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湖一民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我是柴湖新村五组的一户村民,长期在外务工。2016年回家探亲时,发现宅基地里矗立一高压线塔,乃王柴线110KV083号高压线塔。

高压线及高压线塔存在辐射问题,根据国家电力设施有关标准,经过居民生活区时有严格的水平和垂直距离要求,且辐射检测强度不能大于100微特斯拉。

本人自2016年开始反映此问题,先后致电或邮件或发帖向村、镇、开发区及荆门电力局,但都石沉大海,没有最终的解决问题。大柴湖开发区官网“咨询投诉”曾于2016年8月回复“您好!您反映的问题经调查,具体情况如下:1、王柴线迁改线路方案属省、荆门电力专家和技术人员根据柴湖实地情况确定。新线路全长7.6公里,共29个塔基,涉村庄单位10个,共216户。王柴线施工前经过开会、宣传和上门登记确认工作,经同意后进场施工。2、赔偿方案分永久性占地赔偿和临时性占地赔偿。您获赔偿3990元,其中永久性占地1950元,临时性占地2040元,已于2015年9月通过财政所打入您的指定账户。3、083铁塔,一塔四脚,东两塔脚占152部队土地,西两塔脚占用原渠道边,正在协调国土部门调查落实是否占用了私人宅基土地。”

本人曾致电荆门电力局,得到的答复是“王柴线设计施工无占用任何一户村民宅基地”。

关于赔偿问题,本人2016年已找过村、开发区,希望能退还赔偿金(因本人在外,不清楚是高压线塔),并希望政府出具“风险评估报告”。

2019年6月,本人委托专业技术人员对宅基地电场和磁场辐射检测,检测结论均为“超标”!

电力输送有关国计民生,我当然支持。可宅基地事关村民的切身、根本利益,发展也不能触碰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红线!

基于上,恳请新村村委、大柴湖开发区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关注解决!

谢谢!
首先声明,我不是标题党。

诸君先看看我前两年发的帖子:

我是钟祥柴湖镇新村一户村民,多年一直在外地工作。2016年8月1日回家探亲时,发现宅基地地里突兀的矗立了一庞然大物——王柴线083号110KV高压线塔。
    因为高压线塔永久性占用我合法宅基地,且高压线对周边环境的安全因素有明确要求,本人育有两个儿子,长子已至适婚年龄,有建房娶媳妇的刚性需求,高压线塔与迫切建房的矛盾让我心急如焚。
    就此问题,我先后联系咨询了荆门供电局(苏科长07242322022)、柴湖镇政府、柴湖信访办(吴主任)、新村村委(村长田玉定)、柴湖开发区(吴主任、李姓办事员)以及开发区基建(王主任13986975681),了解高压线塔占用我民宅的大概信息如下:
    2015年7-8月间,王柴线高压线施工以保证柴湖开发区供电需求。083号高压线塔支架需横跨152部队和我家宅基地,柴湖开发区与新村村委协商。因本人常年不在家,由邻居电话通知,本人接到的信息是——高压线下方的树木需砍伐,宅基地围墙边将装一电线杆,因安装电线杆需推倒围墙,政府赔付1000元(后确认加上毁坏的树苗、占用宅基、围墙拆建,共赔偿了3000多元)。

――――
因高压线塔有辐射,我曾就此问题向各级部门(村、镇、开发区、电力局)反馈,希望能出具权威的《安全评估》检测报告,关注解决我在宅基地建房的迫切必要需求。

谁知道,多方反馈后,仍无人(部门)给出一个明确答复,此事悬而未决!

而意外得到的一个信息,更让我惊诧莫名:
据闻,因王柴线高压线路工程对村民的影响,开发区曾补偿新村五组三户村民5万元,而3户村民到手的加起来不足4000元!!!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相对于敲骨吸髓来说,雁过拔毛是多么温柔呀。
大家新年好!
我是柴湖镇新村一户村民,多年一直在外地工作。2016年8月1日回家探亲时,发现宅基地地里突兀的矗立了一庞然大物——王柴线083号110KV高压线塔(见附件图片)。
因为高压线塔永久性占用我合法宅基地,且高压线对周边环境的安全因素有明确要求,本人育有两个儿子,长子已至适婚年龄,有建房娶媳妇的刚性需求,高压线塔与迫切建房的矛盾让我心急如焚。
就此问题,我先后联系咨询了荆门供电局(苏科长07242322022)、柴湖镇政府、柴湖信访办(吴主任)、新村村委(村长田玉定)、柴湖开发区(吴主任、李姓办事员)以及开发区基建(王主任13986975681),也在大柴湖经济开发区论坛发帖咨询。了解高压线塔占用我民宅的大概信息如下:
2015年7-8月间,王柴线高压线施工以保证柴湖开发区供电需求。083号高压线塔支架需横跨152部队和我家宅基地,柴湖开发区与新村村委协商。因本人常年不在家,由邻居电话通知,本人接到的信息是——高压线下方的树木需砍伐,宅基地围墙边将装一电线杆,因安装电线杆需推倒围墙,政府赔付1000元(后确认加上毁坏的树苗、占用宅基、围墙拆建,共赔偿了3000多元)。
本人查阅相关资料,并专门为此咨询供电系统专业人士,高压线对周边环境的水平和垂直安全距离有标准要求。
鉴于上述原因,本人有以下疑问:
1、高压线塔永久性占用我宅基地,作为户主,我没接到任何书面协商通知,在本人不了解详细施工方案、风险评估的前提下,仅仅由邻居电话通知,村干部做主赔付了3000元敷衍了事,这算不侵权?(柴湖开发区的解释是:因本人没在家,邻居作为委托人已与村里达成一致意见)。
2、我在自家宅基地施工建房是否有安全隐患(正常施工无意毁坏供电设施或高压线安全距离限制对建筑物造成严重危害)?
3、我现在急需建房,是否需办理什么手续?

此情况,我自2016年8月份开始反馈,但一直没得到重视和有效解决。

希望论坛里的电力或法律专业人士帮忙解疑,此情况怎么办?




湖北省郧西县三官洞林区共有5个行政村,蒿坪河村是其中之一。2015年7月20日,一家网站上出现了来自蒿坪河村上百人的实名举报材料,反映有人骗取、贪污、截留、挪用国家专项资金及各种补贴。

在此,我们不妨垂注下农村,发现这是一个被文明遗忘世界。

一、村官骗补成因分析

农村的腐败主要是利用公有资源谋私利,表现在出售集体资源、冒领各种农业补贴、扶贫资金等方面,这次央视曝光出来只是冰山一角。但各种冒领绝非一人所能操作,必然是个窝案,至少乡镇级政府里有人,甚至很可能县级政府里都有人在染指的。

就事论事,郧西三官洞林区蒿坪河村支书明庭友动起了歪脑子来,想中饱私囊,必须有关键人物帮助他造假并蒙混过关。这个关键人物就是其妹夫田丰龙。因为他即是林区财政所会计,又兼任村会计,这个身份确实可以做点手脚的。

那么这份造假的名单报上去了,林区(镇级)政府和县级政府为何不加仔细核实呢?这乡、县政府本身都有雁过拔笔念头的,能截留一笔是一笔的,剩下部分就由着村官们去分羹了。其实,很多骗补就是县、乡、村三级一起做假作案的。甚至有些地方,还会出现村民与村官合谋起来骗补的,村官从中抽取部分,而村民则抱着“白拿白不拿”的心态,多少争取到了一点,反正是国家白给的。人都有私心的。

我们还是回到农村的政治生态。

农村确实很黑暗的,像是个“小山头”,任人唯亲比政府序列还要厉害,这样的人事格局往往:支书是娘舅,主任是外甥,会计是女婿,小学校长是表兄……有些村流氓就成了狗腿。村官则由地方强势家族把控,甚出现了许多“世袭”的现象。就像湖北郧西县村官骗补案中,核心人物明庭友和田丰龙就是连襟关系,就像河北石家庄某案中,何姓村支书被射杀后,又由其子担任村支书,其实,村支书这职位一直何氏家族把持着。

村官诞生无非就是“二个原则”:一是比人多,有压倒性的人数优势,他是宗族头人;二比权势,有上层政治资源或有经济实力,他是地方强人。这些人本身在农村素来比较有威望,通过村民选举的形式,来获取其统治农村的合法性。

虽然村支书形式上由村支部党员选出,而村主任形式上由全体村民选出,但是这种选举只是浮于形式的,可以通过买票来实现自己当选。另外,无论村党员还是村民选举之后,最后还需要上级乡镇政府确认的。须知上级乡镇政府确认才是最为核心一步,如果村官不是乡镇上圈定的人,一级压一级,村官根本开展不了工作的。这就导致村委会是向上级乡镇负责的,而非向全体村民负责的。

这样产生的村官,既是村里的头人,又是乡级政府的代理人,这样一来,他完全可以在村里一手遮天,将整个村变成他一人的村,大搞自己人治的那一套。从这个角度而言,村委会理论上是自治组织,但实际操作又与理论偏离极其严重。

国家很多惠民政策比如国家和地方的大笔补助,又通过村委会来代办的。如果村领导班子不向村民宣贯,那就很容易被他们内部消化掉的。村官作为村民与政府的“中间桥梁”,又处于权力末梢,“山高皇帝远”,谁不见钱眼开,那可真是圣人了。

正因为如此,村官利用起自己“中间桥梁”的身份,近水楼台先得月,骗取、贪污、截留、挪用国家专项资金及各种补贴就变得司空见惯了。

而农村信息相对于城市要闭塞多少了去的,广大村民根本不具备知情权的,加之村民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大字没识几个,遑论法律知识了,因此维权意识是相当薄弱的,这更为残酷的腐败提供了温床。

再说了,即使村民知道村官冒领了自己的补贴之后,又能怎么样?

村民维权成本太高了!村官虽不是政府序列,但也算是官,比起村民的社会资源要多得多了,在官官相护和稳定压倒一切的大环境之下,村民维权出路似乎只有二条:一条是拔刀相向私力维权;一条是忍气吞声徒自认栽。你看看央视曝农补黑幕,郧西县三官洞林区村民举报村支书明庭友有一年多,查查各大论坛又有多少个举报帖,但直到央视作新闻调查,依然是糊涂账一笔,无论是问林区政府还是郧西县政府都是一问三不知,根本不想管一管的。

从现在农村的政治生态来看,农村真的是自治啊,地方政府懒得管一管,甚至也有私心盯着惠农补贴不放,恨不能截留下来。这种农村管理模式,自然导致村官们胡作非为,由着自己搞花样自治了,所以农村才是最最典型的人治社会。

二、远离文明的农村

有人说,农村为何如此黑暗?其实,并不是农村现在就黑暗了,而是农村还是二千年前的农村,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状态。

现在,虽然党和国家形式上是非常重视农业、农村、农民工作的,但只不过是通过“一号文件”的形式来昭告并展示一下罢了,真的是“山高皇帝远”,再好的政策也是“春风不度玉门关”的。

原因就是中国对农村的治理方式跟对城市的完全不一样,属于两套体系,即大家熟悉“城乡二元”格局。农村确实属于无政府状态。乡镇政府对县市上级政府负责,县市政府对省级上级政府负责,省级政府对国家中央政府负责,最后貌似只有中央政府对农民负责了一般,就本身就是一个比较荒诞的逻辑怪圈。下级对上级负责,那么下级出了事,多少会有点护犊心理的,这也是人之常情的。

这种社会治理构架,加上“城乡二元化”格局,最终导致农村真的处于“自治”状态了,但又是典型的“自生自灭”式的自治。就是我们大家看到的,农村的人均资源和能获得公共服务、社会福利、教育机会、工作机会等等比城市少得多,不是一般的少得多,简直是少到了基本空白的程度。有限的资源在农村又争得比较白热化。村官掌握着一定知情权和分配权的,人都是有私心的,自然要为自己和亲属多争一点低保福利和惠家补贴等等,甚至有些人就是动起歪脑筋,通过造假虚报的方式来谋取私心利,这样腐败也在所难免了。

其实,农村腐败的特征是非常简单的,发展的地方就村官卖地分钱,偏僻点地方就村官分低保和农补,性质都是中饱私囊的,侵蚀的正是广大村民的利益。

我要说的是,现在农村根本不是文明世界,不是文明世界,不是文明世界!更符合丛林或者原始社会的。大家都想抢点有限的资源,那么抢不过来怎么办?那就只有背井离乡逃到城市去打工,寻找生存的机会。

因此,比起村官腐败更为严重的就是,不少农村劳动力都涌向了城市,导致农村的空心化,我们农村在慢慢消失。这种趋势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改观,长此以往,不用30年时间,中国农村不是给城市扩张兼并掉,就是彻底空心化后一片荒芜,也就是中国农村要整体性消亡的。

别想着农村有多腐败多黑暗,腐败和黑暗乃是全国上上下下都有的事,这是普遍性的问题;别以为中国农村处处都在搞拆迁,处处都有惠农补贴、扶贫资金,好像有多少油水一般,这是特殊性的问题。

许多农村早已人烟稀少了,只有春节期间会有那么点人气的。这些地方除了青山绿水啥都没的,村支书、村主任没人想当,想捞这几个小钱,还真不如出门去打工。特别是现在,政府给农民的补贴和资金都直接打进农民卡上的,根本不经过村里的,普通农村的基建上万基本就由镇上定的,一个村也就几个低保名额,一个月二三百,就靠这种分配权力,能搞出多大的腐败来?!

能搞腐败的就是像郧西县三官洞林区,有大面积的林区可以做文章,还有就是一些面临拆迁的城中村、城郊村才可以做文章的。这些农村其实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农村了,这些都是极端个例,都有其特殊的资源禀赋,并不能代表整个中国农村的。

笔者作为一个农家子弟,观察农村已久,在我看来,中国的农村其实就是城市的“殖民地”,农村不是工业社会,也不是现代社会。我们国家甚至都没有对农村直接统治,而是采取了英国对印度的统治方式:农村的官员们不是公务员,这是一种间接统治,不像对城市的统治是直接统治。

我们农村早已被城市遗弃,这种思维导致了政府慢慢地放弃管理,谁还会认真地做中央提出的“精准扶贫”?就是任由村官们去瞎折腾的,只要不闹出大事来,就听之任之。即使真出了事情,也是护着村官的,毕竟工作是搞村官去做的。

结语

“春风不度玉门关”,农村只等春风来,绝对是不可取的。

最近的一些有关柴湖人或河南人素质的非议,让人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我们有些“钟祥人”,有些纳粹的竭斯底里,混淆逻辑。

他们喜欢斩钉截铁地把人按区域进行分类,以此来证明他毫无来由的高贵,斯谓“京巴”——有高贵的血统吗?其实就是狗嘛。

他们似乎忘记了:在很久很久以前,他的祖先和千千万万的猴子一样,毫无二致。

我生在湖北,我是钟祥人。当然我也是柴湖人。

作为钟祥人,我有很多引以为傲的东西。
作为河南人的后裔,我整理一些柴湖人河南老家的一点资料,请各位明鉴。

李白有一首诗,是说河南的——“此地多英豪,邈然不可攀。”
河南有悠久的历史,是中原文明的发源地。
说河南人素质低,是很可笑的,也许你的祖上也来自于河南的哪个山洞呢?

河南历史上有很多让我们如雷贯耳的名字。随便捻几个过来——
《后汉书》作者范晔、《神灭论》作者范缜(据说两位就来自柴湖人的老家,河南淅川)...
现代史上的名人:哲学家冯友兰、诗人李季、作家姚雪垠(来自南阳)
秦国第一相、辅佐秦穆公成就春秋五霸之一的百里奚,就出生在南阳城西麒麟岗。
还有三国的名将黄忠、魏延,南北朝文学家庚信、唐代诗人韩愈等,有趣的是“打油诗”鼻祖唐人张打油也是南阳人。
南阳的二月河、乔典运、田中禾、周大新、柳建伟,个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如今,国家还有一大批南阳籍两院院士。
需要指出的是,今天我们使用的五笔字形发明人王永明也是南阳人。
彭雪枫是抗战时期牺牲的位阶仅次于左权的中共高级将领。他能文能武,是新四军杰出的指挥员。彭雪枫是南阳市镇平县人。
南阳的杜凤瑞是空军战斗英雄,1958年10月10日,他所在飞行中队于福建龙田上空,同窜犯大陆的台湾国民党空军6驾飞机展开激战,他驾4号机直插国民党机群,击落其中一驾,后被迫跳伞时,遭敌机袭击,壮烈牺牲,年仅25岁。

...
(一个年青的日本女子问) "昨天我家中被贼偷了,有人说是中国人干的,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答:南桔北枳: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桔生淮南则为桔,桔生淮北则为枳"。中华民族是知书达理的民族,人民勤劳、善良,在华夏大地创造出了璀璨的中华文明,贵国的先民早在唐朝就曾经拜揭过中华帝国,学习过礼仪和文化。但我想在经历了几千年的洗礼以后,贵国在礼仪上已经遗忘了许多,以至于生长于礼仪之帮的中国人民,来到贵国就有可能迷失本心。我记得战国时晏子出使楚国,曾经说齐国人可以在故园安居乐业,而到楚国却成为盗贼,原因仅在于民风问题。因此我建议贵国的政府应该致力于民众道德礼仪的培养,只有环境好了,才可以杜绝偷盗,才可以从根本上防止贵国人民忘记礼仪廉耻。
——柴湖人也是钟祥人,柴湖的问题也是钟祥的问题,对一些不良现象,每一个善良的人都深恶痛绝,我们就不能从根源上思考:钟祥的“环境”好吗?


(一日本老头问) "我们很多日本人认为南京大屠杀根本没有发生过,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答:掩耳盗铃: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首先您的逻辑是错误的。历史是事实,是不能改变的,不是贵国人民,无论多少认为没有发生就没有发生。历史就是历史,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任何掩耳盗铃的企图都是徒然的。如果我说大多数的中国人都认为日本其实是中华民族的后裔,日本民族起源于我过秦王朝一个方士携三千童男童女东海寻访仙山的事件,我想贵国政府、贵国人民,和您本人也会觉得这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当然我作为中国总理,也觉得这件事情不能接受,因为在心理上我不能容忍中华民族的后裔数典忘祖。
——除柴湖以外,非常荒谬的事情,我们哪个乡镇没有发生过呢?


(一自称日本渔民的年轻人问)"我来自长崎,我们那的水受到了很大的污染,这是由与跟中国靠得比较近的缘故,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答:疑邻偷斧:您来自长崎,我感到非常的遗憾,为了您失去的亲人,为了遇难死去的长崎居民,为了那些在二战中受到法西斯迫害的民众而哀悼。战争是残酷的,是军国主义者用来满足贪欲的工具,作为爱好和平的人民一份子,我们都应当加以警觉。我在国内的时候也听我国的一些渔民反应过,现在东海打鱼越来越少,他们把原因归为贵国对海水的污染,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何地,今天您的提醒使我明了--原来是长崎。当时我就对那些渔民说,你们这种想法是错误并且愚蠢的,不仔细的反思自己的行为,而将原因归结为外在的原因,是在推卸责任,是非常卑劣和无耻的。古时我国有个预言故事叫做"疑邻偷斧",非常有教育意义,我希望您能在闲暇期间仔细通读,如果有所启发,找到了自己内心的斧头,我们再交流看法。
——我们有没有找到自己心里的“斧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