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lon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钓了30多年鱼,经验增多了,可是钓到的大鱼反而越来越少。细细想想,不过是钓鱼技术提升后,沉迷于钓小鱼的趣味,而放弃了对大鱼的追求。
  人生就像钓鱼,付出不一定有收获,但是不付出肯定没收获。想多钓一些,光有勤奋和智慧还不够,很多时候还需要一点运气。话又说回来,不勤奋、不学习、没有抓住运气的能力,运气来了也没用。
  每次钓鱼都可以用不同的饵、不同的竿线和鱼钩,说明选择很重要。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技术和钓具都不错,可是不同的钓场鱼的密度不一样。鱼多自然好钓,鱼稀当然容易放空。这说明平台对人特重要,有些人离开了平台什么也不是。
  想钓大鱼,做着钓大鱼的准备,一不小心改用了小钩细线想提高中鱼率,结果满满的期待变成遗憾和失望。所以做事要前后一致,不自相矛盾,学会承受小鱼的诱惑很重要。
  做好了钓大鱼的各种准备,也钓住了大鱼,结果断线或折竿——原因是很小的细节:竿梢线绳没粘好、手法粗糙伤了线、钩子太钝没及时换……做事的细节很重要。
  台钓技术好往往小鱼钓很多,传统钓粗线大钩笨钓法常常钓到大鱼,这说明技术不是最重要,敢于牺牲小利益,一心一意敢赌大鱼的心态很重要。
  各个环节都注意到了,鱼也进了抄网或鱼护,结果抄网断了或鱼户开了口……人们的细心很重要。
  别人上不上鱼都快乐、都健身,你每次都想钓很多鱼、每次都能钓很多鱼。这样过于执着地经过若干年后,可能最终伤了身体,这说明钓鱼的目的很重要。


前天突然发现母亲的退休工资没有了。问银行,称“工资可能转到了医保卡上”。于是到发卡的邮政银行查询:卡没有激活,激活医保卡需要本人现场拍照。母亲年事已高腿脚不便平时基本不下楼……好在邮政银行工作人员责任心挺强,安排专人陪我上门认证。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了卡的认证和激活。邮政银行的效率,值得点赞。然而,卡上没钱。下午到社保局等了近一小时,才被指示到8楼的待遇科咨询:老人没有进行生存认证,工资被停发了,要求我们将老人带到社区劳管站去认证,证明老人还活着。由衷地感叹:社区,一级政府啊,确实崇高伟大有派头权力强大!在本地生活的失能退休老人如果不去找他们认证,他们就能把你工资给停了。问题是:老人从来没有得到过需要认证的消息,儿女们也没有得到过需要认证的通知!很庆幸,儿女们离老人不远,能为老人爬到8楼问待遇科,能为老人跑到社区去找劳管站,也能为老人支付保姆费、生活费。我在想:要是遇到手头十分拮据、行动不便,而且儿女不在身边的老人,他(她)们如果被停发了工资,岂不是只有坐在家里呼叫苍天?同样是认证,邮政银行一小时不到就能做好。而作为最贴近民众的社区劳管站,对在本辖区居住的老人,怎么就认证不了、直接把工资停了呢?失能老人工资被停发,折射的是ZF对退休老人这一弱势群体的漠视和懒政,或许还有个人佂信系统的缺失和法制的不健全。


  离开长滩几十年,一直有一个挥之不去的梦:抽时间去看看长滩,看看长滩河。  那时,长滩河的水质很清,挑河里的水烧开水,绝对不会有“尘子”。不过,要从陡峭的河岸挑上满满一担水,真难为了我——毕竟只有十三四岁。  长滩街北约一公里,有一个叫同心的小村。村西有一座渡槽,下面是长滩河,河里的乌龟甲鱼多极了。河上倒放的枯树筒子上常常爬满了,人一走近,就扑扑嗵嗵地滚下水。  长滩街西面原有一座低矮的石桥。有一次,村里的大孩子月华在土产花两毛钱买了几斤烂苹果,我们七八个孩子拿到石桥上去就着河水清洗,用小刀抠掉烂的地方,津津有味并心满意足地吃完了它。再后来,读高中了,每到涨水,便很难过去。印象中,长滩河发水时,石桥那里淹死过两个人。一个长辫子大姑娘,一个县城的干部。  2016年7月,我在天津。得知长滩发了大水,很想去看看。17年元旦,借着手机的导航,骑自行车到了同升村,找到了唐家湾渡槽。当时觉得惊异:儿时,感觉那么高大,那么气势恢宏的唐家湾渡槽,现在怎么显得这样地矮小?渡槽下游,一株枯树枝条上挂的塑料袋和水草,似乎诉说了2016年7月的水势。同样的场景,2006年在乐昌见过。  前天,我带上钓鱼的装备,想去钓几尾长滩鲫鱼团年用。元旦那天见有不少人钓鱼,都颇有收获。泡了几个小时的鱼钩和浮漂,一丝鱼讯也没有。辗转找到建钟的电话,他告诉我:“下药了,过来玩,我还住在村头第一家”。  回家时从长滩街过,特意在大街上转了一圈——35年了,巨变。不过,街西,石桥东边,久未联络过的老同学,他的房子在左右楼房的映衬下,更加低矮……  突然想起父亲在40多年前对我说的话:“将来,做几百个中药袋,上山采药,帮大家看病。闲的时候,驾一只小船,在河里撒网捕鱼……”可惜,父亲再也无法实现这个愿望了。而我,也再也不愿去那里钓鱼。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