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条wu

随性随心笑傲活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说说我的书法爱好

流金 07-10 10:56 阅读 4118 回复 16
    我出生在“商品粮”家庭,相对于农村孩子来讲,从小的见识和接触的有识之士要比他们宽泛的多,或从生活的方式而言,“商品粮”孩子把自己的读书之外的时间都用在了“见识”玩耍的过程中。
    读初中的时候,一些武汉下乡知识青年从插队的农村逐步安排到镇上的部门单位工作。有一天我到供销社买盐,看见一个年轻的男营业员,在柜台上用毛笔在报纸上写字,见他悬腕运笔轻松潇洒,写出来的字规整漂亮,秤完盐,我就在其身边驻足观看,男营业员用地道的武汉话问我:你们学校有没有开设书法课?我说:读小学的时候写过毛笔字,上初中了,就没有写过毛笔字。其实在学校我的钢笔字还算写的比较好,老师还经常安排我办黑板报,只是不知道写毛笔字和书法呈现的转递关系。我清晰的记得,男营业员把毛笔递给我,“你写几个字看看”,我拿起笔,右手肘部枕在柜台上,在报纸上写下了几个字,他将报纸转过身看了一下说,写字要讲究提按顿挫,每一个笔画要有藏锋回锋,我心里咯噔一下,不自觉的感到很“羞愧”似的。可能是自我觉得武汉话固有的一种霸气,让我再也不敢到供销社去见这个男营业员了。
    不自不觉的高中两年毕业了,我到姐姐工作的单位去玩,单位里有一个同学的哥哥也在那里工作,我时常到其寝室玩耍,他的寝室里面到处都是写满毛笔字扔下的“白纸”,再看他用毛笔在“白纸”上写字时,墨水在纸上隐渗出的韵味十足,美感充溢,我深深陶醉了,只是当时我真不知道那就是宣纸,我玩味其中,潜意识中忽然萌生了一种学写毛笔字的冲动。
    我记得在1981年过完年后的一天,我到新华书店购买了一本五体诗字贴,然后搜罗姐姐单位订的旧报纸,盲目的开始了学练书法的爱好,及至参加工作到钟祥棉纺厂后,因为大都是年轻人,朝气蓬勃、读书学习之风甚是高涨,厂里几千人可以说各种各样的人才集聚一起,活力四射,俨然“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我因“书法”鸣响于全厂,时不时的制度上墙,标语悬挂,也展露才华,也使得我在书法上造诣上更加自信。殊不知毛笔字跟书法是两回事呢!在书法的爱好初期,我压根就没有想到学练书法那是有很多的讲究和学问的。一个偶然遇到了同学潘丹良,他说他在跟钟祥书法大师刘继昌学习书法,而且他的行书得到了刘继昌老师的大加赞誉。第二天我专程步行到孔庙潘丹良的家里,向他借了一本《书法概要》,读罢,方知书法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简单的毛笔字。后来他去当兵了,我再也没有跟他联系没有了切磋(现在是荆门市文联主席)。
    我想,人墨染了一种爱好,只要有心总会碰到“三人行必有我师”的机遇,在棉纺厂工作期间,我就遇到了可以说在我书法爱好过程中最重要的一个人——朱修福先生,是他让我在书法悟性上茅塞顿开,是他让我在学练书法的技巧上“拨乱反正”,并指导我进行书法创作,让我的书法作品第一次在钟祥大礼堂登堂入室。后来,我的书法作品相继在原荆州地区入选参展,湖北日报上选登,并入选钟祥文化馆选编的《钟祥书法作品集》,钟祥老年书法协会选编的《钟祥中老年书法作品集》。
    还有一个人也是我爱好书法的“动力源”,原在棉纺厂工作、现为钟祥书法大家的李克金先生,他年长于我,我和他早年是同事,也是我书法爱好“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的朋友。
    我过去在爱好上选择了很多,都因为天分不适而放弃,爱好书法虽说是一个偶然选择,兴许是缘分,却使得我有潜质继续“爱好”到现在,我没有想过要出名,也没有想过利益缠身,仅仅就是一种补充业余生活空虚的方式,也许往后一直到老,我还得“抒发”下去,不间断也好,间或也罢。
    我想,一般来说,爱好是业余的,爱好是生动的,爱好充满了五颜六色。爱好也是有条件的,需要不吝时间去培育,爱好也是趣味相投者的共同语言,有说“独学无友孤陋寡闻”,能和“同道者”在一起喝喝小酒,交流切磋,无不是一件快乐生活的事情。
乡政府领导和机关干部都下乡去了,政府大院内仅留下一个门卫和食堂的炊事员。
上午,市政府某部门一领导打电话到乡政府,接电话的是炊事员崔师傅。
市政府领导:你好!是XX乡政府吗?
崔师傅:你好!是的。
部门领导:你们乡长在吗?
崔师傅:不在,他们都下乡去了。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部门领导:那好,他们不在,麻烦你转告乡长,请将你们乡镇的市场疲软材料报送到市里来。
崔师傅:好的,乡长回来我就转告他。
乡长下午3点回到乡政府。
崔师傅不懂什么“市场疲软”,接听电话时以为是“食堂皮腕”。想就没有想,即刻找到乡长上报了市里电话内容。
崔师傅:X乡长,市里上午打电话来说,要您把食堂的皮腕材料送到市里去。
乡长一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发愣问道,你说什么?市里要我们把食堂的皮腕材料送过去?
崔师傅说,嗯,是的。
镇长想,前几天某部门领导是来过我们乡,是否将皮腕材料放在食堂忘记带走了?
乡长就对崔师傅说:你马上在食堂找找看,看皮腕材料放在什么地方?
崔师傅和门卫一起在食堂翻找遍了,就是没有看到什么皮腕材料。
乡长也着急了。
便来到办公室打电话请示某部门领导:X领导,你上午打电话说,要把食堂的皮腕材料送到你那里,可是我们找遍了也没有找到,请问,你放在什么地方了?
部门领导:你说什么呀?我是说,要将你们乡镇市场疲软的材料送过来。
乡长恍然大悟,又气愤又好笑的来到食堂。
大声说道:“老崔啊,老崔,你搞什么名堂,你接电话时究竟是要报送市场疲软的材料,还是食堂皮腕的材料”?
老崔道:是食堂的皮腕材料。
乡长气急的说:你**,领导交代的是要把乡镇市场疲软的材料报过去,不是什么食堂皮腕材料,你懂不懂啊,你你你.....
    老婆腹痛半年多时间,在本地大小医院都去看过,就是不见好转,因为腹痛时间太长没有治愈,心里免不了有些焦急甚或担忧癌症缠身。平常,老公只是安慰她,要她在家注意饮食,好好养病。可老婆心里想,老公是不是隐瞒我的病情?且一直以来也不跟她说“腹痛”的病因。心结难解啊!
    晚上老婆索性跟老公说,我这个病啊看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个明确的诊断,我们是不是到省城去检查一下。老公回答说:可以!当即决定,明天就去省城。
    到了省城知名大医院,CT检查,拍片,做了一系列的诊治。因为检查结果要等一个小时才能出来,老公就叫老婆在一楼大厅休息,他在楼上等结果出来。一小时后,老公拿到了结果。从楼上下来,走在下楼台阶上,一个蚊虫叮到了自己的眼睛上,便很自然的用手揉了一下眼睛,可老公这一不经意间的小动作,恰巧被坐在一楼休息座位上的老婆看见了,霎时,一下子从座位上软瘫到桌椅下。老公见状,立马上前扶起老婆。问道:老婆你怎么了?还没有缓过神来的老婆说:检查结果是不是得了癌症啊?老公答到:就是慢性胃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婆问:你不要骗我,我刚才看你下楼的时候,你就流眼泪了?你在胡说什么啊?一个蚊子叮在眼睛上了,我揉了一下眼睛。你怎么这么敏感啊?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
  我的“爱好”是从读初中的时候开始萌芽的。
  那个时候,学校周边有一个笛子吹的非常牛X的人,每天早上在其家后院吹笛子,起初,我只是感觉这个笛子吹奏出来的音乐非常动听悦耳,尤其是清晨,树林中伴随笛音颤颤,袅袅的薄雾悠悠而起,我的心灵瞬时升腾起美好的渴望,我要学吹笛子。
    第二天早上我刻意提前半小时起床,在馆子花了6分钱买了两个圈子粑粑,便径直往学校走去,欲到吹笛子的那个老师家里,现场聆听其笛子吹奏。老远处,我就听到了笛音时而激荡,时而婉转,那种美妙的乐曲,促使我如醉如痴,让我加快脚步。来到了吹奏笛子的老师家。笛子老师的家在路边靠东第三家,农家后院里栽种的全是柳树,我跳过路边的一个小沟,缓慢的绕过树林,深怕惊扰了笛子老师的雅兴。这时笛子老师正痴迷的沉浸在笛子吹奏的音乐中,手指在笛孔上飞速的弹起按下,从笛子的管孔中飞扬出曼妙的乐声。其身体也随着音乐的起伏,而不由自主的微微的摇晃。我近距离的看到了笛子老师的真身,笛子老师大概30多岁,中等身材,虽是农家子弟,脸上却看不出庄稼汉子的“面膜”,看到我来到近前,笛子老师当即嘎然停止了吹奏,问我:你搞么事?我说:你笛子吹的好听,我想跟你学吹笛子,我直言道。笛子老师了解我是附近学校里的学生,随即带我到他的家里,进门就见其四方桌上,摆满了他自己制作的长短不一的笛子,全部是新做的。我感到非常的惊讶,我说:你不仅会吹笛子,而且会做笛子啊?!他说:笛子分多钟调门的,什么G调的,F调的等等,吹奏出来的音乐表现都不一样。我哪能听得懂呢?他随手挑了一直笛子,你如果真心想学,送你一只笛子,我说:以后我就跟你学吹笛子。不知道当时是否学音乐的人没有现代人心里愿望强烈,老师带音乐学生也没有像现在一样金钱使然,只是想,有的传带就感觉欣然。笛子老师便满口答应,丝毫没有拒之门外的意思,更不要说钱不钱的问题。因为要上学,当时没有更多的时间听他讲述笛子的基础知识,离开的时候,我问道:忘了问老师贵姓?他回答说:我姓董。“董老师,我要去上课了,有时间,我就来跟你学吹笛子”。
    因为我在航运公司读小学的时候,学校的音乐老师刘满勤老师就教过我们简谱的常识,接触过扬琴、手风琴等,大致了解一点音乐基础知识,所以,我对自己学吹笛子抱有很大的信心。一连半个月的早上,我每天7点钟准时到董老师家学吹笛子半小时,及至放暑假,我也没有放弃过。后来,董老师点拨我说,吹笛子要有喉音发出颤音,才能把吹奏出的音乐悦耳动听,就跟唱歌一样。之后的很长时间,我不断练习,可是,仍然没有“达标”。我遗憾,原来爱好也有天生因缘。努力这么长时间,我自我感觉看似简单的东西,我可是也学不好了。半年后,我自觉与笛子无缘,便来到董老师家,送还了他送给我的那只竹笛,我说,我想再听听你的笛子吹奏曲。董老师拿起桌子上的一只D调的笛子,吹起了《扬鞭催马运粮忙》。
    回家的路上,《扬鞭催马运粮忙》始终萦绕在我的耳边、脑海中。
    我想:人要有爱好,尤其是当今社会的年轻人。
    爱好,是现代都市浮躁流行病的镇定剂,爱好是生活的调味剂,爱好是人一生中留下的纪念,爱好是升华灵魂的素养,爱好是一种品味。

阿北

流金 06-25 10:53 阅读 9685 回复 15
三个月前的晚上,我接到阿北的舅母打来的电话,电话中她哭诉着说,翔云鞋厂、还有两栋房产一并被法院封存了,估计两个月后法院将进行公开拍卖,以清偿银行贷款。在法院进行拍卖的前三天,阿北打电话告诉我,能否到温州来一趟,我答应了,随即他帮我定了火车票,第二天我从钟祥转车到武昌,再从武昌乘坐1585次列车到温州,一路上,我辗转反侧,脑子里全是和阿北交往10年时间的记忆片段,
阿北是土生土长的温州瑞安人,祖上靠打鱼、种田为生,14岁时父亲去世,改革开放初期,20的他便和其他温州人一样,全国各地到处闯荡,他说,“我曾到你们湖北的仙桃、石首等地收过旧发电机,第一次接单,我就赚了1万多元”,“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你们湖北人很狡猾,我在仙桃就被当地人骗了,以至于到现在我还有点害怕和你们湖北人打交道”。我说:你怎么还敢跟我交往呢(其实我是为他打工)?“你是个厚道之人”,阿北说。
2009年6月,正当人们对温州的传统产业何去何从?科技转型能否承接温州规模浩大的民运经济发展之际,阿北承办了的瑞安市民营经济发展展望论坛,一时,瑞安假日大酒店热闹非凡,大型会议室里座无虚席,来的可都是温州、瑞安企业界的大佬们,温州市、瑞安市的部分领导,主讲嘉宾邀请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5位大师级的人物,这一场指点迷津的盛会,为瑞安市的企业家们醍醐灌顶,拨云见日。阿北也在这次论坛上大放异彩,赚足了眼球。他的名声也在整个瑞安甚或温州企业界“响彻云霄”,不过这次论坛阿北花了近百万元。
2010年10月,我和他一起坐飞机到北京,在人民大会堂花费近10万元请客吃了顿饭,所有这些,他都是想在政治上求得上进。他曾经在办公室公开地跟我说,人有钱了,就要有非分之想,他是要想谋划温州政协委员一职呢。
阿北很忙,说真的,他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稍事调整一下自己的思维、身体,每天早上起床后便来到办公室,跟我交代一下事情,有时甚至很早他就开车离开公司,2岁的女儿病了,在医院住院,他根本无暇顾及,却每天奔波在与人打交道的生意场上。
火车经过14小时的疾驰,缓缓进站了。我出站后,在温州火车站广场上,阿北站在自己的座驾边上向我打招呼,穿过人群,我坐上了宝马745。他载着我,来到一个典雅的小酒店,他从车上拿出一瓶五粮液,“你自己喝吧”。阿北不喝酒、不抽烟,酒放在桌子上,上菜了,我自斟自饮,他要了杯玉米羹,两人边吃边聊。他说,我这一生啊,太相信人了,太讲义气了,半辈子苦心经营盘下来的财产,就这样被被葬送了。然后悉数跟我说起了官司的事情,说句实话,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从2005年开始到2011年,他先后为其3个儿时的朋友做贷款担保达9000万元,也许是温州的整个传统经济遇到了时代的政策变迁,使得靠密集型人力资源支撑的企业夕阳西下,辉煌不再,三个被担保的企业老板都是从事鞋业生产的,因为款式、价格、市场拓展等原因,银行的钱用完了,自己的钱用完了,企业苟延残喘几年时间,仍然不见一点起色,银行一纸诉状到法院,连带他惹下了一连串的的官司,官司倒不让人怕什么,怕的是,被担保的三个人在法院传票之际,像人间蒸发一般,瞬间不知去向了。那就只有找担保人了。说着,说着,阿北用温州话骂起人来。我非常理解阿北的心情。我说:你请了律师吗?“请了”,“明天我们一起和律师见个面在一起聊聊吧”!
第二天,吃罢早餐,八点整,我和阿北一起开车来到瑞安一律师事务所,和李律师就官司问题进行了研究,李律师说,这个官司经法院多次开庭审理,判决后被告人均不履行责任,且当事人拒接配合逃之夭夭,连带责任人将承担全部责任。冤啊,法律是不讲人情!我说,站在担保人的角度上,阿北有没有可行之权利为自己讨回公道,李律师说,你可以起诉被你担保的人,追回自己的利益,《担保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问题是,现在过去的被担保人,人就找不到了,起诉要花钱,且还不定猴年马月能追偿到自己的权益,阿北确实回天无术了。
第三天,温州中院在某大酒店举行拍卖会。拍卖标的——翔云公司厂区大楼,起拍价,6500万元,竞价现场,经过数轮竞价,最终以8000万元成交,拍卖会结束后,我和阿北迅速驾车径直来到自己曾经居住、工作过的大楼前。
凝望着眼前这座大楼,他心底里五味杂村,眼睛里似乎沁出了眼泪。二个月前,不、三个月前,他还在这座大楼里发号施令,运筹帷幄远景,然而今天这座大楼却移主了。楼房前面墙壁处一簇簇小叶黄杨、冬青树、红叶石楠枯萎了些,兴许是好长时间没有人养护浇水,变得憔悴,门前的招牌早已经被人卸掉了。眼前的阿北,身上虽说穿戴的还是名牌,可是看起来却没有一点精气神,倒显得灰头土脸,面色苍白,头上两鬓增添了许多的白发,两只手叉着腰,无奈的伫立在先前引以为傲的大楼前。要知道,这座大楼是他半辈子心血的结晶。整个厂区占地面积8000平米,大楼建筑面积4800平米,如今法院被法院吆喝了,有认识他的朋友为他惋惜,更多的是家人对他责备,他失去了原本属于自己的财富,一下子回到了解放前,心中空落落的,手头空落落,先前大老板的豪气也荡然无存。残酷的现实,他懊悔、他愤懑。
我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他想了想,不容置疑地说道:重新再来一次吧!

老屋

流金 06-21 10:31 阅读 6920 回复 17
老屋已近百年历史了,老屋就是一般的平房,父母去世后,房屋也一直空在那里。房屋谈不上什么历史价值,但是房屋却建设在这个地球存在以来的角落,若干年来没有人改变它的原貌,而使得人们常常对它刮目相看,因为比较另类,或许房子还像个文物具有了历史的存在感。
有历史并不一定有文化的沉淀,没有文化的历史,其价值也就不言而已,所以,2017年遇上所谓的棚户区大改造,我的老屋也划归拆迁户,我没有计较能够赔偿多少钱,毕竟城市建设的总体规划大体上还是要与地方民生民意相向的,只是打小在这个房子里生活,心底里免不了顿生酸楚楚的莫名情愫。
老屋是我一辈子灵魂的归宿,不管何时何地,不管年少年长,我都记得在这个老屋里面“家”的温馨。
老屋院子里有一颗枣树,那是父亲60年代在外面挖回来栽上的。那个时候老百姓生活的还比较艰难,我们家也一样,姊妹五个,不像现在的小孩子满街零食水果,我想,那时父亲肯定的是费了很大的心思为了他的孩子们能够获得一点幸福感,才栽下了这颗果树,父亲压根也就没有想到因为这颗枣树而留给子孙们对他的感恩追忆,三年后,这颗枣树挂果了,姐姐、弟弟、及至后来几个外甥、每每九、十月间枣子成熟了,都在搕枣子、吃枣子中度过了纯真的同年、少年、青年。枣树滋养了三代人,八十年代,那颗枣树还枝叶繁茂,可惜的是,父亲去世的次年春天,正值杨柳发芽的时候,那颗枣树却再也没有长出一点嫩芽,我惊奇,枣树也通人性呢,它,干涸停止了生长。
这些年,我时常回老屋看看或收拾一下,深怕院落里杂草杂草众生,在离开家时,往往不由自主的凝心伫立在枣树遗址,仿佛我又回到无忧无虑的同年.....
老屋是摇篮,我们姊妹五个还有外甥们都常常回忆起在那里各自生活的场景,深刻怀念父母、外公外婆哺育成长的恩情。从这个老屋里面走出了三个大学生,一个战机驾驶员。按照当空军的外甥说法:老屋是我飞向蓝天的起点。
老屋在老街门面上,90年代初期,我拟把房子租给他人做生意,在保留原貌的基础上,请泥瓦匠简单地翻修了一下。冥冥中算是我赶在了私房违建的政策前期,及至90年代中后期,房地产开发遍布城市乡镇,老百姓原始居住地,即便房屋面临垮塌,也不得拆除另起,掌权者的用意自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不,2014年外甥女一家,因为三角尖的平房年底一场大雪压断檩子,商量决定索性拆除重建,可是,当他们完全拆除,买砖买瓦,备齐了材料,施工队进场时,城建的来了,社区的来了,“不允许盖房子”。为此,一家人流离失所,一直拖到2018年棚户区改造,因为房子拆了,拆迁办又不酌情给予按原房产赔偿,仅土地补偿而已,气的我姐夫哥大发雷霆,且又无处伸冤,我等,只能感慨而已。
老屋,这是承载我家历史的重资产,老屋,是“远亲不如近邻”的要约,却不如现代都市高层楼房对门是户不相识的病态之美。

爱的回忆

流金 06-12 09:21 阅读 6039 回复 19
钟祥只有这么大的地盘,可是经年不见你,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方圆也就30公里的城区范围,我却从未看到过记忆中你那婀娜的身姿。春天到了,我想,在花开明媚的季节,你一定会带着家人出来踏青;秋季,经历了夏天灼烤的你,一定会在秋高气爽的日子,到金都、雅斯去逛逛,一年一年的期盼,却始终不曾见过你,30年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是那么渴望的想看看你,只想看看你,真的,我见过50年未见的儿时同伴,似乎和你缘分不具,难易相见,于是,我开始把钟祥看的很大很大了。
我不知道你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你嫁给了谁,更不知道你住在哪里,我只是知道你嫁个了钟祥本地的一个男人,因为你在结婚的前三天,应该是星期天吧,我从乡下回到钟祥,在新华书店前面我们相遇,因为心里胆怯,仅仅就聊了两句,你告诉我说,“我国庆结婚”。我说了句:不接我喝杯喜酒吗?你委婉地说:“在你心里祝福我吧“!
相爱那一年,你来到我的驻地,开心的对我笑说:遇见你是我的福分,如果我能嫁给你,我的幸福一定能给你、给你的家带来终身的美满,可是,我却在忘乎所以的思虑中,忽略了你如诗般的“嫁语”,我带你从寝室来到了厂区外旷野的夜色里,有几个萤火虫在眼前晃来晃去,田埂上的草在脚下窸窣窸窣的发出响声,本想和你并排走,一尺款的田埂上,只能允许前后相随,我走在前,你跟我后面,不时的回头看你,你低着头,很认真的看着田埂走路,深怕走滑脚摔倒。你穿着白底带花的裙子,高挑的身材,瘦俏精致的脸庞,即便月光下也能看出你存留着商品粮户口家庭的闺秀气质,细细的腰,丰满的双峰,瀑布般的乌发,在夜晚显得更加妩媚。走出田间,来到一石头路旁的大柳树下,我摘下一根柳枝,用手反复搓揉到树皮松弛,然后将柳干抽出,编制出一个柳叶环,带走你的头上。
月很圆,月很亮,月光映照着柳树下偎依在一起的我和你。时间在缓缓的流去。相遇相交一年多,我保留了对你的爱,那是年少的我,内心充满着一股要改变自己的冲动。
次年的4月底,我被组织部门选派到一个乡镇工作。你说,就在城区工作吧!我未听从你的建议,义无反顾地打起背包来到了当时荆州地区最穷的一个区公所。由此便拉开了我和你交往的距离。
若干年过去了,我成家了,你也成家了。都还在钟祥,心底里仍还残留着过去美好的你,美好的记忆。

随想

流金 05-11 09:20 阅读 1.2万 回复 16
我的办公室大约40平米,办公室除了一张办公桌,办公桌上一台电脑,侧面一组沙发、茶几这几样静态的物件,就是我这个大活人常来常往常坐,每天坐在空旷的办公室,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打扰我,关上门,我可以在这个环境中睡个大半天,无人知晓,只是这把年纪了,已经没有了年轻人“三十年前睡不醒”生理特性,有的尽是些大脑洞开的无限遐想,或而打开电脑看看新闻,老子的《道德经》,孔子的《论语》,欣赏大咖的书法作品,兴许今年又长了一岁,过完年后,不自不觉间,这些快活的事情,已然不足于让我静下心来,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对自己安慰说,“我不再年轻”,激情在昨天就荡然离我而去了,最多剩下的就是无奈的冲动。“CPU”不可名状的狂躁,时常在打呵欠却欲睡不眠的着急状态下,感觉煞是痛苦。此时心底里感慨:再牛b的肖邦,也弹不出老子的悲伤!


索性,打开玻璃窗,拉上纱窗,让外面绿色的空气迎面飘来,眼前的樟树枝叶婆娑,旷然于心,初夏的风,虽少了些春的温柔,抑或沁脾有余,慢慢地缓过神来,深深地长长地呼吸,肺部鼓胀起来,刻意憋闷大约50秒时间,才轻轻的吐出,呵,思维一下子松弛下来。
回落到座位,我想,虽说,人生在世,磨难不已,可没有什么比在世能看到、能听到、能闻到、能吃到更让人感觉自在的活着意义。
活着的时候很短暂,我们还是开心点啊!因为我们要死很久。

微马10.5,我跑完了

流金 2018-04-22 阅读 5807 回复 3


平常跑步,从没有跑过10公里以上路程。
微马来了,我报名参加了微马10.5公里赛程。
前些天为了试探性看看自己的持续性耐久力,我早上5点起床,从中粮路口上堤一路向北一直跑到皇庄船厂过。好多年没有从皇庄堤上经过,我一边跑一边回忆小时候皇庄留给我的记忆,以前宽阔的河面现在像个河沟一般了,只见河面上架起的两座桥连接河东河西,河面上也少了很多的货运船,沙滩淤积在乡河的中间,大堤上城市饮用水的取水源树了几个牌子旨意在环保,往北走,堤内外的皇庄船厂不见了,好似搬走了。。。。。。
大约跑了4.5公里折返跑,回到上堤处。手机悦动圈报播“你已经跑了9公里,用时54分20秒”。因为早上要上班,旋即回家洗澡做好上班前的准备。
22号远看就要到了,心里确实也还有点激动,也担心自己的身体与“微马”不结缘。
今天22号。早上起床后,洗漱完毕,少少的吃了点东西。然后就驱车前往体育中心。6.40分摆渡车送到明显陵游客中心,物品存放、安检。我便来到了赛道,准备在号令枪一响,直奔10.5公里终点。一路上我一直用自己平常跑的速度跑着跑着,感觉自己还没有显示出疲惫、很吃力的样子,当然,我都是慢跑,跑快了人还是很吃力的。
嘿嘿,不知不觉我们围绕北湖跑了一圈过来了,还剩下最后2公里了,坚持一会儿,我就成功实现了10.5公里的跨越,第一次跑10.5公里,第一次跑有马的赛程,哪怕是微马,哈哈,我跑了61分钟,名次也还可以。可以庆贺一下了。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