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此时,大柴湖不是钟祥的大柴湖镇,也不是荆门的大柴湖开发区,而是各级政府牵挂的重点扶贫移民大镇-大柴湖。因为丹江口水库的建设,汉江中下游的沙洋、天门人民成为最大受益者,历史上十年九涝的局面发生了彻底扭转,现已变成了湖北省重要的粮仓,沙洋、天门人民感恩大柴湖。因为南水北调工程的建设,缓解了上亿华北人民的饮水问题,北京人民、华北人民感恩大柴湖; 我们的政府是最懂得感恩的,为国家建设付出过沉重苦难的丹江口移民大镇值得被铭记。
      大柴湖老一辈移民的历史是人们不愿提起的的一部血泪史。过于悲惨,不便直接引用,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看这两篇文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4213b30102vou1.html移民大柴湖,https://new.qq.com/omn/20190215/20190215A0C6QQ.html大柴湖的历史
)当时国家困难,移民不等、不要、不靠,舍小家为国家,一贫如洗默默承受了几十年的艰辛,原本以为将会成为历史被大众所遗忘,但不知党和政府却一直记挂着…… 
       2004年1月8日,7万多大柴湖移民难以忘怀的日子。下午3时许,北风呼啸、细雨霏霏中,时任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省长罗清泉乘中巴车来到大柴湖卫生了院,俞正声拉住一名病人的手说:“快过年了,祝您早日康复,回家过个好年……” 
  次日,在全省扶贫现场会上,俞正声动情地说:“没有大柴湖移民的搬迁,就没有丹江口水库和南水北调,就没有汉江下游百人民的安居乐业。而他们还住在那种“兵营”式的房子里,我们对这些移民欠了帐,不做好移民工作,受益地区对不起他们……” 
    2005年5月30日,得知移民饮水困难,俞正声再次来到大柴湖,看着破旧的老水厂,一阵沉默和心痛之后,紧紧握住镇委书记余启德的手说:“小余,别急啊,柴湖饮水工程不是小事,我会放在心上的……” 
  8月初,罗清泉踏着泥污来到大柴湖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省里帮大家建一个日产万吨的水厂。村里男女老少一片欢呼,投资4697万元的水厂不久建成,困扰了移民40多年的饮水难题得发解决。 
  后来,俞正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后见到湖北领导总要问起大柴湖的情况。
  2013年7月,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接过接力棒,来到大柴湖调研、召开现场办公会,确立大柴湖振兴省级战略,此后4次到大柴湖,并在田间参与抗旱和渠道维修劳动。 
  2014年1月13日,李鸿忠与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傅德辉一道走进移民黄占武家时已近午饭时分,黄占武热情地挽留李鸿忠一行在家吃顿新年的饺子,李鸿忠来到灶膛前,熟练地拿起火钳,往灶里添柴。不一会,锅里的水开了。“柴湖的水烧开了!”李鸿忠亲切而又意味深长的话语,惹得众人一片欢笑 …… 
    2017年6月7日,新任湖北省省委书记的蒋超良再次接过接力棒,到大柴湖调研经济社会发展情况,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梁伟年,省委政研室、省发改委、省经信委负责同志参加调研。 
  蒋超良一行深入光电科技产业园纽维数码科技公司企业展厅、生产车间等处,详细了解项目建设和生产经营情况,对大柴湖“无中生有”育产业
,实现产业集群快速集聚的做法予以赞扬,对产业链招商模式和落地服务推进机制创新给予肯定。
  在听取大柴湖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介绍后,蒋超良指出,“大柴湖依托精品花卉和汽车电子两大产业,推进产业扶贫工作做得好,脱贫不能全靠政策来脱贫,保障脱贫还得靠产业。”在提到大柴湖主导产业发展时,蒋超良指出,大柴湖有花卉和汽车电子两大产业,种植蝴蝶兰等盆花,运到上海,物流成本不能与安徽、浙江竞争,因此必须要靠竞争优势降低物流成本。 
  蒋超良还就大柴湖区域经济发展,从全区域、全要素、全产业链来谋划和推进区域经济发展,推动区域经济转型升级等方面提出了要求。
    ……………………
       还有省市各级领导以及相关部门的的频繁调研指导不再一一列举,所有这些,都在说明一个问题,我们的党不忘当年大柴湖移民的付出,助力大柴湖早日脱贫是我们党和政府坚定地目标。 
      现今,大柴湖开发区厂房遍布,二代、三代移民们都走进了家门口的工厂打工,移民们的打心眼里感激政府所做出的一切努力。但也有些隐隐不安。当初引进的工厂由于交通问题,发展遇到了瓶颈(目前有些电子厂要频繁来往沿海各大城市调配技术员、运输零配件,大多数是靠的武荆高速每日派车到天河机场接送,效率低,成本高)。沿江高铁的修建将会极大增加投资大柴湖的老总们信心。大柴湖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个人一点看法,目前来说,大柴湖设站北连钟祥一个高速路口(10几分钟)即到,南接沙洋两个高速路口(20几分钟)即到,兼顾两地发展,皆大欢喜,实乃最佳方案。以一个小地方市民的眼光看,都希望下了高铁十分钟能到自己家门口最为理想,现实是,大城市里三十分钟能到高铁站的楼 盘就敢宣传:毗邻**高铁站。所以眼光放远些,格局放大些,设站大柴湖最为理想,不要为了高铁伤了钟沙兄弟间的和谐嘛。东湖没账号,  
欢迎转帖。
转贴:https://kuaibao.qq.com/s/20161218G04Y6500?from=groupmessage近日,沙洋县人民法院做出判决,当地汉江岸边的3名村民因非法捕捞水产品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年至1年6个月,缓刑1年或两年。荆门市水产局、公安局联合执法队漳河水库查获电捕鱼者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266786030/0
荆门市水产局局长鲁方学(中)行动总动员。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266786195/0
联合执法队行动前总集结。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266786106/0
荆门市渔业监察支队长刘菊(中)部署行动方案。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260785064/0
市水产局长鲁方学(右一)带队漳河水库查获电捕鱼者。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260785092/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260785142/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260785246/0
荆门市渔业监察支队、沙洋渔政站汉江沙洋马良段查获电捕鱼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82787817/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82787869/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82788452/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82788506/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924669773/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82788336/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82788400/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82788213/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924669870/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82788128/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82787961/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924669934/0
“虽然法院判的是缓刑,但对非法捕捞活动,或者说是非法捕捞者,足以形成震慑,非法捕捞的自然就少了,保护渔业资源也就真正落到实处。”16日下午,市水产局局长鲁方学在谈到沙洋县人民法院判处的两起非法捕捞水产品案时,对市渔业监察支队支队长刘菊再次提出新要求:渔业执法部门要保持高压态势,严打一切非法捕捞活动,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手软。的确,我市以往从来没有将非法捕捞者送上法庭接受审判的先例。今年,市水产局下定决心,为了渔业的生态安全,为了造福子孙后代,我市水产执法部门出狠招痛击非法捕捞活动,不仅打击禁渔期禁渔区的非法捕捞行为,还严打平日电捕鱼等非法捕捞活动。最让人难忘的,也是最难得的是,今年以来,市水产局与市公安局通力合作,联合执法队奔赴漳河水库、汉江等“一江十二库”,坚决打击“顶风者”。效果是明显的,执法人员先后在漳河水库、汉江沙洋、钟祥段查获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案6起,移送7人立刑案追刑责。前不久,东宝区人民法院判处了我市联合执法专班在漳河水库查处的一起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的案件,涉案人却某领刑。随后,沙洋县人民法院也审理了由市水产局渔业监察支队和沙洋渔政站联合在汉江马良段查获的两起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的案件。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924669987/0
2016年12月17日荆门晚报报道。据市渔业监察支队支队长刘菊介绍,今年6月29日,市水产局统一部署对全市禁渔期(2016年3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禁渔区的“一江十二库”(汉江荆门段;漳河水库;京山县的高关、惠亭、吴岭水库;东宝区的仙居河、象河、岩垱、建泉、黑龙泉水库;高新区•掇刀区的新埠河段、龙泉水库、樊桥水库)展开拉网式排查, 6月30日凌晨1时许,执法人员在汉江马良段发现停靠岸边的两艘机动船,且船上发现疑似电捕鱼设施和鲜鱼。渔业执法人员通过调查,将两艘机动船主人传唤到事发现场,暂扣船只和鲜鱼。面对证据,两人如实交代了禁渔期到禁渔区的汉江非法捕鱼。因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渔政部门办结行政案件后,移送沙洋县公安局马良派出所侦办。近日,沙洋县人民法院依法审理了这两起案件。经查,6月29日晚,杨某在汉江禁渔区、禁渔期内,驾驶自己的渔船从沙洋县马良镇马台村泵站出发顺流而下,沿途使用逆变器、电拖网等国家禁止的电打鱼工具和方法捕鱼,共捕获水产品33.38公斤。到案后,杨某如实供述罪行。法官考虑到杨某的坦白情节等,认定杨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依法判处杨某有期徒刑1年,缓刑两年。杨某非法捕捞的渔具一并没收。另外,沙洋县人民法院在审判杨某的当天还审判了另外两名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的嫌犯,他们也是在汉江马良一带非法捕捞,于6月30日凌晨被查获。两人所犯的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名成立,一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另一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两年。截至目前,全市公安机关所立的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的6起案中已有3起宣判,另外3起不日也将由涉案所在地法院审理判决。荆门市渔业监察支队、钟祥渔政站汉江钟祥段查获电捕鱼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55065505/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55065581/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55065505/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924670019/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55065673/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55065546/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55065738/0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55065806/0
严正声明荆门市渔业监察支队支队长刘菊正告那些心存侥幸者,渔业执法人员依法执法的决心不动摇,严打一切非法捕捞活动,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手软,希望大家切不可以身试法。奋战一线的渔政执法队伍!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82788718/0
汉江边上跟踪电捕鱼一夜,江边地上为桌,集镇上买几个馒头充饥。
http://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382788664/0
人不休息,车子却“罢起工”
这两天网上看了个帖子,
王家湾、划子口的今天,就是【大柴湖】的明天!不要高兴的太早了!你就等着去捡黄菜吧
感觉发这贴子的人心态不正,或者说像是得了红眼病。不知道上面反对土地流转的都是不是柴湖人。如果不是就请您别操这个闲心了。改革开放初期就是因为限制了农村土地只能搞农业生产,导致低附加值的农业这么多年以来只能使农民处于温饱状态。农业几十年以来没有大的发展。而反观目前全国著名的华西村、南街村等有哪个不是靠工业闻名全国的?对于土地,农民都怀有深厚的感情,是农民的命根子,这都可以理解。但现在这个社会毕竟不再像三十年前了,北上广深的农民交出土地能获得抵他们种地几辈子都难以挣得的财富,根本原因还是他们的工业发达了,别人一亩地获得的收入可以购买你几十亩地所收获的粮食。我就希望我们的大柴湖能有这么一天,能生产出高附加值的产品,通过合理的财富分配方式让大伙获得好的收入.
如今的政策,我们这些在外地的生意人或许更期待些。出门在外,家里的土地都是一年200租给别人在种,如果流转,一亩地至少1000,你说我们该不该高兴?即便有一天我们老了,回到了家乡,我们也不用等着坐吃山空,我们带回的大笔资金相信也会有更好的出路。
再说,王家湾。划子口的那些老人不代表什么,两个原因,一是他们曾经获得过赔偿,家里人花了或赌了,这能怪谁?另外我还想问问,老人他应该有孩子呀,70几了不管有地没地都该在加颐养天年了吧,指望着70岁的老人种地养家,我觉得这样的思想太让人难以接受了。另一个,大柴湖的土地确确实实产生的效益,引进了企业,这是他们的本质区别。

昨天晚上和老爸通电话,说起村里电路改造,要在距我家大门不到十米的地方装一个高压变压器。而接入的高压线要经过我二楼卧室旁边,直线距离估计在三四米。听后我很担心,百度了一下,国家对于高压线的架设是有严格规定的(1--10KV的安全距离为5米)。如果长期的离高压线或变压器太近对人体会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例如增大脑瘤、白血病的发生率。这个结果让我很是担心。现在人民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对健康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如果因为这种公共设施对具名造成危害实在是可惜。实际上在居民区100米外的前一根电线杆上装变压器就完全可以避免对高压线穿过我卧室旁的现象。电压变低后的电线在经过卧室旁我想危害也会减少很多,至少不会让我为我的家人以及我将来的小孩提心吊胆。我昨天和我爸说到了这个情况,他也准备和电管员商量这个事。实际上更改成本不大,就是多载一根电线杆的事情。我在这里想问一下,有没有电力部门能给我个专业答复,我的担心到底有没有道理。现在线路还没有铺设,一旦铺设更改成本就太大了。具体地名我就先不说了,基层电力管理员也不容易,如果协商不成我再来反应。


补充内容 (2013-12-15 18:18):
我爸问了,是三千伏的的电压,按国家规定,1K伏安全距离就要达到5米远。明显是这帮泥腿子在农村自己拍脑袋做的决定。十字路口装变压器,真不知这人是怎么想的,现在农村大型的收割设备越来越大,经过这种小道擦碰

补充内容 (2014-1-12 19:43):
最新消息,今天村里派人来架电线,我老爸出去对村干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讲了高压电线可能对我家造成的伤害,那工作人员听后也觉得非常有道理,当即决定按照我原先的想法,提前一段距离安装变压器,降压之后在从我家旁边通过。这样既不损坏村里的利益,也避免了对我家的影响,值得称赞。更改方案后虽然要移动一根电线杆,辛苦乡亲们多挖一个栽电线杆的深洞,我爸也能理解,拿出300元钱给大家作为补偿。事情就此完美解决。
大学毕业也快小十年了,当时毕业时在荆门谋了个差事,户口托管在了荆门市人才交流中心,但四年后离开了荆门,去了深圳。在深圳这么一个房价高的让人窒息的地方,人却始终没有归宿感,户口就一直放在了荆门。7月份回了趟老家,想着自己当年在农村还分有地,就想能不能把户口迁回来,问了派出所,说是可以回来,但是只能落到镇上,因为我是城市户口了。
这么一来,发现自己根本就回不去了。说句没出息的话,哪天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回来连地都没有种的了。在深圳这地方呆久了,想的也多,如果我能早几年出来,在房价还没有这么离谱之前买了房,或许我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失落;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一只没有脚的鸟,一生只能不停地漂泊。说实话,当初我们带着光环进入了大学,大部分都能够很成功的融入城市生活,买房、结婚、生子。但肯定也会有人和目前的我一样,看不到生活希望。
回家时,家里传言着要建设新农村,住房,土地都要重新规划,我妈妈说我们家这次就要吃亏了,只有两老能有资格参与资源的再分配。当时在QQ上发表了个心情:俺家要拆迁了,建设新农村。同事同学都在调侃:要想富,钉子户。可是遗憾啊,我没资格了。当初考上大学离开农村,现在看来也算是给政府减轻负担了,但留给自己的是一片黯淡的前途。
CCTV2《今日观察》聚焦水流系列节目:把水留住  沟塘渠堰,在农村是重要的小水利设施,也可以说是整个水利系统的毛细血管。但我们却发现,一些地方沟塘渠堰年久失修的现象比较严重,很多小水塘荒废了,小沟渠也很难发挥作用。是什么原因导致农村的沟塘渠堰留不住水?农田水利到底有多少欠帐?怎样才能更好地把水留住?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史小诺和特邀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农村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刘戈共同评论。
  江西修水县山塘废弃,消失过半,如何把水留住?聚焦水流困局。
  郑风田:村庄水塘消失对整个粮食安全的危害很大
  (中国人民大学农村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我们这几年做农田水利设施的课题,走了很多地方,让我最担心的问题是,中国出现了村庄水塘消失的现状,很多地方百分之八九十的水塘没了。我们国家有60多万个行政村,一个村有10个自然村。假若一个村有三个水塘,那么1800万个水塘就没了。整个国家的这些村庄水塘消失以后,会少存多少水?如果雨季把这些水存下来,我们旱季用水就会特别好。所以水塘消失对整个粮食安全危害很大。
  另外,如果建水库把水引到农田,那么成本就太高了,所以村庄的水塘对环境、对粮食安全、对整个成本的节约都相当好,我们一定要重视这个问题:怎么才能够把过去消失的水塘给找回来?这个消失是百分之八九十的消失,我们走过了南方、中部、北部,目前情况好一点的就是一些经济比较好的地方。现在一般的媒体都注重大江、大河、大湖的消失,而村庄水塘的消失,村庄肾的消失,没有得到一定的重视。
  刘戈:目前只有25%的土地可以旱涝保收 剩下的75%都是靠天吃饭
  (《今日观察》评论员)
  沟塘渠堰构成了农田基本水利建设的毛细血管,是最顶端的这一部分,它虽然数量众多,但通常情况下,国家的钱没有花在这个地方,就造成了年久失修的现状。从历史上来说,南方更多地就是小沟渠和小溪流,如果有溪水不能够汇集到的地方,就挖个塘,把雨水存下来。解放以后,有了农田水利建设,我们建了很多的渠道,实现了很多农田的旱涝保收。到现在已经都年久失修,不能够发挥它真正的作用。现在就是雨水来了之后,我们就涝;一干旱,庄稼减收就特别厉害。
  现在,总体上有效灌溉面积接近50%,这里面由于年久失修,导致有效灌溉面积得不到有效使用,导致真正能得到良好灌溉面积的粮食土地只有25%,所以这确实是个很严重的问题,等于我们只有25%的土地是可以旱涝保收的,剩下75%都是靠天吃饭。
中九卫星说加密就加密了,从元月4号起,全国几千万用户如不能正常升级的话,播出的电视频道将从原来的40几个降为12个,并且其中多数为少数民族语言的频道。数亿观众将怨声载道。

这件事办得好不好,依我之见是不好,为什么呢?先说说我个人的情况,再说理由。

本人人过中年,私营业主,长沙市人,从事图书批发近20年。本人有个最大的兴趣就是江河水库野钓,多年以来,驾车到过很多地市乡镇水库钓鱼,对于居住于乡村大山和湖滨的很多乡民的生活是基本了解的。他们都是典型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栖的农耕生活,劳作一天,晚上的休息大都是打发在电视机前,一家老小,其乐融融。

由于地处乡镇和崇山之中而无法接收电视信号,不少的村民都装有卫星接收锅,有一些是大锅,当中星九号开始播出后,更多的村民装了中星九号的接收锅,对中星九号,乡民是满意的,他们满意的并不是省了每年的有线收视费,而是依靠简单的接收设备就能与城市里的人一样,可以观看几十个频道的节目,通过这些新闻.时政.经济.娱乐的信息,从而保持与社会与时代的同步。

为什么说中九卫星加密这件事办得不好呢?因为据说有4000万中九用户将不能正常收看了,大家想一想,一个家庭.一台电视机前绝不是一个人,如果是几亿人正常的生活秩序被打乱了,这是件小事吗?几亿人心生怨恨,这是小事吗?中九是政府发射的,花了巨额费用,其初衷就是解决广大边远地区人民收看电视难的问题而列入了村村通工程,正当亿万人对党和政府心存感激的时候,广电突然让他们看不成了,试想我们是亿万乡民中的一员,面对这样的情况会开心吗?能不生气吗?这个气会生谁的?

在中国,最最紧要的事情不是赚钱,是要讲政治,中国最大的政治是什么?是拥护党的领导,确立和保证党的执政地位,维护和稳定社会大局。而党和政府的政策.路线.方针.国内外重大事件信息的传播,过去年代依靠的是报纸和广播,再加上各级各行各业的开会,今天依靠的主要手段是电视的传播,发射中九直播卫星,其核心意义就是通过卫星的信息传递,让全国人民特别是广大的边远地区的人民都能实时了解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及国内外发生的重大事件,从而与党和政府保持高度一致。而当这一传播手段突然被隔绝以后,后果会多么严重?

试想一下,全国俩会重大的人事任免信息没有电视了靠什么传达到全国乡镇和边远地区?县委一帮人驱车骑马.日夜兼程.挨户敲门?
党和国家领导人经常下基层,假设与人民交流,而人民一问三不知,会出现什么状况?
假设国家突遇紧急情况,如战争,如汶川大地震,如冰灾,如通辑重要人员......广大人民由于信息不通而无动于衷,党和政府会开心吗?后果会多么严重?

在中国,今天的电视远不是仅仅只播送广告和电视剧的功能了,政治功用才是最大的功用。

广电将中九一加密,既生众多民怨又阻隔了党和政府重大信息的传播,实在是办得不好!

最后,不要将打击山寨机作为中九加密的堂皇理由,中国现阶段的国情不可能不存在山寨现象。微软的操作糸统在中国有多少人在用?国家怎不挨家挨户清查后没收?

广电这回闯了,是不是祸?不用多久会知道的,不信则可以拭目以待。
我猜想,当老大的是不会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