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梦想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小游戏

灌水 2019-12-30 阅读 952 回复 0

考D照

情系钟祥 2019-11-28 阅读 1.2万 回复 50
下午三点来到车管所,一进大厅一头雾水,人多办公窗口也多,询问导台工作人员得知先到8号窗口,警花一番操作后要我准备六张一寸的白底登记照,身份证复印两张,驾驶证复映一张。
出门左边就有照相复映的,交15块钱照完立取,另外复映三张证件3元,在这里要赞一下照相的美女,相机开启的是美颜模式,终于不是丑丑的证件照了
继续来到8号窗口,告知我已经备过案了,可以直接去体检,有些人还要等手机短信通知来了才能去体检,看柜台上贴的白纸上写的这个等短信通知的过程是30到60分钟。
出大厅门左边第五个门面就是体检室,过程很简单,就是认下数字然后检测左右测力,近视的可以戴眼镜测,这里重点提示下体检费20元是只收现金的,大家一定要带现金,我身无分文去的,只有到照相复映店扫了21块钱的微信请别人帮忙换了20块钱,要收1块钱手续费的。
体检完重新来到大厅取号,人太多了,我前面还排了88个人,幸亏遇到一个熟人把她多的一个号给我了,只需要等十几个人,再次提醒下大家,如果大厅人很多的话可以在体检前先取号,这样节约时间些,轮到我时在12号窗口交照片交证件,再交252元钱,这个支持手机支付的,被告知每个星期一到星期五的下午考试,最后照片还余两张,身份证复印件余一张,这就是我今天报名的经历,给准备去报考的友友们一个参考,明天下午就去考,赶紧刷题!

我空间的第一篇文章是关于亲人假借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名义申请国家危房改造的事情,由于相关领导跟女方沟通后很多事情女方也能理解,不想卷入无休止的纠纷中,只想带着病人平平静静的生活下去,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它去吧!
树欲静而风不止,11月15号早上七点不到女方听到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问谁,答病人的大哥,女方刚起来在漱洗,穿着不宜见男人,就问是不是要接病人到病人父母家去玩(心里还在想太阳打西边出了)大哥那你先回去,我等会收拾好了把他送过去,反正近,病人大哥却回答说是他的战友想见病人,坚持要亲自把病人带走,女方听了莫名其妙,亲人都不见他怎么又冒出个病人大哥的战友要见他,女方瞬间明白了什么,就问是不是要把病人带去好申领危房改造,实打实的说中了,他开始在门外破口大骂,女方也是第一次见识了现实版的泼妇骂街,说女方不该在钟祥论坛上发贴子,不该去政府闹还到处告状,(女方确实在论坛上发过贴子,但是从没去过政府闹和告状),说他们家搞危房改造是为了病人,说女方还到处告状真不是人,如果现在女方不配合他们的话他们就要搞的女方一家人不得安宁,要让女方的父母和在武汉读书的儿子都不得安宁。半年了,当天终于从他口中亲口证实了房子确实是病人的,但是,与女方无关,你们盖起来了就是你们的吧,咱不要。
门外继续吼叫不断,女方一直是很温和的性格,但是真被激怒了,骂人不会,只能反问你们到底是不是人要不要脸,这下不得了,门外的男人怒吼说女方骂他,老式铁门被拍得框框响,女方想打110,但是又忍住了,说那我们去哪里讲理,他大哥说去政府,女方给病人换好衣服把病人带出来了。
女的骑着电动车带着病人直奔郢中派出所,派出所民警问清女方住址后让女方去莫愁湖派出所,女方又带着病人过去,这一路上他大哥骑着摩托车一直紧紧跟随,莫愁湖派出所民警问清房子在文集,又要去文集派出所,女方带着病人搭车直奔文集,他大哥开始掏出手机打电话,女方和病人到文集派出所一下车,病人小哥已经在门口等着了,随后病人的父亲和大哥也紧跟着进来了。
这一家人向来团结整齐,一致杀敌,不管去开庭,还是去调解,一家人都是整整齐齐的在一起,就是这次来派出所是出动人数最少的一次,只来了这三个男人,在派出所大厅三个男人指着女方骂,病人吓的一动不动,以前一直不理解气的发抖是形容怎样的一种愤怒,昨天明白了,那是一种让人不由自主的愤怒到全身哆嗦。骂了后他大哥还跟民警说离婚了女方对病人只有抚养权,没有监护权,民警说既然女的没有监护权也同样没有抚养权呀,他大哥怔了一下又说她敢不抚养,她不抚养她拿15万出来,民警说人家女的拿不出来你能把别人杀了?女方当时被骂的晕沉沉的,准备牵着病人往外面走,病人的父亲一把拦住说你不把东西拿出来哪里也不要想去,女方一直没明白他们要女方拿什么出来,民警后来建议双方还是去找法院解决,女方明确表态要走司法途径给这个事来个了断,女方一直在回避危房改造这个事了,他的家人还要扑上来不依不饶。
到了钟祥女方直接去咨询律师了,三个男人中的两个主力先找去女方家中扑空,又杀气腾腾的冲到女方父母家,病人大哥跟女方妈妈说他是在门外跟女的好说好商量,要女的交出病人身份证原件,女的却带着他去派出所报警,(估计当时在门外怒骂砸门的行径他都忘了,他在门外从始至终都没说要证件之类的话,只在怒骂女方不是人不是东西之类),病人父亲就在旁要女方妈妈把女方交出来,否则就让女方家不得安,女方家还有99岁高龄的外婆当时要解手,慢了怕屙到裤子里,他们还在那紧纠缠,女方妈妈愤怒了,让他们出去,说你们觉得我姑娘不对就去起诉她,让法院判她十年八年都行,就是枪毙她我当妈的都不说什么,他们觉得无趣了才灰溜溜的走了。
女方妈妈71岁,体重不到80斤,他们闹完走后伺候完老人,女方妈妈感觉很不舒服,去楼下药店量血压,低压只有60,高压升到了180。妈妈没事就好,有事女方不会放过他们的,几个大男人到处喊打喊杀欺负人,还是为不占理的事,太没天理了
到了晚上女方知道这家人不会善罢甘休的,晚上肯定要来闹事,咨询了民警也说再来拍门就不要开门,可以打110处理,到了晚上九点,病人幺幺来敲门,女方本来不想开门的,后来想到幺幺毕竟是亲戚,还是开了门,幺幺进来后肯定的说这个地基是病人的,要女方不要把事情闹大,把病人的相关证件交出来让他们家人好拿去把房子验收了算了。
又是絮絮叨叨一大堆,但是为了说明情况不得不说这多,女方也知道家丑不可外扬。
民警和律师都建议女方去法庭求助法官,因为这件事不搞个了断的话,估计以后还会继续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石牌法院离钟祥要一个小时车程,后天才是星期一工作日,女方想先借助这个平台咨询下法官同志,在女方全程照顾病人,病人生老病死都由女方全权负责的情况下,病人名义上,其实没履行过一天监护义务的监护人能否假公济私,任意处置病人名下的财产,病人的合法权益应该由谁来保护(病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还有离婚前他全家都否认这个地基是病人名下,刻意隐瞒,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理?
病人全家一直强调要女方把女方房子的钥匙交出来给他们,说是方便他们来看病人,女方说你们想来看的话可以随时打电话呀,或者女方也可以把病人送去他家玩一天呀,为什么非要女方交出住房钥匙?家是一个人最隐私的地方,女方不交出屋子的钥匙也是他们指责女方的一个理由,请问下他们的要求合理吗。

军运会行车口诀

灌水 2019-10-18 阅读 5359 回复 8

要努力

灌水 2019-10-04 阅读 4408 回复 4

开心一笑

灌水 2019-09-29 阅读 2459 回复 2

查看更多 >