乘势追击,顺势分头冲进城内,城内敌军乱成一团。
在兄弟部队突入城内的同时,我所在的部队又接到新的战斗任务——坚守掇刀石公路两旁高地,随时准备阻击突围的敌军,务求不让敌军大部队向南(沙洋方向)逃脱。我们尖刀班就放在阻击的第一线。
军情紧急,我和战士们都顾不上休息,马上挖起战壕来。接着大批突围的敌军就到了我们尖刀班扼守的必经之路。急于逃命的敌人根本来不及排列阵形,就在密集炮火的掩护下,端着武器嚎叫着冲了上来。我立即吩咐战士们沉住气,不要贸然开火,等敌人冲进500米范围内时,我大喊一声“打”,全班战士一齐开火,机枪、步枪交叉射击,敌人像割倒的麦子,倒下了一大片。
敌人的第一次冲锋被打退后,稍加休整,又发动了第二次冲锋。在挨了一顿手榴弹和大批子弹后,敌人的第二次冲锋又失败了。
接连打退了敌人两次进攻后,我让战士们清点了弹药,手榴弹、子弹所剩无几。眼看着山下的敌人又在准备第三次冲锋,我对全班战士作火线动员:“坚持就是胜利,忠于毛主席的时刻到了,立功的时候到了!”
92岁志愿军老兵,把记忆唱给你听
2019-07-22 08:50 来源:荆门晚报 编辑:李旭萍

黄祖德接受采访
  
  
黄祖德的军功章
  钟祥胡集白云山是一块红土地。近日,记者随荆门市传统文化传播协会和钟祥志愿者协会胡集分会的会员们一道,前往那里采访了92岁高龄的抗美援朝老兵黄祖德。
  黄祖德老人住在白云山赵集村。1952年6月,他被批准参军入朝,只带了两双鞋子一个雨单(无袖雨披),一件大衣,在前线一待就是5年多。
  上战场,几乎未打过仗
  在朝鲜战场,黄祖德所在连队驻守中线“前300”高地,对面是敌人阵地“394.8高地”。虽说随时准备打仗、牺牲,但他5年里几乎没打过仗,感到有点遗憾。1953年7月,《朝鲜停战协定》签署,“军事分界线”的牌子一插,双方各自的前线3公里,72小时内所有工事都要毁坏,联合国的飞机在上空检查。
  他接受采访时一直且歌且说,首先唱起了《志愿军战歌》: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
  他不时还说一段快板,“当里个当,当里个当,闲言碎语不要讲……”
  他唱的《志愿军入朝》,我们都是头一回听到:“1950年6月份,红红的太阳下了山,英雄的部队呀入了朝哇……”
  “您会说朝鲜话吗?大爷。”老人骄傲地说:“当然。”他逐一说着朝鲜各种日常用语,似乎感觉不够劲,干脆引吭高歌,唱起了朝语歌曲《在泉边》: “我们大家提着水桶,一同来到泉水边上,见一位战士背着脸儿,怕羞似的在洗衣裳……”
  冷枪冷炮处处险
  黄祖德所在阵地5年间虽没有爆发大规模战斗,但毕竟是火线,敌我双方相互“敲麻糖”,随时冷枪冷炮招呼,处处有危险。
  黄祖德说,在战场上,你不管到哪里,随时都要给自己挖“猫耳洞”,因为敌人随时炮击。一次正在抢修工事,敌人炮弹呼啸着就“吊”过来了,战友徐国礼还在找“猫耳洞”。黄祖德大声喊:“快卧倒。”炮弹在身边爆炸,两人被埋了一身土,幸好人没事。
  他介绍,“新兵怕大炮,老兵怕机枪”。炮弹爆炸后,弹皮是呈锅底形往上飞的,然后落下来,你就是在炸弹旁边,只要人卧倒用土掩盖着,就没事。不像机枪上来一扫射,只要被打中,身上就是好几颗子弹。
  有一次,一个战友被炸伤,当时坑道里只有重机枪班班长胡兴达、副班长聂光友、徐国礼、贾树熙和黄祖德5个人,伤员屁股被炸伤大声叫唤,很容易暴露目标,黄祖德耐心安慰鼓励伤员,将伤员救回来。
  有一名到前线慰问的文艺女兵,不好意思在工事中“方便”,想爬上交通沟解决,黄祖德一把拽她下来。她说:“同志,我要小便。”黄祖德坚决地说:“就在坑道解决。敌人的冷枪正瞄着呢!”后来听说这名女兵在别的部队的工事里因为同样的举动不幸牺牲了。《慰问志愿军小唱》是那位牺牲的女战友唱过的:
  “紧敲那个板来呀慢拉琴,我来唱光荣的志愿军……中国出了咱志愿军,和平幸福有保证……”
  服从安排建家国
  黄祖德1955年入党,被提升为8班班长,本来按规定应当年复员,当时指导员说,8班长你不复员,留下来带一年新兵。黄祖德大声回答:“我是党员,服从党的安排。”直到1957年上半年,他才回国。
  1957年刚返乡时,黄祖德和乡亲们一起参加水利建设,投身于襄河大堤加固加高工程热潮。下半年,服从组织安排进入荆襄磷矿地质队工作。1961年精兵简政时响应组织号召回乡发展农业,以后就一直在赵集村务农。老人说:“祖国最困难时期,需要发展矿业时,我去矿业;祖国需要发展农业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黄祖德说,想想朝鲜坑道里的生活,就一辈子不会怕苦。战场生活的艰苦程度,是局外人无法想象的。在前线基本没有洗过澡,没有吃过真正的“饭”,早晨就是每人一把“米茶米”。敌人是从这里撤下去的,知道这里有一口井,不时拿炮火轰,志愿军必须趁着炮火间隙抢水喝,抢回来的水用四方形的洋铁皮桶装好了存放在坑道里。虽然都是泥巴浆子水,也必须漱口、必须喝。用抢来的泥浆水熬稀饭,也只能用酒精点火来熬。无法用柴火,因为一旦用柴火,坑道里会冒烟,就会暴露目标。
  零下40摄氏度严寒,每个战士都要擦部队配发的冻疮膏。黄祖德老人手里捧着的圆形冻疮膏铁盒子已经变成了黑色,产生了岁月油亮的包浆。老人轻声唱起《祖国来信》:“我在战壕里学文化,通讯员小王跑来啦,笑嘻嘻交给我一封信……”
  他又豪迈地唱起《弹药库》:“我们来到弹药库,咱们的弹药真正多,送给鬼子当馍馍;爆破筒,三尺长,送给鬼子当干粮;手榴弹,真好看,送给鬼子当饼干……”
  借助媒体寻战友
  黄祖德老人有一块“和平万岁”纪念奖章,是1953年10月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送的。奖章正面红釉为底,有和平鸽一只,上有“和平万岁”4个字。40多年前,他把这个“宝贝”送给入伍参军去贵州服役的侄子。“忘战必危,我们不怕打仗,但我们打仗是为了扞卫和平。”他说。
  老人记忆力还是很好,60多年了,他还记得班里每个战友的名字。当时钟祥一起参加抗美援朝的老兵有冷水的刘国清,荆门同时入伍的抗美援朝战士有:张德清、郭世兴、石正炎、何普成。何普成名字谐音不好,每回一点名就成了“活不成”,惹得战友们取笑,但好在班里5个战友全部安全回国。坑道里战友5人,班长胡兴达、副班长聂光友、徐国礼、贾树熙、黄祖德。8班全体战士:山东石秋河、副班长四川的熊康林、四川的吴修恒、河南的陈克强(党员)。
  黄祖德老人希望媒体把战友名字登出来,更希望战友们健在,可以聚一聚。
  广大读者朋友,如果有知道黄祖德老人的战友信息的,请拨打热线电话:13597976616(汪)、13607261006(王)。(记者 汪兵洋 通讯员 王君 文/图)

市图书馆迎来首批红色书籍捐赠者
——文/钟祥新闻中心记者江学文 图/江学文 贺元香 魏林 罗书林
7月5日,市图书馆“红色书屋”迎来首批红色书籍捐赠者。市内外13名红色收藏家和乡土作家向市图书馆“红色书屋”捐赠了43本红色书籍。
当天,襄樊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宋国昌、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杨金华、市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罗凌云以及我市知名作家邹小帆、张宝庭、吴闲云等13名捐赠者分别向市图书馆捐赠送了自己创作或收藏的红色书籍。钟祥市图书馆副馆长寇江涛代表图书馆接受了捐赠,并为捐赠者一一颁发了收藏证书。
寇江涛表示,此次开展红色书籍征集活动,是希望通过图书馆开放的平台,让更多的年轻人从书中记住老一辈革命家用鲜血和生命为党和国家作出的卓越贡献,增强社会责任感,担当起建设国家,复兴民族的历史使命。通过阅读红色书籍,汲取红色革命精神、传承红色基因,不忘历史,与时俱进,在追梦路上不断添砖加瓦,增光添彩。
经清点整理,本次市图书馆获捐的43本红色书籍可划分为35种,待完成登记造册、入库上架后,便可与广大读者见面。
据了解,为了更好收集、整理红色书籍,宣传和保护红色文化,自今年5月起,市红色文化研究会和市图书馆联合发起筹建“钟祥红色书屋”,向社会发起“征集红色书籍 共建红色书屋”活动。目前,该征集活动仍在继续。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