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尼诗的夜色

谁在写,谁在看......

03-09 22:17阅读 1.9万情系钟祥
    阳光明媚,吃过午饭,我陪爸爸妈妈骑车踏青,从皇庄到钟祥大桥,经过文集镇,上钟祥二桥再到西环路经东环路回家。途径皇庄纺织厂拆迁区域的时候,看到一片废墟,不禁有些伤感......
    奶奶的房子已经夷为平地了,仿佛在不久前这里还住着很多熟悉的人,隔壁的爷爷奶奶,叔叔婶婶,每次去都会热情跟我打招呼,院子里的麻将铺里总是人满为患......妈妈说学校那边也已经推平了,我曾经就读过几年的子弟学校,虽然早就没有学生了,但操场和教学楼都还一直在,如今,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记得以前在外地,每年回来,爸爸总会带着我去曾经的造船厂走一走,在那边有一大片低矮的房子,那里有我曾经的家,爸爸指着一处小平房对我说:“你读学前班的时候,我们就住这里”。起先还有一部分人住在那些低矮的房子里,后来渐渐地都搬走了,那边也就空了,几乎没有人住在那里了,后来,没有再去过,可我总会想起小时候,与小伙伴在大堤上玩耍,堤内是家园,堤外是汉江河,小时候的汉江河特别干净,总有捉不完的鱼,丢不完的鞋和挨不完的打,最喜欢在岸边废旧待修理的船上钻来钻去,过家家,那条岸边的旧船就像我们的城堡......
    后来搬到了皇庄,也就是这条街载满了我童年的所有,爸爸告诉我,在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皇庄是整个钟祥最繁华的地方,当时皇庄有个码头,城关都买不到的东西,皇庄准能买到,我想象不到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皇庄是何等繁荣的景象,在我的记忆里,皇庄一直就是这样的,像一个上了年纪的阿姨,相貌平平却慈祥又温暖,这条老街上很多商铺都开了很多年,早餐铺,理发店,百货店,五金店,卖蔬菜的小摊......从年轻到迟暮基本都是熟悉的脸,有一家卖早餐的,从我念小学的时候每天都会在那里买早餐,一晃几十年了,店主也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偶尔经过那家店却还能听到他叫我的乳名,如今,那里也要拆掉了......
    许多年以后,这里的曾经还有多少人会记得?
    有没有人还记得曾经的航运公司?曾经因为自己身为“水上人”而倍感自豪!祖辈们用一条条小船组建起来的航运公司,曾经何等辉煌!航运公司发展最好的时候开办了造船厂、电瓶厂、纺织厂、子弟学校,后来电瓶厂和纺织厂脱离了航运公司,成为独立的厂。我没能有幸见证航运公司的崛起,却经历了它的陨落,虽然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孩子,作为一个“半旁观者”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世态炎凉与世事无常。有人可还记得当年那轰动一时的“航运公司非法破产”事件?一颗耀眼的星星的陨落从来都只是一瞬间,温总理说“公平像太阳一样照在每个人的身上”可这世上总有太阳照不到的地方,你们知道有人因为买不起吃的去菜市场捡烂菜叶回去吃吗?你们知道有人因为生病无钱医治只能绝望等死吗?这些我都亲眼见过......
    忘不了那年冬夜,大年初一,冷的彻骨,爸爸心脏病发,妈妈不敢离开,唯有我,还是个孩子的我独自一人在凌晨的夜里去人民医院找医生,却被医生告知不出诊,那种绝望,我经历过......
    时过境迁,当年的辉煌,曾经的苦难连同航运公司的牌匾都被岁月偷偷带走,不留痕迹...
    如今因为拆迁,曾经聚集在一起的“水上人”都各奔东西,也许那些曾经也将被遗忘,多年后是否还会有人偶尔记得起曾经的航运公司,曾经的辉煌,曾经的皇庄街,曾经的繁荣景象......
    路过二桥的时候,爸爸说要在桥中间歇一歇,我们把车子停在路边,爸爸指着江的一边对我说:“那里是我小时候拉纤的地方”我对他笑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知道爸爸对这片水有着不一样的感情。他指着一片水域接着说:“我们架船的人懂得看水,那片水的中间有一条细细的分界线,左边就是浅水右边是陡深的水,船走到这里最容易翻”看到爸爸的样子,我有些难过,南水北调以后汉江河的水就越来越少了,且江水污染严重。
    这么多年过来了,天已经不是当初那片天,水也不是当初那片水了,人心呢?
57
默默的热爱着自己的家乡不行?那些默默做着好事的义工们,不要再默默的做了,来论坛喊口号吧,要不然容易像太监!
因为有人质疑了观点,就是没有良知的钟祥人?
棚改是棚改,高铁是高铁,所有的观点与质疑都是就事论事,不存在因为棚改迁怒高铁。
咱们文明讨论,摆事实讲道理,因为质疑了他,大家都变成没有良知的钟祥人了。
所以,从头到尾,这所有的事情,这位先生都认为是别人的问题,他自己就没有问题,他并没有觉得自己的措辞有问题,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言论给别人造成了伤害,也并没有觉得自己在某些问题上太过于自以为是,没有事实,没有依据,信口开河。
他不能被质疑,你质疑他,你就是没有良知,不配做个钟祥人!
最后,这位先生又洋洋洒洒的开了一篇帖子,并赋诗一首,让那些质疑了他的人“保留仅存的一点点良知”并且“以大局为重”不要再质疑他了。
真是难为这位先生了,我代表所有的“没有良知的钟祥人”感谢他的“以大局为重”
可是这位先生,始终没有对被他言辞伤害的皇庄私房拆迁户们道歉。
对我来说,结束了,我又要开始忙碌的工作了,没时间在论坛磨嘴皮子
我仍然会默默的热爱我的家乡,默默的用实际行动影响身边的人,尽我所能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即使会像太监,
我也不愿意像那位先生一样,只是在论坛喊喊口号,夸夸其谈而已
30

求助:手机摔碎了

2018-11-08阅读 20万情系钟祥
40
13
10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